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八十四章藝術沙龍(上)


    第六百八十四章【藝術沙龍】(上)

    張揚和查晉北同時轉過身去,卻見江光亞陪著一對男女走了過來,女的張揚認識,居然是泰鴻集團的總經理姬若雁,男子他並不熟悉,不過看那男子氣宇軒昂,也不是尋常人物。

    張揚雖然不認識,可查晉北卻認得,那男子是梁康,京城最有名的三公子之一,這樣的名號往往會和紈子弟聯係在一起,不過梁康卻是一個實幹家,他的父母都是部級高官,爺爺更是共和國的開國功臣之一,雖然在八十年代初期就已經隱退,但是家族中從政者眾多,可謂是不擇不扣的紅『色』家族。梁康以經營鋼材發家,蘇聯解體之後,他因為中蘇貿易又發了一大筆財,財富迅速膨脹,其雄厚的財力已經成為年輕人中的翹楚,近年來更是在金融、地產、物資多方出擊,旗下的巨龍集團已經成為國內實力最為雄厚的財團之一,因為他為人高調張揚,在京城的名頭也是越來越大,有說法,他的財力已經超過了大商人何長安。

    在查晉北的眼中,梁康是個晚輩,他和梁康經營的範疇不同,他們之間不存在任何的競爭,所以也沒有什麼矛盾。

    張揚見到姬若雁,知道她肯定是來給江光亞捧場的,這件事也很正常,泰鴻的老總趙永福是江光亞的親姑父,姬若雁又是泰鴻的經理,她代表老總過來恭賀也是應當的。張揚笑道:“姬小姐對書畫的興趣越來越大了。”

    姬若雁聽到他這句話表情顯得有些不自然,張揚想起在南武市大筆寫出搏起那兩個字的情景,不由得有些想笑。

    查晉北也認識姬若雁,他微笑道:“姬總對這幅畫也有興趣?”

    姬若雁點了點頭道:“書畫我是個門外漢,不過聽說這畫上的字是張主任所寫,當初張主任的一幅滿江紅就賣到了兩百萬的高價,單單是這些字的價格應該不止五萬,我們都是經商之人,商人逐利乃是我們的本能。”

    查晉北笑道:“姬總是要跟我搶了。”

    姬若雁微笑道:“君子不奪人所愛,我是個小女子所以就理直氣壯的和查總爭一爭了。”

    查晉北笑得越發開心,姬若雁他並不放在心,雖然年紀輕輕就當上了泰鴻的總經理,可是泰鴻真正的決策權還是掌握在趙永福的手,查晉北琢磨的是她和梁康的關係。

    梁康一直都沒說話,笑眯眯看著他們。

    查晉北笑道:“好一句君子不奪人所愛,我還記得有一句好男不和女鬥,既然姬總喜歡,那好,我主動讓賢,你拿去就是。”

    姬若雁笑道:“謝謝了!”她向江光亞道:“為了表示誠意,我出十萬吧,反正這筆錢是捐給天池先生的慈善基金。”

    一旁梁康道:“若雁,這筆錢我來出,這幅畫算我送給你的禮物。”

    張揚道:“我說各位,你們都別爭了,我還沒答應買啊!這幅畫好像是我的吧?”一句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的確,張大官人沒說要賣,本來他是想賣給查晉北得了,可話還沒說出來呢,中途又出來姬若雁這麼一位競爭者,張大官人最討厭別人無視他,這幫人圍繞這幅畫爭來議去,可誰也沒征求他的同意,真把自己當成空氣了。

    聽到張揚這句話,查晉北打心底樂了,心說姬若雁,你今兒是自找難看了,人家還沒說要賣呢。

    梁康雙目盯住張揚的麵龐道:“朋友,價錢不是問題,我給二十萬,大家交個朋友。”梁康給的價錢的確不低,可是他的氣勢太盛,和張揚說話的時候一種居高臨下的味道,梁康多數時候都是這個樣子,他並不知道張揚是什麼人,以為他是這幅作品的作者,梁康也不是藝術品愛好者,他在書畫方麵的修為有限,從他自身而言,他是不會花二十萬去買一幅畫的,但是姬若雁喜歡,梁康最近在追求姬若雁,為博紅顏一笑,區區二十萬對梁康來說算不上什麼。梁康的背景和自身條件決定他為人有些傲慢,他的確也有傲慢的資格,很少有人會和他計較,可是他今天不巧遇到了張大官人。

    張揚如果高興,這幅畫白送給別人都行,可是他現在有點不爽,別說二十萬,就算梁康拿出兩千萬,他都不會答應。

    江光亞不知道張揚對梁康產生了反感,他笑著介紹道:“張揚,這位是梁康,也是我的一位好大哥。”

    張揚皮笑肉不笑的點了點頭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梁康不知他是在諷刺自己,仍然指著那幅畫道:“二十萬怎麼樣啊?”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不賣!”

    梁康微微一怔:“你嫌少?”

    張大官人笑眯眯沒說話。

    梁康道:“給你三十萬,看在光亞的麵子上。”

    張揚越來越不爽了,麻痹,有錢了不起啊?梁康一副施舍自己的樣子,如果不是因為他是江光亞的朋友,張揚早就不客氣了。

    查薇看出有些不對,她了解張揚的脾氣,梁康這個人說話從來都是那樣,不熟悉的人肯定會認為他傲慢無禮,查薇笑道:“梁哥,您出手也太小氣了,這麼大的老板,才出三十萬,我們今天義拍得到的款項是用於慈善基金的,別以為是我們貪錢。”

    梁康道:“那好,我出五十萬吧,就這麼定了。”他認為這個價格已經足夠厚道,對方沒有拒絕自己的理由。

    張揚道:“不賣!多少錢都不賣!”

    所有人都傻眼了,查晉北心中這個樂啊,其實他也看梁康這個年輕人有些不順眼,不過他作為長輩是不適合跟梁康一般計較的,張揚給梁康釘子碰,正是查晉北所願意見到的。

    梁康在眾人麵前碰了釘子,臉『色』頓時就有些不好看,在京城的社交圈很少有人會這樣當眾不給他麵子,更讓梁康難堪的是,姬若雁就在身邊。

    姬若雁偏偏對這幅畫愛不釋手,她輕聲懇求道:“張主任,我真的很喜歡這幅畫,可不可以割愛啊?”

    張揚覺著這件事有些奇怪,自己都說不賣了,姬若雁還要開口請求自己,在這麼多人麵前她這樣做是不是有些跌份兒?過去怎麼不知道姬若雁是一個藝術品愛好者?

    梁康冷冷望著張揚,對這廝當眾不給自己麵子相當的惱火。

    張揚腦筋也相當的靈活,這種事他知道應該怎樣處理,笑道:“姬小姐,不是我不願意割愛,這幅畫我已經答應送給我幹媽了,答應過的事情當然不能更改。”其實羅慧寧壓根還沒見到這幅畫,張揚是利用這個方法來轉移矛盾。

    姬若雁聽到張揚這句話也隻能作罷,江光亞連忙帶著他們去其他地方參觀。

    等他們走後,查薇有些不解道:“我怎麼不知道你把這幅畫送給了文夫人?”

    張揚沒好氣道:“你又不是我肚的蛔蟲,我什麼事情你都會知道?”

    一旁查晉北和邱鳳仙都笑了起來,查薇氣哼哼瞪了張揚一眼,去陪羅慧寧了。

    查晉北提醒張揚道:“剛才的是梁康,京城三公子之一,巨龍集團的總裁。”

    張揚道:“不熟悉!”

    查晉北道:“他很愛麵子。”

    張揚笑道:“麵子不是別人給的,是自己掙得!”

    查晉北依依不舍的看了那幅《山鬼》一眼:“我真的很喜歡這幅畫!”

    張揚小聲道:“等會兒你捐五十萬,我讓查薇悄悄把這幅畫送給你。”

    查晉北道:“五十萬,你真舍得要。”

    張揚道:“你剛才也聽到了,梁康都出這個價。”

    查晉北笑道:“五十萬就五十萬,既得到這幅畫,又能幫助做點善事,和樂而不為之,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啊?”

    查晉北道:“幫我引見這幅畫的作者。”

    張揚道:“沒問題!”

    當天的藝術沙龍很成功,很多前來的嘉賓都買下了義拍的畫作,多數人對畫作本身是不感興趣的,隻不過是通過這種方式向天池先生的基金會捐一些錢,做些善事,查晉北捐得最多,五十萬。

    羅慧寧代表基金會致辭,向大家的慷慨捐獻表示感謝。

    張揚站在人群中聽著羅慧寧的致辭,此時姬若雁來到他的身邊,微笑道:“張主任,今天你讓我好沒麵子。”

    張揚看到姬若雁是一個人過來,他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如果不是我答應幹媽在先,那幅畫一定送給你。”

    姬若雁歎了口氣道:“作為對我的補償,你可不可以送給我一幅字。”

    張揚笑道:“之前不是寫過一幅嗎?”

    姬若雁聽到這句話俏臉有些微紅,輕聲道:“那幅字被體委劉主任拿去了。”

    張揚這個人其實是很好說話的,他對姬若雁本身並沒有什麼惡感,剛才拒絕她的要求是因為梁康表現出的盛氣淩人,張揚拒絕姬若雁之後,也覺著有些過意不去,現在聽到姬若雁的請求,自然不好意思再拒絕她了,微笑道:“好,等我回去寫好了給你送去。”

    姬若雁道:“一言為定,不用你送,我登門去拿,這樣才夠誠意。”

    張揚道:“寫什麼?”

    姬若雁脫口道:“長恨歌吧!”

    兩人聊得正熱烈的時候,梁康尋了過來,他向姬若雁道:“若雁,咱們該走了!”

    姬若雁點了點頭,笑著向梁康道:“張主任答應送我一幅字。”

    梁康淡淡笑了笑道:“好啊!”他拖住姬若雁的手向外走去。

    張揚眯起眼睛望著兩人的背影,感覺這兩人還算般配。

    羅慧寧不知何時來到他的身邊,微笑道:“別看了,人家已經名花有主。”

    張揚笑道:“幹媽,我可沒那種心思,您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羅慧寧笑了一聲道:“你這小子從來都不定『性』,對了,那幅《山鬼》是誰畫的?好多人都感興趣,連梁康也過來問我。”

    張揚內心一怔,忽然想起自己說過要把那幅畫送給羅慧寧,可這件事並沒有向羅慧寧透『露』,梁康找羅慧寧肯定是為了驗證這件事,看來因為這件事要把梁康給得罪了,張大官人倒不是害怕得罪人,他隻是覺著沒那種必要,來到京城是為了修心養『性』的,可不是為了樹敵。

    邱鳳仙走過來邀請羅慧寧前往金王府吃飯,為了慶賀藝術沙龍成功開幕,查晉北特地在金王府準備了幾桌飯,宴請前來捧場的嘉賓,這也算是對侄女事業的支持。

    羅慧寧笑道:“吃飯我就不去了,我還要回去照看女兒,你們年輕人自己去玩吧。”

    羅慧寧不去,洪衛東之流卻不會輕易錯過這個結識京城名流的機會,張揚和洪衛東同車前往金王府,洪衛東在途中向張揚介紹了梁康其人,張揚和梁康發生不快的時候,洪衛東就在一旁,他看到了事情的全部,在他看來,張揚不應該得罪這位京城有名的公子哥。

    洪衛東道:“梁康是真正的***,權勢很大。”

    張揚道:“他是什麼跟我都沒關係,我的工作範圍也不在京城,過不幾天我就會返回平海。”心中對***這三個字卻頗為不屑,喬鵬飛算是貨真價實的***吧,惹了自己,不是一樣痛揍!

    洪衛東笑道:“我還是希望你能留在京城工作,你方方麵麵的關係這麼廣,留在京城工作,一定會對我們駐京辦的發展起到重要的作用。”

    張揚笑道:“我還是把我的重要作用發揮到平海去吧,京城水太深,我水『性』不好,怕被淹著。”

    洪衛東笑了起來,他的話題回到了工作上:“史學榮貪汙的事情是不是調查清楚了?”

    雖然洪衛東也來自平海,可是張揚對他還是有些戒心的,畢竟史學榮是南錫市的幹部,他貪汙的罪行南錫想在內部消化,不想引起太大的影響,市派張揚前往駐京辦主持大局就是這個目的。

    張揚道:“具體的事情紀委再查,根據我了解到的一些情況來看,史學榮肯定是有問題的。市會做出相應的處理,不會給省帶來不好的影響。”張揚這番話說的委婉,意思表達的卻很明白。

    

Snap Time:2018-07-20 03:33:26  ExecTime:0.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