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五十二章變動(下)


    第六百五十二章【變動】(下)

    話雖然這麼說,可是有實力接下這個攤子的人並不多,杜天野也隻是隨口說說,大家都是朋友,將煩心事說出來,心頭的壓力會減輕一些。

    張揚道:“成,我會幫你留意。”

    離開魚米之鄉的時候,才是晚上八點鍾,杜天野先走了,榮鵬飛向張揚道:“別急著走,薑亮他們都在漢江燒烤等著呢。”

    張揚道:“他們怎麼知道我在?”

    榮鵬飛哈哈大笑道:“今天來魚米之鄉之前約我吃飯,我告訴他們的,他們幾個說好了在那邊擺好了第二場,專等我把你請過去。”

    張揚道:“這兩天不停地喝,您真把我當成酒囊飯袋了。”

    榮鵬飛道:“你這酒量是總理級的,你怕誰啊?”他向秦清道:“秦市長,一起去吧。”

    秦清原本指望著吃過飯之後能和張揚有點自己的私人空間,可看這情形,今晚是難以達成願望了,她淡然笑道:“不了,我爸還在家等著我呢。”

    張揚道:“一起去吧,我們一幫大老爺們在一起喝酒挺沒勁的,秦市長這朵紅花剛好陪襯陪襯我們這些綠葉。”

    秦清忍不住笑了:“怎麼說都是你的道理,好,我去坐坐,反正那兒離我家也不遠。”秦清說的是實話,漢江燒烤距離她家步行隻不過是十多分鍾的路程,主要是她也想和張揚多呆一會兒。

    不過秦清沒想到今晚自己不是唯一的那朵紅花,他們來到漢江燒烤,進門就遇到了剛剛來到這的徐雅蓓和海蘭。她們兩個逛了一下午,徐雅蓓提議來這邊吃飯,想不到遇到了張揚。

    張大官人心說這個巧啊,樂走了過去:“喲,真是巧啊,你們也來這吃飯?”

    海蘭看到張揚,又看到秦清,馬上猜到了怎麼回事兒,她微笑道:“我剛從香港過來,和雅蓓一起逛街,走到這於是就進來吃飯了。”

    徐雅蓓認識榮鵬飛,上前叫了一聲榮叔叔,她是從父親的那邊出發這麼稱呼。

    榮鵬飛笑道:“既然遇到了,就一起吃飯,日月廳!”

    老板李承乾看到張揚來了,慌忙迎了出來:“張主任,您可是稀客啊!聽說您去南錫高就了,今天榮歸故!”

    張揚笑道:“出去這麼久,整天就是想你這的烤肉,在別的地方都吃不出這種味道。”

    李承乾道:“好,那我請客。”

    張揚道:“不用,薑亮他們安排好了。”

    李承乾道:“回頭我給你們送幾個拿手的好菜。”

    秦清主動和海蘭打了個招呼,海蘭對秦清和張揚之間的關係再清楚不過,秦清也知道海蘭,不過她們之間的接觸不算太多,她們兩人有個共同點,對張揚都是那種心甘情願的付出,根本不在乎什麼結果,什麼名份,在感情上看得很透徹,也很成熟。海蘭道:“秦市長好,回來過年啊!”

    秦清微笑道:“還是別稱呼官職,這樣顯得挺生分的,過去我經常看你主持的節目。”

    海蘭道:“秦市長還記得嗎?過去我在江城電視台的時候,曾經給您做過一期專訪。”

    秦清笑著點頭,那時候,她還在江城擔任團市委***。一晃多年過去,如今她已經成為嵐山市市長,而海蘭也去了香港,成為香港天空衛視的紅牌主持,秦清道:“我應該比你大,叫我清姐吧!”其實秦清沒必要這樣說,可當著張揚的麵說出這句話,多少有了幾分耐人尋味的含義,別人自然覺察不到什麼,可張揚心中卻激『蕩』了起來,秦清該不是故意用這種方式告訴他,她已經接受了海蘭?

    海蘭對於秦清自然是不會排斥的,在她心中,她從未排斥過張揚身邊的任何一個女孩子,這和她的經曆有關。

    他們一起來到日月廳,薑亮、杜宇峰、秦白都在,秦白看到姐姐也過來了,驚喜道:“姐,你也來了!”

    秦清笑了笑和弟弟坐在了一起,徐雅蓓道:“今天這麼多人啊,早知道我把我哥也叫來了。”

    張揚道:“你把他叫來啊,過年了,大家夥剛好聚一聚,熱鬧一下。”

    薑亮忙著去安排,漢江烤肉,不僅僅隻有烤肉,東北菜做得也是相當的地道,李承乾知道這些都是貴客,今晚也是卯足了勁兒,親自下廚去做菜。

    涼菜剛剛上來,徐亞威就趕到了,他不是自己來的,和他一起的還有他的未婚妻,***女孩子藤原美紗,長得很清秀,中國話也說得很流利。

    張揚笑道:“成啊,到底是當船長的,連找對象都跨出國門了。”

    在場的人都笑了起來,藤原美紗很容易臉紅,聽張揚開她的玩笑,臉頓時紅了起來,徐雅蓓很維護這個未來嫂子,馬上抗議道:“張揚,我嫂子麵皮薄,你別開她玩笑。”

    徐亞威倒是豁達,他笑道:“怕啥,都是自己哥們,熟悉了就好。”說完他又衝著榮鵬飛笑了笑道:“榮叔叔,我這話沒包括您在內。”

    榮鵬飛笑道:“你別一口一個叔叔,不怕把我給喊老了?”

    徐亞威道:“我倒是想管您叫聲榮哥,可我們家老爺子不願意啊,他跟您稱兄道弟,我再管您叫哥,這輩分不是全『亂』了嗎?”

    滿座的人又笑了起來。

    榮鵬飛道:“我還是喜歡跟你們這些年輕人在一起,和你們一起的時候,感覺我自己也年輕了許多。”他舉杯道:“來,恭祝大家新春愉快,萬事如意!”

    所有人一起響應。

    徐亞威喝了這杯酒,搶著幫所有的人把酒滿上,他舉杯道:“榮局,我剛聽我爸說您要升職了!”

    榮鵬飛笑道:“消息傳得可真快,明天我得問問徐部長,怎麼把這件事先告訴家人了,為什麼不先通知我?”他這句話等於間接承認了自己要升職的事實。

    張揚和秦清已經知道這件事,他們當然不會感到意外。可薑亮、杜宇峰和秦白都是剛剛聽說這件事,他們又都是***係統內的,榮鵬飛的職務變動和他們的關係很大,每個人都有些錯愕的看著榮鵬飛,薑亮道:“榮局,這件事是真的?您要去省廳了?”其實最近關於榮鵬飛上調去省廳的傳言沸沸揚揚,隻不過沒有證實罷了。

    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榮鵬飛也沒有必要繼續否認下去,他點了點頭道:“不錯,已經確定下來了,節後不久我會去省廳工作。”

    薑亮道:“那真要恭喜榮局了。”嘴上說著恭喜,心卻有些不是滋味,畢竟能夠遇到一位重視自己的領導很不容易,聽說榮鵬飛要走,薑亮心中產生失落是難免的,杜宇峰和秦白也是一樣。然而每個人心中都明白,升遷對榮鵬飛來說是早晚的事情,作為部屬,他們雖然不舍,可是仍然要恭喜這位領導。

    榮鵬飛對江城是不舍的,他在江城任職期間,取得了不小的成績,而這些成績的取得和這些部下的全力支持是分不開的,榮鵬飛道:“無論我們到哪一個工作崗位,首先想到的應該是自己的職責,做工作要對得起人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秦清喝了幾杯酒,先告辭離去,有秦白在場,自然不用張揚送她。

    遇到了薑亮這幫人,酒肯定是要喝到盡興,徐亞威道:“趁著大家都在,我提前天說一件事兒。”

    所有人把目光都望向徐亞威,徐亞威牽住藤原美紗的手道:“我和美紗決定結婚了,就在今年的五一節。”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恭喜,看來今晚咱們這是雙喜臨門!”

    徐亞威道:“我之所以提前說這件事,是因為你們都是大忙人,五一節又是個結婚的高峰時期,我現在通知是要確保你們全都能到場。”

    榮鵬飛率先點了點頭道:“好,我一定過來參加你的婚禮。”

    薑亮和杜宇峰本身就在江城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

    張揚道:“我也沒問題,五一節,我提前過來,不過,我得當伴郎!”

    徐亞威笑道:“就這麼定了,我給你找一漂亮***姑娘當伴娘!”

    一群人馬上哄了起來,徐雅蓓不禁笑道:“哥,你這個條件太有誘『惑』力了,我看張揚準保要過來。”

    海蘭也是笑盈盈看著張揚。

    張揚道:“在你們心中,我就這麼好『色』?”

    沒人開口回答張揚的問題,可是每個人都用肯定的眼光給予了回答。

    張大官人歎了口氣道:“這世道當君子也不容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隻不過想當一個君子,卻被你們誤會我好『色』,天地良心,我跟誰說理去?”

    榮鵬飛笑道:“你從來都是拿著不是當理說……”話還沒說完呢,手機響了,他接通電話,嗯了兩聲,卻把手機遞給張揚道:“找你的!”

    張揚愣了,誰這麼神通?找自己居然把電話打到了榮鵬飛那?難道是杜天野?張揚接過電話,電話中卻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張揚,真的是你嗎?”

    張揚馬上就聽出是柳玉瑩的聲音,他慌忙站起身來走了出去,難怪柳玉瑩會找到自己,宋懷明夫『婦』和榮鵬飛一家私交很好,柳玉瑩給榮鵬飛打電話,隻是讓他幫忙找張揚,卻想不到事情很敲,榮鵬飛恰巧和張揚在一起喝酒。

    張揚出門之後方才道:“柳阿姨,怎麼是您?找我有事嗎?”

    柳玉瑩輕聲歎了口氣道:“我總算找到你了,這幾天打你電話總是打不通,我都快急死了。”

    張揚安慰她道:“柳阿姨,您別著急,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隻管對我說,我看看能不能幫您解決。”

    柳玉瑩又歎了口氣道:“小新生下來幾天了,可是始終低燒不退,身上黃疸很嚴重,醫生治療了幾天仍然不見好轉,,我……我都要嚇死了……”說著說著柳玉瑩抽泣起來。

    張揚一聽才知道柳玉瑩找他卻是為了她和宋懷明兒子的事情,他輕聲道:“柳阿姨,你別著急,這麼著,我明天上午就去東江,我去看看寶寶。”

    柳玉瑩道:“我一直在找你,可是你手機打不通,後來聽說你去了江城,所以才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給榮鵬飛打了個電話,想不到真的找到了你。”

    張揚道:“柳阿姨,我明天上午一準到東江,您現在還在醫院?”

    柳玉瑩將自己的所在向張揚說了,又囑咐張揚一定要早點來,這才掛上了電話,柳玉瑩剛剛放下電話,宋懷明就走了進來,他剛從兒科病房過來,柳玉瑩看到丈夫,有些激動地握住他的手道:“懷明,我找到張揚了!”

    宋懷明微微一怔,他拍了拍妻子的手背,幫她將被子蓋好,柔聲道:“你別激動,慢慢說!”

    柳玉瑩這才將自己如何找到張揚的經過說了,含淚道:“這下好了,小新有救了,張揚答應我,他明天上午就來東江。”

    宋懷明對張揚的醫術是了解的,聽說張揚要來,心中也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他低聲道:“張揚最近也遇到了不少事情,玉瑩,也許咱們不該麻煩他。”

    柳玉瑩道:“懷明,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小新這麼多天還是低燒,這些醫生說得輕鬆,可是他們的治療方法根本不頂用,除了張揚,我真的不知道應該相信誰?”

    宋懷明點了點頭,張揚過來也好,借著這次他過來的機會,自己要好好和他談一談。不僅僅為了自己剛剛出世的兒子,也為了他遠在美國的女兒。

    

Snap Time:2018-01-18 19:38:01  ExecTime: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