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八十一章一點內幕(上)


    第六百八十一章【一點內幕】(上)

    王毅就等張揚這句話呢,馬上讓人把花圈給收了起來。

    查薇和江光亞是搭邱鳳仙的便車,他們在青年藝術館籌備了一個美術展,中午一起在金王府吃的飯,邱鳳仙提議把他們送過去,途徑南錫駐京辦的時候,邱鳳仙看到了花圈上的字,她和南錫駐京辦主任史學榮認識,而且星鑽的南錫門店就開在南錫百貨商場,所以邱鳳仙停車過來看一看,卻想不到遇到了張揚。

    因為生意上的關係,邱鳳仙和李鳳霞還是很熟悉的,張揚聽說她和李鳳霞的這層合作關係,剛好讓她去勸勸李鳳霞,邱鳳仙去安慰李鳳霞的功夫。查薇和江光亞都來到張揚的身邊,江光亞笑道:“張揚,你來京城為什麼不跟我們聯係?這麼久不見了,大家都很想念你。”

    張揚笑了笑道:“你也看到了,我來京城是為了處理麻煩的,這兩天忙的不可開交,正打算忙完這些事再和你們聯絡,沒成想這就遇到了,真的,我來了之後誰都沒打招呼,連我幹媽都不知道我來。”

    查薇道:“養養也在青年藝術館,你跟我們一起過去看看吧。”

    張揚道:“真走不開,這麼著吧,我先把這邊的事情處理一下,等晚上,我過去找你們吃飯,我請你們吃飯,作為賠罪好不好?”

    江光亞笑道:“你來到京城,我們是地主,應當是我們請吃飯,張揚,你先忙,我們還得去青年藝術館準備,你晚上六點半前到就行了。”

    查薇和江光亞走了,邱鳳仙卻留下來安慰李鳳霞,李鳳霞居然對她的話比較能聽得進去,這會兒又哭上了,不過人比起之前理智了許多。

    張揚來看她的時候,李鳳霞紅著眼睛問道:“張主任,你剛才跟我說的話是不是真的?”她指的是史學榮貪汙的事情。

    張揚道:“是!”

    李鳳霞道:“可我們家老史不是這種人……”

    張揚沒說太多,這件事看來是市搞複雜了,他們應該把史學榮貪汙的事情盡早告訴李鳳霞,李鳳霞明白原因之後就不會折騰出那麼多的事情,其實市也是有著很多考慮的,史學榮貪汙,他們對李鳳霞也產生了懷疑,沒有人會相信李鳳霞對自己丈夫貪汙的事情一無所知,可事實上史學榮偽裝的確很好,李鳳霞到現在都相信自己的丈夫是個兩袖清風的官員。

    張揚本來並不想提起史學榮貪汙的事情,是李鳳霞鬧得太過分,所以張揚忍不住還是把這件事說了出來,不過說出來也有好處,李鳳霞一直不相信自己的丈夫會尋短見,現在張揚給出了一個合理的理由,至於具體的解釋工作還是交給紀委方麵去做,李鳳霞冷靜下來之後,往南錫市紀委打了個電話,在電話中南錫市新任紀委***馬天翼把史學榮的貪汙問題對她進行了詳細的解釋和說明。

    邱鳳仙來到張揚的臨時辦公室內,張揚給她拿了瓶飲料,邱鳳仙道:“真是想不到會在這遇到你。”

    張揚道:“你和史學榮很熟?”

    邱鳳仙搖了搖頭道:“我和李鳳霞更熟悉一些,星鑽在南錫的門店就租賃了百貨大樓的店麵,所以我和她認識了。”

    張揚道:“幸虧有你幫忙勸她,你來之前,李鳳霞瘋了一樣的***,懷疑是我們把她丈夫害死了。”

    邱鳳仙歎了一口道:“她很可憐,對史學榮的事情並不了解。”

    張揚道:“說真的,我並不相信,他們是兩口子啊,兩夫妻怎麼可能對對方的情況一無所知?”

    邱鳳仙道:“李鳳霞這個人我還是有些了解的,做事情很認真,很熱心,她和史學榮長期兩地分居感情並不像表麵上看起來那麼好。”

    張揚微微一怔,他意識到邱鳳仙可能知道什麼,低聲道:“邱小姐,你是不是要告訴我什麼?”

    邱鳳仙笑道:“沒什麼好說的,別人的是非和我無關,還是說說你,這次來京城是不是要呆很久?”

    張揚道:“不會太久,南錫那邊一攤子事兒等著我回去做呢。”

    邱鳳仙道:“老體育場地塊的事情怎麼樣了?市什麼時候重啟招商程序啊?”

    張揚道:“我管不著,我又不是招商辦的。”

    邱鳳仙道:“可我聽說南錫的秋季經貿會你是總負責人。”

    張揚笑道:“邱小姐消息真是靈通,市的確跟我說過,不過現在市給我的任務是幫忙把駐京辦的事情給解決了,我現在就是一萬金油,哪需要就往哪抹。”

    邱鳳仙笑道:“你不是萬金油,你是打醬油的!”

    張揚笑了起來。

    邱鳳仙看了看表,起身告辭,臨行又向張揚提出邀請道:“明天有沒有時間,我請你去金王府吃飯。”

    張揚搖了搖頭道:“等等再說吧,市交給我的人物還沒完成呢。”

    邱鳳仙道:“也好,等這件事處理完,隨時給我打電話,近期我都在京城。”

    邱鳳仙走後不久,張揚叫上王毅,前去探望吳明,雖然張揚打心底不待見這廝,可吳明畢竟是市委副***,他在京城生病了,自己不去探望,於情於理也說不過去,他才不會顧及吳明的感受,張揚是不想旁觀者說他的閑話。

    吳明穿著病號服煞有其事的躺在床上,駐京辦副主任苗慧茹在一旁幫他削著蘋果,看到張揚進來,吳明臉上拿捏出痛苦的表情,又似乎強顏歡笑:“小張,你來了啊……”

    張揚把手中的鮮花交給了苗慧茹,他笑著伸出手去和吳明握了握:“吳副***,聽說你病了,所以過來看看。”

    吳明歎了口氣道:“我病得不是時候啊,給組織添麻煩了,給你們也添麻煩了,檢查過了,沒什麼大病,就是急『性』闌尾炎,明天開刀。”

    張揚故意裝出很誇張的樣子:“急『性』闌尾炎?那可了不得,得趕緊做手術啊,萬一延誤了病情,感染了腹膜炎,可是要人命的。”

    吳明心中暗罵,你他媽咒我死啊!嘴唇上還得拿捏出笑意:“小張,謝謝你的關心,醫生說我的情況不錯,沒有什麼風險。”

    張揚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他轉向王毅道:“床位大夫那需不需要打點?是不是因為咱們沒送紅包,所以他故意給吳副***拖延手術啊?”

    王毅聽出他在寒磣吳明,這種時候,他顯然是不適合『插』話的,他隻能笑。

    吳明也在笑:“小張,社會沒有你想的那麼險惡。”

    張揚微笑道:“社會不嫌惡,人心才險惡,回頭啊,我去找主治醫生聊聊,說什麼也得讓他抓緊給您開刀。”

    吳明道:“醫院有醫院的規矩,既然到了這就得遵照人家的規矩來。”

    張揚道:“王主任,你去找主治醫生說說,吳副***怎麼能住在這麼普通的病房,讓他給咱們調調房間,換一高幹病房。”

    王毅心說別看吳明在南錫是屈指可數的幹部,可放在京城他算什麼高幹,這比他官大的到處都是,吳明的級別在這可夠不上高幹,王毅也看出來了,張揚和吳明不對乎,他抓住機會對吳明冷嘲熱諷呢。

    張大官人原本也不是那麼刻薄的人,他的醫術何其厲害,剛才和吳明握手的時候已經知道吳明這病情絕不像他描述的那麼嚴重,根本是借故跑到醫院來逃避。

    吳明闌尾炎不假,不過是慢『性』的,在南錫的時候醫院就建議他開刀,不過他始終想保守治療,這次來到京城,發現史學榮的事情有點麻煩,他老婆李鳳霞又是軟硬不吃,吳明被罵了一頓氣得不行,肚子的確氣得有些疼,來醫院一看,醫生也說他是闌尾炎,問他是想保守還是想手術,吳明考慮了一下,認為剛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把駐京辦的事情甩出去,反正闌尾炎早晚都得開刀,幹脆開了算了。

    張揚並不是怕事,他氣在吳明把責任推給了自己,這廝太狡猾了,也太卑鄙了,連住院開刀這麼陰損的主意都想得出來。

    吳明歎了口氣道:“小張,史學榮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張揚道:“解決了!他老婆已經同意把屍體火化了。”

    吳明有些詫異,他本認為很棘手的事情,想不到張揚這麼輕鬆就給解決了。吳明道:“他老婆不好說話啊,你怎麼說服她的?”

    張揚道:“沒怎麼說服啊,就是把史學榮貪汙的事情全都說明白了。”

    吳明埋怨道:“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啊,現在還不知道李鳳霞有沒有經濟問題,你提前告訴了她,萬一她有了準備,提前轉移財產怎麼辦?”

    張揚道:“我說吳副***,你們是不是把這件事想得太複雜了?我覺著李鳳霞應該不知道史學榮貪汙的事情,如果她知道,她就不會這麼理直氣壯的鬧,你想想啊,要是她清楚史學榮貪汙違紀,肯定第一時間就會想到史學榮是畏罪『自殺』,心虛都來不及,哪還敢這麼鬧騰啊?你們當領導的顧忌太多,可越是這樣遮遮掩掩的,人家越是懷疑你們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張揚說話從來都不給別人留情麵,尤其是在吳明麵前。

    吳明聽得直皺眉頭,不過他也認同張揚的這番話,事情其實本來沒那麼複雜,隻是被他們給搞複雜了。

    張揚道:“如果一開始,就直接把事情跟李鳳霞說明白,也不會弄到她在駐京辦門口擺花圈的地步。”

    王毅『插』口道:“她還找了京城晚報的記者來采訪,幸虧張主任把這件事給解決了。”旁觀者清,王毅也看出張揚在京城的能量非同一般,吳明雖然是市委副***,可他來到京城轉了一圈,好像沒幹什麼實事兒。

    吳明道:“說了就說了吧,讓她知道也好,總之這件事一定要謹慎處理,爭取讓她早點回南錫,史學榮的事情還等著調查處理呢。”

    張揚道:“她答應明天把史學榮給火化了,我來的路上和王毅同誌商量了一下,準備讓苗慧茹同誌陪著她一起回去,有個女同誌作伴,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苗慧茹聽到要讓她陪著回去,有些不滿的向王毅瞪了一眼。

    王毅心中暗暗叫苦,張揚真是信口開河,他什麼時候跟自己商量過?他當著苗慧茹的麵這麼說,不是故意製造他們之間的矛盾嗎?可王毅偏偏又不能解釋,隻能吃了這個啞巴虧。

    吳明道:“小張,辛苦你了,這幾天駐京辦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市正在討論應對措施,估計最近新的駐京辦主任人選就會落實。”

    張揚道:“吳副***,你好好養病,駐京辦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市的事情你也別『操』心了。”

    吳明被這廝噎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麻痹的,你巴不得我永遠住在醫院爬不起來才好。吳明有些後悔了,從事情的發展來看,自己選擇在這個時候住院逃避並不是什麼妙招,有點弄巧成拙的感覺,張揚說得對,這件事本來很簡單,是被他給想複雜了。

    

Snap Time:2018-08-14 23:16:42  ExecTime: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