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九十八章別玩暴力(上)

  
  第六百九十八章【別玩暴力】(上)
  張揚和朱宗萬這幫人相談甚歡的時候,從南錫過來的秦清和常海心在一起喝下午茶,最近天氣變化十分的複雜,剛才還是陽光明媚,這會兒陰雲已經將太陽遮住,兩人坐在彼岸咖啡館外,每人叫了一杯拿鐵,秦清抿了口咖啡,牛『奶』和咖啡混合的味道在喉頭蔓延開來,她輕聲道:“工作還習慣嗎?”
  常海心有些神不守舍,秦清問她這句話的時候明顯愣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點了點頭道:“嗯,還好!”
  秦清道:“張揚有沒有欺負你?”
  常海心因為秦清的這句問話,俏臉紅了起來,她用力搖了搖頭道:“哪有,我都在南錫,他這段時間都在外麵忙,我很久沒見他了。”說完這番話,常海心又有些後悔,自己都說了什麼,越是這樣撇開和張揚之間的關係,越是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要知道她麵對的是秦清,以秦清的睿智,說不定會從自己漏洞百出的話語中悟到什麼。
  秦清沒說話,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笑容恬淡望著常海心,細心的她早已留意到常海心的頸側有一片不甚明顯的紅『色』,秦清是過來人,她馬上聯想到了什麼,這段時間秦清一直都在練功不輟,自從和張揚嚐試雙修之後,秦清在修為上又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她對外界周遭事物的感覺變得越發敏銳,不但眼堙B聽力、連嗅覺也提升了很多,和常海心剛剛見麵的時候,她就從常海心的身上聞到了那股熟悉的氣息,秦清已經推測到了什麼,可是她肯定不會點破,輕聲道:“剛才經過新體育中心的時候,看到建設的已經差不多了。”
  常海心道:“體委的辦公地點這兩天就準備搬過去了,省運會的準備工作也算是正式拉開,省運會倒計時已經開始了。”
  秦清道:“想不到張揚能夠安心在體委主任的位置上幹了這麼久。”
  常海心笑道:“市堳頇搨咱L,聽說這次的金秋經貿會由他負責。”
  秦清微笑道:“李***是他的老領導,張揚的確有拚勁有能力,身為一個領導人應當舉賢不避親。”秦清說話的時候仍然在觀察常海心,其實在常海心決定來南錫工作的時候,她就已經猜到常海心為何而來,該發生的始終都要發生,如果不是張揚,常海心不可能在那場大火毀容之後得以恢複容貌,連自己都無法抗拒張揚的感情,更何況常海心這樣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女。秦清不免有些為張揚擔心,自己可以為他放棄婚姻,願意一輩子做他背後的女人,可是其他女孩子未必會這樣想。常海心是個生『性』淡泊的女孩子,她的『性』情並不適合官場,所以她一度曾經想要去圖書館這樣的部門。秦清道:“海心,最近有沒有繼續寫詩?”
  常海心搖了搖頭道:“忙著組建體委信息中心,沒多少自己的時間,估計省運會召開之前都是這個狀態。”
  秦清道:“你的文采這麼好,不能輕易放棄。”
  常海心道:“等忙完省運會,我好好給自己放個大假,準備去旅遊,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靈感。”她落下咖啡杯道:“秦市長,別總說我的事情,您這次來南錫為了什麼事?”
  秦清不無嗔怪道:“都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叫我秦市長,現在我管不到你了,私下媮椄O叫我清姐,這樣才顯得不是那麼生份。”
  常海心笑著叫了聲清姐。
  秦清這才道:“深水港的事情,我們嵐山經過反複的考證和討論,終於拿出了一個合作方案,你爸爸讓我送過來。我和李***約好了明天上午見麵,這個方案考慮到了雙方的利益,應該沒有問題。”
  常海心道:“我記得過去深水港工程都是常淩空在負責。”
  秦清笑道:“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常市長才會避嫌。官場上敏感的事情太多,有時候想起來真是頭疼。”
  常海心道:“這就是我不想在政治道路上一直走下去的原因,如果讓我每天麵對這些事情,我會感到很累,不是體力上的,是心理上,生活不會有快樂而言。”
  秦清道:“體委工作單純一些。”
  常海心笑道:“就我目前的工作而言還算理想,多數的時間都是在和計算機打交道,要比和人交流容易多了。”
  秦清也笑了起來,此時她放在咖啡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秦清看了看號碼,是張揚的電話,心中多少還是有些嗔怪的,自己來到南錫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廝現在才打電話過來,難道把她給忘了?秦清當然清楚張揚是不可能忘記自己,可她畢竟是個女人,就算再大度,心底深處對有些事還是在乎的,秦清拿起電話道:“喂!”
  “清姐!”張大官人喊得情深意切。
  秦清向常海心笑了笑道:“是小張!”她表麵上是在告訴常海心,其實是提醒張揚。
  張揚猜到秦清現在說話不方便,他笑道:“秦市長,我剛剛被領導抓過去訓話,沒能去接您,見諒見諒。”
  秦清道:“沒事兒,剛才陽光挺好的,這會兒忽然陰天了,外麵已經開始下起雨來了。”
  張揚道:“要不我去接您?”
  秦清道:“不用,我和海心聊天呢,等會兒我們直接去海天。”
  張揚道:“秦市長,還有一件事我想拜托您。”他把梁成龍想請林清紅的事情給說了,秦清聽他說完,想了想道:“好吧,我試試看,不過我不能保證一定能夠把林清紅請出來。”
  張揚道:“你就說老朋友聚聚,其他的事兒別提,我們體委和林清紅還有合作呢。”
  秦清道:“能幫著他們兩口子撮合撮合也是好事兒,你放心吧,我馬上和她聯係。”
  秦清放下電話,常海心好奇的看著她,秦清莞爾笑道:“張揚,說是讓我幫忙約林清紅晚上吃飯。”
  常海心道:“我估計肯定是梁成龍的主意。”
  秦清道:“不是他還有誰。”
  常海心想起自己和張揚跨出最後一步,就是因為那天晚上和林清紅一起喝多出事,俏臉隱隱又有些發熱,今晚如果林清紅去了,彼此見麵會不會尷尬?秦清看到她表情不太正常,並沒有想到還發生過其他的事情,輕聲道:“林清紅的『性』格很要強,就怕她未必給我這個麵子。”
  事情比秦清想象中要順利的多,秦清打了這個電話之後,林清紅居然問都沒問當晚有那些人就答應了下來,這讓秦清多少有些意外,反倒是常海心聽到林清紅要去,表情顯得越發有些不自然了,她開始打起了退堂鼓,今天晚上這頓飯自己還是找借口別去了,萬一林清紅提起那尷尬事兒,自己就要無地自容了,雖然說這種可能『性』幾乎不存在,可是常海心心中仍然感到不安,她也明白這種不安的真正原因在於秦清。
  相比常海心的不安,張大官人要鎮定得多,他朱宗萬談得很愉快,在浪淘沙泡了一個下午,五點多的時候才和梁成龍一起離開,喬鵬舉在出門前突然接到了父親的電話,讓他今晚返回東江,父命不可違,喬鵬舉隻能向這哥倆說聲抱歉了。
  袁波在海天早已準備停當,趙天才也先張揚和喬鵬舉兩人到達了這堙A看趙天才的樣子也是剛剛洗過澡,不過他就是在海天的住處洗的,沒張揚他們那麼隆重。
  聽說林清紅要來,袁波的第一反應就是,今晚得給梁成龍準備一頭盔,搞不好林清紅會掄酒瓶子砸過來。
  梁成龍笑道:“沒那麼嚴重,她要是真想打我,打死我我也認了。”
  常海天和常海龍兄弟倆來得也比較早,常海天是專程從嵐山趕過來的,張揚看到他們兄弟倆一起過來,問道:“海心沒跟你們一起過來?”
  常海龍道:“海心說信息中心的電腦出問題了,她必須回去搶救資料,讓我們先吃別等她。”
  張揚道:“工作再忙也得吃飯不是?”心堳o已經猜到,常海心十有***是借口,她肯定是因為秦清的到來而感覺到尷尬。
  秦清和林清紅在六點鍾的時候準時來到了海天,看到林清紅真的來了,梁成龍顯得有些激動,又顯得有些不安,自從上次他和林清紅在南武的事情後,到現在都沒聯係過,梁成龍一直都想知道林清紅到底對他那次的作為有何感想,說起來這件事還要怪張揚,不是他給自己的『藥』力過於強勁,也不至於悲催的成為了一夜七次郎,如果不是他及時打電話讓張揚過來救駕,隻怕當晚就精盡人亡了。
  張揚笑著叫了聲林總。
  林清紅瞪了他一眼,沒搭理他。
  梁成龍看出勢頭不妙,也沒敢主動搭訕。
  袁波道:“本來準備了十人的位子,現在喬鵬舉有事去了東江,海心又回單位去搶救資料了,真是菜好做,客難請。”
  秦清剛才就已經知道了常海心不過來的事情,她笑道:“海心向來認真,工作要緊。”她和常海天打了個招呼,雖然她和常海天都是從嵐山過來的,不過兩人之前都不知道對方要來。
  袁波招呼大家坐下,梁成龍幾次將目光試探著朝林清紅望去,可林清紅隻當他是空氣,一點反應都沒有。
  張揚明知林清紅對他不爽,還是湊到了林清紅的身邊坐下,樂道:“林總,這次來南錫,咱們可以落實讚助的事情了吧?”
  林清紅道:“你還好意思跟我提讚助啊?”
  張揚笑道:“咱們不是好朋友嗎?有了好機會我當然先便宜自己人。”
  林清紅道:“誰跟你自己人啊,用著我的時候,你把我當成朋友了,沒用的時候就幫著別人一起來坑我。”她口中的別人指的當然是梁成龍。
  袁波笑著打圓場道:“我說,咱們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千萬別因為小事兒傷了和氣。張揚,你這小子整天胡說八道容易得罪人,趕緊給你請紅姐道個歉。”
  張大官人還是很能拉下臉麵的,他笑眯眯道:“林總,你過去是我嫂子,現在都要跟梁成龍離婚了,以後我還是叫你清紅姐吧,這樣親切一些。”
  梁成龍聽到這話就有些急了:“我說張揚,你不是使壞嗎?你就是不幫我也別拆散我們啊。”
  林清紅道:“已經分開的兩個人還需要別人拆散嗎?張揚,你要是真想談讚助,那得先答應我一件事兒。”
  張揚嘴巴很甜:“清紅姐,您吩咐,隻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幫你。”
  林清紅盯著梁成龍道:“這兒有隻蒼蠅,你把他給我扔出去!”
  所有人都明白了,林清紅之所以來就是要讓梁成龍下不來台,就是給他難看的,兩口子的事情還真不好勸。秦清悄悄朝張揚使了個眼『色』,提醒他還是少說為妙,張揚卻依舊樂道:“這還不容易,清紅姐啊,咱倆握握手啊!”
  林清紅道:“握手幹什麼?”
  張揚道:“握手言和啊!你證明咱倆的友情不變,讚助不變,我就幫你把這隻蒼蠅從媊悒等X去。”
  林清紅果然伸出手和他握了握,張大官人握手的時候,手指卻在林清紅的脈門上一掃而過,這廝早就看出有些問題,手指這麼一掃,心中微微一怔。
  梁成龍那邊氣得鼻子都歪了,差點沒拍岸怒起大罵張揚見利忘義了,就為了點讚助,居然能把自己哥們給扔了,丫的太不義氣了。
  張揚放下林清紅的手,忽然笑眯眯道:“那啥……這事兒有點複雜,清紅姐,喜事啊,大喜的日子,咱別玩那麼暴力行不?”
  

Snap Time:2018-10-20 03:47:21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