《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八章招兵買馬(中)


    第七百零八章【招兵買馬】(中)

    梁曉鷗泡好了茶給隋國明和廖博生送過來,隋國明看到梁曉鷗,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問道:“小鷗,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薩德門托怎麼會落水?”

    隋國明這句話問得就有些不明智了,其實他也猜到了一些,梁曉鷗的突然離去和薩德門托落水肯定有關係。

    梁曉鷗被他問得有些尷尬,她總不能把實情倒出,咬了咬嘴唇道:“隋市長,這件事是我的責任,我沒有招待好美國貴賓,所以才讓南錫方麵鑽了空子。”

    梁天正的麵『色』卻突然沉了下來,他手的碗忽然落在了地上,很突然,看得出並不是他用力摔下去的,但是他肯定是存心這麼做,碗摔在地麵上,碎瓷片散落了一地,雞湯和麵條也灑了一灘。

    隋國明和廖博生都愣在那。

    梁天正咳嗽了一聲:“不好意思,我沒拿住,我的責任!”

    隋國明聽完這句話,臉上的表情變得極其尷尬,耳根處都有些發紅。

    廖博生心中暗罵,隋國明真是自找難看,梁天正顯然生氣了,沒有當場把碗扣在隋國明臉上都是給他麵子。

    兩人就在這種尷尬的氛圍中向梁天正告辭,梁天正明顯動了氣,連送別的話都沒說。

    梁曉鷗把他們送走,回來後,看到叔叔正在收拾那灘東西,趕緊道:“叔叔,我來!”

    梁天正搖了搖頭道:“我弄灑了東西,當然要由我來負責。”他望著梁曉鷗,目光中充滿了愛憐和內疚,低聲道:“小鷗,叔叔一直都欠你一聲對不起。”

    梁曉鷗因為叔叔的這句話,鼻子一酸,淚水無可抑製的湧了出來。

    梁天正為她擦拭著眼淚,低聲道:“政績永遠比不上你們對我重要,如果我知道薩德門托這麼無恥,我不會讓你去錦灣。”

    梁曉鷗含淚道:“叔叔,其實……薩德門托是被我推下水的,正是因為這件事,他才會記恨東江,友好城市的事情才被攪黃了,都是我的緣故。”

    梁天正搖了搖頭道:“推得好,如果我在現場,我一定大耳光抽過去,我不許任何人欺負我的乖侄女!”

    “叔叔……”梁曉鷗泣不成聲了。

    邱鳳仙宴請張揚的地方在南洋國際的頂樓天台花園,應她的要求,南洋國際方麵當晚在天台隻準備了一桌飯,邱鳳仙穿著酒紅『色』的晚禮服,v字領口開得很深,嬌肌嫩膚毫不吝惜的展示於人前,誘人的***秀出別樣『性』感,她今天帶著一套祖母綠的精美飾品,襯托的她的氣質越發高雅不凡。

    張大官人沒想到今晚的宴請這麼隆重,他穿著一身運動服赴宴的,看到天台花園中婀娜多姿的邱鳳仙,再看了看自己的這身打扮,張揚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也不早說,我也弄身西服穿。”

    邱鳳仙微笑道:“你無須那麼正式,我如此隆重,如此鄭重其事,是因為我有求於你,所以我想要給你留下一個良好的印象。”

    張揚道:“何止良好的印象,簡直是賞心悅目,秀『色』可餐。”

    邱鳳仙道:“賞心悅目我信,秀『色』可餐卻是一句最虛偽的話,哪怕是再美麗的麵孔關鍵時刻也抵不上一塊麵包的誘『惑』。”

    張揚樂在邱鳳仙對麵坐下,邱鳳仙道:“我專門準備了原產法國窖藏三十年的紅酒。”

    張揚道:“再好的紅酒我都喝不慣。”

    邱鳳仙微笑道:“人在很多的時候不能隻顧及自己的感受,還要照顧到別人,今晚我挖空心思的打扮,準備了這場燭光晚餐,衝著我的這份苦心,你就算不喜歡也要裝出喜歡,不開心也要裝出開心。”

    張揚哈哈大笑起來,自從京城誤闖軍事禁區的事情發生之後,他對查晉北和邱鳳仙這些人就產生了一些戒備心,國安邢朝暉方麵早就懷疑他們,這次又專門提醒了他,軍方丟失的一些機密資料都是台灣方麵感興趣的,而邱鳳仙恰恰從台灣來,這種種的關係不能不讓張揚警惕。

    帶著白手套的侍者過來為他們倒上紅酒,邱鳳仙端起紅酒,姿態優雅的和張揚碰了碰酒杯。

    張大官人和優雅實在挨不上,他喝紅酒就是牛飲,也不看,也不聞,端起酒杯,咕嘟一口全都咽了下去,砸吧砸吧嘴,向侍者道:“倒滿!”

    邱鳳仙被張揚喝酒的樣子引得笑了起來:“看來我錯了,應該給你準備二鍋頭的。”

    張揚道:“其實不在乎喝什麼酒,在乎和什麼人一起喝。”

    邱鳳仙搖曳著玻璃杯,紅『色』的『液』體宛如琥珀般在杯中晃動:“跟我在一起喝酒感覺怎樣?”

    張揚實話實說道:“負擔,一點都不輕鬆。”

    邱鳳仙撅起櫻唇道:“這話挺傷人!”

    張揚道:“因為我知道你找我不是為了敘交情,也不是為了跟我發展什麼超友誼的感情,你是為了工作,你是為了南錫體育場的那塊地,你想想啊,白天我上班忙了一天,晚上還要談論工作上的事情,我怎麼能輕鬆?”

    邱鳳仙笑道:“聽你這麼解釋,我心好過了一些,我知道你不想談工作,可我來到南錫目的就是為了談工作,我的時間很緊,明天又要前往香港參加一個珠寶展,今晚必須要和你談工作了,誰讓咱們是朋友的,你就多擔待一些。”

    張揚笑道:“看在你今晚準備這麼充分,讓我賞心悅目的份上,我就破例,對別人,我八小時之外絕對是不談工作的。”

    邱鳳仙道:“謝謝張大人厚愛!”

    張揚哈哈笑道:“說句真心話,你們星鑽好好的珠寶不做,怎麼也想搞地產了?該不是老體育場地塊下麵藏著一座鑽石礦吧?”

    邱鳳仙笑道:“真是佩服你的想象力,沒有的事兒,現在時代在發展,任何一個行業的發展都會遇到瓶頸,所以在適當的時候拓展其他行業是必須的,香港的李嘉誠開始的時候做塑料花,現在不一樣搞起了房地產?”

    張揚道:“當初海瑟夫人拿這塊地花了兩個億,如果不是她出事,這塊地應該已經開發起來了。”

    邱鳳仙道:“當時我們也參與競標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國內的發展日新月異,土地的價格在不斷飆升,南錫作為平海重點發展的城市,這塊地的價值不可估量。”

    邱鳳仙笑道:“咱們是老朋友,你給個明白話吧,到底什麼條件才可以接盤?”

    張揚道:“現在對這塊地有興趣的人很多,我在考慮是不是再搞一次公開競標。”

    邱鳳仙春蔥般的手指指了指張揚道:“你這個人啊,越來越***道了。”

    張大官人一臉無辜道:“這話從何說起,你以為我在撒謊?”

    邱鳳仙道:“我來南錫之前,對這塊地的情況了解了一些,好像除了我們以外沒有人對這塊地表現出異常的興趣。”

    張揚道:“看來你的消息並不可靠,喬鵬舉一直都在盯著這塊地。”

    邱鳳仙笑道:“我就說你越來越***道,喬鵬舉已經放棄投資這塊地的想法,這件事我親口問過他。”

    張大官人當場被拆穿,臉上的確有些掛不住,不過這廝臉皮夠厚,仍然一點紅意都沒有,嘿嘿笑道:“邱小姐,咱們雖然是好朋友,可你代表星鑽的利益,我要盡可能的為南錫爭取利益,所以咱們最好能夠找到一個平衡點。”

    邱鳳仙道:“我同意,在生意場上,最成功的生意就是要做到共贏,隻有大家都有利益,這種合作關係才能做得長久。”她拿出了一份早已做好的計劃書:“這是我們做的規劃書,你可以拿回去詳細研究一下,投資方案以及這塊地的開發計劃都在其中,希望我從香港回來之後,你能夠給我一個好消息。”

    張揚收好她的計劃書,微笑道:“我會認真對待這件事。”

    邱鳳仙道:“我們肯定給不出像海瑟夫人那樣的價格,不過我們的計劃做的很詳細,盡可能的兼顧到雙方的利益,如果我們可以拿到這塊地的開發權,我們會把這一區域打造成南錫的高端精品商業區。”

    張揚道:“我也希望咱們能夠合作成功!”

    邱鳳仙舉起酒杯道:“那就預祝咱們合作成功,幹杯!”

    張揚笑著跟她幹了這一杯,其實邱鳳仙有句話沒說錯,南錫體育場這塊地除了星鑽以外,的確沒有其他人感興趣,喬鵬舉開始誌在必得,現在機會來了,他反倒撤了,應該是害怕別人說他老爺子的閑話。張揚本以為這件事很隱秘,卻想不到邱鳳仙也知道了,看來邱鳳仙對這塊地相關的事情調查的清清楚楚,生意人也不打無把握之仗。無論邱鳳仙的目的是什麼,對張揚來說,有人願意投資總是一件好事。

    

Snap Time:2018-06-25 20:13:48  ExecTime: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