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九十九章籌劃大業(下)


    第六百九十九章【籌劃大業】(下)

    從常海天的話,張揚能夠感覺到他對顧明健頗有微詞,就張揚本身而言,他並不想顧佳彤辛苦經營起來的江城製『藥』廠倒掉,暗暗打算,過兩天找個機會,先找顧允知談談。

    常海心當晚沒去吃飯,擔心尷尬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機房遇到了一些問題,電腦不知怎麼進了病毒,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數據庫遭到了破壞,折騰了一個晚上總算才把事情搞好。

    張揚和常海天一起過來的時候,常海心剛剛才吃飯。

    秦清坐在一旁陪她聊天。

    看到張揚和常海天一起過來,秦清不由得笑道:“怎麼?你們沒繼續喝酒?男同誌見麵,不是要喝個一醉方休才肯罷休嗎?”

    張揚道:“一群大老爺們幹喝酒沒勁。”

    常海心笑道:“秦市長給我帶來了一些好吃的。”

    常海天有些憐惜的看著妹妹道:“不能隻顧著工作而忽略了身體。”

    “知道了!”常海心說完又向張揚道:“張主任,能聯係上高廉明嗎?”

    張揚笑道:“找他幹什麼?”

    常海心道:“不是找他,是想找他的那個老同學唐糖,咱們要搬到新的辦公樓去,還要增加許多設備,當初咱們的信息管理係統就是唐糖幫忙設計的,我可搞不定這件事,還得請她過來一趟。”

    張揚道:“你沒有唐糖的聯係方式?”

    常海心道:“留過聯係方式,可是聯係不上。”

    張揚道:“高廉明這混小子不是我們體委的法律顧問嗎?我還專門給他簽了合同,每月付給他一份工資,你不說我都忘了,這次回來壓根就沒見到這小子。”

    常海心笑道:“你回來前一天他走的,說是他媽媽生病了。”

    張揚道:“請病假了嗎?這小子現在已經是我們體委的人了,還當他是個遊兵散勇啊?別人知道這件事會怎麼說?”他一邊說話一邊把手機掏出來,找高廉明的電話號碼。

    常海心道:“我打過他手機,關機了!”

    張揚咬牙切齒的罵道:“混小子,這次我非處分他不可。”

    秦清看到張揚官味兒十足的樣子心中想笑,可終究還是忍住了。

    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很晚了,這時候往高廉明家打電話隻怕不太禮貌,現在高廉明的父親高仲和已經當選為平海省常委,順利升任平海***廳廳長,子憑父貴,這貨該不是因為老爹是常委了,自我感覺也膨脹起來了?

    常海心道:“明天再說吧,反正你要是找到他,趕緊讓他和唐糖聯係,信息中心的事情迫在眉睫,必須要她這個程序設計者過來解決問題。”

    張揚想起了趙天才:“海心,趙天才也是這方麵的專家,找不到唐糖,你讓他過來幫幫忙就是。”

    常海心愕然道:“他也懂電腦?”

    張揚道:“不但懂,還是專家!”

    秦清饒有興趣道:“張揚,我發現你身邊的能人是越來越多了,律師、機械師、計算機專家,作家,商人,一個處級幹部居然有了這麼龐大的智囊團,對了,你的師爺呢?”

    張大官人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秦清所說的師爺指的是常淩峰,他笑著撓了撓頭道:“你這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常淩峰按理說應該來了。”

    常海天聽說常淩峰也要過來,不由得驚喜道:“常淩峰可是一個真正的人才,江城方麵怎麼舍得放他走?”

    張揚道:“他的境況和你很相似,都是和當權者政見不合,不過淩峰這人沒什麼野心,他的『性』情一直都很淡泊,年輕輕的整天想著的都是退隱,如果不是我竭力邀請,他也不會答應過來幫我。”

    常海天欣喜道:“好啊,我剛好有許多事向他請教,以後就方便多了。”

    秦清由衷為張揚感到高興,一直以來張揚的『性』情過於剛猛,他的身邊最需要常淩峰這種人,有常淩峰在他身邊提醒他,張揚以後會順利許多,工作上常淩峰可以為他分擔很大的壓力。

    張揚看了看時間道:“都十點多了,海天,我帶你去南洋國際住下。”他向秦清看了一眼:“秦市長怎麼安排的?”

    秦清笑道:“我和海心說好了,今晚我們要秉燭夜話,我去她那住!”

    張大官人心中有點失落,啥時候才能把清美人和海心弄到一張床上啊,現在是有心,可惜沒那個膽子。

    常海天道:“這麼晚了,先送你們回去吧。”

    秦清和常海心點了點頭。

    張揚正琢磨著要不要和常海天一起送她們的時候,常淩峰打來了電話,世上的事情往往都是那麼巧,你念叨誰的時候,他居然就鬼使神差的出現了。

    常淩峰剛下了火車,聲音透著一股疲憊,張揚沒把他過來的事情告訴其他人,讓常海天送秦清她們回去,順道把他放在火車站。

    常淩峰坐在火車站對麵的24小時豆漿店內等著他,身邊放著一個大大的皮箱,他穿著黑『色』的風衣,臉『色』顯得有些蒼白,雙手捂著一杯熱騰騰的豆漿,坐在窗前慢慢地品嚐著。

    張揚的第一眼印象就是常淩峰的精神狀態不好,甚至他來到常淩峰的對麵,常淩峰都沒有覺察到他的到來。

    張揚咳嗽了一聲,驚醒了沉思中的常淩峰。

    常淩峰抬起頭向他笑了笑,低聲道:“喝點什麼?我請!”

    張揚道:“我想喝酒!”

    常淩峰笑道:“這兒是豆漿店!”

    張揚一把拉起拉手箱:“走吧,我帶你去南洋國際先住下來!”

    常淩峰站起身跟著張揚向門外走去,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外麵已經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張揚站在門前揮了揮手,一輛出租車開了過來,張揚道:“南洋國際!”

    司機走下來幫忙把行李放在後備箱內,可才開出了一段,張揚就發現有些不對了,明明從火車站到南洋國際也就是五公的距離,這司機帶著他們不走大路,盡抄小路,這還不算,計程器刷刷地往上蹦。

    常淩峰也察覺到了不對,他和張揚對望了一眼,兩人的唇角都『露』出一絲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微笑,其實火車站計程車宰客的現象到哪兒都有,江城比起這兒還嚴重呢,張揚雖然來南錫有一段時間了,可他還是外地口音,司機看他拿著行李,以為他是外鄉人,當然是宰他沒商量。

    出租車把他們送到南洋國際大酒店的門前,計價器顯示已經是67塊錢,司機很熱情的朝張揚笑了笑道:“哥們,到了,67,你給六十吧。”

    張揚咧嘴笑了笑也沒說什麼,把行李去下來,和常淩峰一起朝大門麵就走。

    出租車司機一看他們沒有給錢的意思,趕緊衝上去攔住他們的去路:“我說,你們還沒給錢呢!”

    張揚道:“多少錢?”

    “六十!”司機理直氣壯道。

    這時候南洋國際的老板李光南剛好從外麵回來,看到張揚他們,趕緊過來打招呼,聽說出租車司機找張揚要錢,他準備掏錢,張揚道:“從火車站到這兒六十啊?你覺著我是外地來的?準備很敲我一筆啊?”

    出租車司機看到李光南的派頭,感覺這事兒有些不妙,咽了口唾沫道:“計程器上顯示著呢,得,算我倒黴,給五十吧!”

    張揚本來不想跟這種人一般計較,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了,不過眼看省運會就要召開了,在南錫火車站還發生這種事情,這次是落在他身上,如果外地客商過來攤上這麼檔子事兒,對南錫還能有好印象嗎?

    張揚向李光南道:“李總,把他車號給記下來,五十塊錢給他。”

    那司機一聽慌了:“你想幹什麼?”

    李光南橫了那司機一眼道:“有眼無珠的東西,我看你是不想幹了,趕緊滾蛋!”

    那司機的確是有眼無珠,都到這份上了,還跟著要錢呢:“怎麼也得給我二十吧,我不能白跑這一趟。”

    張揚這邊還沒動手呢,李光南使了個眼『色』,酒店門前的兩名保安過來就把那司機給拖到了一邊,李光南道:“把他車扣下來,今晚就去他們公司告他!”

    “別介……我不要錢了,不要了……”人要是不識時務的確很悲哀。

    張揚也沒有因為這件事壞了心情,有朋自遠方不亦樂乎,常淩峰的到來讓他很開心,李光南很快就為他們安排好了房間,又邀請他們去吃夜宵,張揚看出常淩峰的情緒並不高,所以婉言謝絕了。

    兩人回到房間內放好了東西,常淩峰道:“走,喝兩杯去。”他主動找張揚喝酒可是很少有的事情。

    張揚猜到常淩峰有心事,點了點頭,帶著他來到了酒店的酒吧內,兩人找個僻靜的角落坐下,常淩峰要了一杯芝華士,張揚要了杯伏特加,他喜歡烈一點的,按照他的習慣還是喜歡國酒,不過現在酒吧內不興這個,張大官人也隻能慢慢隨大流了。

    想起剛才的事情,張揚歎了口氣道:“明天我得找市談談,必須要在南錫全市範圍內開始一場整治行動,如果不把這幫出租車司機管好,南錫的形象肯定要受到影響。”

    常淩峰道:“每座城市都是這樣,車站、機場、碼頭、這些人流密集的地方問題尤其嚴重,白天還好些,到了晚間,一些黑心經營者宰客現象比比皆是。”

    張揚道:“所以要整頓。”

    常淩峰道:“整頓隻能起到一時之效,而且國內的整頓,都是間歇『性』的,有了重大活動,提前整頓一下,起不到根本的作用,等風頭過去,歪風邪氣很快就卷土重來,想要從根本上改變這些狀況,必須要提高全民的素質,都在說重視精神文明建設,可在事實上,整個社會多數人都在往錢看,經濟建設發展的太快,精神文明建設已經跟不上經濟發展的步伐了。”

    張揚笑道:“你看問題越來越有高度了。”

    常淩峰道:“我可沒什麼高度,我又不像你,一心想當大官,這些話是說給你聽的,你去找領導談話的時候用得上。”

    張揚樂拍了拍常淩峰的肩膀道:“你一來,我整個人就輕鬆多了。”

    常淩峰道:“依賴思想要不得,主要還是靠你自己,我剛來南錫兩眼一抹黑,什麼情況都不清楚,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

    張揚連連點頭道:“沒問題。”

    常淩峰道:“別忘了你當初答應過我,省運會一結束你就給我自由。”

    張揚道:“我記得,大丈夫一言既出,什麼馬也追不上啊!”

    常淩峰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總覺著張揚似乎有詐,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張揚是想先把常淩峰哄過來再說,慢慢再做他的思想工作,爭取讓常淩峰以後和自己長期的並肩戰鬥下去,想實現這一目標,有一個人很關鍵,那就是章睿融,可章睿融的身份又相當的特殊,她是國安的人,她姑媽章碧君是國安的骨幹,現在自己已經撇開了和國安的關係,並不適合把章睿融弄到這,張揚道:“你和小章怎麼樣了?”

    提起這件事常淩峰的動作明顯出現了一個停頓,雙目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憂傷,他端起酒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低聲道:“我們已經分手了!”

    張揚不由得一愣:“為什麼啊?”

    常淩峰道:“我也不明白,她提出來的,既然她對我已經沒有感覺了,我又何必勉強。”

    張揚道:“你就沒爭取一下?”他隱約覺著這件事和章睿融的國安身份有關。

    常淩峰歎了口氣道:“不說這些,她已經明確和我說了,不久以後可能會出國,總之,她不會再和我聯係。”他又叫了一杯酒。

    張揚望著有些憔悴的常淩峰,終於明白他表情落寞的理由,張揚拍了拍他的肩膀大聲道:“中華兒女千千萬,不好咱就換!”

    

Snap Time:2018-04-20 11:11:59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