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六十八章水汙染


    第六百六十八章【水汙染】

    這次的全國田徑錦標賽整體上可以用不溫不火來形容,如果不是牛家軍的到來,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南武有這麼一場比賽,除了牛家軍參加的比賽上座率稍高,其他比賽根本就無人問津,張揚也觀摩了幾場,看到這場全國『性』的比賽場麵如此冷清,他對今年平海省運會的上座率也不敢太過樂觀了。

    看完百米比賽之後,李紅陽指著看台上稀稀落落的幾個人道:“張主任,全國田徑錦標賽應該比咱們省運會規模大吧,你看看都沒多少人來看,田徑在咱們國內關注度實在太低。”

    常海心道:“咱們的新體育中心可不小,到時候要是沒幾個人看,豈不是更加的冷清?”

    張揚道:“隻能動員企事業單位了,人氣全都是靠大家捧出來的,就算把票白送出去,也得保證體育場的上座率達到八成。”

    李紅陽歎了口氣道:“就怕有些比賽,你白送票也沒人願意來。”

    張揚道:“樂觀點,現在咱們的省運會不是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了嗎?我請到了這麼多有影響力的人物當形象代言,我有信心把這次的平海省運會辦成有史以來最為成功的一屆運動會。”

    會議結束之後,於會代表每人都領到了一份紀念品,這次不是中華龜鱉丸,而是由天驕集團讚助的襯衫,當晚還有泰鴻鋼鐵集團舉辦的慶功晚宴,意在為這些全國各地的體育官員送行。

    很多與會代表已經提前離去了,張揚雖然沒走,也沒有去參加這次的晚宴,他知道泰鴻的老總趙永福因為兒子趙國梁的事情對自己有看法,何必去礙眼呢?

    常海心去了她舅舅那吃飯,本想邀張揚同去,可是張揚剛巧收到了一個無法拒絕的邀請,南武市市委***焦乃旺請他吃飯。

    和張揚一起被邀請的本來還有牛俊生,不過牛俊生因為趕著回延東,已經離開雲安了。

    焦乃旺是雲安省常委、雲安省副省長,這樣的級別請張揚吃飯已經給足了他麵子,張揚也不好推辭,請客的地點在位於齊天湖畔市『政府』第二招待所。

    做東的是焦乃旺的兒子焦書民,他是雲安省天河辦公用品公司總經理,妻子潘虹,和他是大學同學,當初天河辦公用品公司就是他們聯手創辦的,如今生意走上了正規,潘虹就選擇在家做起了全職太太。

    焦乃旺的另外一個小兒子焦書堂也出席了當晚的宴請,他目前在上海醫學碩士在讀。

    張揚是一個人前去赴宴的,焦書堂在門外負責迎接他,看到張揚下了車,就笑著迎了過來:“張主任好!”

    張揚沒見過焦書堂,有些『迷』惘道:“你是……”

    焦書堂道:“我是焦書堂,你救得那個小男孩就是我侄子!”

    張揚這才搞清楚他的身份,笑道:“你好!焦***太客氣了,一點小事還搞得那麼隆重。”

    焦書堂道:“今天不是我爸的意思,我大哥大嫂非得要請你過來,一定要當麵表達一下謝意。”他帶著張揚來到包間內,焦書民迎了上去:“張主任,謝謝你救了我兒子!”焦書民緊緊握住張揚的手,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張揚笑道:“你是焦書民,我剛才還說你們太客氣了,其實那種情況下,換成任何一個有良心的人都會那麼做。”

    說話的時候,焦乃旺和他妻子齊敏一起到了,張揚趕緊過去打招呼。

    焦乃旺笑道:“小張來了,不好意思啊,我請你吃飯,我自己反倒來晚了,工作上遇到一些事情需要處理,我們這些體製中人,身不由己啊!”他把妻子介紹給張揚認識,和他一起過來的還有南武市市長隋東,焦乃旺和隋東之間配合默契,他們的私交一直都很好,這在國內體製中並不多見。

    幾個人都坐下之後,焦乃旺讓服務員拉開窗簾,落地窗外就是煙波浩渺的齊天湖,焦乃旺的小孫子焦傳承這會兒也從外麵玩耍回來了,他的母親潘虹陪伴他一起過來。

    焦傳承看到張揚,兩隻大眼睛忽閃了一下,這孩子相當的機靈,主動走了過去,握住張揚的手臂道:“張叔叔,謝謝你救了我!”

    張揚笑著捏了捏他的小臉蛋兒:“你很勇敢,火災發生的時候沒有慌『亂』,你自己也是一個小英雄。”

    焦乃旺笑道:“小張,今晚是家庭宴請,沒有任何公家的『性』質,雖然有我這個市委***,還有隋東這個市長在座,你千萬不要把我們當領導,大家都是自己人,坐在一起吃吃飯,喝喝酒。”

    張揚道:“焦***,其實那天救人的並不是我一個,您這麼客氣,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焦乃旺道:“孩子的眼光是雪亮的,我相信孩子說的話。”

    隋東笑道:“張揚,大家都不是外人,焦***和文副總理是老朋友了。”

    張揚聽到隋東這句話,忽然明白了今晚的宴請並非僅僅是答謝自己這個救命恩人那麼簡單,焦乃旺身為市委***請他吃飯,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看在他幹爹文國權的麵子上,政治上的人情味十分的複雜,你看到的或許很單純,可背後絕不是你看到的樣子。

    焦乃旺微笑道:“你救了傳承的事情,我專門打電話給文副總理,感謝他教育出你這麼優秀的年輕人。”

    張大官人心中暗道,自己這麼優秀和文國權的關係並不大,焦乃旺感謝文國權,這都是哪跟哪啊!心這麼想,嘴上卻道:“我幹爸經常教我做人的道理,我一直都以他為我的楷模。”

    焦乃旺向他的兩個兒子道:“你們兩個以後要好好跟張揚學學,年輕人必須要有這種為國家為人民不惜犧牲生命的精神。”

    焦乃旺和隋東都很和藹,雖然張揚並不清楚他們平時在南武官場中是不是這樣的表現,不過他們今晚的表現都很真誠。兩人在現場逗留了一個多小時後率先離去了,張揚本來想走,可是焦書民兄弟倆請他多留一會兒,他們準備了一艘遊艇,請張揚夜遊齊天湖。

    剛才吃飯的時候因為父親在場,焦書民除了感謝之外和張揚交流的並不多,這會兒隻剩下他們三個年輕人了,氣氛比起剛才自然就輕鬆了不少,談話也就隨便了許多。

    焦書民遞給張揚一杯紅酒道:“張主任,以後我們就是朋友,用得上我的地方隻管打聲招呼。”

    張揚笑道:“書民兄太客氣了,你要是真把我當成朋友就別把謝字總是掛在嘴上,還有,別叫我張主任,直接叫我張揚。”

    焦書民笑著點了點頭道:“好!張揚,幹杯!”

    兩人幹了這一杯。

    焦書堂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過來,托盤放著牛肉幹花生之類的零食,焦書堂把托盤放在小圓桌上,也拉了張椅子在甲板上坐下,當晚的風不大,湖麵上靜悄悄的,齊天湖四周燈火輝煌,將這麵湖泊裝點得異常美麗。

    焦書堂道:“張哥,你從平海過來,有沒有聽說過一位叫於子良的教授?”

    張揚道:“他是我的好朋友!”

    焦書堂一聽就來了精神:“張哥,他可是咱們國內著名的腦科專家!你和他關係真的很好嗎?”

    張揚點了點頭。

    焦書堂道:“那我求你一事兒,我眼看就要實習了,本來是定在上海的某家腦科醫院的,可我聽說國內腦科手術水平最高的就是於教授,我想去他那跟他學習。”

    焦書民看到弟弟才和張揚認識就提要求,感覺有些不禮貌,斥道:“書堂,你別給你張哥出難題!”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什麼難題啊!”他掏出手機當即就給於子良打了一個電話,憑他和於子良之間的關係,安排焦書堂去於子良那實習當然不存在任何問題。

    焦書民兄弟倆看到張揚說辦就辦,而且一個電話就敲定了這件事,對他的能力又有了更深層的認識。

    張揚的這次南武之行可謂是不虛此行,不但幫助平海奪到了一塊男子中長跑金牌,而且和牛俊生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火災事件也讓他成為南武市市委***焦乃旺一家的恩人,他收獲的不僅僅是感謝,更是一份人脈,和受益無窮的政治資源。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這次的南武之行,讓他和常海心之間有了本質上的突破。

    返回南錫之後,張揚先去自己的上級領導副市長龔奇偉那簡略匯報了這次前往南武的一些情況。

    龔奇偉聽說這次的田徑錦標賽上,南錫籍的運動員居然取得了一枚中長跑金牌也是倍感欣慰,龔奇偉道:“這塊中長跑金牌等於給咱們南錫的體育界打了一針興奮劑,最近大小報章上全都在談論這件事。”

    張揚道:“我答應給牛振偉三萬塊的獎勵,打算利用這次機會好好宣傳宣傳,讓咱們南錫的運動員鼓舞起鬥誌,樹立起信心,爭取在這次的省運會中取得好成績。”

    龔奇偉點了點頭道:“應該利用這次的機會好好宣傳。”

    張揚道:“紀委工作組的人走了沒有?”他以此引開話題,想問問徐光然那些人的事情是不是告一段落了。

    龔奇偉道:“走了,中紀委、省紀委工作組的同誌全都走了。”

    張揚笑道:“走了好,他們不走,咱們南錫就安穩不下來。”

    龔奇偉道:“他們走或不走跟你的關係不大,他們要查得是違法『亂』紀的幹部,隻要遵紀守法根本用不著心驚。”

    張揚道:“龔市長,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兒。”

    龔奇偉道:“說吧!”

    張揚想說的正是體育場地塊的事情,當初王均瑤拍下了這塊地的開發權,一共是兩個億,按照事先談好的條件,拍賣所得款項的百分之三十會劃撥給體委,用於新體育中心的建設和即將到來的省運會啟動資金,可是現在王均瑤死了,這塊地的開發也擱置在那,體委一共從市拿到了三千萬,目前差不多都用在了支付新體育中心的工程款方麵了,還有三千萬自然沒有了著落,張揚道:“龔市長,你看,是不是跟市麵提一提,盡快把體育場地塊開發的事情落實下來,現在有不少商家對這塊地表示出濃厚的興趣。”

    龔奇偉道:“這件事我向李***提過,李***認為這件事應該暫時先放一放。”

    “為什麼?”張揚不解道。

    龔奇偉道:“紀委的人雖然走了,可是王均瑤的資金問題仍然在調查之中,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體育場地塊的事情暫時不能啟動。”

    張揚道:“可馬上省運會就要召開了,我缺錢啊,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眼看新體育中心各項工程麵臨竣工,我事先答應過要給人家結算工程款,一筆筆欠賬都要到期了,咱們『政府』說話也得算話,如果這次我食言了,以後怎麼取得這些建築承包商的信任?我的下一步招商行動怎麼展開?”

    龔奇偉笑道:“你先別著急,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李***在常委會上已經聲明,要把這次的省運會當成南錫的頭等大事來抓,要通過這次的省運會,向平海全省人民展示咱們南錫的新風貌,要讓南錫全體市民重新樹立起對我們領導層的信心,所以你放心,財政方麵不會對你們太過苛刻的。”

    張揚也相信李長宇主政之後,自己的日子要比徐光然在位的時候好很多,可是現在南錫的財政狀況並不樂觀,同時進行的重點建設項目很多,李長宇就算重視省運會,也不可能把省運會當成第一重點來抓,別忘了還有一個深水港,那才是南錫建設的重中之重。

    龔奇偉道:“說到招商,我也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

    張揚道:“你是常務副市長,不用和我商量,直接下命令就行。”

    龔奇偉不禁笑了:“這話可是你說的,我想讓你負責南錫的招商工作,招商工作是你的老本行,你肯定輕車熟路,不存在任何上手的難題。”

    張揚道:“龔市長,我體委工作剛剛才有了點起『色』,你這就讓我挪地方?”

    龔奇偉笑道:“你誤會了,你繼續***的體委主任,既然咱們這次要搞省運會,何不借著省運會的東風,讓運動搭台,經濟唱戲,在省運會召開期間,同時舉辦一場南錫金秋經貿洽談會,兩項活動互為補充,相得益彰,你看怎麼樣?”

    張揚心說運動搭台經濟唱戲,自己在江城的時候搞過伏羊節,那時候打得旗號是文化搭台經濟唱戲,其實說穿了『性』質是一樣的,掛羊頭賣狗肉,最終目的都是為了經濟建設服務。這也是很無奈的事情,當今的社會,上頭評論一個幹部有沒有執政能力,不是看他文化工作搞得怎麼樣,不是看他能夠拿幾塊金牌,而是看他能不能把經濟收入水平搞上去,生產總值是硬的,一切都要靠數據說話。這就『逼』迫的領導幹部們不得不將經濟建設放在首位,一切都為經濟建設服務。

    龔奇偉道:“這是常委討論後的一致意見,按照慣例,這件事本來應該由市招商辦負責,可是李***提出由你來統籌負責這件事最為合適,因為你過去在南錫有過舉辦此類大型活動的經驗,而且你是省運會的總指揮,如何讓經貿會和省運會相得益彰,而不是相互影響,由你來統籌安排最為合適,所以我們商量之後決定,由你負責省運會和經貿會的總指揮工作,體委和招商辦協同工作,你看怎麼樣?”

    張大官人一聽,這是好事啊,等於給他升官了,雖然級別沒變,至少從現在到會議召開期間,自己掌握了體委和招商辦的話語權,真可謂是大權在握了。他心高興,嘴上卻道:“我怕我能力有限……”

    龔奇偉道:“別謙虛了,你的能力我們都很清楚。”

    “我怕其他同誌對我有看法……”

    “隻要是對南錫的發展有好處的,大家都會支持你!”

    張揚道:“可是……我隻是一個處級幹部啊!”這廝開始得了便宜賣乖了,雖然知道剛剛升了正處,再要官的可能『性』不大,可這廝還是得念叨兩句。

    龔奇偉道:“做好了這兩件事,就有了政績,有了政績才能取得更大的進步啊?張揚,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千萬不要錯過。”

    張揚道:“那……我就試試!不過我也有個條件。”

    龔奇偉點了點頭道:“隻要是合理要求,我都會盡量滿足你。”

    張揚道:“第一,我要求工作上的獨立『性』,我的上級領導就是您,別人不能對我的工作指手畫腳。”張揚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知道南錫比自己官大的多得是,他可不想隨便誰都能給他勒上一道緊箍咒,龔奇偉是他的直接領導,也是張揚比較欣賞的一個,以他對龔奇偉的了解,龔奇偉是個真正幹大事的人,不會在無謂的小事上給他製造困難。

    龔奇偉道:“沒問題。”

    張揚道:“第二,經貿會組委會的成員要由我來挑選,招商辦方麵必須要無條件配合我的工作。”這等於強調,他的權力要淩駕於招商辦之上。

    龔奇偉道:“也沒問題!”

    看到龔奇偉對他如此支持,張揚也沒有什麼話好說了,其實經貿會和省運會並不衝突,兩件事完全可以當成一件事來做。

    龔奇偉語重心長道:“張揚啊,這次的省運會和經貿會一定要舉辦成功,我們南錫目前太需要打一場漂漂亮亮的翻身仗了。”

    張揚正準備表決心的時候,龔奇偉的秘書匆匆走了進來,他有急事向龔奇偉匯報,卻是翠雲湖發生嚴重的水汙染事件,原因是從湍江上遊流入的大量汙水將翠雲湖汙染,而翠雲湖附近的北區水廠負責提供南錫市區一百多萬人的生活用水,目前因為水質汙染事件已經啟動緊急預案,在全市範圍內停止供水。

    龔奇偉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就坐不住了,他決定去現場看看,向張揚道:“小張,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張揚反正也沒什麼重要事做,跟著龔奇偉一起上了他的紅旗車,第一時間趕到了翠雲湖,湍江和翠雲湖相連,在江水入湖的地方明顯可以看到水『色』不一,龔奇偉落下車窗,迎麵一股腥臭的氣味隨風送來,讓人聞之欲嘔,等汽車在湖邊停穩了之後,龔奇偉推開車門第一個衝了出去。

    張揚也緊跟在他的身後走了過去,大堤上站著幾個人,都是相關部門的負責人,有南錫市水利局局長趙寶群,有南錫市自來水廠廠長張春盛,還有天匯區新任區委***汪平,他們都是眉頭緊皺,看到常務副市長龔奇偉來了,一個個慌忙迎了上來。

    龔奇偉走上堤壩,聲音嚴厲道:“怎麼回事?”

    天匯區區委***汪平歎了口氣道:“龔市長,事情已經初步查明了這些汙水全都是從湍江上遊流下來的。”

    龔奇偉道:“東江?”湍江的上遊屬於省會東江的轄區,這就意味著這次的水汙染事件有些麻煩,涉及到兩個城市的問題。

    水利局局長趙寶群道:“龔市長,初步調查的結果顯示,汙水是從東江開發區國際工業園區流出來的。”

    龔奇偉皺了皺眉頭,東江是平海省會,這件事恐怕會很複雜,他向趙寶群道:“既然找到了源頭,馬上和東江方麵聯係,要求他們盡快處理這件事,截斷汙水的源頭,並要求他們對這起事件負責。”

    趙寶群麵『露』難『色』道:“龔市長,東江方麵並不是那麼的配合。”

    龔奇偉道:“怎麼回事?事情是他們惹出來的,汙水把整個翠雲湖都給汙染了,我們南錫城市居民的生活用水出現了問題,他們不配合?逃避責任嗎?”

    趙寶群向天匯區區委***汪平看了一眼,他是想讓汪平說句話,汪平接替石仲的位置不久,對天匯區的情況還沒有完全『摸』透,誰曾想就遇到了這件事,汪平也很頭疼,他剛剛把電話打到了東江市開發區,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不在,他也將汙水的事情向相關人員說明,對方隻說要調查。

    龔奇偉看到他們都不說話,不由得有些火了:“你們站在這商量出來辦法了嗎?為什麼不去解決這件事?”

    天匯區區委***汪平道:“龔市長,不是我們不去解決,我電話打了好幾個,始終找不到東江經濟開發區的負責人,他們接電話的人答應會馬上調查,慎重處理……”

    龔奇偉道:“馬上調查?現在汙水還在源源不斷的流入翠雲湖,已經嚴重影響到湍江沿岸的生態,你們打電話有用嗎?要馬上前往東江經濟開發區,找他們的負責人興師問罪!”

    幾個負責人在那兒麵麵相覷,興師問罪?龔奇偉說的容易,東江什麼級別,人家開發區管委會主任是廖博生,東江市『政府』秘書長,在東江政壇也是響當當的人物,別說他們這些局級幹部,就算是龔奇偉,隻怕廖博生也不會把他放在眼,讓他們去興師問罪,恐怕是自找難看。

    龔奇偉看到幾個人麵『露』難『色』,正準備發火,市委***李長宇打來了電話,因為湍江和翠雲湖的水汙染,自來水廠緊急停止供水,目前社會上已經造成了恐慌,老百姓已經前往各大超市去搶購瓶裝水,李長宇聽說龔奇偉去了第一現場,所以打電話過來問情況。

    龔奇偉簡單將情況說明了,李長宇不由得歎了口氣,這件事很不好辦,涉及到東江方麵,極有可能出現推諉扯皮現象,龔奇偉憤憤然道:“東江方麵說要調查,調查什麼?汙水還在源源不斷的排入湍江,經由湍江流入翠雲湖,他們應該做的是關掉排汙口!”

    李長宇道:“這不是小事,涉及到百萬市民的吃水問題,馬上派人去東江,即刻處理這件事!如果東江開發區方麵不配合,不肯承擔責任,就去他們市理論,東江市如果不處理,就去省告狀,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這件事解決掉。”

    龔奇偉道:“我準備一下,這就去東江……”

    李長宇道:“張揚在你那?”

    龔奇偉嗯了一聲。

    李長宇道:“讓他去!”

    龔奇偉愣了一下。

    李長宇道:“這次的事情肯定會得罪人,搞不好要翻臉,誰去都不如他去合適,讓他去!”

    龔奇偉馬上明白了李長宇的意思,張揚不但有膽有謀,而且他和省高層的關係很好,他過去如果能夠順利解決,當然皆大歡喜,如果不能順利解決,以張揚的脾氣,他會豁出去鬧,這次他們占盡了道理,省高層應該會站在他們這一邊。龔奇偉本來想親自去,可是就算他去,有些事肯定不能像張揚那樣豁出去,張揚年輕,年輕人就算做了什麼過火的事也可以用衝動來解釋。

    龔奇偉掛上電話之後,重新回到幾個人麵前,他向張揚道:“小張,我看這件事得辛苦你一趟。”

    張揚正站在大堤上有些心疼的看著臭水往翠雲湖湧入呢,聽到龔奇偉的這句話,他稍一琢磨就明白了,這次去東江是得罪人的事兒,龔奇偉肯定是有所顧忌,所以才把這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交給了自己,張揚又不是傻子,腦筋靈活著呢,其實就算龔奇偉不讓他去,眼前的這一幕已經讓他義憤填膺,他都恨不能前往東江開發區找排汙單位算賬,可龔奇偉提出來和他主動去是兩回事。

    張揚道:“龔市長,我是體委的,這事兒不屬於我的管轄範圍內啊。”

    龔奇偉道:“你是南錫市的幹部,南錫出了事情,老百姓連吃水都出現問題了,你還把責任分那麼清楚幹什麼?讓你去你就去。”

    張揚算準了這件事不會是龔奇偉的主意,十有***是剛才李長宇的那個電話的緣故,張揚道:“我去也行,可是我體委的那攤子事兒還沒解決呢,市答應我的三千萬財政撥款……”這廝趁機提起了條件,這是他的習慣。

    龔奇偉狠狠瞪了他一眼,什麼時候了,這小子還惦記著趁火打劫,龔奇偉道:“你去吧,解決這件事,那三千萬的財政撥款我盡量幫你爭取!”

    張揚笑道:“我這就去,不過也不能我一個人去吧?”他的目光向那幾個人掃了一眼,水利局局長趙寶群知道這件事他要是不出麵也說不過去,主動請纓道:“我和張主任一起去!”其實這件事的確不是張揚應該管的範疇,龔奇偉原本也沒想交給他,可李長宇既然點了張揚的名,想想也隻有他去最合適。

    

Snap Time:2018-01-23 06:08:31  ExecTime:0.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