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八十章突然發病(上)


    第六百八十章【突然發病】(上)

    喬老哈哈笑了起來,這小子果然與眾不同,喬老道:“不僅是你,任何人在做錯事的時候首先想到的不是從自己身上找『毛』病,而是從周圍找原因。對和錯從來都是相對的,你認為自己做對了,可所有人都認為你做錯了,也就是說你的行為不符合公眾的標準,那麼你在公眾的眼中就是錯的不能再錯,所以才會有將錯就錯,才會有錯有錯著!”

    張揚仔細品味著喬老的這番話,他低聲詢問道:“如果我做事和公眾的行為相左,那麼我應該怎麼選擇呢?”

    喬老道:“順水推舟和隨波逐流是全然不同的,一個人想在官場之中有所作為,未必要隨波逐流,要學會把握大勢,學會利用一切可能的力量,僅有蠻力是不夠的,還需要智慧,一名力士可以輕而易舉的舉起千斤之鼎,卻未必可以隨心所欲的『操』縱一根羽『毛』。”

    張揚謹然受教。

    喬老道:“其實你並不適合做官。”

    喬老直截了當的給張揚下了結論。

    張大官人尷尬的滿臉通紅,喬老不會看走眼的,這個結論讓張揚有些失落。

    喬老又道:“但是國內的政壇又需要一個你這樣的人,不適合做官,未必不適合從政,政治中需要各種各樣的人物,政治明星未必都是高官,隻要找準自己的位置,能夠發揮出自己最大的能量,這就是成功!”

    張揚點了點頭道:“謝謝喬老的指點。”

    喬老微笑道:“所以你不要把目光始終都盯在官位上,一心想當官的人絕不會成為一個好官。”

    張大官人有些違心道:“我對官位看得很淡。”

    喬老笑道:“那就我誤會了夢媛的意思,她說你是個官兒『迷』!”

    張大官人真的有點害臊了,誰不想當大官啊,他在初入政壇的時候的確是個不折不扣的官『迷』,一心想當大官,一心想往上爬,可隨著在體製中日久,這廝現在往上爬的心思已經沒有那麼強烈,或許是見慣了體製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對官場已經漸漸失去了神秘感,顧佳彤的逝去,讓他開始反思,是不是自己過度執著於官場而忽略了對身邊人的照顧。張揚笑道:“夢媛是開我玩笑的。”

    喬老點了點頭道:“夢媛最近開心了許多。”他的手指在椅背上輕輕敲擊了一下,低聲道:“我一直都在擔心她,她從小在我身邊長大,心中想什麼?我都很清楚,可以說,我要比她的爸爸更加了解她。”

    張揚道:“夢媛能有你這麼疼她真是幸福。”

    喬老意味深長道:“其實你也很幸福,隻是你還沒有意識到。”

    張大官人聽出了喬老的弦外之音,他忽然感覺到壓力很大。喬夢媛這次為了他的事情盡心盡力,不惜出動爺爺欺騙父親,以此來幫助張揚從困境中解脫出來,對他的關切不言自明,喬老剛才的這句話,已經證明他老人家已經看出了孫女兒對張揚的微妙情愫。

    張揚對喬夢媛一直都是有感情的,可是自從顧佳彤逝去之後,感情已經成為了一種壓力,他渴望擁有感情,卻又害怕感情帶給別人傷害,他的內心深處是極其矛盾的。

    喬老的話點到即止,旁觀者清,更何況他觀察的是自己的親孫女,在喬夢媛的感情上,老爺子的心中始終抱著一份歉疚,他對這個寶貝孫女實在太過順從,當初喬夢媛和許嘉勇相戀之時,他就已經看出許嘉勇抱有目的,可是他又不忍孫女傷心,認為許嘉勇不敢對不起孫女,正是他的支持才讓喬夢媛和許嘉勇訂婚,讓孫女在感情的道路上越陷越深,陷得越深也就傷的越深。通過那次的事情,喬老發現,對待晚輩的感情也不能一味的順從,適當的點醒她,為她把握方向是必要的。

    吃過午飯之後,張揚給喬老檢查了一***體,然後告辭離開。

    喬夢媛把他送到門前,有些好奇的問道:“我爺爺都跟你說什麼了?”

    張揚當然不能把喬老的那番話和盤托出,他笑道:“教我做官的道理呢。”

    喬夢媛對張揚看得很清楚,她笑道:“你呀,誰教你都沒用,一遇到事情,你就把別人的叮囑和教誨拋到了九霄雲外。”

    張揚笑道:“你倒是了解我。”

    喬夢媛道:“我爺爺讓我告訴你,這次在京城要多呆幾天。”

    張揚明白喬老是想讓自己借著這個機會暫避風頭,現在回到平海肯定是處在風口浪尖,其實就算喬老不說,張揚也不會急著趕回去,這次之所以能夠逃脫記過處分,全都靠喬夢媛的幫忙,他當然不能辜負她的苦心。張揚道:“我想去天池先生的別院好好歇上幾天。”雖然天池先生已經把那座宅子送給了張揚,張揚仍然習慣『性』的稱之為天池先生的別院。

    喬夢媛點了點頭,她把自己的車鑰匙交給張揚道:“車給你用,等你回去的時候再把車給我送回去。”

    張揚有些詫異道:“你不用車?”

    喬夢媛輕聲道:“我定了明晨的機票返回江城。”

    “這麼急?”

    喬夢媛道:“南林寺商業廣場的二期擴建工程交付使用,我必須要親自到場。”

    張揚心中一陣感動,喬夢媛生意上的事情這麼忙,仍然抽出時間陪他來到京城,對他真可謂是情深義重,雖然喬夢媛從未承認過喜歡他,可是有些事是根本不用說出來的。

    張揚很快發現身處政壇之中想要修心養『性』根本是天方夜譚,南錫市委副***吳明剛剛來到京城第一天,當天下午就因為急『性』闌尾炎發作住院了。

    張揚本來已經開到天池先生的別院前,卻接到了李長宇的電話,李長宇道:“張揚,駐京辦的事情你得去解決一下,吳***突發疾病,闌尾炎住院,明天就得開刀。”

    張揚覺著這件事非常的蹊蹺,上午離開的時候看到吳明還好好的,怎麼突然之間就生病了?本來張揚以為吳明來了之後,就能把駐京辦那攤事全都交給他,自己落得個輕鬆,可沒想到隻輕鬆了一個下午,事情兜了一圈又落在了他的頭上,張揚叫苦不迭道:“李***,上午我還看到他生龍活虎的,怎麼突然就病了?該不是為了逃避責任裝的吧?”

    李長宇斥道:“胡說什麼?有裝病裝到手術室麵去的嗎?醫院明天就得給他開刀,急『性』闌尾炎。”

    不是張揚把吳明往壞處想,是因為今天離開駐京辦的時候,這廝說的那番話太陰險了,繞著彎子想把自己給拖下水,張揚道:“李***,史學榮『自殺』是不是因為貪汙啊?”

    李長宇歎了口氣道:“是!紀委已經查明他和徐光然貪汙案有關,這次是畏罪『自殺』。這件案子好不容易才稍稍平息,我們市討論了一下,盡量不要造成太大的影響。”

    張揚從吳明那已經知道了市在這件事上所采取的態度,現在南錫的政壇已經因為徐光然貪汙腐敗案變得千瘡百孔,實在禁不起折騰了,史學榮在這個節骨眼上『自殺』,如果因此而把南錫官場上的事情再度擺到公眾眼前。南錫領導層實在不想因為這件事而引起上層領導的關注,這並不是他們想掩蓋什麼,而是他們不想驚動上層,他們不想這件事引起不良的影響,他們有能力在內部處理好這件事,南錫的政壇需要時間修複,他們的幹部群體需要時間來重塑老百姓對他們的信心。

    李長宇道:“張揚,我知道這件事讓你有些為難,可是駐京辦的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如果處理不好,會影響到我們南錫的形象,甚至會影響到平海的形象,所以這件事必須要處理好,本來我隻是想讓你過渡一下,誰曾想吳明同誌在這個節骨眼上又突發急病。”

    張揚對此仍然深表懷疑,他不屑笑道:“是真是假還恨難說,這位吳副***別的能耐沒有,推卸責任的本事一流。”

    李長宇知道張揚心窩火,聽他抱怨也沒說什麼,微笑道:“張揚,說句心話,把這件事交給他處理我還真有些不放心,咱們南錫這麼多幹部麵,隻有你做事我最放心。”

    張揚道:“李***,你就別跟我上眼『藥』了,隻要這次你別把我賣了就行。”

    李長宇笑了起來:“你把這件事辦好之後,我馬上把體委的那三千萬劃撥給你。”李長宇對張揚是極其了解的,不失時機的拋出了一個誘餌。

    張揚道:“三千萬又不是給我個人的,我算看透了,在您的手下,我就是一勞碌命,等我忙完手頭的這些事,我趕緊申請調離,隻有遠離您才能落得清閑。”

    李長宇笑道:“我肯定不批!”他叮囑張揚道:“水汙染的事情是要照影響,而這次駐京辦的事情是要盡可能的把影響壓住,不可以讓這件事擴大化,我們南錫的事情爭取南錫自己處理,不需要假手他人。對史學榮的家人盡量做好安撫工作,讓他們早點同意把史學榮的屍體火化帶回來。”

    

Snap Time:2018-04-22 12:51:54  ExecTime:0.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