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八十二章紅色根據地(下)


    第六百八十二章【紅『色』根據地】(下)

    張揚道:“你是女人,李鳳霞不是女人?正因為你是女人所以才讓你去,你們之間溝通也方便一些,你害怕她發瘋,同行的還有一名司機,兩名咱們駐京辦的同誌,都是男同誌,你怕什麼?”

    苗慧茹咬了咬嘴唇,她的確拿不出讓人信服的理由。

    張揚對苗慧茹的第一印象就不好,加上這女人在吳明住院之後表現的很殷勤,這就讓張揚更加的反感,王毅偷偷告訴他苗慧茹和史學榮有曖昧的事情之後,張揚就更堅定了把這女人先發回南錫的決心,苗慧茹回南錫之後不久,就會有紀委找她了解相關情況。

    張揚道:“去準備吧,記住,一定要把李鳳霞平安護送到南錫。”

    苗慧茹心中極其不悅的站起身來,可是現在市把張揚派來,吳明有病了,張揚擁有著絕對的話語權,她隻能服從。

    苗慧茹離去之後,張揚又道:“於副主任,這兩天你抽空把駐京辦這兩年的賬目整理一下,紀委現在盯著駐京辦的事情,如果有問題我們還是自己先發現。”

    於海林點了點頭道:“張主任,我明白了!”

    張揚讓於海林負責這件事而不是王毅,是因為負責財務的王琴就是王毅的親侄女,身為駐京辦副主任的王毅當然不適合去負責這件事。

    張揚道:“史學榮的問題就到此結束,市讓我來就是為了解決史學榮『自殺』的問題,盡量不要把這件事鬧大,避免造成惡劣的影響,現在死者家屬的情緒已經基本平複,李鳳霞也帶著史學榮的骨灰返回南錫,我的任務就算基本上完成了。”聽他話的意思好像是臨別贈言。

    王毅趕緊道:“張主任,你是我們的主心骨,您可不能對駐京辦撒手不管啊!”這廝也是一個玲瓏人物,意識到張揚的影響力,開始有意拍張揚的馬屁。

    於海林聽到王毅拍馬屁,他也不甘落後:“張主任,幸虧您來了,不然我們都壓不住場麵,換成誰來都不行,現在史主任的事情雖然告一段落了,可駐京辦上上下下仍然人心惶惶的,大家心都不踏實,有您在這兒坐鎮,我們才能安心。”

    張大官人心說你們這倆貨也不是什麼好鳥,嘴上這麼說,心巴不得我趕緊走人呢。張揚順著他們的話道:“我也沒說現在就走,按照市的要求,我還會在京城呆一段時間。”

    此言一出,於海林和王毅都傻眼了,本來以為張揚要走了,搞了半天,這廝消遣他們呢。他們兩人對張揚敬都是放在嘴上,心底對張揚是充滿提防和忌憚的,張揚是處級幹部,加上他之前就有過春陽駐京辦的工作經曆,擔任駐京辦主任肯定是綽綽有餘,上級派他過來處理駐京辦的事情,恐怕不僅僅是派了個救火隊員過來,市讓他擔任駐京辦主任也很有可能。

    官場中人,產生仇恨和矛盾的最常見原因就是利益衝突,如果張揚擔任駐京辦主任,他們兩人就沒戲了,張揚就是他們政治上的攔路虎,不過他們心雖然有想法,可是他們並不恨張揚,不敢恨,在政治上他們根本無法和張揚相提並論,拋開張揚身後的諸般背景不提,單單是張揚自身的實力已經讓他們難以望其項背。

    張揚當然看出了他們瞬間流『露』出的失落,他微笑道:“等市確定了駐京辦的領導人選,我馬上就走,在此之前,我希望能夠幫助駐京辦平穩的過度,一切都在穩定中進行,你們可要好好的幫助我。”

    這次於海林率先表態道:“一定!”

    張揚拿出一遝藝術沙龍的門票遞給王毅:“給咱們單位的同事發下去,這兩天因為史主任的事情搞得太壓抑了,周三一起去看藝術展,放鬆一下心情,提高一下品味,展覽結束之後,再搞個會餐!增進增進同誌間的感情。”

    王毅答應了一聲拿起票去了,他有些納悶張揚為什麼要組織大家參觀藝術沙龍,卻不知張大官人是幫查薇他們拉點人氣的。

    王毅走後,張揚把於海林單獨留了下來。

    於海林猜到張揚有話對自己說,在張揚的注視下,於海林顯得有些局促不安,雙手夾在膝蓋,一點領導幹部的氣質都沒有。

    張揚道:“於副主任,知道我為什麼要讓苗慧茹去南錫嗎?”

    於海林隻是笑,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回答,所以微笑是最好的應對方式。

    張揚道:“我來到南錫駐京辦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我聽說了一些傳言,於副主任,反正這隻有咱們兩個人,我隨便問問,你要是知道什麼就跟我說說,要是不知道就一笑置之。”

    於海林的心頓時有些緊張,他低聲道:“張主任,您問吧,我隻要是知道的情況一定如實向您匯報。”

    張揚道:“聽說苗慧茹和駐京辦的某位主任關係走得很近,不會是你吧?”

    於海林吃了一驚,他壓根也沒想到張揚會這麼問,趕緊搖頭否決道:“不是我,不是我,我和她平時都不怎麼說話。”不是他不假,可他說和苗慧茹平時都不怎麼說話就有些想竭力脫開幹係了。

    張揚笑道:“不是你,那就是王毅和史學榮中的一個了,回頭我再去問問王毅。”張揚玩起了排除法,這種手法雖然不太高明,可是十分的有效,於海林知道張揚肯定得到了一些情況,與其等王毅告訴他,不如自己告訴他,至少還能落個人情,於海林裝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張主任,這件事我也有所耳聞,不過,我也沒多少證據,我們史主任生前挺欣賞苗副主任的。她的副主任,就是史主任幫忙爭取來的。”一句話就把苗慧茹徹底給賣出來了。

    是不是出賣一個人需要經過一番猶豫,需要鼓足勇氣,可是當出賣之後,一切就變得自然而順暢了起來,於海林道:“張主任,史主任在權力上抓得很緊,駐京辦他說一不二,我們這些人說的好聽是副主任,其實跟辦事員沒啥分別。”

    張揚笑了笑道:“我聽說了,你們超過五百塊的票據都得要經過他親筆簽字。”

    “可不是嘛,不過苗慧茹比我們的權限大一些。”於海林說完,很小心的問道:“張主任,史學榮這次的問題是不是很大?”

    張揚道:“具體的情況還在調查中,我隻知道他和前市委***徐光然貪汙案有關。海林同誌,要是你知道什麼情況,趕緊向組織反映,千萬不要隱瞞,現在正是需要你們表現的時候。”

    於海林道:“張主任,有件事可能您不知道,王琴是最近才到駐京辦擔任的會計,過去負責財務的是趙豔梅,她去年去了澳大利亞。”

    張揚想不到一個小小的駐京辦這麼複雜,他皺了皺眉頭道:“這麼說很多的內幕都在趙豔梅的手?”

    於海林道:“我也不清楚,反正財務曆來隻對史主任一個人負責,我也知道駐京辦存在著一些問題,我們的接待費用一直都是平海各個駐京辦最高的,接待市級領導的房間規格很高,套房內全套的紅木家具,這些家具,當初的購買價都超出市場價一倍多,我們的采購一直以來都是苗慧茹負責……”於海林一打開話匣子就滔滔不絕的說了下去,張揚聽得很認真,也從於海林的話中把握到了幾件重要的事情,一是史學榮利用駐京辦特殊的工作『性』質,在購物和招待費用上存在巨大的問題,二是史學榮和苗慧茹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聽於海林的意思,苗慧茹保持不正當關係的對象不止史學榮一個,至於其他人,於海林沒說,估計肯定是市的某位重要人物。

    張揚最想不通的是史學榮貪汙受賄中飽私囊,他老婆李鳳霞竟然對此毫無覺察。

    於海林道:“史學榮兩口子對外宣稱感情很好,那都是在做戲給外麵的人看,史學榮平時很少回家,他老婆也從不到駐京辦來,至少我在駐京辦工作這麼些年,這次是第一次見到她過來,不過他們演的很好,整天都把對方掛在嘴上,外界都以為他們感情好,其實壓根就是貌合神離。”

    張揚道:“你怎麼不早告訴我?”

    於海林有些不好意思道:“張主任,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而且史學榮剛死,我在他背後論人是非也有點不好啊。”

    張揚道:“這不是論人是非,是實事求是,你身為駐京辦副主任,你要對南錫市全體領導負責,要對南錫人民負責,既然看出了史學榮的問題,為什麼不反應?”

    於海林沒說話。

    張揚卻忽然意識到,史學榮這次出問題搞不好就是內部舉報,於海林是不是也在其中起到了作用?張揚道:“海林同誌,史學榮雖然畏罪『自殺』了,可是他已經帶給南錫駐京辦,帶給南錫人民巨大的危害,你要配合紀檢委部門,把這件事調查清楚,爭取早點解決史學榮遺留下來的問題。”

    於海林道:“張主任,你放心,我一定會把我知道的全部情況上報給紀委。”

    

Snap Time:2018-01-23 10:11:53  ExecTime:0.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