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八十二章紅色根據地(上)


    第六百八十二章【紅『色』根據地】(上)

    查薇拍了拍手道:“好了,今天就到此結束,明天上午9點,大家再過來繼續布置!”

    剛才被查薇呼來喝去的兩名男生也走了過來,笑道:“薇姐,晚上請吃飯吧!”

    查薇道:“這幾天哪天沒請你們?真是貪心,還想讓我請客!”

    “誰讓我們薇姐大方啊!”

    江光亞在一旁笑。

    查薇道:“好,今天去紅『色』根據地,光亞同誌請客。”

    江光亞聽到查薇把皮球踢給了自己,哭笑不得道:“薇姐,憑什麼落在我身上啊?”

    查薇笑道:“你朋友來了,你反正要請張揚吃飯,我們跟著蹭飯還不行嗎?”

    江光亞道:“張揚不是你朋友啊?”

    查薇道:“不是,他那張嘴見麵就喜歡損人,我才不和他當朋友呢。”

    張揚道:“薇姐,其實我是奔著你來的!”

    查薇笑罵道:“死開,瞧你一臉的滄桑,居然厚著臉皮叫我姐!”

    周圍人都笑了起來。

    江光亞提議道:“紅『色』根據地有點不上檔次,咱們還是金王府吧。”江光亞提出去金王府可不是因為金王府是查薇叔叔查晉北的產業,到那兒能吃白食,他是真覺著張揚大老遠來了,還是招待的隆重一點。

    張揚笑道:“我看還是別去金王府了,讓查總看到我,真以為我存心去蹭飯了。”

    查薇大咧咧道:“金王府的飯菜不好吃,還是紅『色』根據地夠勁兒,走!江光亞,就知道你小家子氣,我請!”

    一群同學全都跟了過來,齊聲讚美道:“薇姐一統江湖千秋萬載!”

    張大官人忍不住笑了,怎麼看著跟黑社會開堂口似的,查薇在這幫藝術學院學生中的地位儼然是一個女老大。查薇笑著向張揚解釋道:“他們開玩笑的,還不是想讓我請客!”

    又有人帶頭起哄道:“跟著薇姐混,有肉吃有酒喝,兄弟們,咱們以後為薇姐上刀山下火海,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萬死不辭!”

    顧養養笑道:“你們啊,再這麼叫小心把警察招來。”

    查薇道:“把警察招來是小事兒,萬一別人以為咱們在從事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陰謀活動就麻煩了。”

    一群人說說笑笑的向紅『色』根據地走去,他們口中的紅『色』根據地是一家農家菜館,距離青年藝術館不遠,這家飯店走的是複古懷舊風,服務員全都是***紅衛兵的裝束,他們走入大門的時候,迎賓小姐來了一個標準的忠字舞動作,把張大官人嚇了一跳,還以為這妞兒要搞突然襲擊呢。

    飯店的裝修也充滿了農家特『色』,成串的紅辣椒掛的到處都是,視野中紅彤彤一片,他們今晚來得晚了一些,包間從生產一隊到十八隊全都訂滿了。

    江光亞讓飯店的服務員把兩張八仙桌拚在了一起,他們就在大廳點菜吃飯。

    大廳也不叫大廳,叫曬穀場,一名穿著軍服帶著軍帽,紮著武裝帶,梳著兩條羊角辮的***女服務員來到了他們的麵前,手攥著紅寶書:“點菜嗎?”那紅寶書就是菜譜。

    查薇讓張揚點菜,張揚笑道:“我又不熟,也沒什麼忌口的,光亞點。”

    江光亞道:“雞、鴨、鵝都是現殺的,我去挑,你能不能吃辣?”

    張揚道:“隨便!”他們這桌一共十四個人,九女五男,除了張揚以外全都是藝術學院的學生,當然其中有畢業的也有沒畢業的。

    查薇挨著張揚坐了,顧養養離張揚的距離有些遠。這些同學和查薇開玩笑都習慣了,其中一名男生笑道:“薇姐,你也不給我們介紹介紹,這位是誰啊?我聽養養叫他姐夫,是咱們姐夫嗎?”

    查薇格格笑道:“再胡說,我把你嘴給扯爛!都說了,這是江光亞的好朋友……”她想介紹張揚官銜的時候,忽然想起自己還不知道他現在的職務,這也怨不得查薇,這廝的職務整天走馬燈般的更換,查薇也有陣子沒和他聯係了,用手搗了張揚一下道:“你現在是什麼官了?”

    張揚笑著自我介紹道:“我叫張揚,在平海省南錫市體委工作!”

    江光亞這會兒回來了,他笑道:“張揚是南錫市體委主任!”

    多數人都感到驚奇,雖然南錫市體委主任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官,可是張揚這麼年輕就已經擔任了這樣的官職還是讓人驚豔的。

    又有人問道:“養養,怎麼你叫張揚姐夫啊?”

    顧養養向張揚看了一眼,張揚笑得很坦然,他微笑道:“沒錯啊,我是養養的姐夫!”

    查薇對其中的內情還是有所耳聞的,她皺了皺眉頭道:“我說你們這幫小子煩不煩?張揚好不容易來一趟京城,你們就盯著他問東問西,一個個都跟小八婆似的,今天我們的主題是歡迎南錫市體委主任張揚,我可把話說在前頭,張揚的酒量可是很厲害的,你們一定要陪他吃好喝好!”

    張揚笑道:“薇姐,你在發動群眾戰爭。”

    查薇瞪了他一眼:“呸!你別叫我姐,我聽著惡心,你比我大,憑什麼叫我姐!”

    “我是生理年齡比你大,心年齡比你小!”

    大家又笑了起來,年輕人在一起的時候歡笑格外多。張揚雖然也很年輕,可是因為他工作環境的緣故,在他的身邊多數都是一些心機深沉的政治人物,反而和這些同齡年輕人相處的機會並不是太多,在張揚的眼中這些年輕人單純的甚至有些幼稚,但是他們沒有機心,年輕而充滿活力,在他們的眼中世界是美好的。

    查薇的領袖作用很快就凸顯了出來,一幫男生在她的號召下開始輪番向張揚敬酒。

    張揚的酒量雖然很大,可他也架不住對方人多,更何況張大官人現在喝酒已經開始有所節製了,這種無意義的酒場對抗,張揚還是選擇退讓,他舉起酒杯道:“不成了,一個個喝下去我準保要喝醉,那啥,咱們同幹一杯,薇姐,你今兒就饒了我吧。”

    “你還『亂』叫啊!”如果不是這麼多同學在場,查薇準保要撲上去狠狠給張揚兩拳。

    江光亞笑道:“你不喝也行,這麼著,我們的展區還有幾個空位,正在琢磨是不是能弄點名人字畫掛上去,也好幫助我們的藝術沙龍增光添彩,張揚你幫我們寫幅字吧。”

    張揚道:“我的字登不了大雅之堂,這麼著吧,我給你們提供一幅展品,還沒來得及裱,明天我裱好了給你們送過去。”

    查薇道:“什麼作品那麼神秘,明天一早我去拿,裱畫的事情交給我。”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此時一群身穿運動服的女孩子走了進來,她們熱烈的談著什麼,其中一人看到了張揚,她驚奇的眨了眨眼睛,向張揚主動走了過來。

    因為張揚正在和江光亞說話,所以沒注意到她,查薇看到了,她對張揚還是有些了解的,這廝認識的漂亮女孩子多了去了,不過查薇覺著這女孩有些眼熟,一時間想不起在哪見過。

    那穿著紅『色』運動服的女孩來到張揚身邊,微笑道:“張主任,什麼時候來京城的?”

    張大官人聽到聲音這才回過頭來,他驚喜道:“許怡,這麼巧啊!”這穿運動服的女孩正是藝術體『操』世界冠軍許怡,她們的訓練基地就在附近,今天訓練結束,教練準假,帶領她們這幫藝術體『操』隊的女運動員來這吃飯,想不到遇到了張揚。

    張揚叫出許怡的名字,其他人也把許怡和那個世界冠軍對上了號,查薇笑道:“真的是許怡啊,過去都在電視看到你,想不到真人比電視上還要漂亮!”

    許怡向張揚笑了笑道:“張主任,都是你朋友啊!”

    張揚點了點頭道:“都不是外人,要不一起吃吧。”

    江光亞很熱情的邀請道:“一起吃吧!”

    許怡笑道:“你們都十幾個人,我們那邊七八個,坐不開的。”她的教練也過來,許怡把張揚介紹給她的教練和隊友認識,因為許怡是平海省運會的形象大使,張揚對藝術體『操』隊的這幫隊員相當的客氣,他笑道:“吃什麼盡管點,今晚都算在我賬上。”

    許怡道:“你大老遠到京城來,怎麼好意思讓你買單。”

    張揚笑道:“沒事兒,我有大財東支持!”他朝查薇看去,查薇卻笑盈盈看著江光亞,江光亞慷慨道:“我來買單,今晚的消費都算在我賬上。”

    許怡也沒和張揚他們客氣,說了聲謝謝,和她的隊友教練一起去吃飯了。他們來的雖然晚,可結束卻在張揚他們之前,體『操』隊有著嚴格的規定,隊員不能太晚返回基地,江光亞讓服務員把賬算在他的身上,許怡又專程過來道謝。

    查薇笑道:“別客氣了,我們這些人都喜歡看你的比賽,平時想請你吃飯都沒機會。”

    許怡笑道:“我們平時訓練任務比較重,所以沒多少時間出來。”

    查薇拿出一遝入場券送給許怡,提出邀請道:“我們的藝術展在這個周三開始,有時間一起過來捧捧場!”查薇這個邀請有些突兀,不過許怡還是笑著答應了下來。

    張揚本來有些奇怪,查薇和許怡又不是很熟為什麼要邀請她來參加他們的藝術沙龍,查薇接下來的一句話就解釋了真正的原因,查薇道:“我真的有些擔心,好不容易才把藝術沙龍辦了起來,要是到時候沒有人過來捧場怎麼辦?”

    江光亞道:“沒有人來,我們就自己給自己捧場,咱們辦沙龍隻是為了展示自己,又不是要人捧場。”

    張揚道:“這話我不讚同,你們辦沙龍,展示自己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外界的認可,如果沒人來,辛苦肯定白費,這麼著吧,到時候,我組織一些人過來捧場。”別的不敢說,張揚組織一些平海的駐京辦工作人員過來捧場還是沒問題的。

    顧養養道:“也沒你們說得那麼悲觀,單單是學校的同學,過來捧場的就有好幾百人。”

    查薇道:“我回頭再聯係聯係媒體方麵,爭取幫我們多宣傳宣傳。”

    最近這段時間,張揚在事實上已經扮演者南錫駐京辦主任的事情,市到現在仍然沒有決定駐京辦主任的人選,主要是因為史學榮涉及貪汙案,這三個駐京辦副主任也都被調查,如果他們三人與史學榮案無關,那麼新的駐京辦主任將很可能在他們中間產生,如果他們也有問題,駐京辦主任肯定要從南錫重新委派。

    張揚反正也要在京城避避風頭,也不介意再充當一次救火隊員。

    駐京辦上上下下對張揚這位欽差大臣還是表現出相當的尊敬,張揚在處理史學榮『自殺』事件上表現出的果斷和堅決明顯把吳明給比了下去。

    原本為市委副***吳明準備的房間和辦公室現在已經為張大官人所用,張揚坐在辦公室內,三位駐京辦副主任都坐在沙發上聽他分派工作。

    張揚道:“史學榮的遺體已經火化了,我剛才和李鳳霞談過,她同意今天下午帶著骨灰返回南錫。”他向王毅看了一眼:“王副主,汽車準備好了嗎?”

    王毅點了點頭道:“已經安排好了,咱們駐京辦的商務車把李經理送回去。”

    張揚的目光望向苗慧茹道:“苗副主任,就辛苦你一趟,你和咱們駐京辦的兩位工作人員一起負責把李鳳霞護送回南錫。”

    苗慧茹心很不情願,她咬了咬嘴唇道:“我身體不好,這一路長途跋涉的,可能吃不消,再說了……我一個女同誌,我害怕和死人呆在一起。”

    張揚道:“什麼死人?骨灰而已,你一個***員怎麼那麼『迷』信?”

    苗慧茹道:“張主任,不是我不想去,我真害怕,你想想,李鳳霞發起瘋來什麼都豁得出去,我一個女人家怎麼製得住她?”苗慧茹不想去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她和史學榮之間有曖昧,雖然當初是處於政治目的,史學榮的『自殺』並沒有讓她感覺到太多的悲傷,可心中難免會產生一些陰影,所以她才會提出異議。

    

Snap Time:2018-07-19 23:13:45  ExecTime: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