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八十九章被利用(下)


    第六百八十九章【被利用】(下)

    幾個人一起上樓,馬永剛被張揚嚇怕了,這次如果不是鍾新民要求,他是不會跟著一起過來的,偶然和張揚的目光相遇,他馬上就低下頭去,張揚犀利的目光讓他想起那柄向他飛擲而來的武士刀,利刃貼著耳邊深深刺入磚牆的情景至今在馬永剛的心揮抹不去。

    梁聯合招呼大家在房間內落座,他微笑:“今天下午我特地請了假,咱們可以好好喝上幾杯。”

    張揚淡然笑道:“梁局約我前來好像不是為了喝酒吧?”

    梁聯合哈哈笑道:“喝酒為主,交流感情為輔。”

    張揚的目光落在鍾新民的身上,在鍾新民看來,這廝的目光咄咄『逼』人,其中充滿了挑釁的意味。鍾新民的膽『色』比馬永剛要壯的多,毫無懼『色』的和張揚對望著。

    梁聯合看到兩人又對視上了,慌忙打岔道:“今天我約你們過來的目的,大家都清楚,新民、張揚,你們都是我的老朋友,今天能來就是給我麵子,吃飯之前,我還是先把事情給說開了。”梁聯合意識到不把這件事說清楚,中午的飯肯定吃不高興。有些話,還是說在前頭的好。

    張揚笑道:“梁局,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不用你說了!”他盯住鍾新民道:“鍾總,我們南錫駐京辦租用了你的地方,這些年來可曾少給過你租金,有沒有發生過拖延租金的事情?”

    鍾新民淡然道:“張主任,你應該首先搞清楚一個事實,這塊地是屬於我的。京城地方大著呢,你們駐京辦又不是沒有錢,我賠付了你們雙倍租金,你們想租哪兒就租哪兒?為什麼非得認準了我的地方?”鍾新民說話還算客氣,這是因為張揚今天早晨大發神威把他派去的一百多號人都給打了,多少對鍾新民有些震懾作用,不然他肯定會說你他媽賴在我的地方幹什麼?

    張揚道:“鍾總最近有沒有到我們駐京辦去過?”

    鍾新民搖了搖頭,他公司這麼多業務,駐京辦所占的地方隻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他哪有時間光顧那。

    張揚道:“如果有時間你還是去一趟,去年我們花在裝修上的費用就有一百九十七萬,這是裝修費用統計單。”張揚把帶來的單據推了過去。

    鍾新民拿起看了一眼,不屑的笑了笑道:“張主任什麼意思?難道你們還要讓我承擔裝修費用?”

    張揚又拿出了一張紙:“在駐京辦裝修之前,駐京辦前主任史學榮專門征求過貴公司的意見,裝修也是獲得你們公司同意的,這是同意書,上麵還保證三年內不會有特別的變動。”

    鍾新民看了看那張紙,上麵的確是這麼寫的,不過這同意書並不是他簽發的,而是行政科的嚴開金,鍾新民在紙上敲擊了一下道:“你看清楚,上麵還有標注,如無特別事務發生。”

    張揚道:“鍾總這麼說我也無話好說,不過,今天咱們既然能夠坐在一張桌子上,話還是說明白了好,我們去年裝修費用一共投入了近兩百萬,現在裝修好了不到半年,你就讓我們搬走,雖然賠付了一部分違約金,可是仍然給我們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鍾新民道:“你想怎麼辦?”從一開始的拒絕和張揚談條件,到現在主動讓張揚提出條件,鍾新民在悄然之中已經有所轉變,促使他轉變的第一件事,是馬永剛這幫人前往收房被打,第二件事卻是因為姬若雁,看到姬若雁和張揚舉止親密,鍾新民才明白梁康要對付張揚的真正原因,他有種被人愚弄的感覺,他開始萌生退意,這趟渾水他不想趟了。

    張揚道:“鍾總如果執意要收回那塊地,我們可以離開,但是你必須負擔我們的裝修費用,違約金我可以做主不要,但是這一百九十七萬的裝修費我不能不要,不是我貪心,你知道的,我們『政府』部門,必須要做到帳目清楚,我就這麼走了,回頭跟市怎麼交代?放任近二百萬的國有資產流失,這可是大罪,搞不好是要坐牢的。”

    鍾新民冷笑道:“一百九十七萬,張主任的口氣真是很大啊!”

    張揚道:“你也可以不給,那就維持原狀,我們繼續在這辦公,按照裝修同意書上所說的三年,租金一分錢都不會少你的,等期限滿了,你們不願續約,我們二話不說收拾東西馬上走人,但是必須要給我們一個月的緩衝期,不能說搬就搬,怎麼也得讓我們有些準備。”

    鍾新民道:“真是笑話,我的地,我居然沒有發言權?”

    張揚道:“為人經商最重要的就是一個信字,我不知道鍾總急著收回這塊地做什麼,如果鍾總真的必須要收回,我沒意見,但是不可以過於損害我方的利益,我自問在這件事上拿出了足夠的誠意。”

    鍾新民道:“誠意?你到我們公司來先把嚴開金給打了,我們派人去收房,你又……”

    張揚打斷他的話道:“我一個人又把他們一百多人給打了,鍾總,如果沒有誠意我根本就不會過來跟你談判,嚴開金挨打,是因為他出言不遜在先,而且放言要打我耳光,隻不過他出手比我慢,如果換成了其他人,肯定早就遭了他的耳光,至於你派來的那幫人。”張揚的目光盯住馬永剛:“大個子,今天是不是你開吉普車把我們駐京辦的大門給撞了?還把我們駐京辦的三個人從麵扔了出去?”

    馬永剛的嘴唇囁嚅了一下:“那啥……地方本來就是我們公司的,讓你們走,天經地義。”

    張揚道:“鍾總,這就是你們的誠意?如果不是我還禁打,現在我已經被扔到了大街上。”

    鍾新民道:“他們去駐京辦並沒有惡意!”

    張揚哈哈笑道:“一百多口子人氣勢洶洶的來到駐京辦,把門敲得震天響,這位大個子開車就把大門給撞開了,這還叫沒惡意,鍾總,我真是佩服你的邏輯。”

    鍾新民道:“可是現在受傷的是我們的人!”

    張大官人道:“他們技不如人有什麼辦法?”

    “你!”鍾新民看到這廝一副得了便宜賣乖的嘴臉,氣就不打一處來。

    梁聯合及時『插』口道:“開酒,咱們邊喝邊說。”

    張揚卻道:“還是先說清楚,鍾總,我把解決辦法都擺出來了,你到底怎麼選?”

    鍾新民心說讓我給你們一百九十七萬,門兒都沒有,他現在已經相當後悔了,為什麼要被梁康利用,衝著梁康的五百萬他放出了狠話,一定要讓駐京辦搬家,可現在他已經清楚張揚這塊骨頭不好啃,可說出去的話,自己要是反悔,麵子上也說不過去。鍾新民斟酌了一下道:“我也不是不講道理,這塊地我有用處,必須要收回,考慮到你們裝修花了不少錢,現在收回會帶給你們一定程度的損失,這樣,我再拿出三十二萬,算上應該付你們的違約金,一共五十萬,你看怎麼樣?”鍾新民已經做了相當的讓步,他雖然沒到駐京辦去看過,可是駐京辦的裝修宣稱一百九十七萬,其中的貓膩太多,至少要擠出一半的水分,鍾新民認為他拿出三十二萬已經足夠誠意,他又補充道:“期限上我可以寬限一個星期。”

    張揚搖了搖頭道:“鍾總好像沒明白我的意思。”

    鍾新民道:“那你說清楚。”

    張揚道:“除非你拿出一百九十七萬,搬家的事情免談!”

    鍾新民也火了,自己主動讓步,這廝卻仍然咄咄『逼』人,真以為老子好欺負嗎,他冷冷道:“既然這樣,那我沒什麼好說的了。”

    梁聯合看出又要談崩,慌忙道:“先吃飯,先吃飯,大家都冷靜考慮考慮,回頭再說。”

    姬若雁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兒,為了這件事值得傷和氣嗎?鍾總,雖然我是個旁觀者,我覺著這件事你們不對。”

    鍾新民暗道,你和他關係如此親密,你當然向著他說話。

    姬若雁微笑道:“鍾總,我說話直接了一些,得罪的地方還望包涵,駐京辦我去過,裝修的的確不錯,可照我看也值不了一百九十七萬,但是『政府』工程往往都是這樣,既然這筆錢花了出去,張主任身在其位,對黨和『政府』就得有個交代,有駐京辦在,就等於這一百九十七萬的國有資產沒有流失,現在鍾總隻願意拿出五十萬,雖然裝修可能隻值這麼多,但是張主任怎麼向上頭交代?則一百四十七萬的差額讓他管誰要去?一百多萬的國有資產流失,真不是小事兒。”姬若雁這句話說的很在理。

    張揚笑眯眯看了姬若雁一眼,關鍵時刻她幫自己說的這句話可謂是說到了點子上。這廝裝腔作勢的發出了一句感慨:“我們這些國家幹部難啊!寧願虧自己,也不能虧國家。”

    梁聯合適時讓人倒酒,雙方各執己見,談判已經陷入僵局,今天這個場麵是他擺出來的,如果當場翻臉,梁聯合的臉上最不好看,他的目的是趕緊吃飯,隻要不當場打起來,你們回頭愛咋地咋地,老子不攬這麻煩事。

    張揚和鍾新民的控製力也都很強,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大家什麼心思彼此都明白,張揚要給市一個交代,鍾新民所為的是一個麵子,兩人雖然談不攏,但是也都沒有當場翻臉的意思,張大官人也不是那種四處樹敵的人,鍾新民自從明白自己被梁康利用了,現在他正後悔,不過他們有些話還是不方便說,不是因為梁聯合而是因為姬若雁,鍾新民搞不清姬若雁和梁康、張揚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張揚心明白姬若雁和梁康關係曖昧,這件事就是因她而起,他之所以請姬若雁過來,就是為了氣氣梁康,你他媽不是使壞嗎?我也讓你不好受。

    這頓飯氣氛很沉悶,大家好歹平平安安的吃完了這頓飯,梁聯合心中如釋重負,謝天謝地,今天總算沒當場打起來。

    在停車場告辭的時候,張揚讓姬若雁先回到車上等他,鍾新民來到張揚的麵前,低聲道:“張主任不妨考慮一下我的建議。”

    馬永剛在一旁咳嗽了一聲,他還想著那三十多人被張揚製住『穴』道的事情呢。鍾新民和張揚條件沒談攏,那些手下怎麼辦?

    鍾新民當然明白他的意思,他終於還是提起了這件事:“張主任,我們公司的那些人被你製住了『穴』道,你看……”

    張揚笑道:“我跟你去看看!”

    鍾新民沒想到張揚答應得如此痛快,他點了點頭。

    張揚回到姬若雁身邊,讓她先回去,自己要跟鍾新民去他那,姬若雁笑著提醒他道:“小心到了人家的地盤上,他們群起而攻之,把你胖揍一頓。”

    張揚笑道:“諒他們沒那個膽子。”

    張揚上了鍾新民的林肯,汽車啟動之後,鍾新民道:“七十萬!”他還是打算花一筆錢買一個麵子,反正這塊地梁康給他五百萬,刨去這塊地本身的價值,他還是可以略有盈餘的。

    張揚道:“錢這個東西,幾乎每個人都喜歡,可是有些錢能拿,有些錢不能拿,鍾總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鍾新民臉『色』一變:“我不明白!”心中卻隱然猜到張揚似乎已經知道了他和梁康的交易。

    張揚道:“剛才人太多,有些話我不方便說,我聽說有人拿五百萬給你買這塊地。”

    鍾新民有些驚詫的看了張揚一眼,這廝的消息果然靈通,自己和梁康之間的交易隻有極少數人知道,卻不知他是從何而知的。鍾新民淡然道:“傳言罷了,這塊地是我自己要用。”

    張揚道:“鍾總,我今天之所以過來,就是抱著解決問題的態度,否則我根本不會過來,你的那三十多名受傷員工與我何幹,讓他們自生自滅就是。”

    鍾新民道:“他們如果有什麼閃失,恐怕你也要承擔法律責任吧。”

    張揚笑道:“真要是鬧僵了,大家一拍兩散,誰勝誰輸隻有公堂上見個真章,我從來都認為,麵子不是靠人給的,是靠自己掙回來的,誰找你要這塊地,我也查到了,鍾總和這件事本來沒有關係,你硬要摻和進來,就證明你不想和我做朋友。”

    鍾新民道:“想和我做朋友你會跑到京北打了我的人?”

    張揚道:“我給你一個建議,駐京辦的那件事到此為止,明年開始租金我給你漲五成,但是前提是你必須要跟我們駐京辦續約五年。”主動給鍾新民漲租金代表著張揚的誠意,這樣做就能夠讓鍾新民在外麵有了麵子。

    鍾新民沉『吟』了一會兒道:“你以為我會答應?”

    張揚道:“你可以不答應,但是合約到期之前我們絕不會搬走,反正我們的合約到今年年底為止,打官司我們奉陪,要是來硬的,我一樣奉陪。”

    鍾新民咬了咬嘴唇:“這樣的話,我很難做!”

    張揚道:“不是我讓你難做,而是有人讓你難做,鍾總有沒有覺著自己被別人利用了呢?”這句話正戳中鍾新民的痛處,他低聲道:“三年!”

    張揚的唇角『露』出一絲會心的笑容:“三年就三年!”

    應張揚的要求,鍾新民把那些受傷的人全都弄到了馬永剛的保安公司,張大官人來到現場之後,給這三十多個人解『穴』,複位,一會兒工夫,這三十多名壯漢全都恢複了正常。

    張揚幫人解『穴』複位的時候,馬永剛和鍾新民就在一旁看著,馬永剛向鍾新民低聲道:“高手,絕頂高手!”馬永剛誇張揚的確是出於真心,不過他也有心眼兒,自己今天被打得這麼慘,臉都丟盡了,過去整天吹自己如何如何厲害,可帶領一百多人過去還是被人打得屁滾『尿』流,他突出張揚厲害才能證明自己敗在他手下不冤,不是自己沒本事,是人家太厲害。

    鍾新民當然知道馬永剛的意思,淡然笑了笑道:“你能在他的手下撐幾招?”

    馬永剛歎了口氣道:“我撐不過十招!”這話就有往自己臉上貼金的意思了,事實上他連一招都撐不住。

    張揚把那幫人治好之後,洗了洗手,鍾新民主動走過來給他遞了一方『毛』巾,這就充滿了示好的意思,任何時代任何社會都依靠實力說話,在漸漸認識到張揚的實力之後,鍾新民的態度明顯開始改變,當然真正的原因還是從他意識到被梁康利用開始。

    張揚笑道:“你養了不少打手!”

    鍾新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道:“這些人中有不少是我的戰友,過去我是當兵的,複員之後才做起了生意,過去的一些戰友聽說我賺了些錢,於是就過來投奔我,人家大老遠來了,我總不能將他們拒之門外,可是我的公司也的確用不了這麼多的人,後來和馬永剛商量了一下,我出資金由他出麵成立了一個保安公司,承接各單位的安防工作,開始的時候入不敷出,可這兩年隨著各單位對安全重視,我們的保安公司也越來越受歡迎,早就扭虧為盈了。”

    張揚道:“不錯,自己賺了錢還幫助了過去的戰友,你還蠻有愛心的。”

    鍾新民道:“人活在世上不能隻為了錢!”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和張揚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兩人不知道為什麼同時笑了起來,而且笑得很大聲。

    馬永剛有些詫異的看著這兩位,心說這世界變化太快了,剛才還橫眉冷對的兩個人,怎麼就突然一笑泯恩仇了呢?馬永剛正在納悶,忽然感覺到一股森然的冷意,他轉過身去,卻見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日本青年緩步走了進來,正是村上忍的師弟藤原尊寺,藤原一步步走向張揚,陰冷的目光籠罩住張揚,其中充滿了殺機和仇恨。

    鍾新民愣了一下,他和張揚之間終於達成了共識,本以為這件事可以就此結束,可看到藤原尊寺的出現,他忽然意識到,就算他肯罷手,日韓雙方的高手未必肯就此作罷。

    藤原尊寺在距離張揚一丈左右的地方站定,一揚手,一封信向張揚激『射』而去,在這麼短的距離能夠將輕飄飄的信封投擲出如此的速度,他的武功顯然要在師兄村上忍之上。張揚一把接住那封信,拆開一看,卻是日方高手服部一葉向他下得戰術。

    時間,明天傍晚六點,地點,箭扣長城刀把樓。

    藤原尊寺聲音冰冷道:“明天六點,家師準時恭候大駕!”

    張揚皺了皺眉頭:“你老師是哪個?”

    藤原尊寺道:“你可以不去,但是必須要向我師兄下跪道歉!”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說你們這幫小日本怎麼就這麼不知死活,現在是什麼年代了?你他媽也不看看站在誰的地盤上?信不信我把你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藤原尊寺傲然仰起頭,絲毫不怕張大官人的恐嚇。

    張揚擺了擺手道:“趕緊滾蛋,告訴你那個什麼家師,明兒我準去!”

    藤原尊寺轉身就走。

    依著張大官人的脾氣真相衝上去給這個小日本倆大嘴巴子,可兩國交兵不斬來使,人家是來送信的,咱得講究點大國風範。

    鍾新民看著張揚手的那封挑戰書,他當然明白這件事全都是他一手挑起的,不過他當時隻是讓馬永剛帶著保安公司的人去解決這件事,並沒有讓日韓兩國的高手出麵,現在他和張揚的矛盾終於得到了解決,可是日本韓國兩國的高手被張揚打了,他們都引以為奇恥大辱,公開向張揚挑戰,這事已經不是鍾新民能夠控製的了。

    鍾新民道:“要不,我回頭去找服部先生解釋一下?”

    張揚笑道:“解釋什麼?你不是要組織中日韓三國對抗賽嗎?不用組織了,明兒我就跟他們對抗對抗!”

    說話的時候任昌元的師弟也過來了,任昌元是受傷最重的一個,他從後麵踹張大官人,結果被張揚把腿骨都震斷了,任昌元是韓國武學泰鬥金鬥羅的學生,雖然是個記名弟子,怎麼是被金鬥羅承認過的,他挨了打,師門當然要出麵,不過金鬥羅沒來,向張揚挑戰的是金鬥羅的師弟李道濟,張大官人答應的也很幹脆,讓李道濟明天也去箭扣長城刀把樓,零打零敲的太麻煩,張大官人喜歡快刀斬『亂』麻,幹脆來個決鬥大批發,日本高手、韓國高手,你們一塊來吧,來一個我揍一個,來兩個我揍一雙,讓你們知道功夫的起源在哪兒,讓你們見識見識真正中國功夫的厲害。

    鍾新民看到日韓高手輪番向張揚挑戰,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人是他們引過去的,他和張揚之前雖然有矛盾,可他的確沒想過要依靠外國高手來解決,鍾新民忍不住瞪了馬永剛兩眼,這貨輕重不分,如果被外人知道,豈不是認為他們這幫人是漢『奸』?

    張揚倒沒說什麼,把那幫人治好之後,向鍾新民告辭。

    鍾新民心有些過意不去了,他親自開車把張揚送往駐京辦,不為別的,就是想單獨向張揚解釋一下。汽車來到駐京辦門口,鍾新民把車停下道:“張主任,我真不知道那些日本人和韓國人跟過來。”

    張揚笑道:“我分得清楚。”

    鍾新民覺著張揚不相信自己,有些著急道:“我最恨的就是日本鬼子,我寧願死也不可能當漢『奸』啊!”

    張揚道:“沒那麼嚴重吧。”

    鍾新民道:“這事兒弄得我挺窩囊,搞得我跟漢『奸』似的。”

    張揚道:“沒事,真沒事,你當過兵,咱們中國的軍人都很爺們,也都很血『性』,我相信這事跟你沒關係。”

    鍾新民道:“你真相信我?”

    張揚點了點頭,他看到外麵查薇正騎著她那輛紅『色』光陽駛了過來,他笑道:“鍾總,謝謝你送我啊,要不,去我們駐京辦喝茶?”

    鍾新民笑道:“改天吧,不打擾你了。”他看出那漂亮女孩子肯定是奔著張揚來的。

    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鍾新民叫住他:“張主任,續約的事情我會讓人盡快辦妥!”

    張揚笑著向他揮了揮手。

    查薇看到張揚,老遠就向他摁響了喇叭。摩托車加速朝張揚開過來,作勢要撞他,想不到張大官人騰空就跳了起來,嗖!地一下從查薇頭頂上飛了過去,等查薇意識過來,這廝已經竄到了摩托車的後座上,雙臂緊緊箍在了她的纖腰之上。

    查薇嗔道:“你屬猴的啊?沒事就上躥下跳的。”

    張揚樂從車上下來:“要不是我身手靈活就被你給撞了。”

    查薇哼了一聲道:“有什麼了不起啊,撞傷了你,我包你醫『藥』費,我照顧你。”

    張揚道:“要是我被你撞殘了呢?你是不是照顧我一輩子?”

    查薇道:“你要是殘廢了,我得考慮,本姑娘還沒結婚呢,要是被你這殘廢拖累著,以後哪還有幸福可言?”

    張揚歎了口氣從摩托車上下來:“現實,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屬於那種隻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難的。”

    查薇呸了一聲:“那是我沒遇到值得我共患難的。”

    張揚笑眯眯道:“要是遇到了呢。”

    查薇道:“要是遇到了,我把命給他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張大官人表情誇張道:“至於嗎?什麼能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查薇道:“你懂什麼?”

    張揚出去辦事的功夫,駐京辦的大門已經修好了,兩位副主任和駐京辦的幾名工作人員也回來了,所有人都聽說張主任以寡敵眾把京北公司的那幫人全都趕走了,都是異常興奮,現在都在議論著這件事。

    看到張揚回來了,駐京辦所有的人都圍了上來,圍著張揚問長問短。

    吳明站在二樓的陽台上,望著張揚被眾星捧月的情景,心中實在有些不是滋味,這廝咋就那麼好命?怎麼什麼好事都讓他一人給占了。想想自己也真是倒黴,被人扔了狗屎不說,還被人像扔狗屎一樣扔出了駐京辦門外,公平的來說,吳明也為了捍衛駐京辦的利益而勇敢抗爭,隻不過力量有些薄弱,吳明過去一直都看不起依靠武力的人,可現在他忽然發現,有些時候武力比智慧還要重要。

    駐京辦副主任於海林來到張揚麵前,他最關心的還是駐京辦的搬遷問題,雖然張揚今天把京東公司的那幫人都給打走了,可這個社會並不是誰的拳頭硬誰說了算,地方畢竟是京東公司的,鬧到這種地步,最後很可能要經過法律途徑解決,他們仍然免不了要搬家。於海林低聲道:“張主任,談判的情況怎麼樣?”

    張揚輕鬆笑道:“解決了!”

    於海林將信將疑道:“你是說,咱們不用搬家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不用搬,這兩天就會敲定續約的細節。”

    

Snap Time:2018-01-20 13:28:38  ExecTime: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