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五章天上掉餡餅(下)


    第七百零五章【天上掉餡餅】(下)

    杜拉以一個極具誘『惑』的姿勢躺在張揚的床上,一雙眼睛嫵媚的看著張揚:“張揚,你真是一個英雄!”

    薩拉更主動,上來就給了張揚一個熱切地擁抱,呱唧呱唧在張揚的臉上狠狠啃了幾口,人家美國大妞也不傻,占了便宜理由還很充分:“謝謝你救了參議員先生。”

    杜拉本來是擺好了姿勢誘『惑』張揚來著,看到薩拉先下手為強了,趕緊從床上爬起來了,跟著就撲了上去,呱唧呱唧又是兩口:“我也要謝謝你!”

    張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再看常淩峰一臉的幸災樂禍,讓你丫自命瀟灑,這倆美國妞就夠你受的。

    張揚也看出來了,如果他不趕這倆美國大妞走,她們隻怕要留在房間內舍身相報了,張大官人建議一起去看看薩德門托。幾個人一起來到薩德門托的房間外,敲了敲門,聽到薩德門托無精打采的聲音。

    進去之後,看到薩德門托已經洗過澡換好了衣服,呆呆坐在床上,很沮喪,很頹廢,薩德門托也是對自己的魅力極具自信的主兒,今天在梁曉鷗麵前受挫,嚴重打擊到了他的自尊心。

    張揚看到他現在的模樣,都有些同情他了,低聲建議道:“一起出去喝兩杯吧!”

    薩德門托點了點頭,出門之後想起了一件事,他向張揚道:“叫梁小姐一起去吧。”

    張揚向常淩峰看了一眼,常淩峰道:“梁曉鷗走了!”

    張揚微微一怔,薩德門托聽到梁曉鷗已經離開的消息,反倒覺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今天的表現的確有失風度,薩德門托道:“隻有等我回到東江再向她當麵道歉了。”

    常淩峰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從薩德門托要向梁曉鷗道歉來看,兩人之間肯定發生了不快。

    張揚對發生的事情一清二楚,不過他也不方便揭穿薩德門托,希望這個美國老流氓真的良心有所發現,不要動不動就『騷』擾女『性』。

    錦灣的酒吧挺多,因為是旅遊區,消費也不是一般的高,一小瓶啤酒都要到了二十塊,芝華士、人頭馬、龍舌蘭之類的洋酒也是有的,不過多半都是假的,薩德門托要了瓶芝華士,看了看包裝就退了回去,張揚知道這酒有假,向老板招了招手,低聲道:“要不要我把你們風景管理處的林成閣主任請來?”

    酒吧老板顯然也接到了通知,認出張揚他們這些人是美國代表團的,趕緊去後麵找了兩瓶正品芝華士,常淩峰問道:“多少錢?”

    酒吧老板沒敢多報:“360一瓶。”

    張揚道:“記賬,明天我讓林成閣過來給你結。”

    那老板很有眼『色』,滿臉堆笑道:“賣給別人要360,你們來我請客,這兩瓶算我請客。”

    薩德門托接過一杯加冰的芝華士,和張揚碰了碰,滿懷感觸道:“謝謝你,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已經見上帝了。”

    張揚笑道:“沒那麼嚴重,我們中國有句俗話,叫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人這一輩子不能太順,遇到點挫折是好事兒,我看你落水是個好兆頭,預示著你這次競選能夠順風順水,我看你一定能夠如願以償的當選為紐約州州長。”

    薩德門托聽常淩峰翻譯完,樂得哈哈大笑。他一口將那杯芝華士喝了,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這次來到中國,我真正感受到了你對我兄弟般的情意,我和你是哥兒們!”

    張揚端起酒杯道:“為哥們幹杯!”

    莎拉和杜拉倆美國妞喝了兩杯酒,去舞池慢搖了。

    薩德門托今天落水之後,頭腦突然冷靜了下來,這事兒雖然是梁曉鷗推他所致,可如果不是他『騷』擾梁曉鷗,也不會發生這種狀況,薩德門托本以為自己的魅力能夠征服梁曉鷗,現在是碰了一鼻子灰,他身份擺在那,還是要臉的,他表現的雖然大度,可心底還是有些惱火,連帶著對東江就有成見了,薩德門托從來都不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他放下酒杯,笑眯眯對張揚道:“張揚,我們是哥們,以後,我想通過我們加深中美之間的關係。”

    張揚心說這事兒太大,我估計做不了主,端著酒杯微笑望著薩德門托,等著他後續的話。

    薩德門托道:“我有個提議,紐約和南錫結成友好城市,你看怎麼樣?”

    張揚一聽愣了,這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不過本來東江有意和紐約結成友好城市,他們要是半途殺了出來,不是等於截胡嗎?

    薩德門托道:“我們結成友好城市之後,可以進一步加強兩座城市的政治經貿往來,推進兩座城市的關係發展,可以在中美關係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意義是非常重大的!”薩德門托之所以主動要和南錫結成友好城市,一個原因是想報答張揚的救命之恩,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因為梁曉鷗的事情遷怒於東江了,你們東江不是巴巴的想通過我和紐約結成友好城市嗎?我偏不讓你們如願,薩德門托有他自己的邏輯,他認為東江派梁曉鷗和自己主動聯係,就是看出他喜歡梁曉鷗,所以才投其所好,可沒想到最後碰了個釘子,薩德門托認為東江沒有誠意。其實他是混蛋邏輯,梁天正就算再渴望和紐約結成友好城市,也不至於把自己親侄女當禮物送給他。

    常淩峰向張揚擠了擠眼睛,這是可是天大的好事,無論薩德門托的出發點是什麼,無疑南錫都將成為既得利益的獲得者,這件事隻要成功,張揚就獲得了一個讓別人羨慕的政績,對即將到來的金秋經貿會也有著莫大的好處。

    張大官人原本也沒打算和紐約成為友好城市,畢竟南錫隻是一個地級市跟紐約這種國際『性』大都市的差別不是一點半點,更何況東江已經先瞄上了,以東江的政治經濟地位還差不多,不過應該還是弱一點,原本他也就是希望能夠借著這次機會談成那麼一兩個合約,引進一些項目,就算是這樣,李長宇都有些瞻前顧後,害怕引起東江方麵的不悅。現在薩德門托居然說要促成紐約和南錫成為友好城市,張揚雖然高興,可心有些半信半疑,畢竟薩德門托是喝過酒的,今天晚上落水的時候又灌了不少的水,該不是腦子有些糊塗了?可身為一個參議員話不能隨便『亂』說啊。

    張揚道:“你當真?”

    薩德門托很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咱們是哥們,紐約南錫理所當然的要成為哥們城市!”

    張大官人道:“那啥,我們南錫是地級市,兩個城市的政治經濟地位好像不在一個水平線上。”他這是闡述事實,常淩峰幫他翻譯了過去。

    薩德門托笑道:“什麼一個水平線上?梵蒂岡小不小?可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和美國是等同的,紐約、南錫沒什麼差別,我是參議員共和黨,你是中國***的幹部,可這並不阻礙我們成為哥們,無論是美國人還是中國人,出生的時候都是平等的,你覺著有差別,是因為你用帶『色』的眼鏡來看這個世界。”

    張大官人聽常淩峰翻譯完,激動的連連點頭,麻痹的這個薩德門托,到底是參議員,話說的真是到位,換成自己是說不出來的,的確人和人都是平等的,城市和城市也是一樣,有個『毛』的差別,張揚端起酒杯道:“老薩!衝著你這句話我得跟你幹一杯,你這人可交!”

    薩德門托道:“你更夠意思,看到我落水,毫不猶豫的跳下去救我,我們美國人也是有良心的,我懂得感恩。”

    張揚對薩德門托的話並不相信,這廝是一個政客,今天這麼說,明天一覺睡醒了還不知會怎樣說,不過今天薩德門托被梁曉鷗給推落水中,情緒明顯受到了影響,從這一點來說,張揚和南錫都是受益者。

    莎拉和杜拉在那兒搖啊搖啊的不過癮,終於過來把張揚他們給拽了過去,薩德門托喝了點酒,明顯興奮了起來,手舞足蹈,張揚看著這廝搖頭擺『臀』的樣子,不禁也樂了,換成國內同樣身份的官員,這樣的作為是不可想像的。

    這一夜玩得開心,張揚淩晨兩點多才回到自己的房間,半夜的時候,倆洋妞醉醺醺的過來敲門,張大官人以堅定的革命意誌堅持住了,關鍵時刻,這廝還是很顧全國家形象的。

    薩德門托並沒有把自己說過的話給忘了,他第二天清晨離開的時候,專門感謝了南錫方麵的盛情款待,又專門向張揚強調了自己會搞定南錫和紐約簽訂友好城市的事情。

    張揚事先讓常淩峰準備了一套精裝本的《厚黑學》送給了薩德門托,不過他也知道薩德門托看不懂中文,順便又送給薩德門托一個平安佛,這是三寶和尚給他的禮物。

    東江常務副市長隋國明並不知道他們之間已經達成了協議,不過他從薩德門托對己方的態度上也感覺到這件事有些不妙,梁曉鷗的突然離去,讓薩德門托對東江突然之間就疏遠了許多,看來兩座城市簽訂友好城市的前景不妙。

    

Snap Time:2018-04-20 11:11:24  ExecTime: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