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九十二章古長城真漢子(下)

  
  第六百九十二章【古長城!真漢子!】(下)
  三人說話的時候,八卦門的史滄海和京城武術協會的幾名頭麵人物也來到了,史滄海本門之中,隻來了他的兒子史英豪和徒弟梁聯合。
  梁聯合看到高處的張揚,忍不住道:“他在搞什麼?”
  史滄海道:“應該是在準備,我們不要打擾他。”
  山下又有一群人攀爬上來,這群人是今天的另外一幫主角,韓國方麵任昌元的師叔李道濟帶著兩名弟子前來,日方服部一葉也帶著村上忍和藤原尊寺兩名愛徒過來了。京北公司也來了不少人,馬永剛過來了,他表情顯得有些尷尬,說起來這件事和他也有著相當大的關係,如果不是他找任昌元和村上忍過去助威,也不會把事情鬧到這種地步,雖然這次挑戰的起因全都是因為私怨,可馬永剛也有些在自己同胞麵前抹不開麵子,他甚至覺著周圍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十有八九把他當成漢『奸』看待了。老總鍾新民就沒有過來,大概他事先就考慮到今天這場比試無論誰輸誰贏他的臉上都不好看,這些日韓高手都是他請來的客人,如果是私下切磋倒也沒什麼,他沒想到這件事傳得這麼廣,京城武術界的頭麵人物都知道了,一旦比武被蒙上了愛國主義『色』彩,這場決鬥就變得複雜了起來。
  李道濟和服部一葉對望了一眼,兩人的目光又同時望向坐在高處的張揚,村上忍湊到師父服部一葉麵前,指著張揚的背影道:“師父,就是他!”這廝昨天被張揚掃了幾個大耳光,恨不能找把刀切腹『自殺』,士可殺不可辱,今天是特地把師父請來給他出氣的。
  服部一葉望著張揚,眼神顯得非常複雜。
  李道濟和服部一葉之間也沒有什麼交情,他們都是為了中日韓對抗賽才來到了京城,想不到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服部一葉的兩名弟子被打,不過好在沒受重傷,李道濟那邊損失更重,他的師侄任昌元右腿被張揚給震斷了,任昌元武功方麵隻能說是一般水準,可是這個人很會辦事,深得金鬥羅的歡心,李道濟身為任昌元的師叔,怎麼都要為他出頭,討還這個公道。
  共同的目的很容易讓人走到一起,日韓雙方的高手目前有了一個共同的敵人就是張揚。
  馬永剛看到京城武術界的幾位頭麵人物都來了,慌忙過去打招呼,可他走過去才發現多數人都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馬永剛覺著無趣,還是硬著頭皮跟每個人都打了個招呼,來到史滄海麵前的時候,他恭敬道:“史老爺子好。”
  史滄海歎了口氣道:“你這小子怎麼能帶著外人對付自己人呢?”
  馬永剛就快窩囊死了,他苦著臉向史滄海道:“史老爺子,今天隻是一場私下的切磋,不是為了什麼國家榮譽,你們搞得太隆重了。”
  史滄海道:“此言差矣,你覺著是一場私下比武切磋,可別人未必會這麼認為,如果張揚贏了還好說,如果他敗了,別人就會說我們中國功夫比不過日本功夫,比不過韓國功夫!”
  馬永剛從沒想過這麼多,他撓了撓後腦勺道:“史老爺子,有這麼嚴重嗎?當初我們籌備中日韓三國對抗賽,也隻是為了增進彼此的文化交流,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史滄海沒說話呢,他身邊的曹三炮忍不住嚷嚷起來了:“屁的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奧運會的時候,一個個你爭我奪的拿金牌,咋就沒人主動把金牌讓出去?”
  馬永剛道:“我也沒說輸贏不重要,我隻是覺著今天的事情跟國家榮譽挨不上吧?”
  梁聯合一旁直向他擠眼睛,今天前來的都是京城武術界的頭麵人物,也都是一些老人,他們的思維觀念肯定跟不上時代,在他們看來今天的比賽已經蒙上了國家榮譽的『色』彩,什麼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全都是扯淡。
  馬永剛頭腦雖然不是那麼靈活,可是他也不傻,他當然明白麵對這幫觀念保守的老一輩武林人物說不清什麼道理,他悄悄溜到一邊,既然別人都不待見他,他還是找個地方老老實實呆著。
  梁聯合來到馬永剛身邊,很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馬永剛歎了口氣,拿出一盒煙,抽出一支遞給了梁聯合,兩人找了個避風的地方把香煙點燃了,馬永剛抽了口煙道:“梁局,這幫老前輩都把我當漢『奸』看了。”
  梁聯合聽他這樣說忍不住笑了起來:“沒那麼嚴重,不過這幫日韓高手的確是你引來的,京城的武術界產生同仇敵愾的心思也很正常。”
  馬永剛道:“我現在巴不得張揚能夠取勝,他要是敗了,我就成了人人喊打的漢『奸』,就成了千古罪人。”
  梁聯合道:“鍾新民怎麼沒來?”
  馬永剛道:“鍾總什麼頭腦,他肯定知道來到得麵對這樣的場麵,所以把當漢『奸』的機會讓給我了。”
  梁聯合笑了起來,他抽了口煙道:“放心,憑張揚的武功,對付這些人不在話下。”
  馬永剛在這一點上是深表認同的,自從見識過張揚的武功之後,他算是心悅誠服了,這廝的武力完全是變態級的存在。
  所有人都在下麵議論紛紛的時候,張大官人仍然盤膝坐在那媕R心調息,一絲沁涼落在他的臉上,張揚的眼皮跳動了一下,他緩緩睜開雙目,黃昏時分,陰雲密布,看起來夜幕就要降臨,空中飄起了細密的雨絲,這樣的天氣充滿著慘淡淒涼的味道,張揚緩緩站起身,負手站在箭跺之上,他的身影英武挺拔,宛如凝固在長城上的一尊雕像。
  查薇望著張揚,輕聲笑道:“真會故弄玄虛,他真把自己當成解放軍的代言人了!”
  江光亞向上望去,可不是嘛,張揚一身軍裝,站在那堙A十足的一個中國軍人形象,江光亞拿起相機,給這廝照了兩張相,pose擺得不是一般的牛『逼』,不留個影實在太浪費了。
  查薇道:“真想把他拉下來,我站上去照張相!多好的位置讓他給占了!”
  江光亞道:“回頭我扶你上去,不過前提是你別往下麵看。”
  查薇倒吸了一口冷氣,搖了搖頭道:“還是算了,我可沒那麼大的膽子。”
  按照史滄海他們所想,事先還要公證一下,他們準備好了一份文件,對交手中有可能出現的危險和意外都做出了說明,可讓梁聯合拿給李道濟和服部一葉簽字的時候,兩人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張揚站在箭跺之上朗聲道:“你們兩個誰先來?要不還是一起上吧,我趕時間!”這廝說話的口氣和他所站的位置都是一樣,居高臨下。
  李道濟向服部一葉望去,服部一葉沒有移動腳步的意思,李道濟點了點頭,他緩緩踏出了一步。
  曹三炮道:“高麗棒子要先來!”
  史滄海輕蔑笑道:“他們兩個加起來也不會是張揚的對手!”史滄海說這句話是建立在對張揚絕對信心的基礎上,他並沒有見識過李道濟和服部一葉的功夫,可是史滄海在骨子堿O瞧不起韓國和日本功夫的,他認為中華武學才是正統,雖然他對於中華武學的凋零現狀並不滿意,但是他認為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中華功夫難以再現過去的榮光,但仍然不是日韓兩國可以相提並論的。
  李道濟沿著殘破的階梯一步步向上走去,張揚就站在箭跺之上,微笑望著李道濟。
  李道濟肩上扛著一把竹劍,他在劍術上的修為很高。
  張揚通過這段時間的修整,身體的狀態已經恢複了不少,雖然肩上的槍傷未愈,但是他相信,對付李道濟和服部一葉還是綽綽有餘。
  李道濟自從踏出那一步之後,他的目光就始終沒有離開張揚。
  張揚笑眯眯看著他,伸出左手,向他做了個招手的動作,這一動作充滿了挑釁『性』。
  李道濟冷哼一聲,手中竹劍向石階上一頓,身體陡然拔地而起,大鳥般落在箭跺之上,他和張揚之間的距離大約五丈。
  史滄海兩道花白的眉『毛』緊緊皺起,從李道濟的身法來看,這廝的武功即便在中國也可以進入一流高手的境界。
  李道濟立於箭跺之上,目光直視張揚。
  張揚的臉上微笑依舊,可是這並不代表著他輕敵,從李道濟騰躍到落在箭跺之上,動作一氣成,毫無淤滯,山風獵獵,站在這箭跺之上,一旁就是百丈深淵,這對任何人都是一種心理的考驗,如果沒有超強的心理素質,單單是站在這堣w感到頭暈目眩,更不用說在城牆之上,展開決鬥了。
  李道濟出乎意料的向後退了一步。
  張揚流『露』出欣賞的目光,李道濟並非是退,而是以退為進,退出這一步是為了找到攻擊的最佳位置,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可以在瞬間對自己所處的環境進行了解,並判斷出自己發動進攻的最佳位置。
  人不同,選擇自然不同,李道濟所選擇的是對他最為有利的地方,他後撤一步之後,隨後又向前跨出一大步,他的步幅越來越快,遠遠望去,如同一隻蒼鷹般衝破蒼茫的暮『色』,衝破細密的雨絲,向張揚急衝而去,他精確地計算出了自己的每一步,力求在抵達張揚之前他的身體達到最佳的狀態,可以凝聚全力,用最巔峰的力量完成他的第一次攻擊。
  竹劍無鞘,在李道濟踏出第三步的時候,竹劍高高擎起,與此同時,李道濟爆發出一聲震徹天地的大吼:“嗨!”,這一聲大吼不僅僅是為了以壯聲威,這聲大吼讓他身體每一部分的肌肉都充分調動了起來,讓他的血『液』沸騰,讓他的力量灌注於每一個細胞之中,青光閃動,劈開細密的雨霧,凜冽的劍氣破空,發出尖銳的呼嘯之聲。
  史滄海的臉『色』忽然變得凝重,生活在金鬥羅光芒下的李道濟並沒有太大的名氣,可是他的武功卻實在不容小覷。
  張揚在李道濟出劍之後,也做出了一個和李道濟開始時同樣的動作——後退,敵方士氣正強,如果在平時,張大官人或許會用霸道無匹的內力硬撼對方,可是現在他畢竟受了槍傷,采取硬碰硬的方法並不明智。張揚退出的這一步,極其關鍵,李道濟開始後退,他是要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距離,確保攻到張揚麵前的時候他的攻擊力可以達到最強,張揚退出的這一步改變了雙方的距離,李道濟這次的攻擊必然因為這一改變而有所折扣。
  李道濟的步幅已經在攻擊的途中做出了微妙的調整,手中竹劍劈到中途忽然改劈為刺,劈砍比刺殺需要的力量更大,李道濟的劍法變化極快。
  張揚退了一步之後,並沒有選擇繼續逃避,而是伸手向李道濟的竹劍抓去。李道濟心中暗道,你也太過托大了,雖然是竹劍,可是李道濟灌注全部的力量之後,竹劍也堅逾金鐵,劍鋒撕裂空氣,發出宛如毒蛇吐信般的絲絲之聲。李道濟下定決心,這一劍必然要將張揚的左手刺出一個血洞不可。
  眼看張揚的手掌就要觸及竹劍之時,他的左掌突然一偏,避開劍鋒,啪!地一聲拍打在劍身之上,肉掌擊打在竹劍上,發出的響聲極大,宛如有霹靂炸響在他們的身邊。
  

Snap Time:2018-10-22 15:45:18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