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六十九章兄弟城市(下)

  
  第六百六十九章【兄弟城市】(下)
  張揚和趙寶群還沒有趕到東江市委市『政府』,這邊消息已經送了過去。
  東江市委***梁天正正在召開常委會議,聽說這件事也是微微一怔,他向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廖博生道:“博生同誌,怎麼回事啊?”
  廖博生其實來市媔}會之前已經知道了國際工業園汙水管破裂的事情,他笑道:“國際工業園的汙水管破裂了,有些汙水沒有經過處理就直接排入了湍江,對下遊的水環境造成了一定的影響,目前已經在緊急的維修中,沒想到南錫方麵這麼快就來追究責任了。”
  在場的市委常委基本上都保持著沉默,因為每個人都知道開發區的這個國際工業園是梁天正搞出來的,以如今的眼光來看國際工業園的定位和選址存在著相當大的問題,工業園選在湍江並沒有考慮到對湍江沿岸生態的影響,而接下來的招商並不順利,幾家高汙染企業入住了國際工業園,即便是如此,『政府』也給予了相當優惠的條件。
  在經曆了開始兩年的艱難招商之後,東江國際工業園區終於開始走向繁榮,在優惠政策的吸引下,越來越多的外商看中了這塊地方,國際工業園的產值也在不斷提升,成為梁成龍個人政治生涯中最為輝煌的政績,他也因為成功規劃建設國際工業園獲得了領導的欣賞,從東江市副市長一路升遷,如今已經是平海省副省長,東江市委***,可以說東江國際工業園對於梁天正有著特殊的意義。
  梁天正並沒有想到改革開放帶來的是經紀上的高速發展,平海的發展超乎出他的想像,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入駐國際工業園,其弊端也在不斷顯現出來,首先困擾他的就是汙染問題,當初抱著招商引資的念頭,不管什麼項目,一律向他們開綠燈,其中他親手引進的兩大嚴重汙染企業,德國拜亭製『藥』廠,韓國安蔻日用化妝品集團都在國際工業園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其他大大小小的企業或多或少也存在汙染的問題,梁天正擔任市委***之後,有人提出過國際工業園的汙染問題,提議盡早將現有的國際工業園關閉,重新選址,重新建設。
  梁天正當時的態度是置之不理,國際工業園是他提出興建的,那時的國際工業園已經成為東江經濟的主要支柱之一,正是因為國際工業園的興建,讓東江這個平海省的政治老大,終於如願以償的成為了經濟收入的老大,梁天正從中也收獲了巨大的政治利益,否定國際工業園就是否定他的政績,當然作為一個成功的領導者,梁天正也意識到了國際工業園存在的隱患,他也做出了一些努力,比如在國際工業園區大規模實行綠化工程,打造湍江沿岸植被風光帶,在國際工業園興建汙水處理廠,嚴格國際工業園區對廢水廢氣廢氣材料的處理,不能說他的措施是沒有效果的,可事實證明,僅僅靠後期的綠化和汙水處理,是無法徹底解決整個國際工業園區的汙染問題,隨著時代的發展,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入住國際工業園,隨著企業規模的擴大,這種矛盾已經變得越來越突出。
  這次的汙水排放事件絕非偶然,梁天正當場批示道:“馬上進行處理,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這次的湍江汙染事件,追查相關負責任的責任,對國際工業園區所有的企業進行一次環保檢查。”
  梁天正結束常委會之後,快步返回了自己的辦公室,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廖博生也跟了過來。
  梁天正道:“你還不趕緊去處理汙水事件?”
  廖博生道:“梁***,工人們已經在搶修了。”
  梁天正神情凝重道:“博生,這件事涉及到兄弟城市的利益,比較複雜,你一定要謹慎處理!”
  廖博生道:“梁***,你放心,我們已經出動了最熟練地『操』作工人,技術水平最高的工程人員,根據現在的搶修進程,十二個小時內應該可以將破裂的排汙管修好。”
  梁天正對汙染的程度並不了解,他正準備交代什麼,此時他的秘書走了過來,把手機遞給他道:“梁***,南錫市委李***的電話。”
  梁天正看了廖博生一眼,不用問,李長宇一定是打電話來興師問罪的。
  梁天正接過電話,走向走廊的窗戶:“長宇同誌啊!找我有事?”
  李長宇之前已經連續打過了幾個電話,可是梁天正一直都在開會,李長宇開門見山道:“梁***,我找您是為了湍江水汙染的事情,現在你們國際工業園產生的汙水已經沿著湍江流到了下遊,汙染了翠雲湖,我們南錫北區水廠受到了嚴重汙染,整個北區的用水都出現了問題。”
  梁天正道:“長宇啊,我剛才開會就是在著手解決這件事,首先我要向你道歉,向全體南錫市民道歉,因為我們管理上的失誤,對南錫市民的生活造成了影響,我已經責令相關部門馬上解決這件事,你放心汙染問題會很快得到改善的。”
  李長宇道:“梁***,可是汙水仍然在繼續排放。”
  梁天正道:“清汙需要一個過程,已經發生的事情不可能馬上就全部解決,長宇同誌,我很抱歉,我向你做出保證,一定會把這件事徹查到底,追究相關管理者的責任。”
  梁天正把話都說到這種地步了,李長宇也不好繼續在說什麼,梁天正的級別比他高,電話中表現的也比較誠懇,人家也沒推諉責任,既表示了道歉,又答應給他一個交代,和梁天正說話必須要把握好度,不能對他『逼』得太緊,李長宇相信梁天正的執政水平,相信他能夠在最快的時間內處理好這件事。
  梁天正接完李長宇的這個電話,表情越發顯得沉重了,他向一旁的廖博生道:“汙染已經影響到了南錫居民的日常生活,南錫方麵的意見很大。”
  廖博生道:“梁***,我覺著他們有些誇大真實情況了,我們是應該對這起汙染事件負責,可是他們也不能『逼』人太甚,我們需要時間處理。”他頓了一下,低聲道:“梁***,有件事您可能不知道,南錫方麵來了幾名官員,闖入開發區『政府』,態度極其蠻橫,當著這麼多開發區幹部的麵把副主任劉寶全打了。”這件事並非是廖博生添油加醋,他得到的信息就是這樣,開發區那邊傳來的信息是,劉寶生被人用汙水潑了一頭一臉,還挨了打。
  梁天正皺了皺眉頭道:“出了問題可以商量解決,他們為什麼過來打人?”
  廖博生道:“他們要求我們國際工業園區的所有企業馬上停止生產!”
  “胡鬧!”梁天正明顯有些生氣了,汙染是一回事,生產又是另外一回事。
  廖博生道:“我就說嘛,如果國際工業園區所有的企業都停止生產,那麼我們東江會蒙受多大的損失,不可估量啊!”
  梁天正道:“好了,你盡快去處理這件事,盡量做到兩全齊美,既要顧及到兄弟城市的利益,也盡可能不要影響國際工業區的正常生產,越快處理越好,不要把矛盾激化。”梁天正說完轉身就走,走了兩步又想起一件事:“對了,南錫方麵是誰過來處理這件事的?”
  廖博生道:“水利局的趙寶群還有體委主任張揚!”
  梁天正聽到張揚的名字,內心不禁咯一下,幾乎沒用去多少時間,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水汙染問題無論如何也輪不到體委官員來管的,南錫方麵之所以派張揚過來,看似荒唐,其實是綜合方方麵麵才做出的決定,南錫在政治經濟地位上無法和東江這個平海省的省會相提並論,在平海省內,梁天正這個副省長比李長宇更有話語權,這正是李長宇明明占盡了道理,可是對梁天正仍然表現出足夠的禮貌和客氣。而他派張揚過來興師問罪,卻證明李長宇其人很有政治手腕,很有韜略,張揚是一員猛將,他的背景和他的『性』格讓他成為平海政壇中一個特例獨行的人物,他的行事做法沒有人也不可能有人複製。梁天正對張揚還是很了解的,李長宇選擇他來東江理論,可以說是選對人了,越是局勢複雜,越是需要一把快刀,而張揚恰恰是南錫政壇中最鋒利的那把刀。
  梁天正回到辦公室沒多久,張揚和南錫市水利局局長趙寶群就過來求見,梁天正已經提前預感到這件事,也提前向秘書打了招呼,隻要是南錫市方麵的人過來找他,就說他不在,梁天正可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這些事情上。
  趙寶群聽說梁天正不在,抬頭看了看張揚,別看在南錫他算個人物,可到了東江,一切唯張揚的馬首是瞻,不是他沒主見,而是在別人的一畝三分地上,他不敢有什麼主見。
  張揚並不相信梁天正不在,他估『摸』著梁天正十有***是不想見自己,可人家既然說不在了,自己也不能硬闖,不能把這件事的矛盾激化。
  這時候張揚接到了常務副市長龔奇偉的電話,龔奇偉告訴他,李長宇已經聯係了東江市委***梁天正,梁天正答應盡快處理這件事。
  張揚道:“盡快?他們是不是已經停止往湍江排放汙水了?”
  龔奇偉沉默了下去,過了一會兒方才道:“根據我們掌握的情況,國際工業園區仍然在繼續往湍江排放汙水,想要停止排放就必須讓他們整個國際工業園區停產,他們肯定不願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張揚火了:“他們不願蒙受這樣的損失,就讓我們南錫的老百姓吃虧?現在沒水吃的不是他們,是我們南錫市民,他們惹了禍,憑什麼不承擔責任啊?”
  龔奇偉低聲道:“張揚,這件事必須要給東江方麵施加一些壓力。”
  張揚道:“我們去開發區,開發區管委會主任不見蹤影,來到市堙A市委***也找不到人,人家算準了我們要來,躲著我們呢。”
  龔奇偉道:“想想辦法,一定要他們從上到下真正重視這件事,不過要注意處理事情的方法,盡量不要讓矛盾激化。”
  張揚抱怨道:“知道這件事那麼棘手所以才把事情推給我,龔市長,你們可把我害苦了。”
  龔奇偉心說這次可不是我把事情推給你,是李***點名的,話說回來,這件事交給其他人也的確辦不了,龔奇偉道:“你能力強啊,再說了,身為南錫市領導班子的成員之一,老百姓吃水的問題和你密切相關啊。”
  張揚樂了,他什麼時候也成了南錫市領導班子的成員了,龔奇偉給他灌『迷』魂『藥』呢,張揚道:“我去找水利廳!這件事不能這麼算了。”世上的事情最怕認真二字,張大官人恰恰認真起來了。
  趙寶群對平海省水利廳很熟悉,聽說張揚要去找水利廳領導,也表示同意,這件事涉及到對公共水資源的破壞,屬於水利廳管轄的範圍,通過水利廳向東江市方麵施壓不失為一個好的辦法。
  

Snap Time:2018-10-20 03:45:43  ExecTime: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