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六十六章求求你給我個機會(下)


    第六百六十六章【求求你給我個機會】(下)

    張揚跟著罵道:“梁成龍,你的確不是東西,你就算不相信我們,也應該相信嫂子啊!”

    陳紹斌罵道:“清紅,你罵得對,這混蛋東西根本配不上你,你跟他離婚,我們都跟他絕交,讓他孤家寡人,孤獨終老,死了身邊連個送終的人都沒有!”表麵上他們兩個在罵,其實是用這種方式幫助梁成龍呢。

    梁成龍苦著臉道:“我知道我錯了,我改,我改還不行嗎?以後你們都看我的表現,清紅,我發誓,我下半輩子一定好好珍惜你,我做個好人,我做個好丈夫,好朋友,好男人,求求你給我一個機會,你給我一個機會。”這廝表現的很誠懇,隻差沒跪下來求林清紅了。

    林清紅根本不為所動,她搖了搖頭道:“沒希望,咱們完了!”她端起酒杯道:“我知道大家都是好心,都想讓我和梁成龍繼續把這個家維係下去,我謝謝大家,我很看重和你們之間的友情,無論我和梁成龍走到哪一步,我希望不會影響到我們的友情,感情的事情不是單方麵的問題,我們的婚姻之所以會弄到現在的地步,有他的原因,也有我的原因,我提出離婚,是冷靜考慮後的結果,所以我希望你們這些朋友尊重我的決定。”她仰首將這杯酒喝了。

    梁成龍默默看著林清紅,他也端起酒杯道:“謝謝大家,清紅說得對,無論我們的婚姻最終走向何方,我和大家的友情不會變,謝謝大家能夠幫助我,我梁成龍把這份情記在心底了!”他也一仰脖將酒喝了個幹淨。

    兩個人的感情事別人就算想幫忙也無能為力,最後還是要依靠他們自己去解決。梁成龍去洗手間的時候,張揚擔心他出事,陪著他一起去,梁成龍搭著張揚的肩膀道:“哥們,我現在算是明白了,不是每個人都能在感情之中遊刃有餘的,我傷了,這次真他媽傷了,現在我才發現,我最愛的就是她,我他媽是悔不當初啊!”

    張揚笑道:“你也就是現在這麼說,真要是你們和好了,用不了多久你肯定會舊態複萌,別人不了解你,我還不了解你?狗能改了吃屎?我不信,打死都不信!”

    梁成龍道:“我改,我真能改,我沒你那種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本事,所以我決定從一而終。”

    張揚道:“難啊!”

    梁成龍道:“明兒我就得走了,我這顆心放不下啊,你說清紅為什麼對我這麼絕情?我都這樣了,她還不相信我?”

    張揚道:“可能她還在氣頭上。“

    梁成龍道:“程國斌肯定不是一個好東西,他一直都想跟清紅複合,我看那瓶酒就是他搗的鬼,如果清紅不是遇到了你,肯定要中了他的圈套。”

    張揚笑道:“哥們,怎麼了這是?喝多了?”

    梁成龍道:“沒喝多,我就是心難過。兄弟,你說為什麼征服一個女人就這麼難?”

    張揚道:“不難啊,其實征服不外乎分三種,一是心理上征服,二是生理上征服,三是心理和生理上雙重征服。”

    梁成龍眼睛一亮,他拉著張揚的手臂道:“哥們,你得幫我一次。”

    張揚道:“幫你什麼?征服林清紅這事兒得你自己來,我們幫不上忙。”

    梁成龍道:“還記得那瓶酒嗎?”

    張揚道:“哪瓶?”

    梁成龍從兜『摸』出了一個不鏽鋼酒壺,麵裝著近三兩酒,這些酒都是他從林清紅那拿走的,麵摻了『迷』魂『藥』。

    張揚瞪大了眼睛:“我靠,你丫夠卑鄙的。”

    梁成龍道:“哥們,我是真想不到其他辦法了,你都看到了,心理上我是征服不了她了,你就幫幫忙,把這酒倒給她,讓她把那天晚上的狀態重演一次,給我一次生理上征服她的機會。”

    張揚一邊搖頭一邊看著梁成龍道:“梁成龍啊梁成龍,我真他媽鄙視你,對自己的老婆下『藥』,你還算人嗎?”

    梁成龍道:“我也是沒其他辦法了。”

    張揚道:“哥們,我可得提醒你,現在有婚內***的說法,你搞不好會因為這件事坐牢的。”

    梁成龍道:“沒有婚內***的說法吧?就算她事後告我***,我也認了,怎麼我都得努力嚐試一次。”

    張揚歎道:“我怎麼就認識了你這種不要臉的人物,得!君子成人之美,我就幫你一次,不過,這玩意兒還是別用了,我有更好的。”

    梁成龍道:“更好的?”

    張揚道:“你想想啊,今晚咱們喝得是茅台,你把女兒紅倒她杯子,以你老婆的精明她會喝不出來?”

    梁成龍道:“那怎麼辦?”

    張揚道:“你就別管了,回頭我見機行事,總而言之,林清紅回頭喝多了,你馬上送她回家,至於接下來你們兩口子幹什麼?我們就不管了。”

    梁成龍道:“兄弟啊,要是你能幫我做成這樁美事,此等大恩大德,梁某來世必結草銜環報答你的大恩大德。”

    張揚笑罵道:“我算服了你了,這麼缺德的事你都幹得出來。”

    張揚身上還真的帶了點『迷』『藥』,因為醉翁居的事情,他特地配了點『迷』魂『藥』放在身上,關鍵的時候或許能夠起到作用,想不到今晚先幫梁成龍用上了。

    張大官人想要下『藥』,別人根本看不出來,回去之後和林清紅主動碰了兩杯酒,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藥』粉灑在了林清紅的酒杯內。張大官人還是有些內疚的,雖然抱著成人之美的念頭,可梁成龍這廝的手段的確齷齪了一些,張揚配製的『迷』魂『藥』要比醉翁居的那種厲害許多,估『摸』著今晚梁成龍要打住十二分精神幫助林清紅解除『藥』『性』了。

    林清紅不出所料的喝多了,張揚配製的這種『藥』物,先是『迷』倒對方,『藥』物濃度在體內達到巔峰值要在一個時辰之後,所以現在林清紅並無異樣。

    一群人看到林清紅喝多了,以為她是情緒低落容易醉酒,張揚提議結束今天晚上的飯局。

    陳紹斌道:“海心,要不你把清紅送回去吧,咱們哥幾個出去再喝點。”

    梁成龍道:“還是我送吧,清紅喝成這樣我不放心。”這廝做出關心狀,其實心竊喜不已,想不到張揚的『藥』還真起到了作用。

    張揚道:“是啊,還是讓梁成龍親自送,給他們兩口子一個單獨相處的機會。”

    陳紹斌笑道:“酒能『亂』『性』,梁成龍你可得把握住啊!”

    梁成龍笑罵道:“狗嘴吐不出象牙!”他攙扶著已經『迷』『迷』糊糊的林清紅走了出去,林清紅也鬧不明白自己怎麼又喝多了,今天沒喝多少啊,她哪能夠想到,梁成龍串通張揚在她杯子下了『迷』『藥』。

    幾個人一起把林清紅送了出來,看到梁成龍帶著她上了那輛寶馬mini,張揚湊了過去,趴在駕駛側的車窗向梁成龍低聲道:“哥們,悠著點啊!”

    梁成龍得意笑道:“放心吧,等這件事成了,我們兩口子拎著雞鴨魚肉去謝你這個大媒!”

    張揚道:“別謝我,千萬別說這事兒是我幹的!”他也心虛,這件事要是讓林清紅知道他有份參予,肯定饒不了他。不過想想梁成龍也真夠『操』蛋的,這種不要臉皮的辦法他也能想到,不過張揚認為他們反正是兩口子,保不齊因為這件事真能和好呢。他也想好了,就算事情敗『露』,他也推個一幹二淨,絕不承認梁成龍手的『迷』『藥』是他給的。

    看著梁成龍驅車離去,陳紹斌向丁兆勇道:“我怎麼覺著怪怪的,今晚是不是要出點啥事兒?”

    丁兆勇道:“我也這麼覺得!”

    常海心一旁聽著,知道他們幾個沒說什麼好話,紅著臉躲到一邊。

    陳紹斌提議去繼續喝酒,常海心向張揚道:“我先回去了,就不影響你們瀟灑了!”

    陳紹斌很熱情的邀請道:“海心,一起去唄,咱們就是喝酒聊天!”

    常海心打了個哈欠道:“不成了,這幾天睡眠不好,我得回去補個覺。”

    陳紹斌道:“天氣不錯啊,怎麼會睡眠不好呢?”

    常海心被問得俏臉發熱,她睡眠不好還不是因為張揚的緣故,這兩天,他每天晚上都要偷偷溜到自己的房間內,一折騰就是半夜,常海心真有些吃不消了。

    張揚笑道:“換了新地方都是這樣,走,我們送你過去。”

    梁成龍開林清紅的車走的,他的那輛寶馬交給了丁兆勇,幾個人將常海心送到了體育賓館。看著常海心走入賓館大門之後,陳紹斌神秘一笑道:“走,麗都!我請客!”

    丁兆勇道:“張揚是國家幹部,你別想腐蝕他啊!”

    陳紹斌哈哈笑道:“叫幾個小姐陪酒又不犯法,走吧!哥幾個,來到南武,不去麗都太可惜了,我請客!”

    這次見到陳紹斌,感覺這廝的底氣足了不少,看來真的在期貨市場上狠狠老了一票,張揚道:“看到你我就知道什麼叫小人得誌,整一個暴發戶的嘴臉!”

    陳紹斌樂道:“你懂個屁,我這叫否極泰來,像我這種頭腦,注定是要發財的,你們等著瞧,97香港回歸之前,我肯定能賺到一個億,到時候,我出錢,請你們大家一起去香港觀禮,怎麼樣?夠不夠哥們?”

    丁兆勇道:“還是隨便找個小地方喝酒得了,麗都那種地方魚龍混雜,南武又不是東江,咱們還是低調點好。”

    陳紹斌道:“我說你們現在怎麼變得婆婆媽媽的?當今的社會是一個金錢至上的社會,隻要你有錢,你到哪兒腰杆都一樣挺直。”

    張揚道:“完了,你這孩子完了,頭腦被資產階級徹底給腐蝕了,墮落了。”

    丁兆勇道:“要是讓你爸聽到你的這番言論,少不得會拿著麵杖追趕著揍你!”

    陳紹斌笑道:“少廢話,快開車,去麗都見識見識!”

    麗都夜總會是南武最有名的一家夜總會,麗都的消費是雲安娛樂場所中最高的,這兒陪酒的女孩兒據說是整個南武最漂亮的,麗都的後台很硬,老板叫曹憲法,平時很少『露』麵,在麗都負責的是總經理錢有明,這個人過去也是文藝圈的,也算半隻腳踩進了娛樂圈,人脈相當了得。

    丁兆勇開著梁成龍的那輛寶馬來到麗都門外,馬上有服務生過來幫忙拉開車門,陳紹斌走下去隨手就塞給服務生十塊錢,算是小費,人有了錢出手自然就大方。

    丁兆勇道:“咱們中國可不興這個。”

    陳紹斌道:“有錢難買高興,今兒晚上我高興。”

    三人一起向麗都門前走去,來到門外,陳紹斌買了三張票,進門的基礎消費是一百,說是有演出看。

    張揚低聲道:“這不會有『色』情表演吧?”

    陳紹斌笑道:“老外了吧!麗都在雲安算得上高檔夜總會,低級的『色』情表演還真沒有,這的定位比較高端,在這駐場表演的全都是雲安演藝圈的名人,平時也經常有國內的大腕兒到這來演出。”

    張揚道:“一百塊就為了看演出?”

    陳紹斌道:“擦邊的東西肯定有,我在上海見過比這更高檔的,不過都說雲安女孩漂亮,在這服務的都是藝術學院的大學生,所以特地來開開眼界。”

    丁兆勇道:“有後台吧,不然這種地方肯定三天兩頭有人查。”

    陳紹斌道:“聽說這經營很正規,陪酒是有的,但是沒什麼『色』情服務。至於客人看上了某位小姐,他們私下的交易就不清楚了。”

    張揚道:“我就不信,這種地方要是不和『色』情挨邊才怪!”

    

Snap Time:2018-07-16 12:57:21  ExecTime: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