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九十七章浪淘沙(下)


    第六百九十七章【浪淘沙】(下)

    張揚中午去了趙天才的汽修廠,汽修廠距離海天大酒店不遠,趙天才的修車技術很快就得到了袁波的欣賞,袁波投資拿下了這間修車廠,趙天才技術入股,得到的效益兩人三七分賬。

    張揚來到汽修廠的時候,趙天才正在指導工人給袁波新買的奧迪做裝潢,看到張揚來了,趙天才樂得衝上去握住他的肩膀道:“你還舍得回來啊!”

    張揚笑道:“我倒是不想回來,可南錫市領導離不開我啊。”

    “臭拽啊!”趙天才在他肩頭捶了一拳,邀請他去自己的辦公室坐。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去了,我就在外麵看看。”汽修廠內停著十多輛汽車,十多名工人都在忙活著,張揚道:“看起來生意還不錯。”

    趙天才道:“什麼都是現成的,袁老板接下來,我過來負責技術。以技術入股,占三成股份。”

    張揚笑道:“恭喜,當老板了,真是不錯。”

    趙天才道:“多虧了你,不然我現在還在美利堅合眾國當黑戶呢。”他想起一件事:“對了,聽說你的皮卡車丟了?”

    張揚道:“別提了!想起來就不爽!”

    趙天才道:“我剛弄好了一輛北京吉普,你要是不嫌破爛,先拿去開。”他指了指最西邊停的那輛草綠『色』的吉普車。

    張揚走了過去發現吉普車的內飾全都更換過,如果沒車的確有些不方便,張揚點了點頭,從趙天才手拿過鑰匙,點著火之後,開到院子溜了一圈,感覺車況還不錯,當然和他過去那輛超級皮卡沒法比。把車兜回到趙天才身邊,趙天才趴在左前門道:“怎麼樣?”

    張揚道:“先將就著用吧。”

    趙天才笑道:“當領導的還是低調一點好,這北京吉普雖然外貌不怎麼樣,可內飾很舒服,音響是博士的,發動機我重新調教過,空調也是新的,前後座椅我都改裝過,可以完全放平。”

    趙天才拉開車門上車,演示給張揚看,果然把座椅全都放平了,他向張揚眨了眨眼睛道:“搞車震很方便的。”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

    趙天才道:“先將就著用,等以後有機會,我幫你弄一輛車好好改裝改裝。”

    張揚道:“謝了!”

    兩人聊著的時候,梁成龍和喬鵬舉一起到了,梁成龍是來修他那輛寶馬車的,車停在路邊不知讓誰給他沿著車身劃了一拳,還在車身上寫了一行字,此地禁止停車。

    梁成龍氣得夠嗆:“這社會人心越來越險惡了,我車停在路邊招誰惹誰了?交警都不開罰單,現在人的仇富心理怎麼就這麼重?”

    喬鵬舉看到張揚,笑著過來和他握了握手,喬鵬舉對張揚在京城發生的事情有所了解,低聲道:“聽說你在京城跟鍾新民幹起來了?”

    張揚道:“外麵的那些風言風語你也相信?我和鍾新民關係還不錯。”

    喬鵬舉道:“不打不成交吧?京城那邊我朋友多的是,發生什麼事情都瞞不過我的耳朵。”

    梁成龍把車交給趙天才之後,也過來打招呼:“我說張揚,你打廖博生那件事完了嗎?”梁成龍對張揚還是有些不爽的,因為湍江水汙染的事情張揚把他叔叔梁天正搞得灰頭土臉,梁成龍回家免不得受了幾句抱怨,他覺著張揚在這件事上做得不夠地道,不看僧麵看佛麵,怎麼也應該給自己點麵子。

    張揚瞪了他一眼道:“哪壺不開提哪壺啊,合著我要是倒黴你心高興是不?”

    梁成龍道:“你吉星高照,逢凶化吉,要倒黴也不是你。”當著喬鵬舉的麵,他也不方便把話說明。

    喬鵬舉當然知道自家老爺子利用湍江水汙染的事情擺了東江市委***梁天正一道,喬鵬舉是個人精兒,當著這幫朋友的麵他很少談政治上的事情,微笑道:“咱們都是商人,莫談國事,都吃飯了沒有?”

    張揚道:“沒呢!”

    趙天才那邊道:“我讓人送了盒飯,中午就在我這兒湊合吧。”

    張揚點了點頭道:“是啊,就湊合湊合,我讓袁波準備了一桌飯,晚上咱們再正式喝點。”

    喬鵬舉道:“隨便吃點,吃過飯我請你們去浪淘沙洗桑拿。”

    吃過飯之後張揚和喬鵬舉、梁成龍一起去了浪淘沙,浪淘沙的浴池上方是透明的穹頂,抬頭可以看到藍天白雲,三人赤身『裸』體的躺在浴池,喬鵬舉看到了張揚肩頭的新疤,微笑道:“聽說你在京城中了一槍!”

    張揚道:“你的消息真是靈通啊!”

    梁成龍也湊過來看了看,嘖嘖歎道:“誰他媽這麼狠啊,再偏一點,你小命就玩完了。”

    張揚道:“我命硬,沒那麼容易死。”

    喬鵬舉道:“看來你是被仇人給惦記上了,以後還是小心一點兒,做人太張揚了不好,現在流行做人低調。”

    梁成龍意味深長道:“你是該長點記『性』了,到處得罪人,冤家宜解不宜結,在生意場上像你這麼玩早就死路一條了,我雖然不混官場,可也知道點門道,你要想在官場中長期走下去,必須要收斂一些。”

    張揚瞪了他一眼道:“***屁事!我這麼大人還用你教我辦事?”

    梁成龍道:“不看在你是我哥們的份上,我都不樂意搭理你,你就這熊樣,總以為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當今的時代已經不是武力當道的時代,凡事都要靠腦子。”

    張揚道:“你以為你很有頭腦?對了,你和林清紅之間的事情拎清了沒有?”他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梁成龍苦著臉道:“還他媽好意思說,你差點沒把我給弄死。”

    喬鵬舉並不知道這件事,有些好奇的看著他們。

    張揚想起這件事就樂了起來,梁成龍氣得兜起水潑了張揚一臉。

    喬鵬舉道:“林清紅不是在南錫嗎?”

    梁成龍點了點頭道:“昨兒剛到的,就住在海天,我去找她吃了個閉門羹。張揚,你回頭給她打一電話,把她請來吃飯。”

    張揚道:“就我那信譽度,她未必肯給我麵子。”

    梁成龍道:“也是……保不齊她連你一起也恨上了。”

    張揚道:“這麼著吧,我讓秦清約她。”

    喬鵬舉道:“秦清也來了?”

    張揚道:“來了,可能是為了深水港合作的事情,常海天晚上也能從嵐山趕過來,好久沒這麼多人一起聚過了。”

    梁成龍感歎道:“大浪淘沙始見金,有沒有發現咱們身邊的朋友是越來越少了,以後啊,都要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友情。”

    張揚總覺著梁成龍今天說話有所指,他猜到是為了梁天正的事情。真正談到友情,張揚和梁成龍之間要比喬鵬舉近一些,喬鵬舉這個人為人處世始終奉行著不即不離的態度,他和誰走得都不近,這和他的出身有關,喬鵬舉把人際關係看得很現實,認為任何人之間大都是利用和被利用的關係,對他來說,周圍的人多數都想利用他,也隻有感覺到對方有利用的價值,喬鵬舉才會和他們相處。

    喬鵬舉道:“老體育場的那塊地怎麼說?”

    張揚道:“王均瑤出事了,所以那塊地變得有些敏感。”

    喬鵬舉道:“無所謂了,我家老爺子讓我不要打那塊地的主意。”

    張揚有些納悶道:“喬***不是很少管你生意上的事情嗎?”

    喬鵬舉道:“有人在他麵前說了一些不利於我的事情,說我利用老爺子的影響力為自己經商創造便利,而且我不該把夢媛拉進來。”

    張揚笑道:“真打算放棄了?”

    喬鵬舉道:“可做的生意多了,我沒必要惹老爺子不高興,等你們的工程款全部到位,我準備去海南搞投資。”

    張揚聽出來了,喬鵬舉在拐彎抹角的催促他們體委結賬呢,張揚道:“市最近會給我一筆錢,主要是用在省運會上,很快就會開展招商工作,你們放心,工程款我一定會按照合約上給付,不會拖欠一分一毫。”

    喬鵬舉笑道:“聽起來跟我『逼』你要賬似的,我要是信不過你,當初也不會和成龍一起把新體育中心的半拉子工程給接下來。”

    梁成龍道:“話雖這麼說,可我現在資金上的確有些困難,張揚,你得給哥們幫幫忙,市的這筆財政撥款下來,你首先給我支點兒用用。”

    張揚道:“我早就告訴你不要這麼貪心,深水港工程你也幹,體育中心工程你也幹,東江還有你的工地,錢是賺不完的,心太渴了不好。”

    梁成龍道:“我是受了清紅的刺激,我要證明給她看,她老公是多麼優秀的一個人,我要讓她感覺到離開我肯定會後悔。”

    張揚和喬鵬舉都笑了起來,喬鵬舉道:“一個女人能讓你洗心革麵,還真看不出你梁成龍還是一情聖。”

    張揚道:“也是好事兒,你總算知道進步了。“

    梁成龍道:“我說你們怎麼不結婚啊?”

    喬鵬舉道:“結婚有什麼好?現在管我的人已經夠多了,我不想再多一個人管我。”

    梁成龍歎了口氣道:“都說婚姻就像一座圍城,城的人想出來,城外麵的人想進來,怎麼到了咱們這兒不適用呢,你們倆都在城外麵,瀟灑快活不想往鑽,我他媽蹲在城麵,不想走,林清紅非得拿著大棒『逼』我出去。”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他爬出來去蒸桑拿的時候,遇到了一個熟人,卻是呱呱香集團的老總朱宗萬,兩人結識於南武,通過查晉北的介紹相互認識,雖然隻是匆匆見了一麵,不過彼此的印象都很深。

    張揚笑著伸出手去:“朱總,想不到這麼快咱們就在南錫見麵了。”

    朱宗萬笑道:“不但見麵,還是坦誠相見!”

    兩人一起笑了起來。

    這種見麵方式並不多見,梁成龍上次也和朱宗萬見過麵,他很注重發展商界的關係,趕緊光溜溜的從池子出來和朱宗萬打招呼。

    張揚介紹喬鵬舉給朱宗萬認識,喬鵬舉聽說對方是呱呱香的老總,也對朱宗萬高看一眼。

    朱宗萬笑道:“你們先上去,等會兒一起去休息室聊。”

    沐浴之後,他們都來到貴賓休息室,朱宗萬這次來南錫是為了視察飲料廠的生產情況的,因為南錫前些天的水汙染事件,企業的生產受到了相當嚴重的影響,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產能才得以逐步恢複,提起這次的水汙染事件,朱宗萬也是一肚子的怨氣,他向張揚道:“我已經聯合了多家企業,準備向東江市『政府』索賠。”

    梁成龍聽說還是水汙染的事情,不由得歎了口氣道:“東江市『政府』方麵已經承諾會做出賠償。”

    朱宗萬這才想起梁成龍是東江市委***梁天正的侄子,笑道:“不聊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張主任,上次我跟你說過要讚助你們省運會的事情,趁著這次來南錫的機會,剛好把這件事給定下來。”

    張揚笑逐顏開道:“多謝朱總的熱心支持,如果您有時間,明天去體委談怎麼樣?”

    朱宗萬做事也十分的爽快,他點了點頭道:“好,明天九點半我準時去體委拜訪!”

    張揚心中竊喜,朱宗萬願意讚助,估計這次比賽用飲料和飲用水的問題全都解決了,他開始漸漸找回一些工作的感覺,省運動會的正式籌備工作要全麵展開了。

    

Snap Time:2018-01-17 02:53:08  ExecTime:0.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