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零一章來來往往(下)

  
  第七百零一章【來來往往】(下)
  省體委這次派來了一支考察組,組長是省體委副主任謝雲飛,張揚並不陌生,在南武的時候就和謝雲飛打過交道,對謝雲飛此人算是有些了解,張揚抵達靜海水上運動中心的時候,考察組的人已經先到了,謝雲飛已經把靜海副市長王廣正那群人訓得抬不起頭來,謝雲飛這次多少有些公報私仇的意思,對水上運動中心橫挑鼻子豎挑眼,瞅哪兒都不順眼,這兒不符合標準,那兒設計有問題,這些靜海本地的官員都是滿腹的委屈,水上運動中心其實已經通過了省堳媬v部門的驗收,工程質量是達標的,可謝雲飛今天是帶著怨念過來的,在南武的時候,就因為他想掩護劉成平先走,喊了聲讓領導先走,結果被張揚一拳砸斷了鼻梁骨,這件事偏偏要打落門牙往肚堳|,他可不敢聲張。
  那場火災之後,謝雲飛內心忐忑了好一段時間,原因很簡單,他害怕張揚把這件事說出去,可後來發現這件事始終沒有暴『露』,也沒人找他的麻煩,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可一旦心媄郁握F,謝雲飛就開始琢磨起這件事來,他越琢磨心中越是窩火,越琢磨越是對張揚恨得牙癢癢,其實他就算恨,也隻能放在心堙A他還算是個明白人,張揚他惹不起,人家連開發區管委會主任,東江市『政府』秘書長廖博生都敢打,更重要的是,打了之後還沒事,省媥x這麼大,終究人家還是毫發無損的回到了南錫,照舊當他的體委主任,這就充分證明人家的後台有多硬。謝雲飛雖然不敢惹張揚,可是他肚子堛熙o團火總得找到一個發泄的途徑,於是這幫靜海官員就倒了黴,張揚沒來之前,這幫人被罵得狗血噴頭。一個個臉都青了,如果不是顧及謝雲飛是省體委的領導,這幫人早就扭頭走了。
  張揚來到水上運動中心的時候,謝雲飛正在遊泳館堿D『毛』病呢,張揚遠遠就看到這廝指著王廣正的鼻子道:“你看看你們的設施,都是八十年代的標準,現在都九十年代中葉了,搞什麼啊,座椅這麼簡陋,場地燈光那麼昏暗,啊?你們南錫市的體委幹部都是吃白飯的嗎?自己不懂,不會出去看看?學習一下其他城市的先進經驗,我都不想說,知道的這是遊泳館,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澡堂子,我不是提倡鋪張浪費,可咱們也得注意形象是不是?”
  張揚聽他罵的暢快,於是沒有馬上現身,就站在遠處聽他還說什麼。
  王廣正道:“謝主任,我們靜海市『政府』承辦了這次省運會的水上項目,所有的場館建設都依靠我們自力更生,我們本著少花錢多辦事,辦實事的原則來做這件事,雖然場館簡陋了一些,可是完全符合比賽標準,承辦普通的國內比賽沒有任何問題。”
  謝雲飛瞪了王廣正一眼道:“當領導的怎麼可以沒有前瞻『性』?啊?你們建設了一座遊泳館,不是辦一屆省運會就完成使命了,以後還要為廣大人民群眾服務,既然建設就要保證十年內不落後,要建成國內一流的場館。”
  王廣正打心底有些不服氣,他低聲道:“謝主任,我們這座遊泳館在平海省內也算是比較先進的。”
  謝雲飛道:“先進?你告訴我先進在哪兒?我說你們這些幹部怎麼都這麼不謙虛?有了缺點還不讓人說啊?我看,你們南錫體委方麵上上下下對工作都很不重視,這樣的準備工作,讓大家怎麼能相信你們可以把這屆的省運會辦好?”
  王廣正沒說話,他也看出來了謝雲飛今天是存心來找茬的。如果人家存心來挑『毛』病,無論你做得多好都沒用。
  謝雲飛仍然不算完,他憤憤然道:“我真是想不通,你們南錫的一些幹部口號喊得比誰都響,說什麼要拿金牌第一,獎牌榜第一,也不怕說出去別人笑話,有那吹牛的功夫,踏踏實實把基礎建設搞好,把準備工作做好。”
  這下幾乎所有人都聽出來了,謝雲飛針對的是張揚,喊出南錫要拿雙榜第一的就是張揚,看來這位體委謝副主任和張揚又矛盾。
  謝雲飛看到這幫跟過來的靜海官員全都低下頭去,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認為自己的官威將這幫人全都震住了,他走上跳水台,煞有其事的看了看,然後繼續挑『毛』病道:“我看這高度好像也不太對啊!應該不符合國際標準。”這分明就是吹『毛』求疵了。
  王廣正道:“謝主任,這些專業設施,我們都請專業人士設計的,不可能出現誤差。”
  謝雲飛道:“你實際測量過嗎?我雖然不是專業人士,可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從高台到泳池的水麵哪兒有十米?我看至多***米。”
  王廣正道:“謝主任,專家測量過。”
  “專家?現在的專家教授又有幾個可信的?隻要吃請幾頓,塞個紅包,讓他們寫什麼他們就寫什麼。”
  張揚在下麵聽著,心中對謝雲飛這廝已經忍無可忍,麻痹的什麼玩意兒,跑到自己的地盤上挑事兒,冒充專家,他和常淩峰一起來的,常淩峰也聽到謝雲飛的那番話了,一臉的笑。
  泳池邊還有幾個工作人員正在負責安裝工作,張揚衝著一名年輕人招了招手,那年輕人走了過去。
  張揚掏出一張百元大鈔遞給那年輕人,笑眯眯道:“你看我的手勢,待會兒我一說哎呦,你就跳下去!”
  那年輕人低聲道:“幹啥?”眼睛卻盯住那張百元大鈔不動,張揚笑著將一百塊塞給了他。向常淩峰擠了擠眼睛,兩人一起向上方的高台走去。
  ******************************************************************************************************************************
  謝雲飛正罵得興起,口沫橫飛之際,聽到了張揚的笑聲:“謝副主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謝雲飛說出去的半截話頓在那堙A他是恨張揚,可真正麵對這廝的時候,內心仍舊免不了發怵,他的胸脯仍然挺得很高,雙手背在後麵,領導風範實足,事實上今天在場的人中,他的級別也是最高。
  張揚一臉笑容的走了過來,向謝雲飛伸出雙手,看樣子要給他一個熱情的握手,謝雲飛很勉強的跟他握了握。
  張揚道:“謝副主任,對今天的考察還滿意嗎?”
  謝雲飛道:“小張啊,你們的籌建工作還是有些問題的。”麵對張揚他可不敢向剛才那樣囂張跋扈。
  張揚道:“什麼問題?”
  王廣正忍不住道:“謝副主任說我們的遊泳館像個澡堂子,說我們現在站立的高台不夠十米。”
  張揚笑眯眯看著謝雲飛,謝雲飛內心中不由得一陣慌『亂』,不過當著這麼多人,他可不能顯示出自己害怕張揚,身為一個上級官員,他不能流『露』出怯意,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他也相信張揚不敢幹出什麼出格的事情。謝雲飛鼓足勇氣道:“小張啊,身為體委領導,這次省運會的負責人,你要嚴格把關嘛,要對南錫市的老百姓負責,要對……”
  話還沒說完呢,張揚已經將他打斷了:“謝副主任,我哪兒不負責了?你擺出點事實讓我心服口服!”
  謝雲飛道:“不說別的,你看這高台,我看就沒有十米。”
  張揚道:“量量唄,王市長,讓人去那根卷尺來!”
  王廣正應了一聲,謝雲飛怔怔看著張揚,想不到這廝居然如此較真,老子是領導啊,領導說你兩句你就聽著,你跟我叫什麼真?謝雲飛對張揚還是缺乏了解,在南武被張揚打了那一拳之後還是沒長記『性』。
  張揚突然望著下麵:“哎喲!你幹什麼!”
  所有人都向下望去,卻聽到噗通!一聲,常淩峰驚呼道:“有人落水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這會兒都集中在泳池的水麵上,謝雲飛也不例外,可他忽然感覺到腰間被誰推了一把,身體騰雲駕霧般就從高台上飛了出去,謝雲飛隻覺著耳旁冷風嗖嗖作響,有種從萬丈高崖上跳下的感覺,他嚇得:“媽呀!”大聲慘叫起來。
  張大官人不失時機的來了一句:“謝副主任,英雄啊!”
  除了常淩峰之外,誰都沒搞明白怎麼回事,還以為謝雲飛真的去舍己救人了,謝雲飛咚!地一聲就沉到了遊泳池堙A那名落水的年輕人卻悠閑自得的從泳池的另一邊爬了上去,省體委考察組的幾個人這會兒才回過神來,一個個驚慌道:“壞了,謝主任落水了!”
  張揚道:“謝主任是去救人,他不是落水!”
  這會兒謝雲飛的腦袋從泳池中『露』了出來,雙手瘋狂揮舞著,連話都沒說出來,又沉了下去,這下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廝不會遊泳。
  張大官***聲道:“謝主任!你等著,我這就過來救你!”他慢慢悠悠脫了衣服,周圍是有幾個勇敢的下去救人了,可沒經過專業訓練,誰也不敢從這十米高台上跳下去。等他們跑到下麵,看到張揚以一個優美的跳水姿勢投入水中,水花居然壓得很漂亮,張揚在水下找到了謝雲飛,謝雲飛這會兒已經『迷』糊了,張揚扯著他的領子,從身後把他抱住,帶著他浮上了水麵,然後一點點來到岸邊。
  眾人幫忙將謝雲飛拉了上去,張揚隨後爬了上去,工作人員慌忙拿著『毛』巾被飛奔過來,張揚接過一條披在身上。這次隨行的記者趕緊捕捉著張大官人英勇救人的場麵,幾個精彩鏡頭全都拍下來了。
  謝雲飛一動不動的躺在那堙A王廣正道:“趕緊打120。”雖然他不喜歡謝雲飛,可人家畢竟是上級領導,領導在靜海出了事,他們這幫靜海幹部臉上都不好看。
  張揚笑道:“沒事!”他望著謝雲飛鼓鼓的肚皮,看來灌了不少的水,現在這廝的形象如同一隻癩蛤蟆。張揚伸出手指,在謝雲飛的肚皮上戳了下去,謝雲飛的四肢很滑稽的向中間運動,張開嘴巴,哇!地吐出了一口清水,然後他整個人恢複了反應,趴在地上,哇哇吐個不停,周圍人在旁邊看著,感覺他又是可笑又是可憐,不過多數人都覺著他是罪有應得,做人不能太過分,總得給人留點餘地。
  謝雲飛吐完了,身體也酸軟無力了,在兩名考察組成員的攙扶下來到休息室的床上休息,王廣正從靜海人民醫院請來了醫生為他檢查身體。初步檢查之後,證明謝雲飛隻是喝了點水,身體並沒有其他的『毛』病,這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萬幸。
  大家都沒有馬上離開,雖然同情謝雲飛的沒幾個,可裝裝樣子是必須的,這是一種必要的禮節,也是一種虛偽的表現。張揚道:“謝副主任,您真是勇敢啊,第一個就衝出去救人……”
  謝雲飛委屈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他壓根就是個旱鴨子,一點兒水『性』都不懂,怎麼可能救人,他有氣無力道:“我不會水,十米高台,我站在上麵都害怕,我……我……”他的胸口因為激動而劇烈起伏著。
  張揚也夠壞的,安慰謝雲飛道:“謝副主任,這就更可貴了,舍己救人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充分體現了黨員幹部的大無畏精神。”
  謝雲飛憋得臉『色』鐵青,胸中的怨氣醞釀成了一聲爆吼:“到底是誰?誰把我從上麵推下去的?”
  

Snap Time:2018-10-17 18:29:18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