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九十二章古長城真漢子


    第六百九十二章【古長城!真漢子!】

    秦振堂道:“他如果真的抱有其他目的,肯定不會說實話。”

    趙全增道:“放不放他?”

    秦振堂點了點頭道:“放他走吧!”父親在秦振堂的心中極具威嚴,他不敢違抗老爺子的命令。

    張揚走出禁閉室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鍾,太陽躲到了雲層,天空灰白,不知是不是因為在山區的緣故午後忽然刮起了大風。

    秦振堂並沒有出麵,趙全增帶人把張揚放了出來,先來到了醫務室給他檢查了一下傷口,從張揚被關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四個多小時,他們才想起為張揚處理傷勢,換成普通人,單單是失血也撐不住了,軍醫為張揚簡單清理了一下傷口。

    檢查傷口的時候,張揚道:“麵沒有子彈,幫我包紮一下就行。”

    軍醫很詫異的看了看他,實在想不通彈頭為何沒有留在麵,從表麵上看,張揚的肩膀並沒有被打穿。

    趙全增站在一旁冷冷看著張揚。

    張揚道:“事情搞清楚了?”

    趙全增聲音低沉道:“算你運氣!”

    張揚笑道:“也就是說,你們準備放我走了?”

    趙全增點了點頭,他向張揚的身上看了看,張揚身上的衣服全都被鮮血染透了。

    一名士兵走過來將張揚的手機放在一旁,趙全增道:“給他找身衣服換上。”趙全增並非是良心發現,而是他認為張揚這樣鮮血淋漓的走出去,會影響到他們軍營的形象,張揚所受的槍傷本來就和他們無關,他們可不想背這個黑鍋。

    軍醫處理完傷口,士兵已經拿來了替換的軍服,張揚來到水龍頭前,清洗了一***上的血跡,趙全增遞給他一條『毛』巾,低聲道:“如果讓我查到你和這次的事情有關,我絕不會放過你。”

    張揚淡然笑道:“一樣!”

    趙全增愣了一下,他隨即明白,張揚所說的一樣是什麼意思,張揚也在懷疑是他們設下了這個圈套,讓他鑽進來。

    張揚走到帷幔後,換上了那身軍服,軍服是新的,也算是對關押他這幾個小時的補償。

    當換好了軍服的張揚走出來的時候,連趙全增也不得不承認,這廝穿上軍服真的是英武挺拔,張揚出門之前,眼睛上下打量著趙全增。

    趙全增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幹什麼?”

    張揚指了指他的薄呢大衣:“能不能給我來一件,我冷!”

    趙全增心中暗罵這廝得寸進尺,不過張揚今天失了不少的血,感到冷也很正常,他脫下自己的大衣遞了過去,張揚穿上大衣,因為右肩受傷的緣故,穿衣服顯得有些笨拙,還是趙全增幫忙把衣袖掏了進去。

    走出醫務室,張揚抬起頭,尋找著天空中的太陽,好不容易在灰蒙蒙的天空中找到了一個灰白『色』的日頭,他歎了口氣道:“今天的天氣不好!”

    趙全增將手機交還給他。

    張揚看了看未接來電,翻看記錄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他接通電話,聽到喬夢媛的聲音:“張揚,你有沒有事?”

    張揚的內心感到一股暖流在滌『蕩』,他忽然明白了什麼,低聲道:“謝謝!”

    喬夢媛沉默了一下,輕聲道:“抽時間,你去看看我爺爺!”

    張揚頓時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夠走出這,全都依靠喬老發話的緣故,他低聲道:“我會去!”

    喬夢媛道:“文夫人很緊張你,你千萬不要再惹事了,出去後給她一個電話,讓她安心。”

    張揚點了點頭,掛上電話,在趙全增和兩名士兵的押送下走出軍營的大門。

    此時秦振堂正站在樓上的辦公室內,靜靜看著張揚,他的目光中充滿了憤怒,他不明白,為什麼父親要放過這個家夥?他甚至有些後悔,自己剛才明明有機會殺掉張揚,可他沒有這樣做?為什麼?

    已經走到大門前的張揚忽然停下腳步,緩緩回過身去,望著秦振堂所在的方向,伸出他的左手,做出了一個瞄準『射』擊的手勢。

    望著這廝囂張得意的樣子,秦振堂的雙目中幾乎就要噴出火來。

    張揚之所以做出這個拔槍『射』擊的舉動,更是一種發泄,他被人設計進入這個局中,如果不是喬老發話,這次的麻煩肯定不小,現在回想起來,其中的漏洞很多,隻要稍稍謹慎一些就會識破對方的『奸』謀,可是他對顧養養的關心影響到了他對事情本身的判斷,自從顧佳彤的事情發生之後,他已經成為了驚弓之鳥,他害怕曆史重演,害怕身邊人再受到任何的傷害。

    、  軍營的大門在張揚身後緩緩關閉,他看到了遠處的三個身影——查薇、顧養養、江光亞。

    顧養養看到張揚出現在軍營大門外的時候,眼圈兒頓時紅了,她快步迎了上去,繼而小跑起來,跑的越來越快,來到張揚的麵前,忽然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了他,張大官人有些尷尬的僵在那,他雙手低垂,聽到顧養養泣聲道:“你為什麼這麼傻?我沒事,我好好的……”顧養養因張揚為她隻身涉險而感動不已,張大官人想要的卻不是這個結果,被顧養養在查薇和江光亞的注視下樓的那麼緊,抱得那麼緊,張大官人真的有點如坐針氈,他低聲勸慰道:“養養,我沒事,隻是誤會,現在已經說清了。”

    江光亞看到眼前的情景,內心中頓時感到無比的失落,他終於明白顧養養的心思壓根沒有一丁點在他的身上,顧養養心中自始至終隻喜歡張揚一個。

    查薇的美眸中也掠過一絲失落,不過比起江光亞,她的這種失落感輕得多。顧養養抱住張揚的時候,張大官人尷尬的目光始終在看著查薇,查薇笑看著他。

    顧養養終於想起身後還有查薇和江光亞,她放開了張揚,俏臉緋紅垂下頭去,小聲道:“我……我……太高興了!”

    張揚樂點了點頭,走向查薇和江光亞,他先和江光亞握了握手:“多謝你們來接我。”

    江光亞晃了晃他的手道:“有沒有找到那個冒牌貨?”他說的是冒充葛國慶的家夥。

    張揚搖了搖頭。

    查薇道:“算了,虛驚一場,隻要人平安無事就好,趕緊上車吧。”

    幾個人上了江光亞的寶馬車,張揚並沒有告訴他們自己受傷的事情。

    張揚道:“你們怎麼知道我被困住了?”

    江光亞道:“養養在電話中聽到了那聲爆炸,所以我們一起過來,發現有些不太對,是薇姐找她叔叔了解到你的情況。”

    張揚轉向查薇笑道:“你蠻關心我啊!”

    查薇俏臉一熱,不過她表現得很自然:“大家都很關心你!”

    江光亞道:“真是奇怪,為什麼有人要冒充葛國慶把你騙到這來?”

    張揚道:“不知道,隻要你們平安無事就好。”他有些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顧養養看出他的精神狀態不是太好,小聲道:“姐夫,你有沒有吃飯?”

    張揚搖了搖頭。

    江光亞道:“我送你回南錫駐京辦休息,中途找家飯店先吃飯。”

    張揚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道:“去箭扣長城!”

    “什麼?”查薇和顧養養同時驚呼道。

    每個人都知道,張揚在傍晚六點已經答應了日韓兩國高手的挑戰,可是他現在的狀態是不是能夠堅持下去?

    查薇道:“我看你現在的狀態並不好,是不是應該考慮改期在和他們比試?”

    張揚道:“如果改期,會被這幫外國佬看不起,狀態是可以調整的,還有四個小時的時間讓我休息,我想已經足夠了。”

    無論是查薇還是顧養養都知道張揚一旦作出決定,輕易不會更改,就算再怎麼勸他也沒用。不過她們都不知道張揚受了槍傷,如果知道這件事,無論如何都要反對張揚出戰了。

    他們在途中吃了些東西,短暫的停歇過後,張揚就讓江光亞開車直接前往箭扣長城。

    箭扣長城位於京郊懷柔縣西北八道河鄉境內,山勢非常富於變化,險峰斷崖之上的長城也顯得更加雄奇險要。箭扣長城因整段長城蜿蜒呈w狀,形如滿弓扣箭而得名。

    他們提前一個半小時抵達了目的地,汽車無法直接到達刀把樓,又經過了一番攀爬,張揚原本蒼白的臉『色』泛起了一絲紅意,他的氣息稍顯急促。

    顧養養一直都在留意張揚的狀況,覺察到張揚急促的氣息,顧養養不禁顰起秀眉,她修習武功已有多年,武功方麵的見識也與日俱增,正常人曆經這麼遠的跋涉之後,呼吸急促肯定是難免的,可在張揚卻很不正常,張揚的武功何其厲害,正常的情況下,這段路途不可能對他造成任何的影響,可是從張揚的呼吸來看,他的身體狀態很不好。顧養養悄悄來到張揚身邊道:“你有沒有事?”

    張揚搖了搖頭,笑道:“別擔心,我哪有那麼嬌貴?”

    查薇道:“好像我們來早了!”

    張揚道:“決戰之前,首先要了解周邊的環境,我是第一次到箭扣長城來。”他緩步向前方走去,沿著陡峭的台階走了上去,走了幾步,忽然騰空跳起,左腳在牆磚上踏了一下,借助牆麵的反彈力,身體倏然躍向右方,穩穩落在城牆的箭跺之上。

    幾個人都望著他,張揚矯健的身姿讓他們增強了不少的信心,可是他們卻不知道,張揚完成這一動作又牽動了右肩的傷口,疼痛讓他的額頭再度冒出了冷汗,張揚沿著箭跺跳躍前行,他大聲道:“都不要跟我過來,我要好好調息一下!”

    江光亞還是第一次看到張揚公開顯『露』他的武功,充滿羨慕的望著張揚的背影,他無意中到顧養養和查薇,兩人的目光都盯在張揚的身上,同樣的癡『迷』,同樣的愛慕,江光亞不禁暗歎同人不同命,張揚的確有吸引女孩子的一麵。

    張揚選擇和他們拉開距離,一是為了調息,二是為了避免他們發現自己身上有傷。

    顧養養修煉武功的日子並不是很長,都能夠從他的呼吸吐納中發現他的身體狀況有異,待會兒等史滄海那些武林人士到來,自己身上的傷勢恐怕更瞞不住他們的眼睛。

    張揚盤膝坐在高處的平台之上,從他的角度俯瞰,下方的長城雄姿盡收眼底,這一段是京城最為險峻、雄奇的長城,自然風化嚴重,沒有任何人工修飾,綿延20多公,充分展現了長城的驚、險、奇、特、絕,也是最能領略到長城古老韻味的地方。

    山風迎麵吹來,張揚不覺打了個寒顫,他緩緩閉上雙目,距離和日韓兩國高手對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必須要利用這有限的時間,盡快的調整好身體狀態,贏得這場必須要贏得的勝利。張揚驅散腦中的雜念,腦海終於進入一片空明之中,內息自丹田升騰而起,隨著經脈行遍全身,氣息運行的速度越來越快,張揚的麵孔也變得越來越紅,肩頭的疼痛漸漸消失。

    顧養養望著坐在高處宛如雕像般一動不動的張揚,心中不由得有些擔心,她輕聲道:“不知怎麼?我總是覺著他今天有些不對頭。”

    查薇道:“應該沒事,你沒看到他剛才向猴子一樣的『亂』蹦『亂』跳?那邊就是萬丈深淵,別說讓我在上麵行走,我看一眼就暈了。”

    江光亞道:“放心吧,張揚肯定沒事,他現在是在準備呢,咱們都不要打擾他。”

    

Snap Time:2018-01-23 04:27:17  ExecTime: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