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七十章上告(下)

  
  第六百七十章【上告】(下)
  此時服務員送上飯菜,兩葷兩素四道炒菜,還有一個番茄雞蛋湯。宋懷明平時吃得比這還要簡單,因為張揚一起吃飯,所以特地讓食堂加了兩個菜,這並不是宋懷明想要在人前標榜自己的清廉,而是他這個人的生活習慣就是如此,不喜歡鋪張浪費。說起來,在這一點上他和省委***喬振梁很相似,喬振梁也是個在生活上比較隨意的人,他如果在機關食堂吃飯,更簡單,往往是一個素菜。
  在兩位領導的帶動下,省委省『政府』的幹部們都很自覺,沒有人敢在機關食堂大吃特吃的。
  宋懷明用濕巾擦了擦手道:“先吃飯吧,邊吃邊聊。”
  張揚從南錫一路趕過來,奔波了一上午,到現在才算好好坐了下來,肚子真的有些餓了,他也沒把宋懷明當成外人,在他麵前用不著拘謹,學著宋懷明的樣子擦了擦手,拿起碗筷道:“宋省長,湍江水汙染的事情您聽說了吧?”在工作單位,張揚都是以官職來稱呼宋懷明的。
  宋懷明道:“沒有!聽你說才知道,怎麼回事?”他讓服務員送來一小碟鹹菜。
  張揚把今天發生水汙染的事情說了,宋懷明聽說南錫連市民的飲用水源都汙染了,不覺皺起了眉頭,不過宋懷明並沒有馬上發表意見。
  張揚又把自己今天來到東江後的遭遇說了,張揚道:“宋省長,我不是想來打誰的小報告,也不是想追究誰的責任,我隻想督促東江方麵盡快停止往湍江排放汙水,可是東江各級領導都躲著不見我,他們口口聲聲會重視水汙染事件,口口聲聲說會馬上解決這件事,難道就是這樣解決的?汙水還在源源不斷的排入湍江,我搞不明白了,究竟是經濟發展重要,還是老百姓的生命健康重要?”
  宋懷明道:“他們怎樣答複你的?”
  張揚道:“全都說在緊急處理,已經派工人維修排汙管道,盡快恢複汙水的淨化過程,開發區方麵給出的時間是十二個小時,宋省長,隻要工廠不停下生產,廢水就會繼續流入湍江,既然大家都知道汙染的害處,都知道現在仍在對湍江中下遊地區造成危害,為什麼不勒令國際工業園區的工廠停工呢?隻有等排汙管修複好,淨化設施運轉正常,才算符合生產條件,才不會對湍江的生態造成更大的影響。”
  宋懷明看得比張揚更遠,他來到平海之後幾次考察過東江國際工業園區,他認為東江國際工業園區汙染企業集中,已經不能適應現代城市的發展,他早就有了把東江國際工業園遷出去的想法,不過這想法還沒有完善,卻想不到汙染問題已經造成了這麼大的影響,並擺在了所有平海人民的麵前。
  這件事告訴宋懷明,對於已經存在的問題,必須要馬上處理,決不能拖延姑息,否則必然會造成巨大的損失,這次水汙染的直接受害者是南錫,東江在這個問題上無疑已經損害到了南錫的切身利益。
  宋懷明吃完那碗米飯,也從張揚那塈漹〞p全都了解清楚了,這件事表麵上看並不複雜,東江國際工業園汙水管泄漏,不經處理的汙水大量排入湍江,造成湍江中下遊地區水汙染,受影響最大的就是南錫,南錫北區自來水廠因為水汙染而停止供水,市內出現了供水緊張。按照常規的處理方法,東江方麵應該果斷停止汙水的排放,避免給兄弟城市造成更大的損失。可是根據現在的情況來看,東江方麵並沒有這樣做,國際工業園區的多數企業沒有停工,而是繼續生產,繼續往湍江排放廢水,宋懷明當然清楚目前的國際工業園在東江經濟中所占的重要位置,如果國際工業園內的所有企業停工,造成的損失肯定會是巨大的,東江方麵的領導人正是因此方才拒絕停工。
  宋懷明道:“張揚,你先回去休息,這件事我會親自處理!”
  張揚知道宋懷明是個言出必行的人,既然答應會過問這件事,就一定會去做。
  息時間,下午剛剛上班,他就打了個電話給廖博生詢問國際工業園汙水管的維修情況。
  廖博生的語氣十分輕鬆:“梁***,目前情況正在好轉,管道的破裂點已經找到了,工人們正在準備焊接。”
  梁天正道:“一定要抓緊進行維修,時間拖得太久,南錫方麵也不好交代。”
  廖博生道:“梁***放心,我正在現場,一定組織好這場維修工作,爭取在今晚八點前讓一切都恢複正常。”
  梁天正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十分,距離廖博生所說的時間還差不到六個小時,如果真的能夠在這個時間範圍內把一切恢複如初,應該說還是比較理想和順利的。
  梁天正放下電話。
  剛剛放下電話就打了進來,梁天正皺了皺眉頭,一般能夠直接打到他辦公室的電話,要麼是特別緊急的電話,要麼是來自上層領導的電話,他拿起聽筒,電話中傳來了省長宋懷明的聲音,宋懷明道:“天正同誌,我是宋懷明!”
  梁天正慌忙道:“宋省長下午好,有什麼指示啊?”
  宋懷明開門見山道:“湍江水汙染問題處理的怎麼樣了?”
  梁天正心中一沉,他馬上意識到肯定是南錫方麵繞過他,直接去省塈i狀了。既然宋懷明已經知道了這個問題,而且打電話給了自己,梁天正就沒必要繼續隱瞞下去,他輕聲道:“宋省長,這件事開發區方麵已經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了,目前破裂的汙水管道正在維修中,根據目前的進展,應該可以在晚上十二點前恢複正常。”梁成龍是個喜歡給自己留餘地的人,雖然廖博生向他打了保票,八點前可以修複,但是在宋懷明麵前還是留些活動餘地的好,世上很多的事情都很難說,萬一他誇下了海口,而最後卻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那麼他就會變得被動。
  宋懷明道:“還有十個小時,這十個小時中,你們就任由國際工業園區未經處理的汙水源源不斷的流入湍江之中嗎?”
  梁天正歎了口氣道:“宋省長,這件事我也很為難,想要徹底中斷汙水的產生,就必須要停止國際工業園區所有企業的生產,如果那樣做,國際工業園區的損失是巨大的,可能是幾億甚至幾十億,而且國際工業園區多數都是合資和外資企業,涉及到的關係相當的複雜,搞不好會引起企業的反感,甚至產生對抗情緒。”
  宋懷明道:“你考慮外資企業的感受,難道就不考慮兄弟城市的感受?現在湍江下遊已經被汙水汙染,南錫北區水廠受到汙染而關閉,南錫一百多萬的市民已經麵臨著無水可用的困難局麵。”
  梁天正道:“宋省長,我專門派人了解過情況,南錫一共有五個水廠,目前被汙染的隻是其中的一個,他們的城市人口總共才多少?怎麼可能一百多萬人的吃水問題受到影響?我看南錫方麵未免有些太誇張了,宋省長,我說這些話並不是想推卸責任,我已經給南錫市委***李長宇同誌打了電話,我代表東江向他們表示了歉意,我們東江願意承擔因為這次汙染而帶給南錫的損失。”
  宋懷明道:“天正同誌,僅僅有歉意是不夠的,我知道停產必然會讓本地企業蒙受巨大的損失,可是和人民的生命和健康相比,這些根本算不上什麼?一個真正有良心的企業,要有社會責任心,我們做官員的也是一樣。”宋懷明的這番話說得已經很重,雖然沒有直接批評梁天正,可是以梁天正的政治修為,他又怎麼會領悟不到?梁天正道:“宋省長,我會盡全力去解決這件事。”
  這種表決心的話宋懷明聽得多了,越是這樣說,越是證明梁天正的心底也沒有確然的把握,宋懷明道:“五點前如果仍然控製不住狀況,就下令國際工業園區的所有企業無條件停產!”宋懷明說完這番話就掛上了電話。
  梁天正的臉『色』很陰沉,即使宋懷明是平海省省長,可是他在這件事上的表現也實在太霸道了一點,梁天正是平海省副省長,也是平海省常委班子成員之一,根據目前的走勢,他取代趙季廷擔任常務副省長幾乎已成定局,更重要的是,他始終是宋懷明最堅定的支持者,在如今喬振梁想要擁有平海的絕對話語權的時候,他對宋懷明的支持尤為重要,梁天正認為宋懷明起碼要對自己表現出一些尊重,可宋懷明剛才的表現根本就是居高臨下的發號施令,他沒有考慮到東江的實際情況,梁天正並非是不重視水汙染事件,而是他想找出兩全齊美的辦法,在解決水汙染的同時又不讓東江的這些企業蒙受太大的損失,他是東江的掌門人,他必須要從城市的利益出發。
  梁天正和宋懷明還有一個很默契的地方,他們和副總理文國權走得都很近,這讓他們在平海的政局內部,彼此貼得一直都很緊,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梁天正坐在那堥洧炭h了五分鍾,才把宋懷明的那番話基本上給消化了,他拿起電話,撥打了侄兒梁成龍的手機,梁天正很清楚,這件事之所以鬧到了宋懷明那堙A根本原因就是張揚,如果不製止他的話,這小子仍將繼續折騰下去,必須要讓張揚閉嘴,不能由著他一路告上去。
  張揚接到梁成龍電話的時候,正在前往國際工業園的途中,梁成龍一開口,張揚就知道這廝是什麼意思了,張揚馬上打斷他的話道:“我說我們『政府』之間的事情,你能不能別跟著瞎摻和?”
  梁成龍苦笑道:“我說哥們,你現在折騰的滿城風雨,搞得我叔叔很難做,不看僧麵看佛麵,看在我的份上,你就別鬧騰了。”
  張揚道:“梁***讓你找我的?”
  梁成龍當然不能承認:“沒有,我聽說這件事,趕緊給你打了個電話,你是我哥們,那邊是我親叔叔,要是真因為這件事鬧翻了,我以後也不好看。”
  張揚道:“你別跟著摻和,我現在是代表南錫市『政府』過來解決問題,公事公辦,沒有任何私人恩怨在媕Y。”
  梁成龍道:“你拉倒吧,你是一體委主任,水汙染的事情什麼時候歸你管了?”
  張揚道:“我沒工夫跟你廢話啊,你要是有時間,趕緊給你叔叔打電話,讓他馬上下命令停止往湍江堭ぅ韘黎禲A不然這件事我決不罷休!”張揚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同車的趙寶群也是剛從環保部門回來,根本沒有得到什麼明確的答複,官官相護,人家都是東江本地官員,當然同氣連枝,在這片土地上,想辦點事還真不容易。
  趙寶群指向前方道:“那邊就是排汙口入江的地方!”
  張揚道:“走去看看!”他們讓司機把車開了過去,可就快抵達目的地的時候,被幾名警察給攔住了,張揚落下車窗道:“同誌,幹嘛攔住我們啊?”
  為首的那名警察還算客氣,向他敬了一個禮道:“前麵的路段進行管製,禁止車輛通行!”
  

Snap Time:2018-10-18 06:29:01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