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章山人(下)


    第七百章【山人】(下)

    梁成龍聽出張揚很認真,電話中笑了起來:“我說你至於嘛,得虧哥們今天心情好,不然,我早就掛你電話了。”

    “你敢!我跟你談公事兒!”

    “明白,明白!張主任,你放心,我馬上安排,一周內我把拖欠的民工工資發下去,我不讓你難做,不過你也不能讓自己哥們受委屈,市你也得多催著點,我真沒多少錢了,工程款千萬別拖了。”

    張揚放下電話,也覺著梁成龍現在很不容易,畢竟工程款他墊付了不少,今年他多個工程齊頭並進,需要資金量很大,但是無論什麼原因,農民工的工資都不應該拖欠,這些農民工很不容易,就指著這點錢養家糊口呢,市也三令五申不能拖欠民工工資。

    張揚打電話的時候,周山虎眼巴巴看著他,正如他剛才所說,他在南錫沒什麼親戚朋友,說起來認識的隻有張揚這個熟人,他們接觸的時間也很短,隻不過天把時間,周山虎來找張揚之前還是好生猶豫了一陣子,畢竟求人不是一件容易事兒,他和張揚的交情也不深,人家沒理由幫助自己,不過看起來張揚很熱情,馬上就打電話幫他催工資。

    張揚道:“虎子,你放心吧,一個星期之內,肯定把你們的工資發下去。”

    周山虎感動的點了點頭:“大哥,俺都不知道說啥好,你真是好人,俺代表俺的同鄉謝謝你了!”他站起身衝著張揚,來了個九十度大鞠躬。

    張揚忍不住笑了起來:“別客氣,這麼大禮,我可受不起。”

    周山虎道:“張哥,等俺工資發下來俺請你喝酒。”

    張揚道:“不用你請我,我請你。”

    周山虎道:“不行,張大哥,你幫俺辦事兒俺怎麼好意思讓你請我。”

    張揚正準備安排下,中午請周山虎吃個飯,這時候市有電話過來,卻是市委***李長宇讓他去市委一趟。於是張揚隻能打消了請周山虎吃飯的念頭,留下他現在打工的地址,動身前往李長宇的辦公室。

    李長宇剛剛開完常委會,看得出這會兒他的心情不太好,張揚從京城回來後還是第一次和他見麵,在秘書的引領下來到辦公室內,張揚在沙發上坐下,李長宇卻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來自己對麵坐。

    張揚笑著走了過去。

    李長宇道:“今天叫你過來主要是有幾件事。”

    張揚道:“體委的事情?”他是在提醒李長宇,千萬別再弄些自己職責範疇以外的事情讓他去做。

    李長宇看了他一眼,他們相處這麼多年,張揚一說話,李長宇就知道他什麼意思,李長宇道:“好事兒!”

    張揚咧開嘴笑了起來:“您找我還有好事兒?”

    李長宇忍不住罵道:“混小子,你不要錢了?”

    張揚一聽李長宇要給錢,頓時就來了精神,連連點頭道:“要!就算您不找我,我也得主動登門要錢,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現在我們體委就快揭不開鍋了,李***,當初我在京城的時候,你可是答應了我的,那啥……”

    李長宇道:“剛才的常委會上已經通過,先給你們體委撥款三千萬,通知已經下達到了財政局,這兩天資金就能到賬。”

    張揚大喜過望,伸出手去,緊緊握住李長宇的手道:“李***,您真是英明神武啊!”換成別人斷然是沒這個膽子的。

    李長宇和張揚之間的關係亦師亦友,他當然不會覺著張揚的這種舉動是一種犯上,他笑罵道:“你小子能不能有點正形?”

    張揚馬上放開他的手,正襟危坐:“李***,您說,還有什麼指示?”

    李長宇道:“這次省黨代會選出了新的領導班子,紀委、宣傳部、***廳都更換了領導。”

    張揚笑道:“這事兒跟我有些距離,短期內我是沒可能入選的。”

    李長宇笑道:“你野心倒是不小,還想當省常委啊。”

    張揚道:“我想也沒用啊,倒是您該好好想想,如果南錫任職期間政績紅紅火火,搞不好下屆就是您了。”

    李長宇搖了搖頭道:“我沒你這麼大的野心,隻想踏踏實實在現在的崗位上好好幹幾年,等作出一些成績,我也該離休了。”李長宇話雖這麼說,可心底對官位還是有些渴望的,不過他也能夠看清形勢,現在的省委班子中,有不少人和他的年齡相仿,地級市的領導層內他的年齡也不占任何優勢,在幾年前他是萬萬不敢想像自己能夠達到現在的高度,說起來自己能有現在的成就,張揚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很大。想起春水河畔的那次車震,一場酒後激情迸發的荒唐事,李長宇暗捏冷汗之餘又感到慶幸,那一晚是他人生的轉折,正是那次的事情讓他和張揚偶遇,從此他的生活他的事業都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張揚道:“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一個好士兵,您嘴上這麼說,可心肯定想更進一步,說不定您還相當國家『主席』呢。”

    李長宇笑罵道:“別胡說八道,這句話傳出去要落人笑柄,你小子,別把自己心麵想得事兒往我身上安。”

    張揚道:“我倒是想,可目標總得定的現實點兒。”

    李長宇饒有興趣道:“你的目標是什麼?”

    張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看您的位子就不錯。”

    李長宇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聲停下之後,李長宇道:“還有件事要通知你,趁著這次黨代會的機會,我專門拜會了一些省委領導,老體育場那塊地可以進行『操』作了。”

    張揚道:“您是說,重啟那塊地的拍賣流程?”

    李長宇道:“不要搞什麼公開拍賣了,因為王均瑤的事情,很多人對這塊地都望而卻步,害怕其中問題複雜,害怕以後會出現不必要的麻煩。”

    張揚點了點頭道:“別人我不清楚,喬鵬舉就打退堂鼓了。”

    李長宇道:“這塊地的拍賣權還是交給你,一定要把咱們市的政策解釋清楚,要想辦法打消投資商的顧慮。”

    張揚道:“這塊地拍出去,我們體委能落多少好處?”

    李長宇罵道:“貪心不足蛇吞象,我今兒才給你三千萬,你這就又要錢,信不信我馬上把這三千萬也收回去。”

    張揚笑道:“別介啊,我就是跟您開一玩笑,李***您這麼急重啟這塊地的事情,是不是經濟上又遇到了什麼麻煩?”

    還真被張揚猜準了,目前最困擾李長宇的問題是深水港,雖然現在已經定下來南錫和嵐山聯合開發深水港的事情,可兩座城市在合作的過程中必須要兼顧各自的利益,李長宇身為南錫市委***,他要盡可能的在深水港的建設過程中占據主導地位,合作是一方麵,該爭取的必須要爭取,和嵐山相比,南錫在經濟方麵有些捉襟見肘,李長宇需要一筆資金將深水港工程的前期工作做好。

    李長宇道:“你別瞎『操』心,你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省運會和經貿會,這兩件事隻要你辦砸了一件,別怪我翻臉無情,你頭頂的這烏紗帽肯定保不住,老老實實回家賣紅薯去吧。”

    張揚笑道:“我就算不當官了,也不會去賣紅薯,我買狗皮膏『藥』總行了吧。”

    李長宇笑道:“聽說你把常淩峰給招來了?這次黨代會上見到杜***,為了這件事他把我好好埋怨了一通。”

    張揚道:“市壓給我這麼多事情,我一個人忙不過來,所以我必須要組建一個班子,隻有這樣我才能更好的辦好兩會。”這廝把省運會和經貿會簡稱為兩會了。

    李長宇道:“行,引進這樣的管理人才,我無條件支持你。”

    張揚道:“話可是您說的,常淩峰的職稱待遇啥的您給解決了吧。”

    李長宇道:“回頭我給何部長打個電話,讓他給你開綠燈怎麼樣?”

    張揚樂得直點頭,他想起昨晚接常淩峰的時候被出租車宰客的事情,把這件事原原本本向李長宇說了一遍,說完這件事之後,張揚道:“您別覺著這件事是小事兒,這關乎到咱們南錫市的形象問題,如果是某位投資商或者是某位政治大佬遭遇到這件事,麻煩指不定就大了。”

    李長宇點了點頭,他低聲道:“這種事情全國各地都有,趁著這次兩會召開的機會……”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臉上掠過一絲無奈的笑意,自己怎麼也被這小子給繞進去了,兩會這個詞兒可不能『亂』用,他清了清嗓子道:“你別兩會兩會的,說出去容易讓人誤會。”

    張揚道:“明明是您自個兒說的,跟我沒關係。”

    李長宇當然不會跟他爭論,繼續道:“這件事我會專門在常委會上提出,讓宣傳部、文明辦重點抓一下,要讓咱們南錫市民的精神風貌在兩會期間……”

    張揚樂看著李長宇。

    李長宇是說順嘴了,歎了口氣道:“別提經貿會,就說省運會,以後別在我麵前說兩會。”

    張揚道:“您是市委***,當然您說了算。”

    李長宇道:“新體育中心的工程已經進行到了最後階段,一定要把這個尾結好,後期的綠化要跟上。”

    張揚認真記下了李長宇的這番話。

    李長宇看到時間差不多了,起身道:“走吧,中午我約了秦市長一起吃飯,你一起過去。”

    張揚道:“你們高層會麵,我跟著去合適嗎?”

    李長宇道:“都是從江城出來的,也不是什麼正式官方會麵,就是略盡地主之誼,走吧!”

    有了李長宇這句話,張揚才和他一起去了,其實他心底是很想見秦清的,但是不是這種情況下的見麵,秦清從昨天來到南錫,直到現在張揚都沒有機會和她單獨說說話。

    李長宇的招待宴安排在市『政府』一招,中午的確沒有其他人在場,隻有他們三個。

    秦清對張揚的到來感到有些詫異,不過笑容還是透著欣慰,她今天在深水港現場考察了整整一個上午,都沒顧得上給張揚電話。

    李長宇笑道:“秦市長,剛巧張揚在我那,我把他叫來一起吃飯。”

    秦清笑道:“我和張揚也有陣子沒見了。”

    張揚裝出恭恭敬敬的樣子,向秦清伸出手道:“秦市長好!”

    秦清暗嗔他裝腔作勢,當著李長宇的麵還是和他握了握手,李長宇對秦清和張揚的那些傳聞一清二楚,看到兩人如此舉動不由得想笑,他招呼他們坐下。

    服務員過來給他們倒酒,李長宇道:“我下午還有一個重要會議,張揚喝點吧。”

    秦清笑道:“我也有事,小張,你自己喝吧。”

    張揚也不跟他們客氣,讓服務員把自己麵前的玻璃杯倒滿。

    李長宇道:“秦市長,對深水港工程目前的進度有什麼看法?”

    秦清微笑道:“我隻來了一個上午,時間太短,大致有了一些印象,不敢隨便發表什麼看法,我相信在嵐山和南錫共同努力下,深水港一定可以按照計劃建成。”秦清的言辭很謹慎,盡管她和李長宇很熟悉,但是現在畢竟代表不同城市的利益,有些話她是不方便說出來的。

    李長宇笑道:“有了嵐山合作開發,深水港工程必然順利許多,秦市長,你需要了解什麼情況,隻管向相關部門去問,我可以保證,我們南錫方麵絕不會有任何的保留。”

    秦清道:“既然是合作,就要建立在坦誠的基礎上,李***是我的老領導,我相信您是個顧全大局的人。”

    李長宇笑道:“過獎了!”

    張揚總算找到了一個發言的機會:“秦市長,您現在負責深水港工程了嗎?”

    

Snap Time:2018-07-23 00:47:43  ExecTime: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