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九十章軍事禁區(下)


    第六百九十章【軍事禁區】(下)

    史滄海歎了口氣道:“其實就拿我八卦門來說,很多絕學都已經失傳了,中華武學,日漸凋零是個不爭的事實,像你這種年輕的高手,已經很難見到了。”史滄海的話語中充滿了無奈和悲哀。

    在梁聯合看來,明天張揚對付日韓高手的挑戰肯定是必勝無疑的,他所擔心的隻是張揚下手太重,萬一造成了對方重傷,這件事會很麻煩,梁聯合道:“張主任,明天一定要點到即止,擊敗他們就算了,不要下手太重。”

    張揚笑道:“你放心,明天跟他們比試之前,我先跟他們簽一份生死文書,寫好比武有風險,大家各安天命。”

    梁聯合苦笑道:“不是應該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嗎?”

    史滄海道:“明天我會和京城武協的幾名負責人一起過去,有些事還是需要一個見證的好。”

    張揚並沒有想到這場比試會引起京城武林界這麼大的重視,他本來隻當成是個人的一件小事,史滄海的到來讓他意識到,這件小事已經被蒙上了國家榮譽的『色』彩,這也讓張大官人頗為無奈。

    送走史滄海一行之後,查薇也準備離開,張揚道:“我送你吧!”

    查薇搖了搖頭道:“我自己騎車回去。”

    張揚道:“這麼晚了,你一女孩子單獨回去我不放心。”張揚對她一個人回去不放心是有原因的,過去查薇就有過被人打劫的經曆。

    查薇笑道:“放心吧,最近我練了女子防身術。”

    張揚道:“遇到我這樣的,什麼樣的女子防身術都不管用。”

    查薇撅起櫻唇道:“照你的意思,遇到你這種歹徒,我就隻有任你宰割了?”

    張揚笑道:“你覺著呢?”

    查薇遇到他曖昧的眼神,俏臉不由得紅了起來,啐道:“拜托你思想能不能別這麼肮髒!”

    張揚道:“純潔著呢,我純潔著呢!”

    查薇道:“我騎車了!”

    張揚道:“把車放這兒吧,我開車送你過去!”

    查薇終於點了點頭。

    張揚開著駐京辦的大奔送查薇離開,查薇臨下車前,小聲道:“明天下午準時去箭扣長城給你助威。”

    張揚笑道:“行!等明兒我打贏了,你得給我擺慶功宴。”

    “沒問題!”

    張揚回到駐京辦,發現吳明在等著自己,自從駐京辦發生過這次風波之後,他們兩人還沒有機會好好坐在一起談話。

    張揚笑著朝吳明走了過去:“吳副書記,這麼晚了,還沒睡啊!”

    吳明點了點頭,拿出一盒煙向張揚舉了舉,張揚道:“我不抽煙!”

    吳明自己點了一支,抽了一口,淡藍『色』的煙霧在夜『色』中嫋嫋升起,他低聲道:“這次的事情麻煩你了。”

    張揚笑了笑沒說話。

    吳明道:“你為駐京辦所做的努力,我會上報市,給你申請表彰。”

    張揚道:“用不著那麼隆重,本來我就是南錫的一員,總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人受欺負。”

    吳明點了點頭道:“你的集體榮譽感很強啊。”

    張揚道:“你也一樣,麵對一百多號壯漢,敢於衝上去還是需要相當的勇氣的。”

    吳明老臉一熱,雖然都是勇敢的衝上去,可他和張揚的結果截然不同,張揚一衝出去如同猛虎下山,對方望風而逃,可他衝出去,結果卻是被人扔了一身狗屎,這事兒要是傳到南錫,肯定要成為一個笑話。吳明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南錫啊?”吳明說這句話的目的是岔開話題,可張揚卻理解錯了,以為自己留在駐京辦讓他不自在了,張揚道:“我和京北公司已經談妥了,他們不會『逼』我們搬家,但是房租方麵要做出適當的調整。”

    吳明道:“隻要是合理的上浮,我們還是會接受的。”

    張揚笑道:“放心,他們不敢過分。”

    吳明道:“受傷的那個韓國人沒事吧?”

    張揚道:“有事也和我無關,是他攻擊我,自己骨頭太脆,腿斷了幹我屁事?”

    吳明道:“明天的挑戰準備好了嗎?”

    張揚笑道:“一幫跳梁小醜罷了,我根本不需要準備。”

    吳明對這廝表現出來的自信有些反感,確切地說應該是嫉妒,這貨怎麼就這麼好命?為什麼會擁有這麼厲害的武功?吳明今天算是親眼見識到了張揚的厲害,一個打一百多個,普通人誰能辦到?吳明道:“其實你沒必要跟他們比,這件事可以協調解決,市會為你出麵。”

    張揚笑道:“協調有用嗎?如果有用,京北就不會派一百多號人過來強令咱們搬走。”

    吳明道:“可既然京北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你又何必接受那幫外國人的挑戰?”

    張揚道:“我這人天生好鬥,而且這次是那幫小日本和高麗棒子找到我頭上的,以為我們中國人好欺負啊!”

    吳明道:“都什麼時代了,這和國家榮譽無關!”

    張大官人道:“誰說沒關係,現在整個京城武術界都傳遍了,我要是不應戰,豈不是成了縮頭烏龜?”

    吳明聽到縮頭烏龜這四個字相當的敏感,頓時想起張揚送給他的那兩隻王八,心說你小子就是想寒磣我,我也不是孬種,至少今天吳明的表現還是有些勇氣的,除了結果不太好,被人扔了一身的狗屎。

    吳明道:“你想過沒有,這次的事情搞不好會有外交影響?”

    張揚不屑道:“什麼外交影響,隻不過是民間的武術交流,多大點事兒還要上綱上線?”

    吳明道:“小心一點畢竟不是壞事。”

    張揚道:“吳副書記,駐京辦的事情已經基本解決了,現在你也出院了,以後的事情可就全都交給你了。”

    吳明道:“別急啊,等我向市匯報了再說。”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用,本來駐京辦就不是我的事兒,如果不是因為你開刀動手術,我也不會過來代這兩天班。”張大官人去意已決。

    第二天一早,張揚就把隨身的物品整理好了,他打算離開駐京辦,前往香山調整幾天,駐京辦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京北公司方麵也達成了協議,三年內不會再有大的變動,無論是對駐京辦還是對市都有了交代,離開之前張揚還是給李長宇打了個招呼,李長宇對張揚在駐京辦的表現表示滿意,既然事情解決了,有吳明在那做掃尾工作,自然可以給張揚好好放個假,李長宇特批了張揚一周的假期,讓他放完假之後馬上返回南錫開展工作。

    張揚拎著行李離開房間,在院子遇到了駐京辦副主任於海林,於海林有些詫異道:“張主任,您這是要走?”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還有點其他事要處理,住在這不方便。”

    於海林道:“沒什麼不方便的,張主任,您住在這就是,反正咱們駐京辦有車,想去哪兒招呼一聲就行。”

    張揚笑道:“公家的東西我可不能隨便支配。”

    說話的時候,老薑也走了過來:“張主任,您還沒吃早點呢,怎麼也要吃過飯再走啊!”

    張揚來駐京辦沒多長時間,可是已經樹立了相當的威信,昨天和京北公司的一戰更是深入人心,讓駐京辦的全體工作人員見識到了張主任臨危不懼勇不可擋的一麵。

    於海林也在一旁勸道:“吃了早餐再走。”

    張揚看到盛情難卻,點了點頭,此時副主任王毅從辦公室走了出來:“張主任,您電話!”

    張揚把行李箱放下,轉身進了辦公室,拿起電話,聽筒中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你是張揚……”聲音中透著驚恐與不安。

    張揚道:“是我!你是?”

    對方道:“我叫葛國慶,是顧養養的同班同學。”

    張揚的內心頓時緊張了起來:“養養呢?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葛國慶道:“我們一共七個同學在蒼幕山寫生,可我們正在畫畫的時候,突然衝出來十多名荷槍實彈的軍人,我們看到情況不妙就逃了出來,顧養養和我一起逃的,可是她腳崴了,逃不掉,讓我給你打電話,張主任,你一定要救她!”

    張揚道:“你在哪?不用怕,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葛國慶道:“我在山下,養養說你是她姐夫,隻有你能救她,你趕緊來。我看到那些軍人把她和另外幾名同學都抓起來了,他們很粗暴,動手打了我的兩名同學。“

    張揚道:“你別著急,把具體地點說給我聽,我這就過去。”

    葛國慶把具體的地點說了,張揚讓葛國慶在那等他,自己馬上就過去。

    放下電話,張揚顧不上吃早點,他臨時征用了駐京辦的奔馳車,驅車向蒼幕山駛去,途中張揚給江光亞打了一個電話,江光亞和顧養養是同學,他應該知道一些事情,江光亞接到電話也有些緊張,他對張揚道:“不錯,養養、葛國慶他們的確是去郊區寫生了,好幾天了,他們都沒有手機,這幾天我也和他們斷了聯絡,本來說是明天回來的。”江光亞原本想和張揚一起前往蒼幕山,張揚讓他先在家等消息,自己一個人先去蒼幕山看看,畢竟沒見到葛國慶之前,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就算江光亞跟過去也幫不上什麼大忙。

    張揚在一個半小時之後抵達了蒼幕山,按照葛國慶所說的地點,在山腳下的一個小煙酒鋪前找到了他,葛國慶二十歲左右,帶著近視眼鏡,剃著平頭,看起來很幹淨很靦腆,見到那輛大奔車在自己的麵前停下,葛國慶探頭探腦的向車內張望著。

    張揚落下車窗,衝著他揚了揚頭:“葛國慶?”

    葛國慶點了點頭。

    張揚道:“上車!”

    葛國慶拉開車門坐了進去,他把自己的學生證拿出來給張揚看了看:“我是養養的同學!”

    張揚道:“你的那些同學是在哪兒被抓的?”

    葛國慶指了指山上。

    張揚熟練的把車輛掉頭,沿著盤山公路向蒼幕山駛去,葛國慶有些驚魂未定,他的雙手不安的在膝部『揉』搓著:“張……張大哥,那些軍人很凶,我的兩名同學都被他們打了,養養被抓的時候,我躲在石頭後麵,他們沒有看到我,是養養讓我給你打電話的。”

    張揚點了點頭,自己在顧養養的心目中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她遇到危險第一個想到自己也很正常,汽車行駛到半山腰的時候,出現了岔路口,向右有一個很明顯的警示牌,上麵寫著軍事禁區,禁止通行。

    葛國慶道:“左邊!”

    張揚按照他的指引繼續向前方駛去,他皺了皺眉頭道:“你們居然闖入了軍事禁區?”

    葛國慶道:“不是,我們沒進去,就是在外麵寫生,是他們突然跑出來要抓我們,他們的手拿著槍。”

    張揚道:“你們沒向那些軍人解釋?”

    葛國慶道:“他們蠻不講理,根本不聽我們解釋,當時還鳴槍示威,我們聽到槍響,頓時就害怕了,所有同學就慌慌張張的跑了。”

    前方的道路已經到了盡頭,張揚把汽車停下,推開車門走了下去,葛國慶跟在他的身後,張揚道:“你確定沒有走錯地方?”

    葛國慶道:“就是這,汽車開不過去,從那條小路爬上去的!”他指了指前方的樹林,張揚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並沒有看到他說的道路。葛國慶道:“路在林子麵,走過去才能看到。”

    張揚鎖好車,和葛國慶一起步行上山,走入樹林,果然看到一條小路蜿蜒通往山上,不過這條道路應該很少有人行走,雜草叢生,張揚道:“還有多遠?”

    “步行十分鍾左右。”葛國慶在前麵氣喘籲籲道。

    張揚道:“我說你們寫生跑到這來幹什麼?”

    葛國慶道:“越是沒人的地方風景越好。”

    張揚道:“咱們這樣算不算非法進入軍事禁區呢?”

    

Snap Time:2018-01-17 14:58:51  ExecTime:0.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