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三章中美友好(上)

  
  第七百零三章【中美友好】(上)
  也不怪這幫美國代表團的成員對張揚熱情,美國人多數都隨『性』,他們的官架子根本和國內無法相提並論,中國官員和美國官員遇到了一起,前者處處表現出拘謹,而美國人就沒這麼多顧忌,張揚一直都是個隨『性』的人,這讓他和美國人更容易相處。
  美國代表團先在市『政府』招待所安頓下來,按照預定的日程安排,他們稍事休息,中午和南錫市領導們一起共進午餐,下午去錦灣參觀遊覽,晚上就住在錦灣,明天一早在趙季廷的陪同下前往嵐山,在嵐山經濟開發區參觀之後直接返回東江,日程安排還是很緊湊的。
  薩德門托回到房間內短暫休息的時候,邀請張揚來到他房間內,張揚把常淩峰叫上了,原因是他的英文太爛,簡單的幾句對話還成,如果玩太複雜的東西,他還是跟不上,所以叫來常淩峰臨時給他充當一下翻譯官的角『色』。
  張揚進門之後,薩德門托又給了他一個熱情的擁抱,這美國鬼子太喜歡肢體接觸,張大官人稍稍有些不適應,兩人坐下之後,薩德門托拿出一個精美的小盒子,這是他專程從美國給張揚帶來的禮物,張揚沒想到人家這麼客氣,這樣一來反而顯得自己不好意思了,他沒什麼準備,壓根沒想到要給薩德門托帶禮物。張大官人咧著嘴笑道:“那啥……你大老遠的從美國來,還給我帶禮物,多不好意思。”
  薩德門托哈哈笑道:“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張揚也沒推辭,人家既然送了,再墨墨跡跡的,反而顯得咱不爽利,張揚打開包裝,媊悇O一個木製的盒子,將盒子打開,媊悕騊菑@隻腕表,漢密爾頓,雖然美國人的製表工藝比不上瑞士,可漢密爾頓也是美國名表,張揚顛了顛,挺沉的,楚嫣然的外婆曾經送給他一塊鑽表,不過那玩意兒帶著太紮眼,再加上他現在和楚嫣然已經解除了婚約,張揚很少戴了,他把手表帶上,嘴上一個勁的稱讚道:“very good!”
  薩德門托笑得很開心,拍著張揚的肩膀道:“喜歡就好!”
  張揚也感到有些奇怪,薩德門托怎麼會對自己這麼好?有道是無功不受祿。他微笑道:“薩德門托先生,你這次來中國主要的使命是什麼?”
  薩德門托笑道:“促進中美交流!”
  張大官人是個直脾氣的人,往往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他意味深長道:“據我說知,你在過去可是一個堅定的反華主義者。”這麼複雜的英文他可不會說,讓常淩峰幫他翻譯。
  常淩峰一聽愣了,哪有那麼說話的,人家大老遠給他帶禮物來了,他開口就給人家難看,他怔怔的看著張揚。
  張揚笑道:“翻譯,隻管翻譯給他聽!”
  常淩峰這才把張揚的意思原封不動的翻譯了過去。
  薩德門托並沒有因為張揚的這句話而感到不悅,事實上,他有把柄落在張揚手堙A他在紅五月嫖『妓』的事情,張揚清清楚楚,當時還威脅他錄了音,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薩德門托才出工出力幫著張揚從美國逃了回來,張揚這種直來直去的說話方式,薩德門托反而更受用一些,他雖然是紐約州參議員,在別人麵前能做到道貌岸然,可脫褲子***的事兒張揚都知道,他沒有任何偽裝的必要,薩德門托首先問了一句:“他是誰?”
  張揚向常淩峰看了一眼,笑道:“他是我最好的哥們,可以完全信任!”雖然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常淩峰聽在耳朵堙A心媟x烘烘的,朋友之間最重要的就是彼此信任。
  薩德門托點了點頭道:“張揚,你也是『政府』官員,對政治上的事情更容易理解,過去我的確是個堅定的反華主義者,可是時代在變,中美關係在不斷發生著變化,過去我反華是為了政治需要,是為了符合美國利益,可現在如果我繼續抱著反華思想,我就不符合當今的政治『潮』流。”
  張揚聽薩德門托說完,不由得笑了起來,他向前湊了湊道:“聽說你要競選下屆的紐約州州長?”
  薩德門托道:“有這件事!”
  張揚道:“所以你這次主動要求帶訪問團來中國,是要借著這次的機會樹立你的親華形象,從而改變過去選民們對你這個強硬反華分子的看法,以爭取更多選民的支持。”
  薩德門托笑得滿臉開花,,向張揚豎起了拇指:“張揚,你真是太聰明了!”
  張揚看著這貨的表情,心中暗歎,難怪都說政客是最不要臉的,美國政客應該沒學過厚黑學,這貨的臉皮也修煉的比城牆還厚,他忽然想起了一個好主意,回頭送薩德門托一本厚黑學,讓丫的回國好好去研究研究。
  張揚道:“具體有什麼想法啊?”
  薩德門托道:“我們代表團這次過來,不但是為了增加彼此政治上的相互了解,也是為了謀求經濟上的合作,這次我們在東江考察了貴方的經濟開發區。”
  張大官人腦子開始迅速的轉動起來,這幫美國佬可都不是一般的主兒,如果能把這幫人給拉到南錫來投資,今年的經貿會就算是成功了一半。
  張揚道:“有沒有達成意向?”
  薩德門托搖了搖頭道:“如果達成了意向,我們就不會去嵐山開發區考察了。”
  張揚道:“你們就沒想過考察考察我們南錫經濟開發區?合著來到我們這奡N是為了旅遊的?”
  薩德門托笑道:“東江是平海的省會,嵐山經濟開發區是平海唯一的國家級開發區,你們南錫有什麼優勢?”
  張大官人想了想,還真想不出南錫有多大優勢,憋了半天,說出來一句話:“便宜!”
  薩德門托愣了,常淩峰也愣了,他們還以為這廝能說出多好的理由,總結了半天就這倆字兒。
  薩德門托道:“非洲更便宜!”
  張大官人把他的這句話理解為跟自己抬杠,張揚道:“非洲能跟我們比嗎?我們是文明古國,地大物博,我們多少年的文化積累。”
  薩德門托哈哈的笑,笑聲住後,點了點頭道:“既然你提出來了,我可以安排他們晚一些出去遊玩,吃晚飯之後去你們開發區看看。”
  美方代表團原本前來南錫就是為了去錦灣旅遊,雖然南錫市領導方麵也都想借著這次機會宣傳一下南錫的優勢,看看能不能順便簽兩單合同,可他們心堣]明白,美方代表團已經被東江盯上了,如果他們提起經濟合作的事情,有挖牆角之嫌,所以南錫的市領導在這方麵表現的很謹慎,張揚則不然,他心中沒這麼多的忌諱,想到什麼就說什麼,薩德門托這次前來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改善個人形象,政治目的為主,所謂經濟隻不過是他打得一個幌子而已,所以不介意送張揚這個順水人情。
  中午的宴會後,張揚就帶著這幫美國代表團前往了南錫市經濟開發區,當然,參觀的要求是薩德門托主動提出來的,作為主人,市委***李長宇當然求之不得,不過常務副市長趙季廷倒是有些警惕,他以為南錫方麵在其中做了工作,這次美方代表團是東江方麵邀請的,邀請的目的一是為了招商,二是為了和紐約結成友好城市,東江市委***梁天正為此做了不少的努力,雖然梁天正沒有親自跟來,可東江市也來了位常務副市長隋國明,隋國明來到南錫之後看到張揚和薩德門托如此熱乎不由得有些害怕了,他悄悄找到了趙季廷,低聲道:“趙省長!”
  趙季廷正準備上大巴車呢,他嗯了一聲:“什麼事兒?”
  隋國明的目光向前方看了看,張揚正和薩德門托勾肩搭背的站在大巴車下,兩人不知聊什麼,十分開心,不時發出暢快的大笑聲。隋國明幹咳了一聲,低聲道:“趙省長,我們東江方麵花費了好大的努力才把美方代表團請到了平海。”
  “我知道!”
  “我們梁***是想借著這次的機會和美方達成協議,初步的規劃搞一個中美高科技園區。”
  “我明白!”趙季廷知道隋國明想說什麼,可嘴上卻敷衍的很,他基本上已經被排除出平海的領導層之外,現在的心態可以用心灰意冷來形容,對很多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能不過問,就不過問。
  隋國明道:“趙省長,咱們是帶美方代表團來南錫旅遊的,可我怎麼看情況有些不太對啊!”
  趙季廷道:“怎麼不對?”
  隋國明道:“本來說好了直接去錦灣,怎麼突然要去他們開發區考察了?預定的行程堥S有這一項啊。”
  趙季廷道:“是美方提出來的,我也不好說什麼?咱們身為主人,當然要主隨客便。”
  隋國明心堻o個忐忑啊,雖然美國人沒有敲定在東江投資,可人是他們請來的,他可不想弄到最後為他人作嫁衣裳,現在東江因為國際工業園的事情,鬧得整個領導層都灰頭土臉的,急需一件喜事來一掃最近的晦氣,和紐約成為友好城市是其中的規劃之一,而且這件事已經談得差不多了,帶著這幫美國人在平海轉一圈,回去東江差不多就能簽下來,這個薩德門托議員在紐約州相當有影響力,隻要他答應,這件事基本上就敲定了。
  隋國明看張揚和薩德門托如此親密,打心底有些害怕了,梁天正讓他親自跟進這件事,如果跟這麼近,最後還把事情給搞黃了,自己這張臉往哪兒擱?東江這個城市的臉麵往哪擱,他越想越是忐忑,趙季廷的態度根本是不聞不問,找他也沒用,隋國明想來想去,趕緊給市委***梁天正打了個電話。
  梁天正接到電話也是一怔,他低聲道:“什麼?張揚認識薩德門托?”
  隋國明苦笑道:“不但認識,而且看起來關係好的不得了,勾肩搭背的,感情非同一般。”
  梁天正道:“誰沒有幾個朋友啊,你不要太敏感了。”
  隋國明道:“梁***,不是我敏感,本來說好了下午要去錦灣旅遊,可美國人忽然提出來要去南錫開發區看看。我擔心他們萬一看中了南錫開發區,和他們簽訂經濟合作意向怎麼辦?”
  梁天正笑了起來:“國明,經濟合作都是你情我願的事兒,他們如果對東江的投資環境不滿意,就算選擇南錫也沒什麼,錢是人家的,技術也是人家的,咱們說了不算,咱們就算能夠阻止他們不去考察南錫開發區,你能阻止他們也不去嵐山開發區考察嗎?”
  隋國明知道梁天正說得輕鬆大氣,可心堨憧略ㄩ繸i,他歎了口氣道:“梁***,我是擔心咱們和紐約結成友好城市的事情,不會出什麼岔子吧。”
  梁天正聽到這句話頓時沉默了下去,過了一會兒他方才開口道:“讓你去就是要你和薩德門托多多交流的。”
  隋國明道:“我倒是想和他交流,可人家一顆心都放在張揚身上,我和他過去有沒有交情。”
  梁天正道:“我不管,總之這次友好城市的事情你必須給我盯住了,如果這件事黃了,我拿你試問。”梁天正這話就有點不講理了。
  隋國明叫苦不迭道:“梁***,我沒這麼大的頭,戴不下這麼大的帽子,當初我就不想來,我英文也不成,和這幫美國鬼子談不到一路,其實一直小鷗接待的都好好的,您為什麼要讓我來啊。”
  

Snap Time:2018-10-20 03:47:15  ExecTime: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