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八十三章幹媽上課(上)

  
  第六百八十三章【幹媽上課】(上)
  在張揚的鼓勵下,於海林又吐『露』了一個更為勁爆的內幕,史學榮生前在京城還包養了一位大學生,於海林知道那女孩子是清華的,還拍過一張照片,不過具體名字班級都不知道,他把自己拍的那張照片遞給了張揚。
  張揚不得不感歎官場內部之險惡,偷拍、竊聽,隻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這幫人幹不到的,他看了看那張照片,照片上史學榮摟著一個年輕女孩的肩頭走在大街上,想不到史學榮一點兒都不檢點,被人抓住把柄也是活該。
  於海林道:“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張主任,我可都說了。”
  張揚笑道:“很多時候沒必要掖著藏著,說出來大家都舒坦。”他拉開抽屜從媊悀S拿出一遝青年藝術沙龍的門票:“海林同誌,這些票給你,周三多帶些朋友過去捧場。”
  查薇此時來到了辦公室門外,剛巧看到張揚幫她推廣沙龍門票的一幕,她不禁笑了起來,抿著紅的誘人的櫻唇,顯得嫵媚可愛,她專程過來取畫的。
  張揚看到查薇過來了,向於海林笑了笑道:“海林同誌,你先去忙吧,咱們之間的談話,不要讓別人知道。”
  於海林點了點頭,他起身離去。
  查薇雙手背在身後,婷婷嫋嫋的來到張揚麵前:“張主任,推廣我們的沙龍果然盡心盡力。”
  張揚笑道:“中國藝術的希望在你們這幫年輕人的身上,給你們幫幫忙也是應該的。”
  查薇格格笑了起來,張揚想起查薇過來的主要目的,他起身來到隔壁的房間,查薇跟著他過去了,看到套間內奢華的裝飾,不禁咋舌道:“張揚,了不得啊,你們駐京辦裝修標準夠豪華的,比起總統套房也不差那堙C”
  張揚把自己的行李箱拎了出來:“所以出問題了,現在正在查這堛熙g汙問題!”
  查薇道:“是該查,一看就知道有問題,一個地級市的駐京辦裝修都快趕上故宮了。”
  張揚笑道:“女孩子家別跟著參政議政。”
  查薇氣得在他肩頭捶了一拳道:“你還挺大男子主義!你倒是參政議政,說來聽聽,怎麼又被發配到這堥茪F。”
  張揚道:“這兒是京城,怎麼能說是發配呢?隻有表現出『色』的好同誌才有進京的機會。”
  “別嘴硬了啊,我聽鳳仙姐說了,你啊,又在平海捅簍子了,這次來京城是政治避難。”
  張揚知道自己蓋不住了,他尷尬笑道:“那啥……給我留點麵子行不?我一大老爺們,自尊心特強。”他把那幅袁芬奇畫的《山鬼》找了出來,給查薇看,查薇展開一看不禁皺了皺眉頭:“這什麼啊?比我們還印象派!”
  張揚笑道:“你呀,欣賞水平也就是一般,你把這幅畫給裱好了,掛在展廳內,一準震了!”
  查薇半信半疑道:“就這幅黑乎乎的東西也能震了?”
  張揚道:“一準兒震了!”
  查薇道:“張揚,你說咱倆怎麼樣?”
  張揚道:“你說哪方麵啊?”
  查薇啐道:“我說關係!”
  張揚道:“咱倆沒發生啥關係啊!”
  一句話把查薇羞得俏臉通紅,她雖然平時大咧咧的,可畢竟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張揚這廝說話真是太下流了,讓她難以消受,查薇氣得伸手就去抓張揚的耳朵。
  張大官人笑著討饒道:“我知道錯了,知道錯了,查大小姐饒命!”
  查薇擰了他耳朵一下,這才放開:“滿嘴跑火車,也不怕閃了你的舌頭。”
  “我也沒說啥過分的話,你至於反應這麼強烈嗎?”
  查薇道:“你反正不是個好東西,我是問你把我當朋友不?”
  張揚道:“你都不把我當成朋友,我為什麼要把你當成朋友?”
  查薇道:“我昨晚不是哄他們玩嗎?其實我心埵韭N把你當成無話不談的知己,藍顏知己!”
  張大官人笑道:“你不是在哄我吧?還藍顏知己,真會整詞兒。”
  查薇瞪圓了一雙美眸道:“給我老實點,我認真跟你說話呢,你什麼態度。”
  張揚忍著笑道:“你說吧,我聽著呢!”
  查薇道:“開展那天我想請文夫人過來捧場。”
  張揚明白了,感情這丫頭說這麼多好聽的話,是在那兒鋪墊呢,目的是要讓他出動把幹媽羅慧寧給請過來。到底是高幹子女,心機就是比老百姓家的孩子深。
  張揚道:“你又不是不認識她,你直接去請不是更好。”
  查薇道:“你是她幹兒子,你去請,她肯定不會拒絕。”
  張揚有些為難的撓了撓頭,他來到京城之後還沒有和文國權夫『婦』聯絡過,按理說是有點說不過去,可張揚心媊悁釣ヴ`怕見到他們,經過顧允知的點撥,張揚意識到自己在東江水汙染的事情上危害到了梁天正的政治利益,而梁天正和文國權夫『婦』的關係很好,因為這件事,張揚有些心虛,害怕因為這件事受到責怪,所以一直拖到現在都沒有去他們。
  查薇道:“你快說,這忙,你到底幫不幫?”
  張揚道:“要不,我給她打一電話。”
  查薇點了點頭。
  張揚卻又改變了念頭:“還是直接去一趟吧。”打電話是不是有點不夠尊重,羅慧寧肯定會更生氣。
  查薇道:“她在康複中心呢,我帶你過去!”
  張揚道:“開車了?”
  查薇點了點頭,張揚跟著她來到外麵,不由得傻了眼,查薇開得是一輛摩托車,紅『色』的光陽踏板機車。
  張揚道:“我們駐京辦有汽車。”
  查薇道:“別麻煩了,上車,這個時間段,路特堵,還是騎摩托車快。”她已經上了摩托車把引擎給啟動了。
  張揚坐在查薇身後,兩隻手臂自然而然的圍了上去,他忽然想起了楚嫣然,想起了他們當初在清台山相識的情景,他仍然記得楚嫣然騎機車的颯爽英姿。因為走神,查薇一加油門,由於慣『性』張揚的身體向後一仰,他的一雙手慌忙向前抱住查薇,可落手處的部位有些不對,軟綿綿極有彈『性』的兩團被他握在手中。
  查薇的一張俏臉紅的就像熟透的蘋果,低聲斥道:“你放手!”
  張大官人真不是存心故意,這不走神了嘛,他還沒下流到利用這種機會向查薇大施鹹豬手的地步,聽到查薇的責怪聲,張揚下意識的放開了雙手,查薇由於條件反『射』猛地一加油門,於是張大官人就在駐京辦的院子媯媊R的摔了一個屁墩兒。
  查薇意識到張揚摔倒了,慌忙把摩托車給停下,轉頭看到張揚的狼狽模樣,剛才對張揚非禮自己的一點兒埋怨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她格格笑了起來。
  張大官人『揉』著摔疼的屁股,他可不是故意做樣子,剛才真沒有防備,自己怎麼說也是一武林高手,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摔了個屁墩兒,真是丟人啊!
  駐京辦的不少工作人員都看到了這位張主任從摩托車後座上摔下來的狼狽相,一個個想笑又不敢笑,張揚看到他們的表情,更覺著臉上掛不住,偏偏查薇這會兒又叫上了:“喂,你坐車都不會啊!”
  張揚低著頭,重新來到摩托車後座上坐好了,這次看準了位置,手落在查薇的纖腰上,查薇小聲道:“報應不爽!”然後擰動油門,紅『色』機車帶著張揚一起駛入滾滾車流之中。
  自從兒子去了***,羅慧寧的日子過得越發無趣起來,除了照顧女兒,她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到天池先生的基金會上,自從天池先生逝去之後,利用書畫拍賣得來的基金,已經在貧困地區建設了二十座小學。
  文玲依然沉睡,陽光從窗外投『射』進來,照『射』在她的麵孔上,蒼白的麵孔因為陽光的沐浴似乎也有了一些紅意,望著女兒的麵孔,羅慧寧不禁歎了口氣,在兒女的教育上,她無疑是失敗的,文玲醒來之後『性』情大變,氣死了她的未來公公杜山魁,這件事也導致了她和杜天野相守多年的感情徹底決裂,同時也讓文家和軍方一直都默契的關係疏遠了許多。兒子文浩南的感情路也是相當的不順,他愛上了秦鴻江的女兒秦萌萌,可秦萌萌卻早已偷偷生下了一個兒子,羅慧寧雖然是個開通的母親,可是文家不能不在乎家族的榮譽,不可以讓秦萌萌這樣一個未婚母親成為她的兒媳,否則,文家肯定會成為京城政治圈堛滲漪`。兒子也因為這件事心灰意冷,竟然決定專業從政,前往***曆練,接下來發生的麻煩事也是一件接著一件,秦萌萌殺死了她的大哥秦振東,如今逃往海外不知所蹤,幹兒子張揚卻又衝入軍區大院,搶走了秦家的外孫秦歡,讓文家和軍方本來就疏遠的關係更是雪上加霜。
  羅慧寧想到這堣ㄔ拲o歎了一口氣,看來這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丈夫在政壇上步步登高,而他們的家庭生活卻並不如意,如果他能夠多放一些精力在兒女身上,或許不會搞成現在這種狀況。
  李偉進來通報道:“夫人,張揚來了!”
  羅慧寧並沒有感到驚奇,她輕聲歎了一口氣道:“這小子,總算舍得過來見我了!”最近一段時間,張揚在外麵惹了不少的麻煩,羅慧寧也聽說了不少,可是有些事她並不適合去過問,而張揚也沒有向她求助,證明張揚是想依靠他自己的能力解決這些問題,羅慧寧忽然意識到自己,對政治上的事情興趣越來越淡了。
  張揚和查薇一起走入了病房內,查薇專門買了一束鮮花。跟著張揚走進來,查薇認識羅慧寧已有多年,不過來往並不是太多,查薇甜甜叫了聲羅阿姨。
  羅慧寧微笑著答應了一聲,起身握住查薇的手,輕聲讚歎道:“查部長的這個女兒出落得是越來越標致了。”
  查薇笑道:“羅阿姨誇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張揚道:“你會不好意思,我幹媽心腸好,說實話害怕傷你的自尊心。”
  查薇對自己的容貌還是相當有自信的,張揚打擊不到她,她瞪了張揚一眼道:“小心眼兒,還記仇是不是?”
  張揚來到羅慧寧麵前,笑得春光燦爛:“幹媽!”
  羅慧寧沒好氣道:“我還以為你都不記得有我這個幹媽了!”
  張揚道:“最近工作忙,太忙,所以抽不出時間來看您,這不,我一有時間就跑京城來了,這次專門為了陪您說話。”
  羅慧寧道:“懶得理你!”她接過查薇手中的鮮花,把床頭花瓶的鮮花換了,查薇很有眼『色』,接過舊的鮮花,放在了垃圾桶堙C
  張揚則來到文玲身邊,伸手探了探她的脈息,張揚對文玲昔日的所為心有餘悸,他探察文玲的脈息絕非是想幫她療傷,而是看看她的情況,文玲的脈象比起張揚上次過來的時候越發的緩慢微弱,張揚皺了皺眉頭,看來她的情況並不樂觀,張揚曾經用金針刺『穴』,激發自身的內力,冒險救醒過文玲一次,同樣的方法不可能在文玲的身上適用第二次,張揚對文玲現在的狀況也是無能為力,其實,就算他現在有能力救醒文玲,肯定也會好好考慮一番,天知道是不是又救醒了一個禍害,對文玲來說,如今的樣子未嚐不是一種很好的歸宿。
  羅慧寧並沒有詢問女兒的病情,她不想張揚難做,如今的一切都是文玲咎由自取,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羅慧寧道:“外麵坐!”
  三人來到門前院子堛滲韟a上,羅慧寧在白『色』的大理石桌旁坐下,李偉取來了幾瓶飲料,張揚和查薇在羅慧寧的身邊坐了。
  羅慧寧道:“張揚,什麼時候來京城的?”
  張揚老老實實答道:“來三天了,幫忙市堻B理駐京辦的事情,所以沒時間過來。”
  羅慧寧道:“是沒時間,還是害怕見我?”
  張揚知道自己有什麼事情都瞞不住幹媽,他笑了一聲,拿起果汁喝了兩口,岔開話題道:“查薇,你不是有事兒要跟我幹媽說嗎?”
  

Snap Time:2018-10-18 06:29:23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