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七十三章不可兼得(下)


    第六百七十三章【不可兼得】(下)

    宋懷明道:“國際工業園在東江的發展曆史中究竟會占有怎樣的位置,我不想評判,也不用我來評判,曆史會給它一個最公正的評價,我想說的是現在,如今的國際工業園已經成為東江的一個最大的汙染源,它的存在不僅僅危及到東江本身,也危及到湍江中下遊地區,水汙染的事情已經得到了驗證,我們不能簡簡單單的就將這一頁翻過去,就算今天控製住了水汙染,明天呢?誰能確保以後同樣的事情不會發生?下次發生的事情會不會更嚴重?我們平海的老百姓承受不住這樣的風險,作為平海的領導者,我們也不能讓老百姓們去承受這樣的苦果。國際工業園的問題必須要盡快解決,任何的猶豫都是對平海人民的不負責,都是對我們腳下這片土地的不負責,都是對我們子孫萬代的不負責!”

    梁天正終於開口說話了,他低聲道:“宋省長,我承認,國際工業園這次給東江給兄弟城市南錫帶來了很大的傷害,錯誤已經發生了,可是改正卻需要時間,我們當初在建立國際工業園的時候,初步規劃是五十年,招商的時候,和這些外資企業都是有合同在先的,如果我們違約,我們將會付出相當慘重的代價。”

    宋懷明道:“長遠的利益雖然不如眼前的利益誘人,但是從發展的角度來看,眼前的利益永遠與長遠的利益無法相提並論,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根本不需要去選擇。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環保標準,我們不能因為經濟上的原因,就犧牲我們生存的土地,對於重汙染企業,他們不符合國家的環保標準,關閉是必然之路,如果他們能夠符合我們的環保標準,我們歡迎他們繼續在平海做下去,如果不然,他們要走就走,愛上哪兒去就去哪兒,說到這,我想起了一個問題,為什麼許多國外無法生存下去的汙染企業,會在我們的國家找到生存的土壤?就是因為我們的某些同誌隻看到眼前的經濟利益,而忽略了引進這些企業會帶給你怎樣的損害,我舉一個不恰當的例子,都知道販毒是世界上最高利潤的事情,如果有毒販要在我們的土地上開毒品加工廠你們答不答應?”

    沒人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不用回答,誰也不會答應。

    宋懷明道:“重汙染企業從本質上來說就是一座座的毒品加工廠,最大的分別是,毒品加工廠將毒品變成商品流入市場,而他們將毒品免費的排入我們的大氣,我們的土壤,我們的河流,毒害著我們所有人的身體健康,或許你們覺著我的話有些危言聳聽,但是汙染的治理刻不容援,國際工業園區必須要馬上整改。”

    梁天正道:“宋省長,各位常委,我也不是反對整改國際工業園,我的意思是,整改需要時間,我們需要一步一步的解決這個問題,爭取既可以解決困擾我們的環保問題,又能在經濟上避免最大的損失。”

    宋懷明道:“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這世上從來都沒有什麼兩全齊美的事情。”

    梁天正抿了抿嘴唇不再說話,宋懷明想要整治國際工業園的態度是極其強硬的,他爭執下去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喬振梁喝了口茶,輕輕地把茶杯落下,目光在現場掃了一圈道:“大家說得都有些道理,雖然觀點有些不同,可都是為了平海的未來發展。”他停頓了一下道:“東江國際工業園這次的水汙染,不是偶然,而是盲目工業發展的必然結果,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回來之前,專門去湍江邊看了看,腥臭的空氣很遠就能夠聞到,我不想再說汙染如何如何的嚴重,那樣味道的水,卻是南錫市民的生活水源,人可以幾天不吃飯,卻一天都不能夠離開水,讓平海的老百姓無水可用,咱們於心何忍啊!”

    梁天正的目光盯著桌麵,喬振梁一開口,他就已經明白,這次喬振梁無疑是和宋懷明的觀點一致,國際工業園的整改已經無可避免了。

    喬振梁道:“我讚同懷明同誌的觀點,發現了錯誤,就必須馬上改正錯誤,經濟發展絕不能以犧牲環境作為代價,即便是一個小學生都明白保護環境的重要,我們腳下的土地是祖先留給我們的財富,身為後代,我們有什麼資格去破壞它?如果我們今天破壞了環境,以後,我們將會怎樣去麵對我們的子孫?”

    常委會結束之後,喬振梁和宋懷明走在了一起,喬振梁歎了口氣道:“平海不知最近怎麼了,連一刻都不讓我安寧。”

    宋懷明道:“喬***,咱們這些人就是勞碌命,真正閑下來反而不正常了。”

    喬振梁笑了一聲,他低聲道:“懷明啊,今天你的措辭比較強硬,還是要顧及一下同誌的感受,國際工業園區對東江乃至平海的經濟發展還是有貢獻的,雖然汙染問題很嚴重,我們必須要改正這一點,可是還是需要時間的。”

    宋懷明道:“喬***剛才不是已經明確表態要整治國際工業園了嗎?”

    喬振梁點了點頭道:“整治是必須的,我是說你要考慮其他同誌的感受!”說著說著他笑了起來:“或許是我多慮了,當年很多同誌為工業園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今天我們決定整治國際工業園,等於否定了他們的成績,他們的心底肯定不會好過。”

    宋懷明點了點頭,喬振梁說的這番話其實他也考慮到了。

    喬振梁道:“這次水汙染的處理我有了一些了解,東江方麵的應對並不及時,在發生水汙染之後,沒有果斷停止重汙染企業的生產,致使汙水源源不斷的流入湍江,給湍江帶來了更為嚴重的傷害,梁天正給我的理由並不充分。”

    宋懷明在這一點上還是維護梁天正的,他低聲道:“這一點我也有責任,我並沒有意識到汙染會這麼嚴重。”

    喬振梁道:“是誰的責任,就應該由誰來承擔,懷明啊,這次的水汙染事件不僅僅是一起汙染事件,背後還存在著相當嚴重的管理問題,今天在會上我沒說,因為我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

    宋懷明的內心突然打了個冷顫,他抬頭望著喬振梁,正遇到喬振梁深邃的目光,喬振梁這句話的背後懷有深意,難道他要利用這次水汙染的機會再掀起一場政治風暴?想到這,宋懷明再也無法淡定了。

    喬振梁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沒多久,東江市委***梁天正就前來求見。

    夜幕已經降臨了,喬振梁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道:“你不下班啊?你不下班我還要下班呢!”

    梁天正愁眉緊鎖,他低聲道:“喬***,我來是想跟您說兩句話,不會耽擱你太久的時間。”

    喬振梁道:“這樣吧,咱們去國際工業園現場看看,邊走邊說。”喬振梁已經讓省委秘書長安排好了行程,喬振梁是一個想當敬業的人,今天剛剛從江城趕回來,沒顧得上回家,下班了還要親自前往國際工業園看看排汙管搶修的現場情況。

    梁天正有些慚愧道:“給喬***添麻煩了。”

    喬振梁道:“你不是給我添麻煩,是給南錫的老百姓添麻煩了。”

    梁天正上了喬振梁的紅旗車,他來找喬振梁是因為他很委屈,他也很忐忑,喬振梁今天在常委會上公開支持宋懷明的觀點,但是喬振梁說得又不是太明白,梁天正需要和這位平海的掌門人好好談談。

    梁天正道:“喬***,國際工業園的整改方案我會集合東江市的幹部群策群力,盡早拿出來。”

    喬振梁點了點頭道:“這件事不能耽擱,必須要盡快。”喬振梁的態度很溫和,這讓梁天正的內心多少安穩了一點。梁天正對喬振梁其人還算是有些了解的,喬振梁這個人很難捉『摸』,他笑眯眯的外表很容易『迷』『惑』別人,他的政治作風卻是極其的強硬,今天在常委會上,喬振梁雖然說話不多,可是他顯然把握住了這次水汙染事件的關鍵,和宋懷明關注水汙染帶來的民生問題,以及國際工業園區的改造問題不同,喬振梁看到的卻是管理和責任問題,他更關注水汙染發生後的應對和處理。

    梁天正現在已經有些後悔了,他應該盡早做出決斷,在汙染剛剛發生的時候,如果就能果斷下令讓國際工業園的企業停工,那麼他就不會落入這麼被動的處境之中,他開始擔心自己的政治前途會不會因為這次水汙染事件而受到影響。

    梁天正對宋懷明今天的表現是很不滿意的,他認為即便是自己應對不當,宋懷明也不該在常委會上公開提出來,在這種非常時刻,梁天正很需要支持,一直以來,他都是堅持在宋懷明的陣線中,而在自己遇到了困難的時候,宋懷明沒有向他伸出援手,這樣的做法讓他心寒。

    梁天正表態道:“喬***放心,我會全力處理好這件事。“

    喬振梁嗯了一聲,他沒有繼續說話,合上雙眼道:“奔波了一天,真有些累了,天正,等到了地方叫我一聲。”

    梁天正愣了一下,想不到喬振梁真的坐在那打起了瞌睡,梁天正不知道他究竟是真的累了?還是通過這樣的一種方式表達對自己的不滿,一時間梁天正變得有些忐忑不安,他又開始後悔,自己過來找喬振梁是不是有些太冒失?

    喬振梁真的累了,最近一段時間,他的血糖控製的並不是太好,這兩天去平海北部視察,今天剛剛趕回來,又聽說了水汙染的事情,緊急召開了這個常委會,還要去國際工業園搶修現場看看,當省委***並不容易,喬振梁眯了十多分鍾,汽車已經到了地方,梁天正卻沒敢馬上叫醒他,喬振梁睜開雙目,發現汽車已經停了,梁天正就坐在自己的身邊,喬振梁笑道:“為什麼不叫醒我?”

    梁天正道:“看到您太累,所以沒忍心!”

    喬振梁笑著推開了車門:“打個盹兒就是不一樣,頓時感覺到精力充沛。”

    梁天正跟著走了下來:“喬***,一定要保重身體,你可是咱們平海的總指揮啊!”

    喬振梁笑了笑,舉目向前方望去,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劉寶全和幾名開發區的官員聽說省委***和市委***都來了,慌忙過來見麵。

    劉寶全有些激動地叫道:“喬***、梁***,你們怎麼都來了?”

    喬振梁道:“聽說水汙染很嚴重,我不放心,所以過來看看!”空氣中仍然帶著一股腥臭的味道,喬振梁皺了皺眉頭,向前方的搶修現場走去:“怎麼?問題還沒有解決?”

    劉寶全跟在喬振梁身邊道:“喬***,根據領導們的指示,我們已經通知國際工業園區的所有企業停止生產,停止排放廢水,現在已經沒有汙水繼續排入湍江了。”

    喬振梁點了點頭。

    劉寶全又道:“排汙管的另外一個泄漏點找到了,工人正在進行搶修,預計三個小時內可以修複完畢。”

    喬振梁道:“你們都沒有休息啊!”

    劉寶全道:“事情沒有解決之前,我們都不能回去休息,這些工人師傅就快一天一夜沒合眼了。”

    喬振梁歎了口氣道:“真是辛苦了。”

    梁天正忽然發現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廖博生不在現場,省委***過來視察,他為什麼不出麵?

    喬振梁看到現場有不少警察,皺了皺眉頭道:“需要這麼多警察來幹什麼?”

    劉寶全歎了口氣道:“喬***,今天發生了一些事,南錫來的同誌和我們東江開發區的幹部發生了一些衝突,因為處理的觀點不同,鬧到大打出手,幾名工人受傷了,我們廖主任也被人打了。”

    梁天正心中一驚,他還真不知道廖博生被打的事情。狠狠瞪了劉寶全一眼,心說這種時候,你居然還在省委***麵前搬弄這些是非,還嫌目前的情況不夠『亂』?

    向喬振梁告狀是劉寶全個人的主意,廖博生被張揚抽了一個耳光之後,他雖然惱羞成怒,可是也沒敢把這件事上報,劉寶生不然,他被張揚潑了髒水,從那時起就記恨在心,一連串的事情發生之後,他就想找個機會報複一下,可始終沒想好怎樣對付張揚,喬振梁來現場視察,他剛好找到了機會,於是添油加醋的將那件事說了一通,說到動情之處淚都快下來了,劉寶生當然不會說張揚的好話,把這廝說成了一個蠻不講理目空一切的狂妄小子。

    喬振梁對張揚的脾氣『性』格很了解,劉寶生說的話雖然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在內,不過多數都是事實,喬振梁聽完之後也有些生氣,這個張揚也太不懂事了,你以為自己有些背景就敢任意胡為?劉寶全、廖博生這幫人都是東江開發區的幹部,你一個處級幹部頂撞人家兩句就行了,居然還動手打人?眼中究竟還有沒有領導?還有沒有組織紀律『性』?

    梁天正此時倒是為張揚說了一句話:“小張畢竟年輕,遇到事情容易衝動,再說了這次汙染損害了南錫方麵的利益,他著急上火也是難免的,是不是你們之間的溝通工作沒有做好,所以才發生了誤會?”

    劉寶全道:“對人民群眾我們可以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是他也是國家幹部,他也是自己的同誌,怎麼可以這樣野蠻?廖主任都快五十歲的人了,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一個耳光就打了過去,廖主任這輩子沒受過這樣的侮辱,死的心都有了。”

    喬振梁一言不發的向前走去。

    梁天正又瞪了劉寶全一眼,劉寶全知道自己的話起到作用了,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跟著兩位領導向前走去,他大聲道:“大家夥先把手頭的工作停一停,我們省委喬***慰問大家來了!歡迎喬***給大家講話!”

    工人們聽說省委***喬振梁來了,一個個都把手頭的工作給停下了,全都在哪兒列好了隊準備迎接喬振梁,齊刷刷鼓起掌來。

    喬振梁看到眼前的情景,臉『色』頓時變了,他轉向劉寶全,向來和藹的喬振梁此時臉『色』鐵青,怒吼道:“搞什麼?都什麼時候了?還要停工迎接?列隊歡迎?我沒什麼話好講,你剛才說三個小時可以將排汙管全部修複,好!超出一分鍾,你明天自己辭職!”喬振梁是真火了,說完這句話,再也沒有視察維修現場的打算,轉身向自己的專車走去。

    劉寶全被嚇得臉都白了,這件事怪不得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領導來了,再大的事情也得放一放,列隊歡迎有錯嗎?讓領導講話有錯嗎?我究竟哪兒錯了?劉寶全想不通,他實在是想不通。

    梁天正冷冷看了劉寶全一眼道:“三個小時,喬***的話你聽到了!”

    

Snap Time:2018-07-21 23:39:38  ExecTime: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