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九十三章療傷(上)

  
  第六百九十三章【療傷】(上)
  李道濟隻覺著劍身劇震,整條手臂被震得酸麻,竹劍偏到了一邊,他應變奇快,連續退出兩步,這兩步是為了重新站穩根基,更是為了卸去張揚那一掌拍擊的力量,張揚的掌力從竹劍上傳來,震得李道濟氣血翻騰。
  李道濟此時方才明白,為什麼任昌元竟然不是張揚一合之將,一腳踢到張揚身上,居然害得任昌元腿斷,眼前這個年輕人,實力當真是深不可測。
  張揚這一掌用了八成功力,雖然成功將對手震退,化解了對方的全力一擊,可是這次出手牽動了他肩頭的槍傷,張揚也感到一陣氣血虛浮,他沒敢繼續進擊,仍然站立在原地,笑眯眯望著李道濟,其實他是在利用時機抓緊調息。
  天『色』越來越黑,夜幕即將籠罩古長城。史滄海忽然發現服部一葉消失了,史滄海內心一怔,剛才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戰場之上,卻沒有留意到服部一葉何時離開的。
  李道濟已經被張揚剛才交手表現出的超強實力震駭住了,正因為此,李道濟沒有急於發動第二次攻擊,此時雨似乎大了一些,李道濟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張揚的身後。
  服部一葉——來自日本的武功高手,在眾人都沒有留意的時候已經悄然來到戰局之中。開始的時候服部一葉並沒有想和李道濟聯手的,可是在看到張揚出手之後,服部一葉馬上改變了念頭,憑他的武功單打獨鬥絕非是張揚的對手。
  圍觀的人群看到服部一葉也加入戰團的時候,頓時憤憤不平,曹三炮嚷嚷道:“兩個打一個,不公平,媽的,日本鬼子,高麗棒子沒一個好東西。”
  史滄海道:“他們一起上也不會是張揚的對手。”他看到剛才張揚隻要乘勝追擊就可以在一招之間擊敗李道濟,卻不知張揚因何會放棄?史滄海並不知道,張揚的右肩受了槍傷,傷勢讓他的內力大打折扣,無法隨心所欲的將武功發揮出來。
  雨絲越來越急,風向似乎在短時間內有所改變,山風夾雜著雨絲向張揚撲去,服部一葉的身影在雨中顯著十分的朦朧,他的嘴低聲念叨著什麼,他的目光和張揚接觸在一起,張揚隻覺著服部一葉的一雙眼睛明澈異常,這樣的眼睛本不應出現在他的身上,可再看之時,感覺到他的目光宛如水波變幻,讓人捉『摸』不定,服部一葉的眼神竟然有種妖異的魔力。張大官人暗叫不妙,這廝竟然會『迷』魂法!
  張揚想要擺脫他的眼神,卻覺著自己的目光如同被粘滯在他身上一樣無法離開。
  服部一葉雙手一合,雨點瞬間向張揚的方向激『射』而去,而就在此時,李道濟也抓住了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前跨兩步,竹劍劈向張揚的後心。
  史滄海看出形勢不對,張揚竟然落入對方的夾擊之中,可對方發起攻擊之後,張揚似乎仍然沒有做出反應,史滄海急切之下,發出一聲大吼:“卑鄙!”
  史滄海的這聲大吼相當及時,張揚正陷入服部一葉的眼神之中不能自拔,聽到史滄海的這聲大吼,腦海之中猛然清醒了過來,則瞬間的清明,將張揚從危險的邊緣拉了回來,他聽到身後竹劍破空的聲音,竹劍距離他已經很近,張揚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身體向左側偏出,他的右臂抬起,竹劍從他的腋下刺空,而李道濟超強的應變能力表現了出來,攻擊落空之後,隨即向左橫掃,竹劍擊中張揚的右肋,如此近距離之下,張揚無法做出成功的閃避,隻能硬生生承受了李道濟的這一擊,蓬!地一聲,竹劍砸在張揚的右肋之上,因為右肩受了槍傷,張揚身體的右側是抵抗力最為空虛的地方,肋下劇痛,骨骸欲裂。
  服部一葉身法奇快,身形隨著風雨瞬間已經欺至張揚的麵前,一拳攻向張揚的心口,張揚忍住右肋的劇痛,大吼一聲,受傷的右臂收緊,將竹劍緊緊夾在自己的腋下,左拳伸出一記升龍望月,隨著他的出拳,周圍的雨絲順著他的動作延綿成為一條晶瑩朦朧的雨帶,遠遠望去,宛如一條晶瑩的長龍盤旋在他的身體周圍,這一拳正中服部一葉的拳頭。
  服部一葉的雙目之中忽然呈現出驚恐無比的表情,雖然和對方左拳直接相遇的是他的拳頭,可是真正受力的地方卻是他的肘部,肩頭,他聽到喀嚓、喀嚓的連續脆響。然後他的整條右臂在劇痛中軟綿綿垂了下去。張揚恨他用『迷』魂術對付自己,這一拳並沒有容留任何的情麵,服部一葉的右臂在張揚的拳力轟擊之下多處骨折,服部一葉又是疼痛,又是害怕,對方的拳力實在太厲害了。
  李道濟雙手握住劍柄想要將竹劍從張揚的腋窩中抽出來,可是竹劍被張揚夾住如同生了根一樣,任他如何努力始終無法移動分毫,張揚一拳將服部一葉重創,可是他凝聚全力的一拳也讓他的右肩傷口再度崩裂,張揚心中明白自己必須要速戰速決。
  李道濟無法將竹劍抽出,索『性』棄去竹劍,雙拳攻向張揚的後心。
  張揚身體前衝,在服部一葉還沒有從劇痛中恢複過來的時候,瞬間衝到了他的麵前,以左肩撞擊在服部一葉的胸口,服部一葉悶哼一聲,身體再也無法保持平衡,從箭垛跌落下去,摔倒在長城的階梯之上,李道濟的雙拳再度落空。
  張揚左手抓住竹劍的劍鋒,身體以左足為軸,急速旋轉,劍柄卷起霸道無匹的狂飆,向李道濟的頭顱橫掃而去,李道濟明明看到張揚出手,他也做出了躲避的動作,可是偏偏無法躲開張揚的這次攻擊,眼睜睜看著那劍柄靠近他的麵門,強烈霸道的罡風讓李道濟無法自如的睜開雙目,他內心深處升起難言的恐懼,雖然是竹劍,雖然攻向他的是劍柄,可是李道濟單從竹劍卷起的飆風就已經意識到,這竹劍擁有開碑裂石的力量。李道濟的雙目中流『露』出深深地絕望,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距離死亡如此之近。
  幸運的是,張揚看到了李道濟絕望的眼神,張大官人並沒有想置他於死地,竹劍距離李道濟的頭顱還有半寸的地方凝滯不發,卷起的飆風讓李道濟的皮膚產生了刀割般的疼痛,李道濟看到那柄竹劍忽然從中裂開變成了千絲萬縷,在他的麵前隨風飄散。
  張揚冷冷看著李道濟,伸出左手的食指輕輕搖動了一下,他在告訴李道濟,你不是對手。
  李道濟垂頭喪氣的低下頭去,早已摔倒在古長城石階上的服部一葉此時已經痛得就快暈厥了過去。
  看到眼前的情景站在周圍觀戰的人同時發出歡呼,史滄海『露』出微笑,他向曹三炮道:“我早就說,這小子不會讓我們失望。”
  張揚經過服部一葉身邊的時候,並沒有向服部一葉多看一眼,服部一葉用『迷』魂術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對付自己,就算廢去他的一條手臂也不為過。
  服部一葉望著張揚的目光中充滿了怨毒,他的兩名弟子過來攙扶起他,大聲道:“快來幫忙!”
  現場有醫生跟著過來,他背著急救箱趕緊去給服部一葉檢查傷勢。
  顧養養和查薇來到張揚的身邊,兩人看到張揚得勝,全都麵帶喜『色』,查薇道:“張揚,打得不錯!”
  顧養養美眸發亮道:“姐夫,你好棒!”
  梁聯合走了過來,笑著伸出手在張揚的肩頭捶了一拳,卻不巧打在張揚受傷的右肩上,張揚痛得臉『色』一筆,梁聯合看到他痛苦的表情不覺一怔,關切道:“你沒事吧?”
  張揚笑著搖了搖頭,不過他能夠感覺到右肩的傷口又裂開了,他必須要好好調整一下。
  此時史滄海也過來向他恭賀,史滄海的眼力比起其他人要厲害許多,一眼就看出張揚現在的狀況不對,他正想相詢。張揚道:“史老爺子,我有件事找您。”他左臂挽住史滄海,以傳音入密道:“老爺子,我受了點傷,不要告訴其他人,幫我先脫身離去。”
  史滄海聽到之後低聲道:“張揚,今晚先跟我回八卦門吧。”
  查薇和顧養養他們還準備幫助張揚慶祝呢,一聽史滄海要帶張揚回八卦門,都覺著奇怪,史滄海道:“我是擔心今天那幫日本人和韓國人輸了不服氣,對張揚不利,還有,這次比武雖然結束了,可有些事還需要處理。老爺子解釋的煞有其事。
  張揚讓查薇他們先回去,自己則上了史滄海的車,開車的是史滄海的兒子史英豪。
  汽車啟動之後,史滄海方才道:“傷在了哪?讓我看看你的傷勢?”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妨事,我今天過來之前已經受傷了,史老爺子,我不想別人知道這件事。”
  史滄海還以為他是在和服部一葉、李道濟交手的時候受的傷,歎了口氣道:“那日本人似乎有些手段。”
  張揚道:“他會『迷』魂術,手段有些卑劣。”
  史滄海道:“先去我那調養吧!”
  張揚謝絕了史滄海的好意,他讓史英豪將他送往香山天池先生的故居。
  這次來到京城,張揚一直都想去天池先生的故居休息幾天,可是因為諸般事務接踵而來,始終都沒有機會,史滄海父子將他送到這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張揚推門下車的時候,史滄海道:“你沒事吧?”
  張揚笑道:“放心吧,隻是輕傷,適當調整一下就會沒事。”
  史滄海點了點頭,目送張揚走向那所宅院,史英豪低聲道:“爸,他好像受了傷?”
  史滄海道:“張揚的武功深不可測,看來武學之道,不僅要靠努力,更要靠天分,咱們八卦門是無法出現這樣的人才了。”
  即將走到門前的時候,張揚的手機響了,卻是顧養養打來了電話,她和查薇、江光亞在一起,對張揚突然選擇和史滄海一起離去都感到不解,所以特地推舉她打電話過來問候,顧養養道:“姐夫,你有沒有事?”
  張揚笑道:“怎麼你們所有人都盼著我有事嗎?”
  顧養養小聲道:“不是這個意思,是大家關心你……”說完這句話之後,她又補充道:“我也擔心你有事。”
  張揚笑道:“放心,我不會有事,隻是和史老爺子探討一些武學上的問題,明天我給你電話。”
  顧養養嗯了一聲,然後道:“大家都想幫你慶祝!”
  張揚抬起頭,此時夜雨下得有些疾了,他輕聲道:“等到明天!”
  張揚掛上電話,繼續向大門走去,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的內心深處在希望著什麼?
  大門緩緩開啟,陳雪身穿灰『色』束腰風衣,內穿紅『色』高領羊『毛』衫,俏生生出現在張揚的麵前,像從前一樣,她的美眸之中沒有驚奇,仿佛她早已知道了張揚的到來。
  張揚『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他希望的事情果然發生了,自從走入香山,他就希望著陳雪會在這,一切果然實現。張揚道:“你知道我會來?”
  陳雪搖了搖頭。
  張揚又道:“我知道你在這!”
  陳雪輕輕哦了一聲,她的態度仍然是不冷不熱,對待張揚和一個萍水相逢的人沒有任何區別,在張揚因為顧佳彤的離去傷痛欲絕,獨自去清台山黯然神傷之時,恰巧遇到了陳雪,從那時起,張揚知道陳雪雖然表麵上冷若冰霜,可是在她的心底深處是關心著自己的。
  陳雪把張揚讓進了宅院,然後將大門關上,借著門廊上的燈光,陳雪看到了張揚肩頭滲出的些許血跡,輕聲道:“你又受傷了?”
  張揚點了點頭。
  陳雪歎了口氣,目光變得溫柔了許多,其中充滿了憐愛,宛如看著一個受傷的孩子。
  張揚喜歡她此時的眼神,內心被陳雪流『露』出的些許憐愛溫暖著,陳雪帶著他來到房間內,幫助張揚脫去薄呢大衣,發現他麵的軍服,肩頭處已經被鮮血浸透。
  陳雪雖然沒有說話,可是卻感到一陣心疼,她清楚地認識到自己已經越來越在乎張揚了,陳雪道:“究竟怎麼回事?”
  在陳雪的麵前,張揚沒想到過要隱瞞什麼,他笑了笑道:“被人騙到了軍事禁區,有人給了我一槍。”他的語氣雖然輕鬆,可是陳雪卻能夠想象得到當時的驚險。
  陳雪讓張揚在椅子上坐下,輕聲道:“讓我看看你的傷。”
  張揚道:“如果我沒記錯,天池先生的書桌有我送給他的一些金創『藥』,上次收拾東西的時候還在那。”
  陳雪道:“我去給你拿來。”
  張揚道:“弄盆熱水,幫我清理一下身上的血跡。”這廝說得很自然,簡直沒把陳雪當成外人。
  事實上陳雪也沒覺著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她去書房,把張揚需要的東西找齊,然後又打了盆熱水。
  鮮血將張揚的襯衫粘附在身上,陳雪看到他身上的血跡,秀眉顰起,芳心之中隱隱作痛,可是她的表情卻沒有流『露』出一絲一毫的關心,輕聲道:“需要用剪刀把你的襯衣剪開。”
  張揚道:“可惜了部隊發給我的這身衣服。”
  陳雪用剪刀將染血的襯衫剪開,在部隊軍醫曾經為張揚的傷口做過處理,不過紗布也已經被鮮血完全浸透了,失去了應有的作用,陳雪小心揭開紗布,用酒精為他消毒傷口。
  張大官人雖然堅強,可是酒精刺激傷口的疼痛卻讓他禁不住吸起了冷氣。
  陳雪知道他疼得厲害,故意和他說話分散他的注意力道:“為什麼我們每次遇到,不是你受傷,就是我受傷?”
  張揚聲音微微顫抖,臉上卻拚命擠出笑容道:“過去……你受傷多一些,好像現在……都是我受傷了……”
  陳雪打開金創『藥』,將其中淡綠『色』的『藥』膏塗抹在張揚的傷口上,張揚長舒了一口氣,他自己配製的金創『藥』十分的靈驗,不但可以生肌換膚,止痛也有奇效,傷口塗上金創『藥』之後,很快就感覺到麻酥酥的,剛才難忍的疼痛很快就減輕了許多。
  陳雪為他包紮好了傷口,然後用熱『毛』巾很小心的幫助張揚將身上的血跡擦幹,她並沒有感到不好意思,似乎為張揚做這一切很自然,反倒是張大官人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望著美得不食人間煙火的陳雪,宛如大灰狼見到了小肥羊,這貨很不雅觀的流了口水,當然沒等滴出來就咕嘟一口咽了下去。
  陳雪被他這怪異的動靜驚動了,抬起頭很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張大官人訕訕笑道:“那啥……我還沒吃飯呢!”
  陳雪把染血的『毛』巾在水漂洗了一下,擰幹後搭在一旁,然後拿了一床棉被給他披在身上,柔聲道:“你等著,我去給你做飯。”
  張揚道:“有什麼好吃的?”
  陳雪嫣然笑道:“麵條兒!”
  張揚道:“麵條兒也成,我都快餓癟了!”這倒是實話,他今天一早就沒來及吃飯,下午兩點多被放出來之後,隻是在路邊飯店草草吃了一點,晚上經曆了這場大戰,又消耗不少,眼看已經夜十點了,張揚處理完傷口之後,身體狀態恢複了不少,食欲也隨之增長起來。
  張揚裹著被子來到桌前,看到桌上擺放著基本史料文集,全都是陳雪學習用的,他忽然想起陳雪今年也應該畢業了,陳雪在清華的成績一直出類拔萃,她和趙靜是同班同學,趙靜已經實習,陳雪現在也應該走上實習崗位了。
  張揚翻開陳雪的筆記,卻見上麵寫的都是一些隋唐的史料,張大官人對隋朝那段曆史耳熟能詳,於是翻到開頭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這篇筆記主要寫得是隋朝的官製,張揚看了幾頁,發現陳雪對隋朝官製掌握的相當精確,看來這小妮子在這段曆史上一定花費了相當的功夫。
  誘人的香氣飄入室內,張揚抬起頭,看到陳雪端著一大碗炸醬麵走了進來,張揚道:“好香!”
  陳雪將炸醬麵放在桌上,目光瞥見張揚正在看她的筆記,淡然笑道:“你什麼時候也對學業這麼感興趣了?”
  張揚放下筆記,來到桌邊,聞了聞麵條:“好香啊!”
  陳雪笑道:“一定是因為你餓了,現在就算是給你白水麵條你也認為是無上的美味。”
  張揚左手拿起筷子,顯得十分的生疏,夾了幾下,麵條都滑落下去。
  陳雪搖了搖頭,從他手拿過筷子,夾了麵條喂到他嘴,張大官人的臉上幸福洋溢,美美的品嚐著陳雪做得炸醬麵,享受著她的溫柔伺候,忽然覺著此時幸福的如同飛入雲端。
  陳雪把這碗麵條喂他吃完,收拾完碗筷,又去給他洗衣服,表現的如同一個體貼入微的小媳『婦』兒。
  張揚裹著棉被,來到她的身邊,笑眯眯道:“你今年是不是應該畢業了?”
  陳雪點了點頭,仍然繼續洗著衣服。
  “有沒有想過去哪工作?”
  陳雪道:“我想繼續讀書。”
  “讀研?”
  陳雪點了點頭。
  張揚詫異道:“一直學下去有什麼意思?學習雖然是好事,可整天抱著書本,也會讓人的思維僵化。”
  陳雪難得的笑了笑:“我本來就不是個靈活的人,我不善於和社會上的其他人交往,我討厭過於熱鬧的場合,大學還是單純一些,人生來就不一樣,有人喜歡熱鬧,有人喜歡安靜,不一定每一個人都要像你一樣。”
  張揚點了點頭,陳雪說得不錯,她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
  

Snap Time:2018-12-14 07:45:59  ExecTime: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