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六十五章高下立判(上)


    第六百六十五章【高下立判】(上)

    焦乃旺現年五十二歲,今年已經是他擔任南武市委***的第五個年頭,種種跡象表明,焦乃旺極有可能成為下屆雲安省省長,洪偉基一直將焦乃旺視為自己最強的對手,不過這隻是他的一廂情願,在雲安,尤其是在南武市,焦乃旺的聲望和所受到的擁戴遠遠超出洪偉基,焦乃旺還有一個洪偉基不具備的優勢,他的父親是***常委會副委員長焦善緣,是黨內德高望重的老一代領導人。

    焦乃旺衝上去一把將孫子抱起,他是南武市市委***不錯,也同樣扮演著一個爺爺的角『色』。確信孫子沒有任何損傷,焦乃旺方才放下心來,他向洪偉基點了點頭,禮節『性』的打了個招呼,並沒有多說話。

    南武市消防總隊大隊長程國斌慌忙來到焦乃旺麵前向他匯報情況,對南武市的這幫幹部來說,焦乃旺才是他們的直接領導,在他們眼中焦乃旺要比洪偉基重要得多。

    焦乃旺的話很簡短,但是很切中要害:“查清責任人,所有相關責任人,一個不能放過。三天之內,要調查出全部的結果,把結果上報到我那。”他的目光從人群中找到了南武市體委***袁強,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向袁強道:“你被免職了!”

    同樣是副省長,洪偉基和焦乃旺相比,他欠缺這種雷厲風行的氣魄。兩者相比,高下立判。

    即使焦乃旺的到來,也沒有吸引記者們的注意力,幾乎所有的記者都圍攏著張揚和牛俊生,這兩人才是今天營救孩子們的英雄,張大官人不想出這個風頭,可現在已經由不得他了,所有的長槍短炮都對準了他們,牛俊生見慣了這種場麵,他本身就是紅得發紫的金牌教練,再加上今天勇救那些幼兒園的孩子,這件事極具新聞點,理所當然的成為了采訪的中心人物。

    牛俊生侃侃而談的時候,張揚找了個機會,好不容易才從記者的包圍圈中逃了出去。

    來到李紅陽的身邊,李紅陽把他拽到一邊,神神秘秘道:“謝主任受傷了!”

    張揚愣了一下,心說謝雲飛怎麼能受傷?也沒見他衝入火場勇於救人啊!

    李紅陽道:“鼻梁骨斷了!”

    張揚朝救護車的方向望去,卻見謝雲飛正在那兒接受治療呢,雙眼也充滿仇恨和怨毒的朝他看了過來,張揚這會兒忽然想起來了,今天自己那一拳可能就砸在謝雲飛的身上,我覺著讓領導先走這聲音那麼熟悉呢?搞了半天是這狗日的叫出來的。

    謝雲飛的確說了讓領導先走,不過那句話不是他第一個說的,他今天開會的時候,距離國家體委副主任劉成平很近,發生火災的時候,別人都顧著自己逃跑,謝雲飛本來也想逃,可後來他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患難見真情,這種時候保護領導,比送什麼東西都要金貴,所以這廝主動護衛在劉成平身邊,開始的第一聲讓領導先走真不是他喊出來的,不過張揚阻擋住他們去路的時候,他也沒看清是誰,伸手想把張揚給推開,說了句讓領導先走,結果一拳就砸在他臉上了。當時張揚急於救人沒留意是他,可謝雲飛看清了,是張揚打的他。

    謝雲飛雖然恨到了極點,可今天打落門牙也隻能往肚子咽,誰讓他叫了一聲讓領導先走,當時他真沒顧及到這麼多,別人這麼喊,他也跟著這麼喊,他對領導的關心也真是發自內心,可現在事情過去了,他回想一下,自己真不應該那麼喊,那句話『毛』病太大了。

    有記者仍然抓住今天有人叫領導先走的事情不放,雖然副省長洪偉基已經否認了這件事,可是今天不少記者就在現場,他們親耳聽到了有人喊出讓領導先走這句話。

    洪偉基既然回避這個問題,同樣的問題就問到了南武市委***焦乃旺的身上。

    焦乃旺聽到這個提問之後,兩道濃眉擰在一起,他大聲道:“我雖然並不在現場,可是我的孫子就在今天的舞台上,如果我在現場,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喊出了讓領導先走這句話,我一定會衝上去狠狠給他一個耳光,這種人不配當黨的幹部,這種人連做人都不配!我在這向南武所有市民保證,今天的火災起因,以及背後發生的這些事,我一定會查的清清楚楚,我會盡快給南武市民一個交代。”

    張揚回到體育賓館,洗了一個澡,雖然他深入救人第一線,他並沒有受到任何損傷,洗澡的時候,聽到外麵有人過來拜訪,張揚在洗澡間內,穿上浴袍走了出去,他並沒有想到前來的是南武市市委***焦乃旺。

    焦乃旺看到張揚,主動站起身,向他伸出手去:“張揚同誌,我是專程過來向你表達謝意的,謝謝你今天的英雄表現,救了這麼多的孩子,其中一個就是我的孫子。我今天過來,既是代表全體南錫市民,也是代表我的全家,向你表示中心的感謝。”

    張揚笑道:“焦***太客氣了,其實換成任何一個人遇到這種情況都會衝上去,我隻是盡了一個做人的本分。”張大官人本來想說黨員的,可想了想,這種事是人都會衝上去救孩子,黨員不黨員的沒啥分別。

    焦乃旺頗為感動的緊緊握住張揚的手:“張揚同誌,不是每個人都有你這樣的勇氣。”

    張揚笑道:“您別誇我,再誇我都不好意思了,其實今天我一個人也救不了這麼多的孩子,第一個衝入火場的是牛俊生教練。”

    焦乃旺道:“你們都是英雄!”他放開張揚的手,此時外麵又有記者來了。張揚笑道:“我得趕緊穿衣服,這身打扮可見不了人。”

    焦乃旺也笑了起來。

    張揚躲到洗手間把衣服給換好了,他也不想接受記者們的采訪,讓李紅陽幫忙給他擋了。

    整個下午都在這種喧囂中渡過,直到下午一點鍾的時候,領導們和記者們方才陸陸續續離開了體育賓館。

    張揚還沒顧得上吃飯,雖然南武市體委方麵安排好了,他們可以去餐廳就餐,但是張揚實在對記者的采訪有些接應不暇了,他叫上李紅陽和常海心,一起去對麵的百味齋吃飯,走入飯店的大門,看到牛俊生站在那兒正點著菜,牛俊生看到張揚,哈哈笑了起來,張揚也笑了,一場大火讓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突然拉近了許多,牛俊生主動邀請道:“張主任,你也來吃飯啊,一起吧!”

    張揚也沒推辭,點了點頭道:“好啊,不過咱們先說好了,這頓飯要由我來請!”

    牛俊生道:“不用,我們體委領導安排的,反正還得開幾天會,你想請客有的是機會。”他很熱情的把張揚三人請進了包間。

    包間麵坐著的都是延東省的幾個體育官員,延東省體委主任金樹強也在其中,他不知道今天的詳細情況,看到牛俊生這麼熱情的把張揚請了進來,頗有些納悶,之前牛俊生和張揚相互間還很不對乎,張揚在瑞龍大酒店當眾給牛俊生難堪,想不到突然間兩人之間的矛盾就冰釋了。

    牛俊生這個人的確有些恃才傲物,不過他骨子並不是一個壞人,每個人都會因為成績而產生自我膨脹,這幾年來,他的弟子接連在國內外斬金奪銀,在國際田壇刮起了一陣迅猛的牛旋風,產生驕傲情緒也是難免的,這個人給很多人的印象都很驕傲,很霸道,不過牛俊生今天在火場的表現,已經完全推翻了張揚對他過去的印象。

    同樣牛俊生在今天火災之前對張揚這個年輕人也是十分反感的,可是今天張揚在關鍵時刻的大無畏表現讓牛俊生對這個年輕人產生了好感,尤其是在頭頂『射』燈架落下的時候,如果不是張揚在關鍵時刻伸出援手,恐怕他和那個小女孩全都難逃一死,牛俊生把這份情記在了心底。

    幾個人坐下之後,牛俊生笑道:“有道是不打不相識,我和張主任今天是患難見真情!”一句話把氣氛頓時給調動起來了。在場的人雖然都知道他們兩人勇入火場營救少年兒童的事情,可是並不知道張揚救了牛俊生的『性』命。

    牛俊生端起酒杯道:“今天當著大家的麵,我得給張主任敬杯酒,謝謝你救了我的命!”

    這句話一說出口,大家才知道原來張揚救了他的『性』命,難怪兩人之間的關係突然緩和起來。

    張揚笑道:“哪有那麼誇張,牛教練,應該我向你敬酒才對,要不是你第一個衝入火場救人感召了我,我也沒膽子衝上去。”張揚這個人好就好在人家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

    牛俊生道:“你才是真正的英雄,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去托起『射』燈架,真的,沒有你,我牛俊生現在已經死了!”牛俊生這個人『性』情很直爽,他有什麼說什麼,從不藏著掖著,他也因為這種脾氣得罪過不少人,如果不是他執教成績過於出『色』,不知道有多少小鞋等著他了。

    延東省體委主任金樹強笑道:“都別客氣了,你們兩個都是英雄,兩個都值得我們敬酒,來,我提議,咱們大家共同敬兩位英雄一杯!”

    牛俊生和張揚一樣都是『性』情中人,他好酒而且能喝,當天中午和張揚每人都喝了一斤左右,牛俊生帶了幾分酒意,他這個人本來說話就沒遮沒攔,借著點酒勁更是有什麼話全都往外倒,牛俊生搭著張揚的肩膀道:“張主任,你比我年輕,我就叫你聲兄弟了。”

    張揚笑道:“好啊,你是金牌教練,我就怕高攀不起!”

    “什麼高攀不起,以後你就是我兄弟,我就是你哥,別人的事情我不管,兄弟你隻要一句話,我這個當哥的風來雨去,絕不會有半點怨言。”

    滿桌人看著他倆都是目瞪口呆,不是咱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太快,昨天在一起還跟鬥雞似的倆人,今天怎麼就突然成了兄弟,勾肩搭背這個親熱,但願兩人說的不是酒話。

    張揚道:“謝謝牛哥看得起我,以後用得上我的地方,牛哥您一句話就行!”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兩人就這麼勾搭上了。

    金樹強害怕牛俊生喝多了,畢竟牛俊生和他們這幫體育官員不同,他還肩負著帶領隊伍打比賽的任務,金樹強道:“牛教練,差不多了,明天還有比賽,別喝這麼多。”

    牛俊生道:“酒逢知己千杯少,你們不喝,你們先走吧,我和我小老弟再喝幾杯,比賽怕什麼?沒有我的指揮,我的那幫弟子一樣拿第一。”這話如果再過去說,誰都相信,可自從牛振偉把男子1500米的金牌奪走,大家都開始對牛家軍的神話抱有懷疑了。牛俊生說完也想起了這件事,有些不好意識的笑了笑:“放心吧,不會耽誤比賽,我和張老弟單獨說兩句。”

    眾人從牛俊生的表現已經看出他喝多了,誰也不好阻止他,金樹強交代張揚道:“張主任,你幫忙照顧牛教練,可不能讓他喝多了。”

    張揚點了點頭笑道:“放心吧!”

    李紅陽和常海心也一起離開。

    等大家都走了,牛俊生又點了兩個菜,和張揚每人倒了一玻璃杯白酒。

    張揚道:“牛哥,咱們今兒再喝最後一杯,真要是喝多了別耽誤正事兒。”

    

Snap Time:2018-07-18 14:37:54  ExecTime: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