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四章民族尊嚴(下)


    第七百零四章【民族尊嚴】(下)

    莎拉笑道:“從你的身上我相信了!”

    另外那名美國女郎杜拉道:“張揚,原來東方男人也這麼幽默『性』感!”

    張大官人道:“那是因為你們對我們東方人缺乏了解。”

    杜拉道:“我了解,我過去就交往過一位韓國的男朋友。”

    張揚饒有興趣的問道:“他怎麼樣?”這話是張揚自己問的。

    杜拉搖了搖頭又撇了撇嘴:“他不怎麼樣,不行,從來都沒讓我滿足過!”

    張大官人又聽不懂了,常淩峰強忍著笑翻譯給他聽,張大官人這個樂啊,都說洋妞奔放,果然如此,這種事居然也能拿到台麵上來說。張揚道:“那是你運氣不好,沒遇對人!”

    常淩峰有些尷尬的看著他,張大官人道:“沒事兒,翻!”

    常淩峰隻能硬著頭皮幫他翻譯。

    杜拉眉開眼笑的看著張揚道:“我聽說東方人這方麵普遍不行。”

    常淩峰心說這不是中美政治經貿交流嗎?怎麼聊著聊著聊成了兩『性』問題交流?

    張大官人道:“鳥!各有各的好處,不是我吹,我們中國人這方麵比你們美國多數男人強太多了。”

    常淩峰額頭冒汗了,天哪,這貨還真敢說。

    張揚道:“翻給她聽,居然藐視咱們東方人的『性』能力!”

    常淩峰無奈的搖了搖頭,隻能翻譯了過去。

    杜拉一雙碧眼嫵媚的看著張揚道:“我不信!”這話張揚能聽懂,他也明白了,這美國大妞挑逗自己呢,想嚐嚐哥們的中國功夫,嘿嘿,沒那麼容易,我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張揚道:“有機會,你遇到一個中國人的話,一定會相信。”

    杜拉道:“我看你們東方人都是語言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這話就有點過分了。

    常淩峰翻譯完之後,低聲提醒張揚道:“我說,見好就收吧,這種場合探討兩『性』話題太不嚴肅了。”

    張揚道:“這不是簡單的兩『性』話題,這關係到國家和民族的尊嚴。”

    莎拉和杜拉兩個洋妞互相搭著肩膀,不知聊著什麼,兩人都看著張揚,忽然一起笑了起來。張大官人理解為兩人在嘲笑自己,心說別說就你們兩個,再來幾個我一樣能把你們殺的丟盔卸甲潰不成軍,不過這種事兒不能那麼隨便,哥們獻身也得分對誰。

    杜拉咬著嘴唇,頗具挑釁『性』的對張揚道:“說得再多不如實際行動!”

    常淩峰在旁邊就快聽不下去了,真是天雷滾滾,張揚是個什麼貨『色』他清楚,這倆洋妞也太開放了一些,不過看情形的確對張揚很有意思,常淩峰有必要提醒張揚,關鍵時刻一定要把握住自己,萬一搞出什麼事情來,可就是鬧出國際影響來了。

    張大官人喝了一大口芝華士,麻痹的,今兒不拿出點手段來,還真讓這倆洋妞看不起了,他笑道:“請恕我直言,你們西方人對『性』的理解太淺薄。”

    莎拉道:“你這話我不讚同,『性』不就是為了追求精神和肉體的愉悅感嗎?”

    常淩峰這輩子沒遇到過這樣的場麵,他本想一走了之,可張揚不放他走,他要是走了,張大官人可聽不懂這倆洋妞發什麼『騷』。

    張揚道:“所以我說你們淺薄。”

    杜拉道:“難道你們東方人的『性』就不是為了這個?”

    張揚道:“這隻是其中的一部分,並不代表全部。”他伸出手道:“把手給我!”

    杜拉把手伸了出來,張大官人握住杜拉的手,笑眯眯道:“閉上眼睛!”

    杜拉按照他的話閉上了眼睛,忽然感覺一股熱流順著她的掌心送入了她的體內,然後一種前所未有的愉悅感充實著她身體的每一部分,杜拉強忍著這讓她快慰的感覺,可終究還是忍不住,低聲***起來。

    還好張揚及時放鬆了她的手,那讓她銷魂蝕骨的感覺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杜拉睜大了雙眼,悵然若失的望著張揚,卻感到胯下已經濕漉漉的,僅僅是握手而已,怎麼……怎麼會讓她在瞬間達到了高『潮』。

    莎拉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剛才杜拉的表現她都已經看在了眼。

    張揚笑眯眯道:“所以說你們的認識很淺薄,你們以為『性』就是為了追求精神和肉體上的愉悅,但是你們從美國男人的身上,從未達到過真正的高『潮』,整個世界上能夠做到這一點的隻有我們中國人!”這廝說這番話的時候充滿了驕傲。

    常淩峰是閉著眼睛把這段話翻譯出來的,他對張揚是佩服的五體投地,這小子什麼人啊,這都他媽哪跟哪啊!

    杜拉癡癡看著張揚,隻有親自感受到剛才的那種滋味,才能明白張揚這番話的真正意義,就這麼一握,張大官人把她的情欲全都激發出來了,如果張揚對她有任何的要求,杜拉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服從命令聽指揮,這個神奇的中國男子,這個『性』感的中國男子,他的身上究竟有一種什麼魔力。

    張大官人洋洋得意,這不是他有意在美國大妞麵前賣弄,個人麵子事小,國家榮譽事大,略施手段,隻怕要讓這美國妞惦記一生了,悲劇的杜拉卻沒有意識到,這輩子再也沒有感受到這種高『潮』的機會。

    張大官人達到證實自己的目的之後,也不願意繼續在這種話題上探討下去,笑眯眯望著莎拉道:“聽說你這次來我們中國還抱著要開拓海外生產基地的念頭?”

    常淩峰長舒了一口氣,總算把話題回到正路上來了。

    莎拉笑道:“考察了許多地方,公司已經在台灣設立了一個生產基地,可是近幾年計算機工業高速發展,僅僅依靠原來的生產基地已經無法滿足發展的需要,所以公司決定在海外繼續拓展生產基地,中國內地的生產成本要比台灣低廉,所以我們初步已經選定了生產基地設立在中國內地,我這次過來就是代表公司進行考察的。”

    張揚饒有興趣道:“考察的結果怎樣?有沒有初步的意向?”

    莎拉道:“東江方麵在合作方麵表現的相當積極,不過我考察過他們開發區的環境,比起南錫並沒有太多的優勢。”說到這她笑了笑:“明天還要去嵐山開發區考察,等我綜合比較你們三家的條件之後會做出判斷。”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壓根是沒有考慮到南錫開發區的,正是張大官人一力促成了美方對南錫開發區的考察。

    具體專業『性』的東西,張揚懂得不多,好在他的身邊還有常淩峰,常淩峰對it界的認識極其深刻,他用英文流利的和莎拉交談著。莎拉驚詫於常淩峰豐富的專業知識,和他談得很投機。

    美國客人們吃飯的時間並不長,很快大多數人就在中方人員的陪同下去遊覽錦灣夜景了。薩德門托也是其中之一,自從梁曉鷗出現之後,這廝的注意力就完全盯在梁曉鷗身上了,連和張揚說話的時間都沒有了。

    東江副市長隋國明對目前的進展表示滿意。

    薩德門托和梁曉鷗一起離開輔明書院,張揚跟著站起身來,隋國明及時上前把他攔住,他以為張揚是想去追薩德門托,笑眯眯道:“張主任,咱們喝一杯!”

    張揚笑道:“我本來想去洗手間的,得!隨市長,咱們喝完這一杯我再去!”於是又坐下來陪著隋國明喝了兩杯,隋國明聽到常淩峰在那兒和莎拉用英語交流毫無障礙,不由得多看了常淩峰一眼,他對常淩峰並不了解,本以為是張揚的翻譯,可看常淩峰的氣質做派應該不是個翻譯那麼簡單。隋國明低聲向張揚道:“他是你的翻譯?”

    張揚笑道:“他是南錫市秋季經貿會組委會副主任常淩峰。”

    隋國明一聽心中不由得又緊張了起來,常淩峰和莎拉談得這麼熱乎,該不是準備挖東江的牆角吧?

    張揚道:“隨市長,您慢慢吃,撐不住了,得去放水!”

    隋國明笑了笑,點了點頭。

    ******************************************************************************************************************************

    張揚趁機離開了輔明書院,想想這件事不由得有些好笑,本來挺簡單的事情,因為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的關係,搞得南錫和東江雙方勾心鬥角,相互提防,其實東江和南錫還不都是平海的一份子,無論誰談成了合作,最後受益的還是平海。這些領導人整天說什麼大局觀,可真正落在實處,卻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

    張揚剛剛出門,李長宇又打來了電話,詢問美方代表團的情況,張揚把到目前為止的狀況簡單交代了一遍。

    李長宇聽說東江方麵把梁曉鷗又派過去了,足見東江市委***梁天正對這次訪問的重視,他笑道:“張揚,既然人家這麼緊張,你就不要和薩德門托走得太近了,咱們沒必要讓人家說閑話。”

    張揚笑了起來:“李***,您是不是聽說什麼了?”

    李長宇道:“倒是沒聽說什麼。”

    張揚對李長宇很了解,肯定是東江方麵給他壓力了,南錫和東江還不是一個級別的城市,比人家矮上半截,李長宇肯定承受了東江方麵的壓力,張揚道:“我個人沒什麼,我和薩德門托也隻是私人關係,人家大老遠從美國來了,我總不能避而不見,這也不是咱們中國人的待客之道。”

    李長宇道:“你知道應該怎樣做。”

    張揚道:“我不知道,是你讓我從靜海跑過來接待他們的,可現在又讓我跟他們保持距離,我說李***,您一會兒讓我往東,一會兒又讓我往西,我被您搞糊塗了。”

    李長宇不由得笑道:“你別有情緒嘛,我又沒說你什麼。”

    張揚道:“李***,您凡事都隻說半句,到底什麼意思你最好說明白,是不是東江方麵害怕咱們搶了他們的友好城市,所以從上到下對咱們是如臨大敵,戒備非常?”

    李長宇道:“我早就說你什麼都明白,你既然都明白了,還問我幹什麼?”

    張揚道:“李***,你到底什麼意思?你是準備犧牲南錫的利益成全東江呢,還是讓我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李長宇道:“美國代表團是東江方麵請來的,很多事畢竟咱們是要顧忌的。”

    張揚道:“我不怕透『露』給您一個消息,英德爾公司你應該知道吧,世界知名的it企業,現在人家想把生產基地搬到中國來,目前正在考察,初步決定在東江和嵐山中選定一個建廠,今天我把他們弄到南錫開發區看了看,他們對咱們開發區也表示出興趣,原來是二選一,現在已經決定三選一了,您要是想放棄,我這就把他們給回了。”

    李長宇一聽頓時緊張起來了,英德爾公司在世界上都排的上號,這樣的機會可遇不可求,他馬上道:“別忙!”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說李***,你現在的心情我很明白,又想咬眼前的這塊大肥肉,又害怕咬了之後別人說你不仗義。”他隻差沒說李長宇既想當***又想立牌坊了。

    李長宇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道:“都是一個省的,如果真要是鬧僵了,以後見麵都不好說話。”

    張揚道:“是個人的情麵重要還是城市的集體利益重要?”

    一句話把李長宇給問住了。

    張揚道:“反正人家已經考察過了,如果他們一不小心真把南錫給看中了,您是不是準備一口回絕啊?”

    李長宇道:“我為什麼要回絕?”他也被張揚給說急了,大聲道:“愛咋地咋地,做工作就不能前怕狼後怕虎,考慮這麼多幹嗎?”

    張揚道:“您又前後矛盾了。”

    李長宇道:“張揚,我的意思是你不要太主動,可如果人家真的看上了咱們南錫,咱也沒理由把送到門口的生意給推出去,你說是不是?”

    張揚道:“我也是這個意思。”

    李長宇道:“好好招待人家吧,別管人家怎麼想,咱們做好自己的本分。”

    

Snap Time:2018-01-18 18:02:47  ExecTime:0.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