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七十五章值得(下)

  
  第六百七十五章【值得】(下)
  張揚笑眯眯道:“認準的事情,我一定要幹!”,其實一條螺螄青並不值得張揚躍入湖中,他不想顧允知因為這件事而感到失落,顧佳彤離去之後,能讓顧允知開心的事情實在是太少了,張揚縱然一身濕透,隻要能換得顧允知的開心,對他而言已經是最大的欣慰,佳彤如果在天有靈,也一定會讚同他這樣做。
  顧允知收了漁具,催促張揚趕緊回去換衣,畢竟是春寒料峭,張揚雖然年輕,也要注意身體。
  張揚濕淋淋的跑回別墅,自然又招來一片詫異的目光。
  顧明健帶著他來到自己房間內,挑了一身衣服給他換上,兩人身材差不多,張揚穿上倒也合適。
  顧允知帶著戰利品也隨後趕到了,他笑道:“中午都留下來吃飯,我親自下廚!”
  常海天那些人看到顧***親自相邀,當然不好拒絕,一個個點頭答應。
  顧明健驅車去外麵買菜,柳延很乖巧,去廚房幫顧允知做菜了。
  張揚來到後院,祭掃了一下顧佳彤的衣冠塚,因為顧允知每天都會抽時間來整理這堙A所以墓碑一塵不染,張揚伸手小心擦拭了一下顧佳彤的照片,望著伊人的笑靨,他不禁眼睛又濕潤起來。
  常海天來到後院找他,看到此情此境,不敢打擾,正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張揚早已覺察到他的腳步聲,輕聲道:“既然來了,就過來一起陪佳彤說說話吧。”
  常海天笑了笑,來到顧佳彤的衣冠塚前,輕聲道:“事情過去了這麼久,你就不要太傷心了。”
  張揚搖了搖頭道:“很奇怪,我總覺著佳彤仍然活著,隻是她躲起來不願見我。”
  常海天以為這廝是因為思念顧佳彤而變得有些魔障了,心中暗自歎息,想不到張揚這廝平時玩世不恭嬉皮笑臉的,對待顧佳彤卻是一往情深,至情至『性』。常海天道:“佳彤要是能夠聽到你的這番話,看到你所做的這些事,心中一定很幸福。”
  張揚道:“人活在世上真的要懂得珍惜二字。”
  常海天點了點頭,他低聲道:“你失去了一個至愛,我失去了一位最好的老板。”
  張揚從常海天的話中聽出了弦外之音,他看了常海天一眼道:“『藥』廠的生產還正常吧?”
  常海天道:“還好,不過我決定過些日子之後離開了。”
  張揚微微一怔,自從常海天前往江城『藥』廠擔任廠長之後,『藥』廠在他的管理之下效益蒸蒸日上,顧佳彤對他也給予了想當的信任和賞識,並給了他一部分『藥』廠的股份,現在常海天已經是『藥』廠董事會的成員之一,他沒理由離開啊,張揚很快就猜到這件事和顧明健入主『藥』廠有關,看來他和常海天之間的合作並不愉快。
  張揚道:“是不是和明健之間的溝通有問題,要不要我幫忙?”江城製『藥』廠是顧佳彤留下的事業,張揚當然不想『藥』廠有任何的變故。
  常海天道:“張揚,咱們是好朋友,顧總生前對我很好,我一向把她當成我的伯樂和知己,江城製『藥』廠能有今天的規模,是我們這些人齊心合力開創起來的,說真心話,我當然不舍得離開,可是天下無不散的筵席,顧總如今已經不在了,江城製『藥』廠交給了她的弟弟。”
  張揚道:“可能是缺少溝通吧。”
  常海天搖了搖頭道:“他這個人疑心太重,對我們這幫老臣子缺乏信任,接手『藥』廠之後進行了幾項改革,真正和生產銷售有關的不多,主要是針對人事方麵,進了一些人,裁了一些人。”
  張揚皺了皺眉頭,顧明健接手『藥』廠的時間並不長,他進行這樣大規模的人事變動並不明智,即使張揚對企業上的事情不甚了解,也能推測出讓常海天寒心的正在於此。張揚拍了拍常海天的肩頭:“海天,咱們是好朋友,當初是我介紹你去江城製『藥』廠工作的。”
  常海天點了點頭。
  張揚道:“佳彤雖然走了,可是在我心中她是我的妻子,『藥』廠是她留給我記憶的一部分,我不想『藥』廠垮掉,我想『藥』廠仍然維持她在時候的樣子。”說到這堙A張揚明顯有些動情了。
  常海天的心堣]不好受,正如他剛才所說,江城製『藥』廠是他們這些人齊心合力開創起來的,在他眼中已經成為他人生的重要一部分,他當然舍不得離開,可是自從顧明健接手江城製『藥』廠之後,對『藥』廠的管理幹涉太多,最近的人事變動全都按照他自己的意願進行,搞得廠內的那幫高管天怒人怨,最近已經有三名高管辭職,常海天為此專門和顧明健談過幾次,可是根本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顧明健這個人很自以為是,他認為任何企業的管理都差不多,他將在藍海的兩名親信弄到了江城製『藥』廠,其目的就是想逐漸的收回常海天的管理權,常海天心中明白,顧明健對自己很不信任,所以才萌生去意,這件事他早就想對張揚說,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今天遇到了,幹脆就說了出來。常海天道:“張揚,『藥』廠垮不了,現在『藥』廠的效益蒸蒸日上,我們的產品供不應求。你別留我,我已經考慮好了,與其等最後他趕我走,不如我現在堂堂正正的離開,大家賓主一場還能保持良好的關係。”
  張揚歎了口氣,看出常海天心意已決,也不好繼續出言挽留,他低聲道:“海天,你有什麼打算?”
  常海天道:“我這些年積累了一些資金,在醫『藥』行業『摸』爬滾打了這麼久給了我一份寶貴的經驗,最近國內保健品市場方興未艾,我打算進軍這一市場。”
  張揚道:“還在江城?”
  常海天道:“我打算去南錫發展。”
  張揚又驚又喜道:“你要去南錫?”
  常海天笑道:“本來想回嵐山的,可是我又害怕做事情總有人會說三道四,畢竟我爸是嵐山的市委***,我不想別人以為我是借用他的人脈,可是我父母的年紀也大了,我也不想離開家太遠,所以就選定在南錫,如今海龍和海心都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南錫,這也是我決定在南錫開廠的真正原因。”
  張揚點了點頭道:“好啊,咱們兄弟又在一起了。”
  常海天道:“張揚,我走之前還有幾件事必須要解決,其中一件事就是關於你在『藥』廠的分紅問題。”江城製『藥』廠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規模,全都是依靠張揚的那些『藥』方,這件事隻有少數人知道內情,常海天就是其中之一。
  張揚搖了搖頭道:“佳彤不在了,我不會再從『藥』廠拿一分錢。”
  常海天道:“賬目方麵我已經做得很清楚,我在『藥』廠一天,你的那筆收入就不會少。”常海天在這一點上並不完全了解張揚,張揚根本不在乎什麼金錢,即便是『藥』廠的分紅,也是每年顧佳彤強加給他的。
  張揚道:“做個了斷吧,佳彤給我分紅的事情,你知我知,以後不要再提,我也不會再拿!”
  常海天點了點頭:“剩下的那筆錢我會盡快打到你的賬上。”
  張揚搖了搖頭道:“你不是要做保健品嗎?先拿去用,我有工資,平時花錢的地方少。”
  常海天倒也爽快,他點了點頭道:“那好,我把你的那些收入全都換成股份,以後等我的保健品廠開起來,你就是公司的大股東。”常海天十分的精明,他當然知道張揚的能力,投資保健品廠,在產品配方方麵肯定會有求助張揚的地方,利用這件事將張揚拉到一起正是他所期望的。
  張揚道:“股東別寫我,這樣吧,還用佳彤的名字。”
  常海天有些為難道:“這恐怕不合適吧!”
  張揚想了想,的確有些不合適,他低聲道:“要不寫養養吧,以後我找機會跟她說!”
  當天中午,所有人都在顧允知家堳僆}心的吃了一頓午餐,氣氛很好,無論是常海天還是張揚都沒有提起他們的談話內容,當作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張揚和顧明健雖然認識在先,可是他和顧明健之間並不如他和常海天更談得來,顧明健這些年的確有了不少改變,他和張揚的關係也從朋友變成敵人,又從敵人變成了朋友,不過他們之間從來都不是無話不談。顧明健比起過去的確多了些穩重和心機,這在他和人相處的時候都能夠感覺的到,張揚明確的察覺到了這種距離感。
  顧佳彤死後,張揚跪在顧允知麵前叫了聲爸,從那時開始他就再也沒有改口,顧允知也認同了他這個女婿,因為顧允知知道女兒的心願,連顧養養見到張揚也不再叫他張哥,而改口叫他姐夫,但是顧明健沒有,從美國回來之後,張揚和顧明健見麵的時候,感覺顧明健在刻意保持和他的距離,他不知道顧明健的真正想法,也許顧佳彤的死讓關心她的每個人都發生了改變。
  常海天等人吃過飯就告辭離去了,顧明健也和他們一起走了,下午還要去新『藥』發布會的現場看看籌備情況。柳延本來想留下來刷碗的時候,顧允知讓她跟著一起去了,按照他的說法,請不要剝奪一個老人勞動的權利。
  張揚卻知道顧允知有話想單獨對自己說,所以他沒走在午飯後留了下來。幫著顧允知收拾了餐具之後,顧允知邀他一起來到『露』台上飲茶。
  顧允知說的第一句話卻是謝謝。
  張揚有些詫異道:“爸,您跟我說謝謝?為什麼?”
  顧允知笑道:“為了那條螺螄青,為了你讓我開心!”
  張揚笑了,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經被顧允知洞察。
  此時細雨漸止,空氣清新,太陽從雲層中重新『露』出歡顏,顧允知享受著這溫暖和煦的陽光,低聲道:“記得我跟你說過的一句話嗎?”
  張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您跟我說的話很多,我不知道您指的是哪一句?”
  “別當那個倒黴孩子!”
  張揚笑了起來,他想起來了,顧允知的確點撥過他,可是他卻不長記『性』,這次的水汙染事件中仍然充當了一個倒黴孩子的角『色』,喬振梁的大板子終於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可以說這個結果是自己咎由自取。張揚道:“爸,我就是這個脾氣,我忍不住。”
  顧允知道:“廖博生這個人,我了解,政治修為很高,很聰明,口才很好,他的發言很會調動別人的情緒,和他相比,你太年輕了。”
  張揚對廖博生的本事已經有了切身的了解,他點了點頭道:“是隻老狐狸。”
  顧允知笑道:“事情很簡單,你想維護南錫的利益,而他們想要維護東江的利益,還有自身的政治利益,發生矛盾和衝突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矛盾發生之後,本來你占據了主動,如果你能夠控製好自己的情緒,在這次的事件中完全可以立於不敗之地,但是你偏偏沒有做到,當然你本身的衝動是一個重要的原因,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你遇到了廖博生,他是一個政治老手,他就是要挑起你的怒氣,讓你失去鎮定。”
  張揚道:“我打完他就明白了。”
  顧允知道:“明白了又怎樣?”
  張揚道:“喬***已經放話出來要處理我了。”
  顧允知微笑道:“在政治上你隻是一個孩子,他不會當真處理你,不過這次你讓不少人在政治上陷入了困境。任何事都是有底線的,你恰恰觸及了這個底線。”
  張揚道:“發生了水汙染這樣的事情,當然要有人承擔責任,他們管理上肯定存在問題。”
  顧允知道:“張揚,我感覺你從美國回來之後,心態始終沒有調整好。”
  張揚沒說話,大口大口喝著茶。
  

Snap Time:2018-10-20 06:25:38  ExecTime: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