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九十九章籌劃大業(上)


    第六百九十九章【籌劃大業】(上)

    梁成龍道:“咱們不是兩口子嗎?怎麼能說和我沒關係呢?”從林清紅的種種表現,他已經猜了個十之***,可他仍然不敢斷定,有些忐忑的問道:“孩子是我的吧?”

    這句話徹底把林清紅給惹火了,她忽然揚起手,用盡全力給了梁成龍一記耳光,打得這個清脆,連林清紅自己都沒想到自己會下這麼狠的手,打完這一巴掌她自己先愣了,眼瞅著梁成龍半邊臉多出了五根紅紅的手指印,這廝非但沒有生氣,卻咧著嘴樂了起來,梁成龍高興什麼?他高興的是通過這一巴掌證實,林清紅肚子的孩子肯定是自己的,如若不然,林清紅肯定覺著對不起自己,她理虧,現在她理直氣壯的打了自己一巴掌,證明這孩子百分之百是自己的,所以林清紅才覺著委屈。

    林清紅望著梁成龍半邊臉腫了起來,卻咧著嘴孩子一樣開心地笑,心中忽然感到有些憐惜,她不知道為什麼會心軟,眼前這個混蛋對不起自己,自己為什麼還要對他產生憐憫之心?林清紅點了點頭道:“梁成龍,不跟我離婚你是孬種!”

    梁成龍忽然衝了上去,一把就將她抱了起來,林清紅驚呼道:“放開我!”

    梁成龍道:“不放,我死都不放,你不能跟我離婚,你不能讓我們的孩子從出生就沒有爸爸!”

    林清紅怒道:“滾蛋,誰和你有孩子了?”

    梁成龍道:“那天晚上過後我就有過這種預感,清紅,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不看僧麵看佛麵,看在咱們有了愛情的結晶,你給我一次機會,你給我一次機會!”

    林清紅道:“梁成龍,我真沒想到你這麼無賴,咱們好合好散,至少在我心中還能留下一個有自尊的男人形象。”

    梁成龍道:“為了你和孩子,我什麼都能犧牲,自尊算個屁,我在老婆兒子麵前要什麼自尊。”

    洗手間前出來進去的不少人,看到兩口子在這兒膩上了,一個個都站在那看熱鬧,林清紅的臉可掛不住,她低聲道:“你放下我,回頭再說。”

    梁成龍聽出她的語氣緩和了許多,在此之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看來林清紅真的懷孕了,而且這個孩子給他們之間即將麵臨土崩瓦解的關係帶來了轉機。梁成龍道:“不放,除非你答應給我一次機會。”

    林清紅看到周圍人越來越多,皺了皺眉頭道:“你少得寸進尺!”

    梁成龍聽到這句話,心中大喜過望,這句話等於給了他一個回旋的機會,此時張揚也找了過來,張揚看到眼前這狀況,不由得咧開嘴笑道:“我說你們兩口子老夫老妻的了,也不怕人說閑話。”

    林清紅趁機掙脫了梁成龍的懷抱,低著頭向前走,梁成龍道:“小心啊!”顧不上跟張揚打招呼,跟上去小心陪同著。

    張揚看到兩人的情景,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肯定有所緩和,張揚也沒多說什麼,這種時候,旁人說得越多反而越不好,隻要林清紅方麵願意給梁成龍機會,下麵就是他們兩口子自己的事情了。梁成龍那張臉也的確不方便見人了,張揚跟上去道:“成龍,要不你先送請紅姐回去休息。”

    一句話提醒了梁成龍,以他現在的模樣如果再回去肯定要貽笑大方,趁著這個機會趕緊帶著林清紅閃人,找地方好好安慰安慰,順便修補一下兩人之間的感情裂痕,林清紅沒有反對,向電梯走去,梁成龍向張揚一抱拳,滿臉的感激,要不是張揚給他的那幅猛『藥』,他和林清紅之間可能就要玩完了,一夜七次郎,如果沒有那晚上的威猛,哪會有愛情的結晶,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孩子,林清紅怎麼可能再給他機會?大恩不言謝,當務之急還是先哄好林清紅。

    張揚目送這兩口子離去,這才回到了房間內,袁波看到他回來,忍不住道:“他們兩口子怎麼回事兒?去了這麼久?”

    張揚笑道:“林清紅不舒服,梁成龍送她先回去了。”

    常海天道:“他們兩口子該不是真的要離婚吧?”

    張揚道:“人家的家務事咱們別管,來!喝酒!”

    秦清微笑望著張揚,她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麼事,看來通過今晚的這頓飯,真的撮合了梁成龍和林清紅破鏡重圓,倒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今晚吃飯,人來的本就不多,梁成龍兩口子一走,隻剩下了六個,秦清也適時起身告辭,她和林清紅一起過來的,現在林清紅走了,張揚提出送她,秦清笑道:“不用,你們幾個繼續喝酒,我打包幾個菜,給海心送去。”

    袁波起身去安排,順便安排司機送秦清離去,張揚把秦清送到外麵,低聲道:“晚上我給你電話。”

    秦清笑了笑,一雙妙目向周圍望了望,沒說行也沒說不行。

    張揚道:“我待會兒就走。”

    秦清道:“不急,晚上我去海心那住。”

    張大官人一聽有些傻眼了,要是她們住在了一起,自己可就沒有機會了。他正想抗議,看到袁波準備好了夜宵,走了過來,也沒好多說,低聲道:“回頭我給你電話。”

    秦清一走,這頓飯也就到了結局,張揚喝了口酒道:“靜海那邊考察好了?”

    常海天道:“好了,轉讓費二百萬,不過我要接收廠子的七十名工人,算上購買設備,估計初步投入五百萬左右。”

    常海龍馬上表態道:“哥,我可以給你拿二百萬先用。”

    常海天笑道:“不用你的錢,你現在工地這麼多,周轉資金方麵也不富餘,我銀行方麵有些關係,資金不是問題,對我而言設備方麵是個麻煩,他們過去的灌裝生產線因為長期缺乏維護基本上癱瘓了,如果能修好,可以進一步降低成本,如果不能,我必須購買一整套的流水線,成本還要增加。”

    趙天才道:“有時間我跟你去看看,機械方麵的事情我還有些研究。”

    常海天有些奇怪道:“你不是修車的嗎?”

    趙天才微笑道:“汽車這麼複雜的東西我都能搞定,普通的機械應該難不住我。”

    常海天大喜過望:“好啊,下周我們一起過去考察!”

    張揚道:“我也過去,剛好省體委要去那驗收分會場,順便去看看你的廠房。”

    幾個人沒逗留太久時間,就起身離去,常海天開了一輛桑塔納,他沒有在海天居住,說是去弟弟那住,出了海天,卻又讓弟弟先回去,他先送張揚回去。

    張揚看出常海天有話想對自己單獨說,把吉普車的鑰匙扔給了趙天才,上了常海天的車。

    上車之後,常海天道:“你住在哪?”

    張揚笑道:“去體委看看吧,我安排你去南洋國際住,順便看看海心。”

    常海天點了點頭,汽車駛出海天大酒店之後,他將一張銀行卡遞給張揚:“麵是三百萬!”

    張揚道:“幹什麼?”

    常海天道:“你應得的,顧總生前一直都這麼做,其中已經刨除了顧明健入主製『藥』廠之後的應得部分,我不想他知道這件事,你放心,這筆錢很幹淨,除了顧總和我之外沒有人知道。”

    張揚仍然沒接那張卡,低聲道:“這麼多?”

    常海天道:“製『藥』廠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規模全都是因為你的那些『藥』方在起作用,這個秘密也隻有我們少數人知道,張揚,這些錢是你該得的。”

    張揚搖了搖頭道:“這錢我不會要,是佳彤的。”

    常海天道:“『藥』廠還是她的呢,不過現在已經是顧明健的了,這個人疑心病很重,『藥』廠的一些老臣子被他清理了不少。”

    張揚歎了口氣,顧明健的事情他不方便過問。

    常海天道:“他嘴上挽留我,可是我知道他想我走。”

    張揚笑道:“他肯定會後悔。”

    常海天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既然懷疑我就不會用我,大家賓主一場,還是好合好散。”

    張揚道:“你現在另起爐灶,是不是打算把他棄之不用的老臣子全都請過來?”

    常海天搖了搖頭道:“短期內我不會這樣做,雖然我做的是保健品,可保健品和醫『藥』市場從來分得都不是那麼開,尤其是在咱們國內,雙方有一定的重疊區,我如果把他不用的那幫骨幹弄過來,當然會對我的事業開展有好處,但是別人會以為我挖『藥』廠的牆角,我不想別人誤會,也不想搞得和顧明健最後連普通朋友都沒得做。”常海天這個人考慮的一向很周到。

    張揚道:“海天,你做得對,那些人誰能收,你都不能收。”他在心底還是維護顧明健的,因為顧明健畢竟是他的小舅子,江城製『藥』廠畢竟是顧佳彤一手創建的事業,他當然不想『藥』廠倒在顧明健的手中。

    常海天道:“我好歹也在生意場中混了這麼多年,孰輕孰重我分得清楚。這筆錢本來就是你的,顧總也會讚成我這麼做。”

    張揚道:“我不要,你現在剛剛創業,需要錢,這筆錢你拿去用吧,等以後賺了錢,再把這筆錢給養養吧。”

    常海天道:“張揚,我一直都想找個機會單獨跟你談談。”他在街心花園旁把汽車停下,落下車窗,讓濕潤的晚風吹入車內。

    張揚道:“咱們這麼久的朋友,別拐彎抹角,有什麼話你就直說。”

    常海天道:“我早就有做保健品的想法,當初去豐澤收購保健品廠,就是想將這一塊做大,可就在全力以赴準備生產發展的時候,顧總出了事,已經製定好的計劃不得不擱淺,靜海的這家廠,條件不如豐澤那邊,資金方麵我有渠道,設備方麵我可以克服,但是做保健品最關鍵的一點就是要有效果,有了效果才能有口碑,張揚,我想和你合作。”常海天對張揚的能力很清楚,隻有張揚幫忙,他才能解決保健品配方方麵的難題,隻要有張揚幫忙,等於這件事成功了一大半。

    張揚道:“中醫中『藥』我懂,可保健品這玩意兒我也不懂。”

    常海天道:“我打算以後的主營方向就是海洋生物製品。”

    張揚道:“『性』保健用品我倒是知道,要不我給你弄幾個滋陰壯陽的方子?”

    常海天興奮的連連點頭道:“現在最熱最火的就是這玩意兒,隻要保健品有效,肯定很快就火遍神州,不!應該是海內外!”

    張揚道:“成,我幫你!”

    得到了張揚的應允,常海天胸中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最關鍵的問題解決了,下麵隻要解決生產和營銷上的問題就行了,他低聲道:“你隻要出方子,我考慮過,以後這保健品廠我們兩人各占一半的股份,無論賺多賺少,錢都有你的一半,至於虧損,不要你承擔一分一毫。”常海天無疑是聰明絕頂的,他知道科技是推動企業發展的主要動力,而張揚恰恰是掌握核心科技的那個人,隻要張揚幫他,他就有把握在短時間內把事業做出聲『色』,一半的利潤並不多。

    張揚道:“海天,我真不在乎錢,如果我喜歡錢,看病賣『藥』,不知能賺多少。”

    “我明白,但是我不能讓你白白出力!朋友之間我也不能白占你的便宜。”

    張大官人心說,你沒占我便宜,現在你已經是我便宜大舅子了,你妹妹都是我的了,我出點力又算啥,不過這話隻能想想,說出來是萬萬不能的。張揚道:“這麼著吧,我有機會找顧***談談,這筆錢讓他來處理,你看行嗎?”

    常海天道:“成,但是有個前提,保健品廠的管理,絕不能讓顧明健介入。”

    張揚道:“你放一百個心,這樣,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是你的,另外四十九的決定權交給顧***,我再向他強調強調,這事兒無論如何不能讓顧明健知道!”

    

Snap Time:2018-01-23 00:14:54  ExecTime: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