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六十三章黑馬(下)


    第六百六十三章【黑馬】(下)

    張揚並沒有加入祝賀牛振偉的隊伍之中,他來到了牛俊生身邊,笑眯眯道:“牛教練,怎麼樣啊?”

    牛俊生的臉『色』很不好看,不過還是表現出了大將風度:“勝敗乃兵家常事,恭喜了啊!”

    張揚道:“牛教練,別忘了咱們的賭約啊!”

    牛俊生道:“願賭服輸,我會免費給你們平海省運會做代言。”

    張揚哈哈大笑,向一旁的常海心道:“小常,回頭你擬訂一份合約,我和牛教練把形象代言的事情定下來。”他是覺著口說無憑,害怕牛俊生日後反悔。

    常海心喜孜孜的點了點頭,牛家軍現在在國內紅得發紫,有他們幫忙做平海省省運會的推廣工作,必然事半功倍!芳心之中對張揚更是愛慕,這個小情郎真的是無所不能。

    體委副主任李紅陽樂得合不攏嘴,他現在對張揚已經佩服的五體投地,剛開始張揚和牛俊生打賭的時候,他還認為張揚意氣用事,可現在看來張揚心中早已成竹在胸,利用這件事成功讓牛俊生和他的牛家軍為他們南錫充當省運會形象大使,以牛家軍現在的風頭而論,他們要比起冰公主關芷晴,比起許怡、比起鄒德龍更加的具有親民『性』,體壇的轟動效應和影響力也更大。

    平海省體委副主任謝雲飛表現的比他們還要激動,已經衝到賽場內向教練員祝賀,向運動員祝賀。

    憑心而論,牛家軍的真正王牌項目是在女子中長跑上,男子中長跑項目在國內雖然領先,可是還遠沒有達到世界級的水平,但是今天因為和張揚的這個賭約,牛俊生對1500米的金牌誌在必得,他認為也沒有問題,畢竟他的兩名弟子在國內的水平是遠遠超出其他運動員的,可今天比賽的結果讓他大跌眼鏡,那個名不見經傳的南錫運動員牛振偉不但奪到了金牌,還破了賽會、國家和亞洲三項紀錄,牛俊生直到現在對這個結果都保持高度的懷疑,他的兩名弟子發揮正常,也是按照他預先製定的戰術執行的,成績也算過得去,牛俊生也沒理由埋怨他們,拍了拍兩名弟子的肩膀道:“不用灰心,『尿』檢的結果還沒出來呢。”這句話就表明牛俊生懷疑牛振偉的比賽成績可能有貓膩。

    張揚是最後一個過來恭喜牛振偉的人,牛振偉握著張揚的手,心中的感激溢於言表,沒人比他更清楚今天是怎麼回事兒,要不是張揚給他紮了幾針,他哪有今天的神威,他緊握著張揚的手:“張主任,謝謝您,謝謝您!”

    張揚把他拉到一邊,低聲道:“你謝我什麼?這次奪得金牌是依靠你自己的努力,放心吧,等這次比賽結束,你抽空回趟南錫,我給你開個表彰會,順便把三萬塊的獎金頒發給你。”

    牛振偉興奮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不過他心還是有些沒底,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低聲向張揚道:“張主任,我『尿』檢不會有問題吧?”

    張揚哈哈笑道:“絕對沒問題,不過千萬別忘了,這是咱們兩人之間的秘密!”

    牛振偉連連點頭。

    這時候謝雲飛走了過來,張揚道:“謝主任,今天小牛給我們平海體壇掙了這麼大的麵子,我們市獎勵他三萬塊,省是不是也要有所表示啊?”

    謝雲飛這會兒的心情大好,他點頭道:“好,省獎勵五千塊!”

    張揚暗罵謝雲飛小氣,不過有總比沒有強,能幫著牛振偉爭取一點就爭取一點。

    張揚原本想留下來觀看牛振偉的頒獎儀式,可梁成龍這會兒打來了電話,電話中語氣明顯帶著歉意:“哥們,對不住啊,委屈你了!”

    張大官人道:“怎麼回事啊?你不是要跟我恩斷義絕嗎?”

    梁成龍那邊有些不好意識的笑了起來:“你丫也太小心眼了,自己哥們,哪有隔夜仇啊!”

    張揚道:“搞清楚了?”

    梁成龍道:“我和丁兆勇都在香荷灣呢,你趕緊過來一趟吧,那壇酒被我們找到了。”

    張揚愣了一下,沒想到他兩人還真有了發現,張揚道:“等等啊,我這就過去!”

    梁成龍那邊放下了電話,向丁兆勇和林清紅道:“他這就過來!”

    林清紅冷哼了一聲,梁成龍剛才過來興師問罪,林清紅實在是不堪其擾,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說了,還把自己去醫院的體檢證明拿了出來。其實梁成龍從張揚那出來之前已經琢磨出這件事十有***和張揚無關,如今看到這麼多的事實證據,他已經完全相信了,這應該是針對林清紅布下的一個局,張揚隻是不巧被卷進去了。

    丁兆勇道:“這別墅不錯,我方不方便參觀一下?”他隻是找個借口走開,好留給梁成龍兩口子一個單獨談話的空間。

    林清紅道:“隨便你!”

    丁兆勇起身向門外的花園走去。

    梁成龍道:“清紅……”

    “別這麼肉麻,叫我林清紅,要不你叫我林總!”林清紅沒好氣道。

    梁成龍道:“你不是我老婆嗎?我叫你清紅怎麼了?”

    林清紅道:“梁成龍,你有『毛』病吧?大老遠的跑來就是為了沒事找事?”

    “我不是關心你嗎?”

    “關心我?你怎麼有臉說這句話?你關心自己的麵子吧!要不是你看到了那幾張照片,你會巴巴的跑到南武來?你是害怕我給你戴綠帽子,害怕你自己的臉麵不好看!”

    梁成龍這會兒心舒服多了,林清紅說的是氣話,事實已經證明她和張揚沒有任何曖昧關係,梁成龍道:“哪個男人不愛麵子?誰也不想自己的老婆偷人啊?”

    林清紅道:“你怕啊!”

    梁成龍點了點頭。

    “怕就趕緊跟我離婚,不然你早晚得被綠帽子給壓死!”

    梁成龍笑了笑道:“你不是這樣的人!”

    林清紅柳眉倒豎道:“梁成龍,你這個王八蛋,你害怕戴綠帽子,我跟你結婚之後,你可沒少給我戴綠帽子,我告訴你,我現在算是想開了,誰離開誰不能過?這世上兩條腿的男人多得是,我林清紅想找男人,你以為能擋住我?”

    梁成龍笑得有些尷尬:“清紅,咱別說氣話,對了啊!你說這次到底是誰陷害你啊?”梁成龍故意岔開話題。

    林清紅道:“滾蛋,跟你沒關係!”

    梁成龍道:“清紅,一個女人再強,身邊也得有個男人,你看,我不在你身邊,就有壞人打你的主意,想要陷害你,如果不是遇到了張揚,這件事麻煩大了。”

    林清紅道:“你別在這兒假惺惺的,我這就去把離婚協議書拿來,你趕緊給我簽字走人!”

    梁成龍道:“讓我簽字除非我死!”

    林清紅道:“你這麼大一男人,出門在外怎麼都算是一個人物,怎麼這麼賴皮?”

    梁成龍道:“我過去不知道珍惜,可我現在明白了,這世上沒有比你對我更好的人!”

    林清紅道:“你讓我惡心!”她站起來準備離開的時候,看到丁兆勇和張揚一起進來了,張揚咧著嘴笑道:“嫂子,今天當著梁成龍的麵你得幫我昭雪,這貨要跟我恩斷義絕呢。”

    梁成龍道:“我不是給你道歉了嗎?”

    林清紅道:“這種小人你也跟他做朋友,恩斷義絕就恩斷義絕,你怕什麼?”

    梁成龍道:“不帶這樣的,我錯了,我給你們道歉還不行嗎?殺人不過頭點地,我要不是在乎你,我至於跟兄弟翻臉嗎?”

    林清紅道:“妻子如衣服,朋友如手足,當然是朋友重要。”

    梁成龍道:“手足可斷,衣服不能不穿,我這人重『色』輕友,為了你,我就算跟所有朋友絕交都沒關係。”

    丁兆勇和張揚同時罵道:“無恥!”其實他們也隻是在配合梁成龍,希望通過這件事能夠幫忙改善他們兩口子的關係。

    梁成龍的表現並沒有打動林清紅,她輕聲道:“鬧夠了就走吧,我沒精力陪你玩了!”

    張揚道:“不是說找到那壇酒了嗎?”

    林清紅點了點頭,指了指茶幾上的那壇酒道:“找到了,還好那天晚上酒沒喝完,剩下的酒被服務員給收起來了,我去醉翁居好不容易才問了出來,為了這壇酒我花了一千塊。”

    張揚走過去拿起那壇酒,晃了晃,麵還有四兩左右。

    梁成龍湊到張揚身邊:“這麵摻了春『藥』?”

    張揚點了點頭,擰開軟木瓶塞仔細聞了聞,那天晚上他並沒有留意,當時隻嚐了一口,現在得到了這壇酒,他方才認真分辨,麵應該有五石散的成分。

    林清紅道:“我已經提取了一些樣本交給了我醫學院生化研究室的朋友,讓她幫忙化驗成分。”

    張揚道:“能夠想到誰會往酒麵放這種東西嗎?”

    林清紅搖了搖頭道:“不知道,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我真的很煩,對不起,我公司還有重要事情,不能陪你們了。”她向他們下了逐客令。

    張揚和丁兆勇對望一眼,看來林清紅是鐵了心要和梁成龍離婚,他們先離開了林清紅的別墅,沒過多長時間,梁成龍也跟了出來,表情顯得很沮喪,手拎著那壇酒。

    丁兆勇道:“你帶酒出來幹什麼?”

    梁成龍道:“這東西害人,我怕她一不小心又喝下去了。”

    丁兆勇和張揚一起笑了起來。

    梁成龍愁眉苦臉道:“真他媽窩囊,誰他媽這麼陰險,居然向一個女人下『藥』?”

    丁兆勇道:“下『藥』的人肯定有目的,是不是想利用這些照片威脅林清紅?”

    張揚道:“我聽嫂子說,把照片拿給她看的是她的前夫程國斌!”

    梁成龍道:“他怎麼會得到照片?我是林清紅的老公,就算想害清紅,也應該先把照片拿給我看?沒道理拿給她前夫看啊?”

    丁兆勇道:“你是懷疑程國斌和這件事有關?”

    張揚道:“我覺著這個人也有問題,當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他第二天一早就拿著照片過來找嫂子,而且你這麼快就收到了照片,如果是生意對手想利用這些照片威脅嫂子,應該不會采取這樣的手段,直接找嫂子多好?為什麼要到處張揚?為什麼要你知道?根本是想破壞你們兩口子的感情。”

    梁成龍道:“程國斌當初不想跟林清紅離婚,是因為他出軌,所以清紅才堅持跟他離婚的。”

    丁兆勇道:“林清紅也真夠不幸的,前夫出軌,你又鬧出白燕那件事,她不惱火才怪!”

    梁成龍道:“行了,我都內疚死了,我現在就去找程國斌問個究竟。”

    張揚主動請纓道:“我跟你去吧!我擅長察言觀『色』,從你們談話,我就能判斷他是不是說了實話。”

    程國斌在辦公室內接見了梁成龍和張揚,見到梁成龍,他一臉的笑:“梁先生這麼快就到了,你是為了清紅的事情吧。”

    梁成龍點了點頭道:“程隊長,我今天來是想找你問點事兒。”

    程國斌笑道:“問吧,有事隻管問,看在清紅的份上,我能幫你的一定幫你!”

    這話讓梁成龍聽得很不舒服,你他媽憑什麼看在清紅的份上,我才是林清紅現在的丈夫。梁成龍道:“我收到了一些照片,和你給我妻子看得差不多。”梁成龍特地強調了我妻子,是要讓程國斌明白,老婆是自己的,跟他程國斌沒有任何關係。

    

Snap Time:2018-08-15 20:45:26  ExecTime: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