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八章招兵買馬(上)


    第七百零八章【招兵買馬】(上)

    張揚聽得心暖烘烘的,山人淳樸,知道感恩,幫他們討要工資隻不過是很簡單的一件事,但是在周山虎看來這是一件大恩,他欠了張揚一個大人情,有機會一定要好好報答。

    張揚道:“虎子,別這麼說,我也沒幫你什麼,工資本來就是你們的,說實話,拖了這麼久發下去,我也有責任,回頭你轉告鄉親們,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周山虎點了點頭。

    張揚道:“虎子,我今天找你是想讓你來我身邊幫忙。”

    周山虎毫不猶豫道:“行!我有力氣!”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周山虎還不知道自己讓他幹什麼就已經答應了下來。

    張揚道:“我們體委的司機老何眼看就要退休了,我想找個自己人來接他的班。”

    周山虎明白了,原來張揚是想讓他當司機,在山人的眼,手握方向盤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幹得美差,周山虎激動地手都抖了起來:“大哥……您是要……要俺幫您去開車?”

    張揚點了點頭道:“你不是會開手扶拖拉機嗎?”

    周山虎道:“汽車俺也會開,就是沒照。”

    張揚笑了起來:“沒照不怕,這些事交給我了,你啊,回去交代一下,明天就來體委報到,先跟著老何學學,實在不行就去駕校報個學習班,費用我這邊給你報了,等你照拿到手,我這邊就跟你簽合同,先當個臨時工,不過工資福利啥的我也不會虧待你,雖然可能辛苦點,畢竟比你們工地那邊好多了,收入方麵也會高一些,但是,你得做好思想準備,來體委開車之後,就不能那麼隨便了,以後要遵守單位規章製度,還有啊,休息日就少了。”

    周山虎激動地眼圈都有些紅了,他做夢都沒想到會有這麼好的事情落到自己頭上,周山虎臨來南錫之前專門找人算過命,算命先生說他走出山可能會遇上貴人,現在看來果然驗證了,張揚就是他的貴人。

    周山虎的酒量也不弱,他和張揚聊得盡興,不知不覺一瓶酒就喝完了,張揚讓他把第二瓶也打開,周山虎倒酒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驚喜的聲音道:“張揚!”

    張揚轉過身去,卻見梁成龍西裝革履的站在他的身後,張揚笑道:“我靠,你怎麼也到這來了?”

    梁成龍道:“你問我?我還問你呢?我工地就在這兒,這兒的牛肉湯不錯,我幾天不喝就饞得慌,這不,剛開車到門口,聞到牛肉湯的香味就忍不住進來了。”

    周山虎認得梁成龍是他們的大老板,不由得有些惶恐,在他的眼,這些人都是高高在上的,是他高攀不起的。

    張揚道:“虎子,給他添套招呼,一起吃!”

    周山虎這才反應了過來,趕緊去安排招呼,順便又加了兩個菜。

    梁成龍看到周山虎遞過來的那碗酒,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道:“我都戒酒了,本來想喝完牛肉湯就走的。”

    張揚道:“你他媽怎麼這麼假啊?”

    “真的,我下午得回東江,清紅跟我一起回去,我真不能喝。”

    張揚看到他言之鑿鑿,應該不是說謊話,也沒有繼續勉強他,把那碗酒端到自己麵前,笑眯眯道:“兩口子和好了?不離了?”

    說起這件事,梁成龍一臉的笑:“哥們,這件事多虧了你。”

    “別謝我,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不過啊,那事千萬得保密。”

    梁成龍笑了起來。

    張揚看到他笑成這樣,頓時猜到了什麼:“你丫的不會都向林清紅交代了吧?”

    梁成龍點了點頭道:“你嫂子多精明的一個人,就算我不說,她也能猜到,『逼』問之下,我實在是沒轍,隻好把那件事的前因後果全都交代了。”

    張大官人苦笑道:“我他媽早看出來了,你丫的就是一叛徒,重『色』輕友的叛徒。”

    梁成龍道:“兩口子之間的確沒啥好瞞的,不過你放心,清紅也沒生氣,如果不是你幫忙,我們這會兒指不定已經離了。”

    張揚道:“你啊,經過這件事也該接收點教訓了,以後對林清紅好點。”

    梁成龍道:“我再不接受教訓就是死不悔改了,我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麼幸福過,清紅懷孕了,我們兩口子商量好了,等孩子生出來,就認你當幹爹,沒有你,就沒有這個孩子。”

    張大官人道:“我還得考慮考慮呢。”

    梁成龍道:“別臭美啊,想給我兒子當幹爹的已經排隊了。”

    張揚道:“你也別臭美,指不定是個女兒呢。”

    梁成龍這個人極其的重男輕女,呸了一聲道:“大吉大利,我這是第一胎,還是想要一兒子,張揚,你有啥生男生女的秘方沒?”

    張揚道:“我說你這人怎麼就那麼封建?都什麼時代了?還重男輕女呢?就算有我也不給你,你知道我初涉政壇的時候幹什麼工作嗎?”

    梁成龍一臉詫異的看著他。

    張大官人洋洋得意道:“黑山子鄉計生辦代主任!”

    梁成龍喝到嘴的一口牛肉湯噗!地噴了出來,好在朝向地下,不然肯定要噴到張揚臉上。

    一直旁聽的周山虎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他這一笑,梁成龍才注意到他,笑道:“小兄弟,我看你怎麼有些眼熟啊?”

    周山虎看了看張揚。

    張揚正準備為他介紹,梁成龍忽然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你在我工地上幹活,前兩天帶著工人***,來找我討要工資的是不是你?”

    周山虎一張臉窘得通紅,他畢竟沒見過多少市麵,不知說什麼好。

    梁成龍笑道:“我覺著這次張揚怎麼幫著討要工資這麼起勁兒,原來他是你小兄弟。”

    張揚道:“他叫周山虎,我們都叫他虎子,以後他不在你工地幹了,我讓他去體委開車。”

    梁成龍道:“公然挖角啊,張揚不夠意思啊!”當然他隻是玩笑話。

    張揚道:“我是『政府』部門,你是私營企業,跟我們相比,你那邊太沒保障了。”

    梁成龍道:“不帶這樣的,小看我們民營企業!”說話的時候他的電話又響了起來,梁成龍拿起電話說了兩句,掛上之後,向張揚道:“我得走了,我叔叔這幾天生病了,我得回去看看。”

    張揚道:“病得重嗎?”

    梁成龍歎了口氣道:“不知道,不過聽說是被你給氣病的!”

    張揚心說幹我屁事?可還是憋住了沒說,朋友之間說這種話傷感情,他琢磨著十有***可能和美國代表團的事情有關,可這事兒應該不怪自己,是美國人沒選東江,梁天正要是因為這件事氣病了,心胸是不是太狹窄了?

    梁天正的確病了,先是侄女梁曉鷗哭著從錦灣回來把他抱怨了一通,沒幾天又傳來紐約已經決定要和南錫結成友好城市,連本來希望很大的英德爾公司內地建廠計劃,在第二輪考察就已經把東江給排除在外了,接連幾件事讓梁天正頗為惱火,再加上不小心受了點風寒於是就病倒了,梁天正在家掛完水,侄女梁曉鷗一天都在他家照顧,梁曉鷗也猜到叔叔這次生病和美國代表團的事情有關,冷靜下來之後,她感覺到有些內疚,薩德門托是個老『色』鬼不假,可是她在處理事情上不夠成熟,所以才得罪了美國代表團,從而導致這一係列的好事都落在了南錫的身上,如果她能夠再成熟一點,處理事情的手段再圓滑一點,也許事情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梁曉鷗專門買了隻母雞,給叔叔煲了雞湯。

    梁天正裹著棉大衣坐在客廳,手拿著遙控機靜靜看著電視新聞,時不時的打出幾個噴嚏,他老婆去上班了,孩子們都不在家,梁天正是個很重親情的人,他對家人一直都很照顧,梁曉鷗從錦灣回來之後,他並沒有埋怨侄女什麼,非但如此,他還有些後悔讓侄女趕過去接待薩德門托,他不該讓家人犧牲利益去迎合那個美國老流氓。

    梁天正用力吸著鼻子,他聞到了雞湯的香味,大聲道:“小鷗,雞湯很香啊,我聞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梁曉鷗笑道:“叔叔,就好了,我給您煮碗雞湯麵好不好?”

    梁天正嗯了一聲。

    梁曉鷗做事很麻利,過了一會兒就下好了雞湯麵,端到梁天正的身邊,梁天正恢複了食欲,就證明病情已經有所好轉,他端過麵條先喝了口湯道:“真香!”

    梁曉鷗甜甜一笑,在叔叔身邊坐下。

    梁天正道:“離我遠一些,千萬別傳染了你感冒。”

    梁曉鷗笑道:“哪有那麼誇張,叔叔,剛才成龍哥打電話過來,他說晚上會回來看您。”

    梁天正笑道:“一個小感冒罷了,何必興師動眾的,他在南錫的生意不是挺忙的嗎?哪有時間回來啊?”

    梁曉鷗道:“告訴您一個好消息,他和我嫂子和好了,今晚兩人要一起過來,我嫂子還懷孕了。”

    梁天正聞言大喜過望,他馬上又想到了什麼:“對了,趕緊給成龍打電話,讓他別帶清紅回來,我感冒,萬一傳染了她不好。”

    梁曉鷗道:“行,我這就去打電話。”

    此時東江常務副市長隋國明,東江市『政府』秘書長廖博生一起來了,他們帶了些營養品專程前來探望梁天正。

    梁天正招呼兩人坐下,笑道:“你們這是幹什麼?一個小感冒而已,值得這麼興師動眾嗎?”

    廖博生笑道:“您是我們東江的帶頭人,您可不能生病,您生病了,我們這些人就沒有主心骨了。”

    梁天正笑道:“誇張!”他還有半碗麵條沒吃呢,正準備放下。

    隋國明道:“梁***,你接著吃,我們就是過來陪您聊聊。”

    梁天正也沒和他們客氣,接著吃他的雞湯麵。

    隋國明道:“南錫那邊基本上已經確定了,紐約方麵給他們發出了正式邀請函,要和南錫結成友好城市。”

    廖博生在一旁聽著,心說這隋國明也忒沒有眼『色』了,他們過來是探病的,不是給梁天正添堵的,隋國明提起這件事不是惹梁天正生氣嗎?

    梁天正的表現還算正常,他淡然笑了笑道:“好事啊,這對咱們平海未來的發展大有好處。”梁天正心底是極其不爽的,美國代表團是他們請到平海的,高科技園區的構想也是他們最早想到,梁天正期望利用高科技園區來消除國際工業園區的不利影響,可現在他們籌劃的兩件事都已經落空,被南錫這個兄弟城市毫不客氣的給搶了過去。東江方麵籌劃了這麼久,到最後竟然是為他人作嫁衣裳,梁天正實在有些不甘心。

    如果說梁天正還算內斂,隋國明已經有些抑製不住心中的情緒了,他憤然道:“梁***,南錫作為咱們的兄弟城市,這件事做得有些太***道了,怎麼可以挖自己人的牆角?”

    梁天正吃了口麵道:“反正也沒跑別家去,隻要在平海,對平海有好處就行。”

    廖博生讚道:“梁***的胸懷就是不一樣。”

    隋國明道:“話雖然是這個理兒,可是我們辛辛苦苦籌劃了這麼久,到了最後功勞卻被他們全都搶了過去,真是不甘心。早知道張揚和那個什麼薩德門托的關係這麼好,就不該安排他們去錦灣。”

    梁天正笑了笑,沒說話。

    隋國明道:“梁***,您看這件事是不是應該向省反映反映,自己人挖自己人的牆角,這種歪風邪氣不能助長,如果有了這個先例,以後的經濟發展中,肯定會不斷地出現這種內耗。”

    

Snap Time:2018-01-21 11:03:20  ExecTime:0.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