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三章中美友好(下)


    第七百零三章【中美友好】(下)

    隋國明口中的小歐是梁曉鷗,梁天正的親侄女,東江招商辦副主任,自從東江招商辦主任雷國濤被捕,招商辦的工作就由梁曉鷗主持,其實美方代表團剛過來的時候,主要由梁曉鷗負責接待,可梁天正很快就發現,美方代表團團長薩德門托是個老『色』鬼,看侄女的眼神不對,隻要有機會,不是『摸』『摸』手就是摟摟肩,梁曉鷗礙於禮節也沒說什麼,可梁天正看出來了,他可不想親侄女被這個美國佬『騷』擾,所以這次美方代表團離開東江前往南錫和嵐山參觀訪問,梁天正就沒讓侄女跟過去。他本以為隋國明跟過去萬無一失,可想不到中途殺出了一個張揚,這廝的出現忽然讓東江和紐約締結友好城市出現了變數,梁天正考慮了好一會兒,終於還是決定,馬上派侄女過去,當然不是為了犧牲『色』相,至少可以讓薩德門托分神。

    梁天正讓侄女梁曉鷗直接去錦灣,務必要把友好城市給談下來,安排好這件事之後,為了穩妥起見,他又給李長宇打了個電話。

    李長宇接到電話的時候,美國代表團已經坐大巴走了,李長宇考慮的很周全,如果自己表現的過於殷勤可能會讓東江方麵有想法,這次他們南錫方麵需要扮演的角『色』就是做好接待工作,這幫美國人是東江請來的,作為兄弟城市,半路截胡的事情是不能幹的。

    梁天正在電話中說得也很委婉,他首先向南錫方麵的接待表達了謝意:“長宇同誌,這次美國代表團給你們添麻煩了。”

    李長宇笑道:“梁***,哪有什麼麻煩的,這些外賓是平海的客人,我們南錫做出接待也是應該的。”

    李長宇隻是客氣,可梁天正聽起來卻有些不爽,他笑了一聲道:“為了請這些美國客人來平海考察,我們做了不少的工作,希望能夠通過這次的交流推動兩國的經貿發展,增強中美雙方的了解。”有些話不要說得太多,意思轉達到了就行。

    聽話聽音,李長宇官做到這種地步,根本不用多想就已經明白了梁天正的意思,人家是害怕自己把他的政績給搶走呢,李長宇笑道:“梁***,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做好接待工作,給你這位老大哥錦上添花。”這話也等於挑明了,你放心,喧賓奪主的事兒我不會幹,我隻會幫著錦上添花。

    李長宇這麼一說,梁天正反而不好意思了,自己打這個電話,表現的實在是太緊張,和李長宇相比,他顯得不夠大氣,身為一個市委***,副省級領導人,他本不該這樣,可是梁天正目前的處境並不妙,常務副省長趙季廷即將離職,而這個位子到現在仍然沒有定論,本來他是常務副省長的第一人選,可是因為發生了湍江水汙染事件,從而推翻了他政治生涯中最光輝燦爛的政績,因此他的政治前途也變得撲朔『迷』離,梁天正急需一個閃亮的政績來扭轉目前的劣勢,所以這次美方代表團的來訪對他變得極其重要,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如此緊張。

    李長宇和梁天正通完電話,他馬上就猜想到肯定有人在梁天正說了什麼,張揚帶領美方代表團前往南錫開發區參觀考察肯定觸動了東江領導層敏感的神經,雖然李長宇也很想趁著這次機會拉幾筆投資,可考慮到兄弟城市之間的關係,人畢竟是東江方麵請來的,他們不能搶了東江的風頭,仔細考慮之後,李長宇拿起了電話,正準備給張揚打電話的時候,常務副市長龔奇偉過來見他,李長宇看出龔奇偉有事,他又把電話掛上,微笑道:“奇偉,有事嗎?”

    龔奇偉道:“今天美方代表團在我們開發區考察之後,對我們的b-32地塊表現出很大的興趣,還專門找我要去了許多的資料。我看這件事很可能有戲,是不是讓張揚再加一把火?”

    李長宇苦笑道:“我正準備給張揚打電話呢。”

    龔奇偉笑道:“怎麼?你跟我想到一處去了?”

    李長宇搖了搖頭道:“我剛剛接到了東江梁***的電話,他讓我做好接待工作。”

    龔奇偉愣了一下,然後就明白了,他笑道:“東江方麵是不是害怕我們搶了他們的風頭,把這幫美國人全都哄到咱們東江來投資呢?”

    李長宇道:“代表團中的投資商並不多,這幫美國人前來中國更主要的是出於政治目的,麵多半都是政客。”

    龔奇偉道:“張揚和那個薩德門托的交情真的很不錯,李***,我可提醒你,這次是個難得的機會,咱們不能就這麼白白放走。”

    李長宇道:“代表團是東江方麵請來的,咱們如果借著這個機會獲取了一些利益,別人會不會說咱們挖兄弟城市的牆角?”

    龔奇偉道:“李***,有這麼複雜嗎?”

    李長宇道:“怎麼不複雜?”

    龔奇偉道:“我跟您打一比方,南錫和東江好比弟弟和哥哥,美國紐約州代表團就算是一大姑娘,哥哥看上了這姑娘,可姑娘沒看上哥哥,難道弟弟就不能打這姑娘的主意?”

    李長宇道:“不好吧!”

    龔奇偉道:“肥水不流外人田,與其倆兄弟都找不到媳『婦』兒,還不如把心胸放得寬廣一些,反正也沒落別人家去。”

    李長宇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歎了口氣道:“湍江水汙染的事情已經搞得我們和東江之間關係很尷尬,這次如果再發生什麼不快,以後咱們和東江市領導見麵的時候恐怕連話都不好說了。”

    龔奇偉道:“整天都說大局觀,我覺著東江身為老大哥,應該有這樣的胸襟,李***,你可能沒注意,其中一個美國女郎,她是美國英德爾公司的海外拓展部經理,專門提供計算機芯片,現在他們的總部主要是設計,生產重心已經轉移,咱們要是能把握機會,把他們引入南錫,在南錫建立英德爾的生產基地,以後的前景必然遠大。”

    李長宇仍然有些猶豫。

    龔奇偉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李長宇道:“這事啊,還是要謹慎。”

    美國代表團在傍晚時分抵達了錦灣,南錫市『政府』專門安排他們在輔明書院入住,代表團一下車,就看到東江方麵的接待人員已經在那等著了,東江招商辦副主任梁曉鷗笑盈盈站在輔明書院的門前。

    薩德門托看到梁曉鷗,一雙眼睛頓時就直了,他嘴叫著miss liang,大步流星的就趕了過去。張大官人頓時就被這廝拋到了一邊,重『色』輕友這詞兒在美國人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梁曉鷗笑得很恬靜,伸出嫩白的小手準備和薩德門托握手,可人家薩德門托是張開雙臂過來的,看起來像是要餓虎撲食,梁曉鷗對這個老外是很警惕的,薩德門托太『色』,看她的眼神就有些不對頭,如果不是叔叔堅持讓她過來,她才不願意過來被這美國佬揩油呢。

    薩德門托看到人家沒有跟他擁抱的意思,也隻能伸出手去,抓住梁曉鷗的手,低下頭,呱唧親了一口,這貨也的確夠不要臉的,一口把梁曉鷗的手背都給啄紅了。

    梁曉鷗心中挺反感的,可嘴上還得笑道:“薩德門托先生,你真是紳士!”

    薩德門托笑道:“見到你這麼漂亮的小姐,我當然要紳士!”

    張揚對薩德門托清楚得很,這廝是什麼貨『色』?一個老嫖客而已,他看梁曉鷗的眼神就有些不對,可梁曉鷗出現的也有些突然,怎麼會突然來到錦灣,而且趕在他們前頭?張揚稍一琢磨,估計這件事可能和東江方麵有關。他笑著走了過去,和梁曉鷗打了個招呼。

    張揚是梁曉鷗的救命恩人,梁曉鷗笑著衝他點了點頭道:“張主任,好久不見了。”

    張揚道:“人在官場身不由己,領導動動嘴,下屬跑斷腿,我整天到處『亂』跑,在家呆的時間沒幾天。”

    薩德門托這才舍得放開梁曉鷗的手,他是代表團團長,首先要把代表團安頓下來。

    梁曉鷗道:“張主任,我剛到,可不可以為我安排房間呢。”她是突然造訪,南錫方麵之前沒有做出對她的安排,所有才會有此一問。

    薩德門托在一旁聽著,梁曉鷗說得每一句話他都很認真,讓翻譯給他同步翻譯,聽梁曉鷗說完,慌忙道:“梁小姐可以去我房間。”

    梁曉鷗聽到他這句話,登時俏臉羞得通紅,張大官人也驚詫的張大了嘴巴,老嫖客啊老嫖客,你他媽也太不要臉了,好歹也是代表國家出來的,別給美利堅合眾國丟人行不?

    薩德門托馬上又解釋道:“梁小姐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是說,把我的房間讓給你。”

    張揚笑道:“不用,薩德門托先生是我們的貴賓,梁小姐也是我們南錫的貴客,就算委屈我自己也不能慢待你們,梁主任,你還是去我房間吧。”

    梁曉鷗當然明白張揚是主動把房間讓給自己,可這話怎麼聽怎麼別扭。

    眾人拿到房卡,回去安頓的時候,梁曉鷗在大廳找到張揚,笑著道:“你們南錫方麵還是準備的很充分的啊!”

    張揚道:“倉促了點,不過房間有的是,豪標不夠用,我的那間房讓給你,我去普標。”

    梁曉鷗道:“謝謝你了。”

    張揚笑道:“咱們老朋友了,何必客氣?”他壓低聲音提醒梁曉鷗道:“薩德門托可是個老『色』鬼,你小心點兒。”

    梁曉鷗格格笑道:“我這次過來是為了工作,他是美國參議員,不敢對我怎麼樣。”

    張揚道:“美國人的人品咱們可信不過。”

    梁曉鷗笑道:“我看你和薩德門托的關係好像挺好的。”

    張揚道:“再好他也是外人,在對外關係上,咱們中國人要保持一致。”

    梁曉鷗道:“聽說你們下午帶美國人去參觀開發區了?”

    張揚道:“你就為這事兒來的?”

    梁曉鷗正準備回答,手機卻響了起來,她拿起電話,臉上『露』出幾許羞澀,打電話來的是她的男朋友,東江師範大學的副教授邵安康,本來兩人約好了晚上一起出去玩,結果梁曉鷗突然接到任務,隻能放下男友前來南錫,她走到一邊打電話去了。

    張揚看到梁曉鷗打電話的神態已經猜了個***不離十,此時東江市常務副市長隋國明也走了過來,笑著跟張揚打了個招呼:“小張,真是辛苦你了!”

    張揚笑道:“不辛苦,作為主人,咱們要做好接待工作。”

    隋國明點了點頭道:“這次我們做了許多工作才促成了這次美方代表團的來訪,我們東江和紐約方麵已經達成多方麵的共識,如果這件事順利的話,我們和紐約之間會結成友好城市。”隋國明說這番話是有用意的,他是把話說在前頭,斷了張揚的念想。

    其實張大官人並不知道東江要和紐約結成友好城市的事情,隋國明的這番話反而提醒了他,張揚的想法和普通人不一樣,他可沒這麼多的忌諱,你們東江和紐約能結成友好城市,我們南錫也行,他當然知道隋國明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聯想起梁曉鷗的突然到來,張揚明白了,敢情人家是把他當賊防著呢,害怕他把這幫美國佬都哄到南錫來投資,張揚想起了三個字大局觀,又想起了兩個字叫狹隘,東江的這幫領導人怎麼這麼狹隘?其實美國人投資在南錫還是投資在東江,還不是投資在平海,他們怎麼就這麼欠缺大局觀呢?

    

Snap Time:2018-06-25 20:12:30  ExecTime:0.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