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二章美國友人(上)


    第七百零二章【美國友人】(上)

    謝雲飛這一嗓子是衝著張揚喊的,張大官人笑眯眯看著謝雲飛,麵不改『色』心不跳,推你是看得起你,你他媽不是能耐嗎?來到這橫挑鼻子豎挑眼,把我們南錫市體委的工作成績全都否定了嗎?就得讓你接受點教訓。張揚道:“誰啊?誰把謝主任推下去了?”

    王廣正說話了:“謝主任,您是不是淹糊塗了?您是領導,誰敢推您啊。”

    謝雲飛道:“十米……十米高的跳台,就這樣把我推下去了……這是謀殺!”

    王廣正雖然是個縣級市的副市長,可他也沒把省體委副主任看在眼,如果不是體育這檔子事兒,謝雲飛跟他壓根沒有任何交集,王廣正道:“謝主任,您不是說高台沒有十米嗎?”

    一句話把謝雲飛噎得滿臉通紅,的確,剛才他是這麼說過。可他從高台落下的那一那,謝雲飛感覺別說十米,一百米都不止,差點沒把他的魂給嚇掉了。

    謝雲飛這會兒腦子算是清醒了,他也知道剛才肯定是有人推他,而且這個人十有***就是張揚,可是,別人都沒看見,看到的是張揚從高台上跳下去救他,他如果繼續不依不饒,少不得別人會認為他恩將仇報,謝雲飛心中這個鬱悶啊,這小子咋就那麼陰?幹事兒咋就那麼缺德,可他也不想想自己,剛才不依不饒吹『毛』求疵的表現早就將這幫南錫的官員惹火了。看到謝雲飛落到這種慘狀,幾乎沒有人同情他,不但如此,還有一些那麼小小的幸災樂禍。

    發生了這件事之後,考察組的考察也不得不中斷了,王廣正安排考察組一行去市『政府』招待所休息,張揚原本做好了招待這幫人的準備,可是謝雲飛今天的表現讓他很不爽,既然你不要臉,老子就不給你臉,他決定現在就離開,不伺候這幫考察團的老爺們。

    王廣正聽說他要走,不由得苦著臉道:“張主任,他們是省體委的考察團,萬一咱們招待不周,回到省還不知道要怎麼說。”

    張揚不屑道:“他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就算咱們招待的再周到,他們也不會說什麼好話。”

    王廣正歎了一口氣,的確,謝雲飛都慘到這份上了,他隻怕恨都來不及呢,又怎麼會說好話。王廣正道:“這位謝主任對我們的成見很大。”他說得委婉,張揚當然能夠聽出來,笑道:“不是對你們的成見,是對我的成見,王市長,你別搭理他,本來他要是客客氣氣的,咱們也會對他們敬如上賓,可他來到之後就是挑事兒,咱們也沒必要對他那麼客氣,愛咋的咋地,我不信他還能左右省運會?省要是因為他的意見讓省運會換地方,我還求之不得呢,省得麻煩。”

    王廣正知道他說的是氣話,笑道:“張主任,中午我都安排好了接待宴會,你看……”他的意思是張揚隨便做做樣子,就算是走個過場,回頭也好說話。

    張揚根本沒有把謝雲飛放在眼,如果謝雲飛表現的低調一些,張揚或許還能勉為其難的敷衍一下,可謝雲飛是自找難看,張大官人才不會待見他,張揚笑道:“我原本中午就有事兒。”

    王廣正半信半疑。

    張揚道:“我和朋友約好了要去海洋保健品廠看看。”

    王廣正聽到海洋保健品廠不覺愣了一下:“去哪做什麼?”

    張揚簡單的將常海天想要接下海洋生物製品廠的事情說了,王廣正道:“那家海洋生物製品廠的情況我知道一些,虧損很嚴重,工人工資拖欠了很久,來市『政府』鬧過幾次了。如果你朋友能夠接手那,當然是一件好事,也算是幫我們市解決了一個大麻煩。張主任,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您隻管說話。”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他和常淩峰一起離開了水上運動中心,兩人是乘坐體委新買的豐田麵包車過來的,司機老何正躺在前麵的座椅上舒舒服服曬著太陽,看到他們過來,慌忙坐正了,笑著招呼道:“張主任回來了!”

    張揚點了點頭,和常淩峰拉開車門坐了進去,聞到了一股膏『藥』味兒,他有些奇怪的問道:“老何,這什麼味兒?”

    老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俺這兩天腰疼,貼膏『藥』呢。”

    張揚道:“腰疼就讓別人出來,老何,你去副駕坐,我開車。”

    老何道:“那哪兒成,您是領導!”

    張揚不由分說的把他趕了過去:“什麼領導,在單位我是領導,在這,你年齡比我大這麼一截兒,我得尊老愛幼。”

    老何感歎道:“張主任,您真是好人。”

    張揚啟動了汽車,樂道:“老何,你多大年紀了?”

    老何道:“五十五了,剛遞了申請,我這身體不能開車了。張主任,估計用不了太久,我就不能給您開車了。”

    張揚笑道:“年紀大了,該休息就休息,開車也是體力活,精氣神跟不上可不成。”

    老何道:“俺開了一輩子車,除了開車其他的也不會,我想來想去,體委我能幹的就是看大門,傳達室的老周頭馬上就退了,我打了個報告,申請去看大門,接他的班,再發揮五年預熱,俺就老老實實回家抱孫子去。”

    張揚道:“咱們體委好像就你一個司機,你走了,我還得另請一個!”

    老何道:“也不是馬上就走,我等新司機來了,我再去看大門。”

    身後常淩峰笑道:“張主任,不如我給你當司機得了。”

    張揚道:“你當司機,那不是大材小用了?”他忽然想到了周山虎,那孩子不錯,把他培養培養,弄到體委來當司機,又能開車還能當兼職保鏢,豈不是兩全齊美,張大官人開始有意識的建設自己的小團體了。

    ******************************************************************************************************************************

    海洋生物製品廠位於靜海東郊,離海很近,來到工廠附近就聞到海水濃重的鹹腥味兒,因為工廠不景氣,廠子的管理也非常的鬆散,他們開車進入的時候,傳達室內的保衛竟然懶得起身過問。

    張揚把車開到工廠大院,看到常海龍新買的吉普車停在那,他把麵包車和吉普車並排停好了,和常淩峰一起走了下去。

    常海天兄弟倆正在廠長辦公室內,常海天十分的惱火,正在和海洋生物製品廠廠長餘東明理論,常海天生氣也很正常,他和餘東明達成協議的時候,各個車間的設備還基本完整,可這次過來,許多設備都不見了,常海天道:“餘廠長,有你這麼做事的嗎?我們說好了設備不能動,可現在你自己去看看,工廠內的設備少了三分之一,辦公家具,空調也丟了很多,我要的是你們生物製品廠,不是要一個空殼子。”

    餘東明一臉愁苦道:“常老板,我也不想啊,那些工人過來找我要工資,我沒錢給,他們就哄搶工廠內的東西,我也努力了,可他們這麼多人,我管得了一個,管不了這麼多人,其實丟得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生產線還在,生產線我保護的好好的。”

    常海龍忍不住道:“就你那破生產線,賣廢鐵還差不多。”

    餘東明道:“這廠子我是真做不下去了,不然我也不會轉讓給你們。”

    常海天道:“協議我們都談好了,你搞成這個樣子,自己說應該怎麼辦?”

    餘東明道:“這樣,咱們說好價錢的基礎上我再讓十萬!”

    常海天道:“少了這麼多東西,你讓十萬,損失難道都讓我承擔?五十萬!”

    餘東明道:“廠子本來我就是賤賣的,就算賣地也不止這個錢啊,如果不是我走投無路我也不會賣給你,十萬!”

    常海龍道:“哥,跟他談什麼,則破廠他愛賣給誰就賣給誰,咱們再找別家!”

    兄弟倆配合默契,常海天也作勢要走,看到他們這樣,餘東明有些慌張了,趕緊道:“這樣吧,二十萬,真的不能少了,其實丟得那些東西都是無關緊要的,不值錢。”

    常海龍道:“三十萬!”

    餘東明心疼的冒出了冷汗,他咬牙切齒道:“二十五萬!”

    常海天也不想『逼』他太過分,點了點頭道:“成交!”兄弟倆一唱一和終於成功的把價錢壓低到三百七十五萬。

    張揚和常淩峰笑眯眯在外麵聽著,直到他們談妥,兩人才走了進去。

    張揚道:“談生意也不知道把門關上。”

    常海天笑著站起身來:“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為什麼要關門。”

    餘東明的表情多少有些沮喪,廠子又少賣了二十五萬,想想真是心疼,常海天也沒有幫他介紹張揚他們,向餘東明道:“下周一我過來正式簽約,錢也會在當天全都支付給你,這期間,你必須確保廠子的東西完好無損,不然,就是你違約。”

    餘東明歎了口氣道:“我今天就把布告貼出去,廠子已經不是我的了,誰在來廠偷東西,要承擔法律責任。”

    常海天兄弟倆帶著張揚他們在廠子看了看,工廠的麵積很大,一共有六個車間,兩座辦公樓,算上車間內的設備,三百七十五萬的價格算不上高。

    張揚笑道:“海天,這次你賺到了。”

    常海天笑了笑道:“沒賺多少,單單是工廠的那些工人,每年都是一筆很大的開銷。”走入最大的車間內,張揚看到趙天才正在那,和常海天帶來的一名工程師一起在檢查生產流水線。

    那名工程師愁眉苦臉的,看到常海天過來,趕緊走了過去,向常海天搖了搖頭道:“常老板,這條生產線基本上報廢了,很多零件都老化了,因為超出了保修期,想要修複可能會花很大的代價,我看還不如買新的。”

    常海天道:“上一條灌裝生產線需要不少錢,真的沒有辦法嗎?”

    那邊趙天才也走了過來,他低聲道:“我看還是有希望修複的,隻是一些零件損壞,如果能夠買到最好,買不到的話,可以自己生產,電路方麵的問題我可以解決。”

    那名工程師有些詫異的看著他:“小夥子,這些都是集成電路,板子壞了你能修?”

    趙天才道:“集成電路也是電路,沒什麼困難的。”

    常海天不知道趙天才的本事,對此也是將信將疑,張揚道:“天才,你要是能修好,讓常老板給你重謝!”

    趙天才笑道:“常老板是你的朋友,我給他幫幫忙就是!不過,我需要這條流水線的原始圖紙,回去研究一下,我相信一周以內可以將這條生產線修複。”

    常海天雖然不能全信,可是聽到趙天才說得如此信心滿滿,心中不由的也有些激動,如果真能修複,至少要幫他省下上百萬的支出,他當然要重謝趙天才。

    常淩峰道:“以後你打算做保健品?”

    常海天點了點頭道:“過去這家企業是做海洋保健品的,深海魚油,海藻膠囊,海豹油之類的東西,我想先恢複生產,把市場先做起來恢複一些信譽度,然後再推新品。”

    常淩峰道:“這方麵的保健品,國內的品牌認知度不高。”

    常海天知道常淩峰在商業上的眼光很高明,虛心求教道:“常主任,你幫我出個主意。”

    常淩峰笑道:“首先你要把產品做到達標,嚴把質量關,這家廠子應該已經把品牌給做臭了,你千萬不能再用他們的品牌商標,你說的這一類海洋保健品,適用人群比較『迷』信外國的品牌,你可以考慮掛上中外合資的牌子,畢竟深海魚油這種東西是舶來品,老百姓有個潛在認識,這類保健品都是外國的質量好。”

    

Snap Time:2018-01-18 06:07:37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