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六十九章兄弟城市(上)


    第六百六十九章【兄弟城市】(上)

    因為關係到全市老百姓的吃水問題,張揚也沒敢耽擱,稍事準備之後,就和水利局長趙寶群一起前往了東江。兩個小時之後,他們已經來到了東江經濟開發區大廈。

    一路之上趙寶群沒停下打電話,電池都換了一塊,根據最新消息,東江開發區方麵已經開始調查這件事了,可是南錫方麵反饋的情況是汙水仍然在源源不斷地排入湍江。

    張揚聽說這一情況不由得有些惱火了,他怒道:“事情都過去快四個小時了,為什麼不停止排放汙水?東江經濟開發區的領導都幹什麼吃的?效率也太低了!”

    兩人走入開發區大廈的時候,被門口的保安給攔住了:“幹什麼的?”

    張揚大聲道:“有急事找你們管委會主任!”

    保安道:“先登記,預約一下!”他把筆遞給張揚,張揚抓住筆就給扔到一邊去了,繼續向麵大步走去,趙寶群看到他走得這麼快,也慌忙跟了上去。

    幾名保安看到他們硬闖進去,上前就想要攔住他們,張揚一把就將想攔住自己去路的保安推了個屁墩兒,怒道:“都他媽給我滾蛋!我們是南錫市『政府』官員,現在有緊急公務要辦,誰他媽攔著我們的路,回頭就給我卷鋪蓋走人!”他的這句話還真把幾名保安唬住了。

    開發區大廈的保衛科長聽到動靜帶著幾名手下趕過來了,遠遠就大聲道:“幹什麼的?你們幹什麼的?來開發區『政府』搗『亂』?膽子夠大的啊?”

    張揚指著那名保衛科長道:“你嚷嚷什麼?我們有急事找廖主任,趕緊讓他出來見我們!”

    “你誰啊你?我們廖主任是你說見就見得?”保衛科長還挺囂張。

    張揚沒理會他,看了看大樓的結構示意圖,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辦公室在七樓,他向趙寶群道:“七樓,走,上電梯!”

    保衛科長急了,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張揚的胳膊:“你給我站住!預約了嗎?登記了嗎?”

    張大官人手臂一抖,這廝就跌跌撞撞退了出去,幸虧兩名手下及時將他扶住,才沒有摔倒在地上,張揚道:“別耽誤正事兒,在他媽攔路小心我抽你!”他顧不上跟這幫人多做理論,大步走向電梯,趙寶群雖然對張揚的威名早有所聞,可今天才算是第一次和他近距離接觸,看到張揚目前的表現,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難怪龔奇偉把他給派來了,來到人家的地盤上還敢這麼強勢的放眼南錫恐怕隻有他一個。

    兩人進了電梯,保衛科長急了:“你們都愣著幹什麼?給我追啊?他們兩個看著就不像好人,萬一危害領導們的安全怎麼辦?”一群保安這才回過神來,慌忙也向電梯口跑去。

    開發區七樓的會議室內正在召開著一個緊急會議,會議的主題就是湍江汙水事件,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劉寶全道:“汙水事件查清楚了沒有?南錫方麵都快把電話打爆了。”

    開發區水利局和環保局的負責人都在,水利局長魯中池道:“劉主任,事情已經初步查明了,是因為排汙主管道破裂,企業將未經處理的汙水直接排入了湍江,汙水隨著湍江流入下遊,部分進入了南錫翠雲湖,造成了南錫自來水廠水質汙染,聽說南錫方麵已經停止了供水。”

    劉寶全道:“怎麼會這樣?”他兩道眉『毛』擰結在一起,毋庸置疑這件事已經造成了惡劣的影響,其實剛才南錫市方麵已經給他打了電話,劉寶全對情況很清楚,在開發區,劉寶全隻是一個副主任,真正當家作主的人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廖博生,可廖博生今天一早就去市開會了,他把這件事交給自己全權處理,劉寶全對此也頗感棘手。

    劉寶全道:“南錫方麵要求我們盡快解決這件事。”

    魯中池道:“已經派人去維修排汙管道了,劉主任,國際工業園的企業有好多家,全都通過這一管道進行排汙,想要馬上停止排汙,就得讓所有工廠暫時停止生產。”

    劉寶全道:“國際工業園內有很多獨資、合資企業,如果讓他們停產,損失會很大!”

    在場的幹部很多人都點了點頭,魯中池道:“所以,我們已經安排最有經驗的工程隊進行緊急維修,預計十二個小時內可以解決這件事。”

    劉寶全沒說話,其實他和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這十二個小時中還會有汙水源源不斷的流入湍江,這對南錫一方無疑是不公平的,可是國際工業園關係到很多家大型的企業,如果停產,東江方麵就會蒙受巨大的損失,關鍵時刻,他們首先想到的還是維護地方利益。

    劉寶全做出批示道:“集合所有精英力量,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修複排汙管道,恢複對汙水的處理,減輕對湍江以及下遊地區的汙染……”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會議室的房門就被人推開了,張大官人氣勢洶洶的出現在這幫開發區幹部的麵前,張揚大聲道:“誰是廖博生主任?”

    劉寶全怔怔的看著這小子,實在想不通他是怎麼闖進來的。

    開發區水利局主任魯中池和南錫市水利局主任趙寶群一起開過會,他看到張揚身後的趙寶群,馬上就明白了,一定是南錫方麵過來興師問罪了,他湊近劉寶全的耳邊低聲說了句什麼。

    劉寶全的臉上擠出笑容:“原來是南錫方麵的同誌,你們是為了水汙染的事情來的吧?”

    這時候保衛科長帶著十多名保安衝了上來,劉寶全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皺了皺眉頭,他擺了擺手示意保衛科長帶人在外麵等著,劉寶全微笑不變道:“廖主任不在,這目前由我在負責。”

    張揚道:“找你也一樣,水汙染的事情你們應該知道了,現在湍江下遊、南錫翠雲湖已經全都被汙染了,南錫市自來水廠因為汙染已經停止了供水,一百多萬的南錫市民正在麵臨無水可用的困境,而這一切全都是你們東江開發區國際工業園向湍江排汙造成的!從我們市知會你們已經三個多小時了,汙水仍然在源源不斷的排入湍江,請問你們是怎麼處理的?”

    劉寶全依舊微笑道:“小同誌,不要著急,我們國際工業園的負責人,我們開發區『政府』都對這次的排汙事件表示了極大地關注,我們已經調集了東江最優秀的工人,正在爭分奪秒的處理這件事。”

    南錫市水利局局長趙寶群道:“可是根據我們了解到的情況,到目前為止,東江國際工業園區仍然沒有停止排汙,汙水還在源源不斷地流入湍江!”

    劉寶全習慣了耍太極,他笑眯眯道:“你是南錫水利局的趙主任吧,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嘛,現在我們已經在處理這件事,汙水管道出現了破裂,我們的工人正在搶修,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一個過程的,不可能一蹴而就,我們整個開發區上上下下都很重視這次的水汙染事件,正在全力以赴的處理。”

    張揚一聽就知道他在敷衍,冷笑道:“怎麼處理的?您們就任由汙水繼續往湍江流淌?我們南錫一百多萬市民已經沒水吃了,你們應該做的是馬上停止排汙。”

    劉寶全道:“小同誌,我在跟你們領導說話,你能不能不要『插』話?”張大官人雖然名氣很大,可平海體製內無法將名字和他本人對上號的仍然大有人在,劉寶全就是其中之一,他認為張揚是跟著趙寶群一起來的,這麼年輕肯定是趙寶群的助手。

    張揚道:“你在說廢話!明明知道你們汙染了湍江下遊水源,你們還在繼續排汙就是知法犯法,你們的負責人要為這件事承擔責任。”

    劉寶全當著這麼多人被一個年輕人頂撞,心中自然有些惱火,他怒道:“我應該怎樣做不用你來教!我們必須要立足於全局,怎樣做才能最大限度的保障國家的利益,怎樣做才能把損失減少到最小,需要我們全麵考慮,綜合討論,最後才能作出決定,不是你想怎樣做就怎樣做的。”

    張揚真是火了,他怒道:“保障國家的利益,保障你們自己的利益才對!現在你們汙染的是我們南錫的水源,沒有水吃的是南錫市民,隻要有點社會責任感就會馬上停止汙水排放,你們為什麼還要繼續排汙?什麼國際工業園?這種汙染企業早就應該關閉!”

    劉寶全怒道:“年輕人,說話不要太狂妄!”

    “我就這個脾氣,你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疼!”張揚把手的一個礦泉水瓶,!地一聲排在了會議桌上,麵裝著他從翠雲湖裝來的汙水:“你們都睜開眼睛看看,現在翠雲湖的水變成什麼樣子了?全都是因為你們的國際工業園,誰再跟我說需要過程,誰過來把這瓶水給喝了!”

    劉寶全道:“你什麼意思?你這是解決問題的態度嗎?我們開發區『政府』已經在全力以赴的處理這件事,誰也不想發生汙染事件,可是排汙管破裂是一個意外,我們不可以因為這件事而讓國際工業園的企業全部停工,如果整個國際工業園停工,你知道會照成多大的損失嗎?”

    張揚道:“那是你們東江開發區自己的事,憑什麼你們製造的惡果要我們南錫承擔,你說話算不算?如果說話不當家,讓說話當家的出來!”

    劉寶全被他氣得臉『色』鐵青,怒道:“你們南錫的幹部素質就這樣?我們本著誠懇禮貌的態度跟你們談問題,你瞧瞧你的樣子,根本不想解決問題,把所有責任都往我們的身上推。”

    張揚道:“我懶得跟你扯淡,責任本來就是你們的,還用推嗎?廖博生不出來是不是?好!我今兒把話撂在這,你們國際工業園要是不馬上停止生產,我就去找你們東江梁***說理去,他要是不管,我就直接找省,我他媽就不信這個邪,為了生產就能犧牲兄弟城市的利益?為了生產就能犧牲一百多萬老百姓的身體健康?”

    劉寶全道:“無理取鬧,你根本就是無理取鬧,你愛哪兒說理就哪兒說理去,我們的處理方法沒錯,不可能為了你們小部分人的利益而犧牲整個平海的經濟利益。”

    張揚忽然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動作,擰開那瓶礦泉水,將麵的汙水摔了劉寶全一頭一臉,他指著狼狽不堪的劉寶全罵道:“你他媽也算接受黨培養多年的幹部,一百多萬南錫市民,在你眼隻是小部分人,別拿全局觀跟我說事兒,就算鬧到中央,我也得把這個理給掙回來!”

    劉寶全一把年紀了,自問在開發區算得上德高望重,當著這麼多下屬的麵被張揚潑了一頭一臉的汙水,氣得手足顫抖:“無賴……無賴……”

    門外保衛科的那幫人聽說開發區副主任被人潑了臭水,一個個爭先恐後的衝了進來,兩名保安還沒近身呢,就被張揚一拳一腳給放倒了,張揚指著劉寶全的鼻子道:“我現在就去找梁***,我就不信,他也不顧兄弟城市的利益!”

    

Snap Time:2018-07-19 00:29:34  ExecTime: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