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七十五章值得(上)

  
  第六百七十五章【值得】(上)
  劉豔紅從宋懷明的這句話中品味到了什麼,難道張揚這小子把喬夢媛給哄上了?怪不得這廝有恃無恐呢?可轉念一想又有些不對,喬振梁今天生氣可不是裝裝樣子,他是真的要辦張揚。不過從宋懷明的這句話可以感覺到,他對張揚頗有微詞,其實這也很容易理解,畢竟張揚之前是和他女兒楚嫣然相戀的,這小子感情上從來就沒有定『性』的時候,劉豔紅忽然意識到,前任省委***顧允知、現任省委***喬振梁,還有眼前這位省長宋懷明,他們的女兒幾乎都和張揚發生了感情,這廝也真是有本事啊,術業有專攻,他專攻領導幹部的寶貝女兒。
  劉豔紅道:“根據我了解到的情況,張揚發火是有原因的。”
  宋懷明道:“無論怎樣的原因,毆打上級領導都是不對的,官場有官場的規則,喬***無論是真心想辦他也罷,做做樣子也罷,這次張揚的處分肯定是跑不了的。”
  劉豔紅道:“你真打算置之不理?”
  宋懷明道:“我不方便說話!”
  劉豔紅微微一怔:“可是……如果沒有人替他說話,這次的事情恐怕會很嚴重。”
  宋懷明道:“水汙染事件『性』質雖然嚴重,可是卻很簡單,所有人都知道責任方在東江,南錫過來問責,原本就是理直氣壯的事情,可是南錫的這幫領導為什麼要派張揚過來?”
  劉豔紅道:“因為他們不敢承擔責任,因為他們害怕得罪人!”
  宋懷明道:“有這方麵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意識到他們過來交涉,未必如張揚過來效率更高,起到的效果更好。張揚一直都是個拚命三郎,他敢作敢當,體製中這樣的年輕人很少見,也隻有他在遇到阻撓之後,一級一級的告上去。”
  劉豔紅道:“因為他有個副總理的幹爹,還有你們這幫叔叔伯伯罩著他!”
  宋懷明道:“政治是公平的,也是殘酷的,在體製中如果一個人的行為蒙上了太多的感情『色』彩,那麼就注定他走得不會太遠。”
  言者無心聞者有意,劉豔紅從宋懷明的這句話中忽然想到了自己目前的處境,她的神情不由得一黯。即使這樣的表情稍縱即逝,仍然被宋懷明犀利的目光所把握,宋懷明歉然道:“我不是說你。”
  劉豔紅笑了笑,她端起酒杯又和宋懷明碰了碰道:“水汙染的事情責任方在東江,梁天正身為市委***要為這件事承擔主要的責任,國際工業園當初就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這件事會不會對他的前途有影響?”
  宋懷明沒說話,答案顯然是肯定的,他建議整頓國際工業園也並非是針對梁天正,作為平海的領導者之一,宋懷明首先考慮到是平海的民生和未來發展,他不可能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違心的支持梁天正,雖然宋懷明心中清楚,梁天正必然因為這件事他的仕途受到影響,甚至可能會危及到他唾手可得的常務副省長的位子。喬振梁在這次的事情上顯然又獲得了一次政治利益,在常委會上,他在整治國際工業園的問題上推波助瀾,將主要的矛盾集中在自己的身上,無論他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件事都將造成宋懷明和梁天正之間的矛盾。
  自從喬振梁來到平海之後,宋懷明在政治局麵上無疑是處於被動的,這次的黨代會,省領導班子將會大換血,幾個重要崗位的人選已經基本確定,宋懷明很難改變這個注定的結果。
  劉豔紅能夠體諒宋懷明現在的處境,她輕聲道:“這次的水汙染事件會不會追究到底?”
  宋懷明道:“東江方麵的部分領導的確在處理上存在著貽誤的嫌疑,但是如果僅僅因為他們沒有第一時間讓國際工業園區停產,而將他們問責的話,這個理由又稍嫌不夠充分。“
  劉豔紅道:“水汙染本身就證明相關部門在管理上存在缺陷?”
  宋懷明笑道:“喬***為什麼要鄭重其事的處理張揚?事情還沒有完全調查清楚之前,為什麼要把第一板子落在張揚的身上?”
  劉豔紅還真的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在她看來張揚縱然衝動,但是張揚為的也是南錫的利益,是東江方麵不對在先,所以才惹『毛』了張揚,張揚的衝動可以理解,但是宋懷明的話開始讓她深思,為什麼喬振梁要將第一板子打在張揚的身上,隻有一個原因,喬振梁不想張揚繼續鬧下去,他不希望湍江水汙染的影響繼續擴大,國際工業園的整改勢在必行,但是這次的事件不會演變成一場政治風暴,喬振梁要平息這件事。
  宋懷明道:“南錫的事情還沒有完全過去,平海的政壇實在是傷不起了。”
  劉豔紅道:“憑什麼這一板子要打在張揚的身上?開發區水利局、環保局、管委會沒有『毛』病嗎?”
  宋懷明微笑道:“打他這一板子或許是為了讓別人無話好說,究竟是為了維護他還是打他,隻有以後才知道,不過東江方麵肯定有人會因為這次的事情受到影響。”
  宋懷明這句話說得雖然很含蓄,但是劉豔紅已經從中猜想到了,受到影響最大的那個人恐怕就是東江市委***梁天正。劉豔紅輕聲感歎道:“最近我忽然對政治感到了厭倦,也許我們做女人的本來就不該從事這種勾心鬥角的職業,相夫教子才是我們最適合的工作。”
  宋懷明笑道:“你是咱們平海政壇的鐵娘子,怎麼忽然說起這種話來?”他當然明白這次劉豔紅接替曾來州成為東江紀委***的事情落空,對她造成了很大的打擊,心中失落也是在所難免的。
  劉豔紅道:“鐵娘子可不好當,當今的時代,鐵娘子女強人都是以犧牲家庭為代價的。”
  宋懷明端起酒杯望著劉豔紅忽然低聲道:“對不起!”
  劉豔紅愣在了那堙A她呆呆的看著宋懷明,從宋懷明的目光中瞬間讀懂了什麼,他們之間已經足夠了解彼此,很多話並不用說的如此明白,劉豔紅的眼圈突然紅了,她有些惶恐的垂下頭去,短期那杯酒,一口氣喝幹了,然後格格笑道:“老同學,你越來越像一個政治家了!”
  宋懷明有些內疚的看著她。
  劉豔紅道:“政治中還有真實的東西嗎?”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有!而且這一直是我們為之努力和奮鬥的目標!”
  春雨潤如酥,張揚就在這樣一個春雨飄搖的日子來到了紫霞湖,前來探望賦閑在家的顧允知,當然他還有一個目的,為了祭掃一下顧佳彤的衣冠塚。
  今天顧家的人很多,顧明健、柳延、還有專門從江城過來的常海天和江城製『藥』廠的兩名高管。他們專程過來向顧明健匯報江城製『藥』廠的事情的,這兩天還有一個新『藥』發布會在東江進行。顧佳彤去世之後,顧明健接管了姐姐一手開創的企業,成為江城製『藥』廠的新任董事長。
  看到張揚過來,常海天有些驚喜,他和帶來的兩名高管都起身向張揚打招呼。
  張揚笑道:“真巧啊,想不到你們也在。”
  常海天道:“我們來開新『藥』發布會,順便來向顧總匯報一下最近的生產情況。”
  顧明健笑著站起身道:“張揚,我爸去釣魚了,我讓小延去叫他。”
  張揚道:“不用,還是我自己過去吧。”
  顧明健也沒把張揚當成外人,點了點頭道:“也好,從我們家往湖邊走,老君岩附近。”
  張揚是打車過來的,好在雨不大,絲絲細雨灑落在身上,感覺到非常沁涼,身上臉上麻麻酥酥的無比受用,沿著防腐木鋪成的道路緩緩而行,很遠就看到顧允知坐在老君岩上獨自垂釣,他的身影在煙雨之中顯得有些朦朧。
  顧允知的眼神很專注,注視著湖麵。
  張揚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爸!您是在獨釣寒江雪呢?還是在薑太公釣魚願者上鉤?”
  顧允知的唇角『露』出了一絲笑意,他指了指魚簍道:“釣了一斤多小魚,沒什麼成果!”
  張揚來到他身邊和他並肩坐在一起,顧允知道:“今天怎麼有空?”
  張揚道:“來東江兩天了,事情辦完才過來看您。”
  顧允知點了點頭:“湍江水汙染的事情?”
  張揚有些詫異道:“您老不是退了嗎?消息這麼靈通?”他馬上想到了夏伯達,難道是夏伯達將這個消息告訴了顧允知?
  顧允知揚起魚竿,魚餌已經被吃光了,張揚幫忙裝上魚餌,顧允知重新將魚鉤投入水中,他低聲道:“電視新聞在播,我雖然不在位了,可是我還是平海的老百姓,仍然關心平海的大事。”他轉過頭看了張揚一眼:“更何況國際工業園是我在位的時候批準的項目,現在捅了這麼大的漏子,我也難辭其咎!”
  張大官人因為這句話,臉皮有些掛不住了,他幹咳了一聲道:“爸……那啥……”
  顧允知笑了:“說,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
  張揚道:“我隻是為了南錫的利益據理力爭,我也沒想這麼多。”
  顧允知微笑道:“政壇上的事情都是絲絲縷縷相互關聯的,牽一發動全身,從來都是如此,現在回想起來,當初我批準國際工業園這個項目的確存在著失誤。”
  張揚道:“誰都不是聖人,不可能做到麵麵俱到。”知道國際工業園和顧允知有關之後,張揚開始為他說話了,這廝還是存在著不少的私心的。
  顧允知道:“改革開放剛剛開始的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經濟這兩個字上麵,都在想盡辦法在短時間內如何把本地區的經濟搞上去,出現了很多不符合經濟規律,不符合發展規律的事情,國際工業園成立之初,其定位還是好的,也考慮過有可能造成的汙染問題,並對相關處理做出了完整規劃,可是國際工業園成立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內處於無人問津的狀態,投資了這麼大的人力物力,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這片土地閑置下來,東江市的幹部為此也做了不少的工作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從國外招商引資了不少的項目,國際工業園也漸漸興旺起來。公平的說,國際工業園區為東江乃至平海的經濟發展還是做出過很大的貢獻的。”
  顧允知說完這番話又歎了一口氣道:“水汙染的問題證明了一點,當初我們建立國際工業園區在選址和定位方麵存在著很大的錯誤,這一錯誤不僅僅是項目的倡導者和執行者造成的,我作為當時平海最高的領導,也應該承擔相當的責任,經濟的發展超出我們每個人的想象,汙染比起我們當初的預計更加嚴重。”
  張揚道:“聽說省堣w經下決定要重點整改國際工業園區了,這次要把重汙染企業全都從國際工業園區遷出去。”
  顧允知點了點頭道:“這個決定是正確的,環保是惠及子孫萬代的千秋大業,經濟的發展隻在一時。”
  漁浮忽然向下一沉,顧允知雙目一凜,中斷了和張揚的談話,在漁浮再次沉入之後,開始牽拉,一條水線分開平靜的湖麵迅速延伸到遠方。
  張揚看到了一條足有尺許的黑『色』背鰭,驚喜道:“大魚啊!”話音未落,隻聽到哢啪一聲,顧允知手中的魚竿竟然斷了。
  張大官人反應神速,連衣服都沒顧上脫,縱身就跳入湖水中了。
  顧允知阻止他都沒來得及,卻見這小子迅速遊向那斷裂的魚竿,一把抓住了,這條魚遇到了張大官人也合該倒黴,好不容易掙斷了魚竿,誰能想到這廝會不顧一切的跳入湖水塈熆_竿給撈起來。
  張揚牽拉著那條大魚重新遊了回來,顧允知用抄網將魚給撈上來,一條足有六斤多重的螺螄青,顧允知樂得哈哈大笑。
  張揚水淋淋爬上了湖岸,顧允知道:“你這小子,值得嗎?”
  

Snap Time:2018-10-23 02:31:47  ExecTime: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