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二章美國友人(下)


    第七百零二章【美國友人】(下)

    常海天道:“我也有想過,可是沒有合適的合作對象。”

    常淩峰道:“一個形式罷了,越是熟人越好。”

    張揚在一旁道:“胡茵茹那邊出麵怎麼樣?她現在的廣告公司是港資,而且她過去也是『藥』廠出來的,對這方麵的事情比較熟悉。”

    常海天笑道:“如果她願意當然最好不過。”

    張揚道:“你不用有顧慮,我跟她說,隻是掛名,企業的經營生產,她一點都不參予。”

    常海天道:“我倒巴不得她能夠加入進來,胡茵茹在商場上的本事一點都不次於我,她要是願意加入,我的壓力就會小許多。”

    幾個人圍著海洋生物製品廠轉了一圈,常淩峰又提了幾件合理化的建議,可就在他們準備去吃飯的時候,廠子發生了事情,海洋製品廠的那些工人和家屬,一共二百多口子人又來廠***。

    餘東明根本壓不住局麵,常海天聞訊趕緊趕了過去,這些工人群情激昂,一個個嚷嚷道:“憑什麼把廠子賣了,我們的工資怎麼辦?我們以後吃什麼?”

    常海天來到人群前大聲道:“大家冷靜一下,我是常海天,就是我接手了海洋製品廠,我和餘廠長談過,其中一個最主要的條件就是,我無條件接手海洋生物製品廠的所有員工,我在這向你們保證,每一位員工都會在新廠中找到自己的工作,而且過去廠子所簽的工資和福利,我會在明確之後,以最快的速度發放下去,我知道大家現在的內心都很不踏實,害怕失業,害怕以後生活失去保障,請你們放心,我不會對你們放任不理。”常海天的管理水平明顯要高於餘東明,他的承諾也讓這些工人的情緒漸漸平複了下去。

    張揚和常淩峰遠遠看著,常淩峰不禁笑道:“看來常海天準備放開手腳大幹一場。”

    張揚道:“廠子的環境和條件都很不錯,海天本身又有能力,短時間內應該有一番作為。”

    常海天好不容易才把那幫工人勸走,轉身回到他們的身邊,有些歉然道:“不好意思,讓你們看到這種情況。”

    張揚道:“有問題就沒必要掖著藏著,海天,你真是有勇氣,這麼多工人可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常海天道:“我開始也不想接下這些工人,可後來想想如果我把他們掃地出門,這些人就會因為失業而生活困難,我們做企業的首先就要有社會責任感。”

    張揚道:“這話我愛聽。”

    常海天笑道:“其實最早說這句話的是我爸,他說過,人不管在什麼時候都要有社會責任感,如果我把這些工人掃地出門,要是傳到他耳朵,隻怕他連我這個兒子也不肯認了。”

    幾個人一起笑了起來,常海天道:“走,我請你們去漁家吃海鮮。”

    張揚點了點頭,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是市委***李長宇的電話,張揚不敢怠慢,趕緊走到一邊,接通了電話。

    李長宇開口道:“省體委考察組考察的情況怎麼樣?”

    張揚心中微微一怔,心說該不會謝雲飛落水的事情這麼快就傳到他的耳朵了吧?張大官人很鎮定的回答道:“還好啊,他們下來本來就是為了挑『毛』病,雞蛋挑骨頭肯定是在所難免的。”

    李長宇道:“這幫人的官僚主義作風重一些,『毛』病多一些,你別理他們,敷衍敷衍,請他們吃幾頓海鮮,海上兜兜風,隻要哄他們玩高興了自然沒事,回去的時候給帶些禮品,他們就會幫著咱們南錫美言幾句。”

    張揚笑道:“李***,您這是教我行賄啊!”

    李長宇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什麼行賄,這是政治藝術。”

    他不知道謝雲飛落水的事情,張揚當然不會主動交代,考察團的事情李長宇隻不過是隨便問問,他找張揚還有其他的事情,李長宇道:“靜海那邊的事情處理完趕緊回來,明天上午有美國訪問團來南錫,你過來陪同接待一下。”

    張揚苦笑道:“李***,咱可不帶這樣的,我是體委的,招商辦的活兒我接了也就接了,可現在接待外賓也叫上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英文那叫一個爛,我跟著去幹什麼?”

    李長宇道:“人家點名讓你過去。”

    “誰啊?”

    李長宇道:“來的是紐約州訪問團,麵有很多紐約州的重要人物。”

    提起紐約州,張揚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美國遭遇的一切,難道是美國佬查到了自己的資料,跟蹤追擊到了國內,轉念一想這種事情不太可能,美國人沒那麼大的膽子,這是他的主場,如果他們敢來,來多少張揚可以幹掉多少。張揚道:“知道誰找我嗎?”

    李長宇道:“說是一位重要人物,你的老朋友,叫什麼薩……薩……”

    張揚道:“薩德門托?”

    李長宇道:“對,就是他!說是紐約州很有權力的參議員,下一屆州長最有力的競爭者。”

    張揚聽說是薩德門托不由得笑了起來,搞了半天是這個老嫖客啊,不過自己從美國得以順利脫身還是多虧了這個老嫖客,張揚欣然道:“成,我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完這就回去,明天迎接我的老朋友。”

    李長宇笑道:“真是想不到,你居然還認識美國的政客。”

    ******************************************************************************************************************************

    薩德門托是這次美國紐約州訪問團的團長,他們來平海參觀訪問已有幾天,在東江和平海省的一些領導人會麵,他們過來的主要目的是謀求政治經濟上的合作,訪問團的成員中有很多美國紐約州的商界精英,說起來這次訪問團的前來和湍江水汙染事件有關,正是因為水汙染事件,讓喬振梁下定覺醒要改造國際工業園區,他的計劃是要在東江搞一個高科技園,主推低碳工業,在高科技方麵,美國人顯然走在了前頭,這次紐約代表團前來訪問,主要是政治目的,中國的發展日新月異,美國人也看在眼,誰也不想失去一個正在飛速發展的巨大市場,在占領中國市場方麵,日本和歐洲甚至已經走在了美國人前頭,如果在過去,美國人是沒把中國市場看在眼的,可中國發展的速度超乎想象,美國人也不由得低下高傲的腦袋,他們變得越來越主動,這次的訪問是在過去就定下來的。

    薩德門托是第一次來到中國,和喬振梁見麵的時候,賓主詳談甚歡,喬振梁無意中問起薩德門托在中國有沒有朋友,薩德門托鬼使神差的提到了張揚,於是才有了喬振梁馬上聯係李長宇,讓李長宇叫張揚接待薩德門托,也有了美國代表團的這次南錫之行。

    南錫之行是為了旅遊觀光,在平海,南錫的旅遊資源是最為豐富的,李長宇知道這次的訪問很重要,當然極其重視這件事,第二天一早就準備好,親自在市『政府』一招恭候美國訪問團的到來。

    陪同薩德門托一行前來的是常務副省長趙季廷,趙季廷雖然還是常務副省長,可是他在這屆的黨代會上並沒有當選為常委,事實上趙季廷已經被平海的領導層邊緣化了,他心也清楚得很,用不了太久的時間,自己的常務副省長也會被人取而代之,自從歐陽如夏死後,趙季廷的雄心壯誌已經消失殆盡,他現在想的是找個清閑的位子呆下來,私下也找喬振梁溝通過,初步的意向是他會前往政協。可是一天沒退下來,一天就得完成自己的職責。

    豪華大巴在南錫市『政府』招待所停下,趙季廷看到南錫市委領導班子基本上都在那等著,歡迎的場麵很隆重。

    趙季廷和薩德門托相互謙讓著走下汽車,李長宇笑著向他們迎了上來,伸出手去:“歡迎你,議員先生!”他身邊的翻譯趕緊把他的話翻譯了過去。

    趙季廷笑著介紹道:“薩德門托先生,這位是南錫市市委***李長宇同誌!”

    薩德門托風度翩翩的和李長宇握著手,借著趙季廷又帶著他來到市長夏伯達的麵前,為他介紹,夏伯達伸出手去,準備和薩德門托握手,可薩德門托的手伸到半截,注意力卻突然被一個人所吸引,他驚喜道:“張揚!”老美喊中國人名總帶著一股奇怪的味道,可所有人還是都聽清楚了。

    張揚級別低,站在迎接人群的末尾處,卻沒想到仍然被薩德門托及早發現了,薩德門托哈哈大小,他張開雙臂撲向張揚。

    夏伯達不免有些尷尬,這手都沒握到,人家找張揚去了,幸好在場多數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薩德門托的身上,沒人注意到夏伯達的尷尬。

    張揚看到薩德門托這麼熱情洋溢的撲過來,也不好意思對人家太冷淡,中國人講究禮尚往來,人家敬咱一尺,咱得敬人一丈,於是張揚也學著薩德門托的樣子,和他來了一個熱情的擁抱,薩德門托也夠惡心的,抱了張揚還不算,還在他的臉上呱唧呱唧的來了兩口,唾沫星子沾了張大官人一臉,張揚是顧及他是客人,如若不然,早就拎著這貨扔出去了,麻痹的,老子的臉是你隨便親的嗎?張揚看到薩德門托的興奮勁兒,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按理說他和薩德門托沒熟到這份上,可薩德門托做出的樣子,根本就像和他是相交多年的老友一樣,張大官人頭腦並不糊塗,知道薩德門托不是傻子,這貨的腦子狡猾著呢,要不壓根當不上紐約州參議員,不知這黃『毛』藍眼睛的大老外究竟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薩德門托摟著張揚的肩膀向周圍人道:“這就是我跟你們說過的,我在中國最好最好的朋友,張揚!”

    張大官人這陣子的苦功也沒白費,他的英語水平也是與日俱增,薩德門托嘰呱啦的美式英語他居然聽懂了七七八八,不過說起來還是有些別扭,摟著薩德門托的肩膀用蹩腳的英文道:“我們是……”朋友這詞兒他忽然忘了,又用力樓了薩德門托一下:“我們是……哥們!”英文不會說隻能用漢語來湊。

    薩德門托哈哈大笑,向張揚豎著拇指道:“對!哥們,我們是哥們,最好最好的哥們!”

    李長宇和趙季廷兩人對望著,目光中都寫滿了驚奇,nnd張揚這小子真不是一般的人物,連美國參議員都忽悠成他哥們了。這廝有本事啊,不但在中國政壇吃得開,在美國政壇也有關係,他們卻不知道張大官人和薩德門托議員之間的關係是怎麼建立起來的。

    不但薩德門托熱情,那幫跟著他過來的美國佬都很熱情,一個個過來和張揚握手擁抱,其中還有倆金發碧眼的女老外,緊抱住張大官人這英俊的中國漢子,趁機揩油,猩紅『色』的大嘴唇照著張大官人的臉上就是一路猛啃,張大官人當著這麼多領導群眾的麵,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美國女郎占了便宜,心中暗叫吃虧,臉上還得做出舒服受用的樣子,兩位美國女郎可著勁的誇他英俊瀟灑,怪不得都說美國女郎奔放。張大官人能聽懂一些,他也知道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抱上了,也勉為其難的親人家兩下吧,這貨於是很小心的湊過去在美國女郎的臉上親了那麼兩下,這是社交禮儀,咱不能給國家丟人,可離近這麼一看,這美國大妞臉上的皮膚也實在太糙了,『毛』孔粗大的跟發過的皮肚似的,張大官人心說,媽媽咪呀,哥們今天是為國犧牲了『色』相了!

    

Snap Time:2018-01-24 15:49:37  ExecTime: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