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七十章上告(上)


    第六百七十章【上告】(上)

    張揚跟著趙寶群來到水利廳,發現水利廳廳長他竟然認識,南錫市委副***吳明的老同學付道強,過去因為在南國山莊當著張揚的麵故意和秦清開下流玩笑,因此和張揚翻臉,後來又得罪了顧佳彤,付道強因為害怕,主動去紀委承認了自己的一些錯誤,也因此被紀委處分,不過付道強其人並沒有太嚴重的經濟問題,加上他本身屬於年輕幹部,業務又過得去,在經曆了一段時間的低『潮』期後,又恢複了過來,現在平海的省委***也換成了喬振梁,付道強通過一些途徑和喬***搭上了一些關係,喬振梁對他也比較欣賞,可以說付道強在政治上正處於一個新的上升期。

    湍江水汙染的事情付道強已經知道了,他也專門打電話去問東江開發區水利局,得到的回答是正在緊急處理,很快就能修複排汙管道,解決這起汙水泄漏事件。

    張揚的到來讓付道強從心底打了個冷顫,上次得罪張揚,險些把烏沙給弄掉,對張揚,付道強是從心底忌憚,他是在和張揚結下梁子之後,才慢慢知道了張揚的背景,以及張揚在官場上方方麵麵的關係,在和張揚的關係處理上,付道強一直都很後悔,他也從上次的事情上總結了不少的經驗,比如人不可貌相,又比如千萬不要在陌生人麵前太過放縱自己,要保持一個國家幹部良好的形象,總而言之,上次的挫折讓付道強洗心革麵,他在做人方麵躍升了一個台階。

    趙寶群進入付道強的辦公室之後,馬上很恭敬的稱呼道:“付廳長好!”

    付道強點了點頭。

    張揚的目光盯住付道強,如果不是因為水汙染的事情,他根本不會上省水利廳來,幾乎忘記了付道強這個人的存在,看到付道強,他方才想起這廝當初在自己麵前開玩笑說什麼幹市長的黃『色』笑話,其實是影『射』秦清,惹得張揚當場發飆,後來在水上人家偶遇他和久建築公司的總經理嶽堂中吃飯,嶽堂中在秦清和顧佳彤麵前無禮,被顧佳彤恐嚇了一通,才引出付道強主動去紀委交代情況的事情,聽說付道強還因為那件事挨了處分,後來就幾乎沒了這個人的消息,想不到他現在仍然呆在省水利廳廳長的寶座上。

    付道強遇到張揚的目光,不由得打心底發怵,他猶豫了一下,臉上硬擠出看似友善的表情,主動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對趙寶群這個下級他自然是用不著那麼禮貌的,可是麵對張揚,他不敢不禮貌,自從和張揚發生衝突之後,他對張揚敬而遠之,可並不代表他不去關心張揚的消息,張揚的厲害他現在已經是了解的清清楚楚。付道強微笑道:“張主任來了!很久沒見了!”他很熱情的向張揚伸出手去。

    伸手不打笑臉人,時過境遷,過去那些恩怨張揚也已經漸漸淡忘,看到付道強對他這麼客氣,又想起今天來的目的是想求人家幫忙,張揚自然不會抓住過去的事情不放,他笑著和付道強握了握手道:“付廳長還是風采如昔!”

    付道強笑道:“快請坐,快請坐!”他叫秘書給兩人倒茶。

    趙寶群暗暗佩服張揚,要知道付道強平時官架子是很大的,在他們這些下級麵前,很有威勢的一個人,他一個廳級幹部,看到張揚來了居然主動站起來和他握手,而且對待張揚滿臉笑容,客氣都寫在臉上,這可不尋常。

    張揚道:“付廳長,我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次過來是為了湍江水汙染的事情。”

    付道強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他也沒有回避問題,點了點頭道:“湍江水汙染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事情發生之後,我們水利廳第一時間責成東江水利局去處理,我們也派出了專門的調查組去調查這起事故的原因,很快就會有結果。”

    張揚道:“付廳長,我們現在不是想追究誰的責任,我們想要求東江國際工業園區馬上停止往湍江排放未經淨化處理的汙水,繼續汙染湍江水源,影響湍江中下遊地區生態。”

    付道強道:“已經處理了啊,現在東江市各級領導很重視這次的汙染事件,正在全力搶修排汙管道。”

    張揚道:“可是國際工業園區的企業仍然在源源不斷的排放汙水,我們南錫的自來水廠已經汙染了,現在一百多萬市民正麵臨著無水可吃的困境。”

    付道強並沒有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他也不相信這次的汙染會嚴重到這樣的地步。

    趙寶群道:“付廳長,我們來東江之前已經做過水質鑒定,湍江下遊和翠雲湖水庫的水質已經遭到嚴重破壞,如果國際工業園區不停止汙水的排放,湍江的水汙染隻會變得更嚴重,可能會帶來一場生態上無法挽回的巨大傷害。”

    付道強道:“我問過開發區方麵,他們說十二個小時內可以將破裂的排汙管修複。”

    張揚道:“等十二個小時黃花菜都涼了,付廳長,國際工業園區這麼多工廠,其中的重汙染企業有多少你比我們要清楚,他們排出的汙水未經處理就這麼源源不斷的流入湍江,開始沒發現的時候我們不說,可現在已經發現了,為什麼不停止這種行為?明知對生態造成嚴重的破壞,還置環境於不顧,置我們南錫全體市民的生命和健康於不顧,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一種犯罪行為,應該馬上製止他們,讓這些工廠停產!”

    付道強道:“國際工業園這麼多企業,不單純是國企,還有很多合資企業,外資企業,如果讓他們全部停產,造成的經濟損失是無可估量的。”

    張揚道:“他們惹出了禍端,他們就應該承擔損失,什麼叫無可估量,隻要是經濟損失都能用金錢衡量,可是他們正在犯罪,汙水排入湍江,影響到的生態不是一天兩天,或許也不是一年兩年,極有可能是幾十年上百年,而我們南錫市的市民,在飲用了被汙染的水源之後,又會產生怎樣的隱患?如果因此而生病,誰為此承擔責任,又有誰有勇氣站出來承擔這次的責任,這些才是無可估量的損失!因為這些影響到的是我們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環境,因為這一切影響到的是老百姓的生命和健康!”

    付道強知道張揚說的很有道理,從他個人的角度來看,國際工業園當初就不該建立在湍江岸邊,就算選址無法改變,招商過程中也應該嚴格審核入駐企業,像『藥』廠和日化廠家這種高汙染的企業,一定要果斷說不,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說什麼都晚了。付道強道:“張主任,我們是水利廳,我們無法下決定讓國際工業園的所有企業停工,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力求把這次的水汙染影響減小到最低。”

    張揚聽付道強這麼說就知道付道強在敷衍了,不過有一點他也認識到了,付道強身為水利廳長,他沒有那麼大的權力讓國際工業園停工。

    張揚和趙寶群兩人離開水利廳,兩人從來到東江之後,一直都在不停奔波,到現在為止中午飯都沒顧得上吃。趙寶群道:“張主任,咱們吃點飯再說吧。”

    張揚沒理會他,拿起電話又給龔奇偉打了一個,南錫方麵反饋過來的消息表明,國際工業園內的企業仍然在向湍江內源源不斷的排入汙水,龔奇偉、李長宇也在不停和東江市委市『政府』交涉,可得到的答複都是他們在組織人力盡力搶修,龔奇偉對此也是頗為無奈,主動權掌握在人家手,東江方麵不願停產,他們擔心國際工業園區的企業全麵停產會照成巨大的經濟損失。

    張大官人有些出離憤怒了,這幫東江的官僚太自私了,他們害怕造成損失,明明知道汙水未經處理,還是堅持排入湍江,這根本是損人利己,張揚雖然有梁天正的聯係方式,可怎麼也聯係不上他,證明梁天正在躲著自己,張揚抵達東江之後,開發區、市『政府』、省水利廳全都跑遍了,可到現在該怎樣還是怎樣,東江方麵依然故我的做著他們該做的事情,張揚向趙寶群提議,他們兵分兩路,由趙寶群去省環保局告狀,他則直接前往省委省『政府』投訴,開始的時候張揚也沒想把這件事做絕,東江方麵的自私行為惹火了他。

    喬振梁這兩天正在平海北部三城視察,張揚直接去找省長宋懷明,憑他和宋懷明良好的關係,見到宋省長並不難。宋懷明上午的日程排的很滿,沒有多餘的時間留給張揚,得知張揚有急事要麵見自己之後,宋懷明讓秘書鍾培元安排張揚和他一起共進午餐。放眼平海省內,還是很少有下級幹部用有這個榮幸的。

    鍾培元安排張揚提前來到省機關食堂的包間內,今天宋懷明的事情很多,一直忙到十二點半才來到食堂吃飯。張揚就坐在包間邊喝茶邊等他,期間往南錫方麵打了幾個電話,汙染的情況仍然在繼續,也就意味著,迄今為止東江方麵並沒有采取有效地措施來停止汙水的排放。

    宋懷明最近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兒子已經滿月,身體一天天的健壯起來,看到兒子,宋懷明感覺自己整個人似乎又煥發了第二次青春。但事情沒有十全十美的,在政治上宋懷明正處於仕途中的一個低『潮』期,距離這次的省黨代會還有一段時間,可是平海省的政局已經基本上確定,新的省常委即將在這次的黨代會中產生,讓宋懷明感到最為失落的是紀委***的人選,他一直是劉豔紅的支持者,卻想不到結果沒有讓他如願。他認為喬振梁在這次黨代會之前的工作做得太充分,這些即將選出的新常委大都按照喬振梁的意思,宋懷明認為這樣的狀況很不好,喬振梁的過度專權容易把平海變成一言堂,這對平海的未來發展是不利的。

    這段時間很多人都認為宋懷明變了,他不再像當初剛來平海的時候那樣鋒芒畢『露』,在很多事情上,他盡量和喬振梁保持一致,多數人對這種改變並不意外,畢竟平海的第一領導人是喬振梁,而這位喬***比起昔日的顧允知更加強勢,黨政領導之間想要配合好,就必須有人主動退讓。

    宋懷明知道自己沒變,他隻是將更多的精力關注到平海的經濟建設中,政治上盡量避免和喬振梁發生爭端,畢竟對他還是對喬振梁來說,都擁有一個共同的目的,要把平海變得更好更強。

    宋懷明來到房內,第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擺放的一瓶礦泉水,確切地說是礦泉水瓶子裝得汙水。水是張揚特地從南錫帶來的,他帶了不少瓶,其中一瓶已經兜頭蓋臉的潑在了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劉寶全的身上。

    宋懷明道:“幹什麼?怎麼弄了瓶髒水放在桌上?”

    張揚道:“這是南錫翠雲湖的水,過去翠雲湖的水質符合國家二級水質標準,現在成了這個樣子。”

    宋懷明聽出張揚話有話,這小子沒事不會帶一瓶汙水過來,宋懷明並不知道南錫翠雲湖汙染的事情,他身為平海省長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湍江水汙染的事情,或許是相關部門不夠重視,或許是有人想故意掩蓋,總之宋懷明到現在還不知道。宋懷明接過那瓶汙水看了看,其實張揚是從汙染的部分特地取來的水,整個湖區並不是都受到了這樣的汙染。

    宋懷明擰開瓶蓋聞了聞,一股惡臭撲鼻,他皺了皺眉頭,重新擰好了瓶蓋:“怎麼回事?說給我聽聽!”

    

Snap Time:2018-06-25 23:40:43  ExecTime: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