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五十二章變動(上)


    第六百五十二章【變動】(上)

    蘇小紅看到張揚的那輛皮卡車來到酒店停車場,就趕緊迎了過去,張揚推開車門向蘇小紅笑道:“紅姐,一段時間不見,真是出落得越發標致了。”

    蘇小紅啐道:“貧!就數你貧,不挖苦我兩句你心不舒坦是不是?”

    張揚道:“我說的都是真話,你保養的真好,越來越年輕,上次見你的時候感覺像二十五六歲,這次見你感覺就是一個十***歲的小姑娘,水***似的,看得我都想張嘴啃一口。”

    蘇小紅和他開玩笑開慣了,格格笑了起來,她也聽說顧佳彤的事情了,知道這件事對張揚的打擊不小,不過看來張揚應該把最痛苦的時候扛過去了,作為朋友,蘇小紅還是感到欣慰的,蘇小紅向秦清道:“秦市長好,很久沒有見您回來江城了。”

    秦清道:“春節好不容易有了幾天假期,特地回來看看家人,明天就要回去了。”

    蘇小紅嘖嘖讚道:“說到保養,還是秦市長保養有方,您皮膚真好,白嫩細膩,跟十五六歲的小姑娘似的。”

    秦清有些受不了蘇小紅這樣的恭維,她淡然笑道:“可能是江南水土好的緣故,這兩年皮膚好了一些。”

    張大官人卻明白其中的關鍵,有了自己教她的內功養生,再加上自己的滋潤,皮膚不好才怪。蘇小紅保養的雖然也算不錯,可是跟秦清相比明顯有了差距,她剛才對秦清的恭維並沒有任何誇張之處,秦清的皮膚細膩如同牛『乳』,白透紅,就算是二八少女也沒有她這樣的狀態,平海政壇第一美女的稱號可不是憑空得來的。

    蘇小紅陪著他們前往水晶閣就坐,雖然是杜天野請客,可杜天野卻比他們來得要晚,市委***畢竟有太多事要忙。***局長榮鵬飛是最早抵達的一個,他正坐在房間喝茶,蘇強陪著他,看到張揚和秦清進來,榮鵬飛不禁叫苦道:“說好了五點半,我來了二十多分鍾了,你們才到,杜***做東,他到現在還沒『露』麵。”

    張揚笑道:“不好意思,我去接秦市長了,路上塞車所以來晚了。不過這事應該怪你,江城每到這個時間路上塞車嚴重,你們的交通疏導是不是有問題?”

    榮鵬飛道:“老城區,道路本來就狹窄,城區道路拓寬工程正在進行,很多路段出現了卡脖子,所以這段時間的塞車現象特別嚴重,不過很快就會有所改善,整個城區的道路改建三月底就會全部完成。”

    秦清坐下道:“很多老城都存在這個問題,改革開放發展的速度超出我們的預估,當初誰也沒有想到中國的經濟會得到如此迅速的發展,發展帶來經濟增長的同時也帶來了許許多多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是需要我們去解決的。”

    榮鵬飛點了點頭道:“秦市長說得對,江城是座老工業城市,過去的城區規劃建設已經不能適應當今社會的發展,和江城相比,嵐山這樣的新型城市更有優勢。”

    秦清微笑道:“嵐山是改革開放之後才發展起來的新型城市,在城市規劃建設上有著一定的優勢,不過各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每個城市都會遇到不同的問題。”

    榮鵬飛看了張揚一眼:“張揚,這次打算在江城呆多久啊?”

    張揚道:“明天就走,南錫一攤事等著我去做呢。”

    榮鵬飛點了點頭。

    此時杜天野推門走了進來,一進門就連連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剛遇到點事情,所以來晚了。”他和秦清打了個招呼,在榮鵬飛旁邊坐下了,微笑道:“今晚咱們都是自己人,進了這間屋子,誰也別把自己當成領導,就是朋友間喝喝酒,聊聊天。”

    蘇小紅把家傳的美酒又拿來了一壇,酒壇打開之後,滿室皆香,張揚用力吸了吸鼻子道:“聞到這酒香,我肚子的酒蟲全都興奮起來了,隻可惜這酒隻怕沒幾壇了吧?”

    蘇小紅道:“不用擔心,酒廠的劉金城找我要了些樣本過去,說是研究酒的配方,現在初步配方已經出來了,據說改良之後,酒的味道能釀個***不離十。”

    杜天野道:“就算研究出配方,可年份是學不來的,沒有幾十年的窖藏,出不來這種味道。”

    蘇小紅道:“你們好好喝,喝一頓少一頓了。”

    張揚道:“大吉大利,紅姐,這大過年的你這麼說可不對啊!”

    杜天野卻說:“還是有些道理的。”

    幾個人都把目光望向他,杜天野道:“我剛聽說一件事,咱們***廳王廳長因病辭職了。”他說完,一雙眼睛就看著榮鵬飛,今晚在場的幾個人對平海的幹部結構都很清楚,這次南錫的重大貪汙違紀案,王均瑤是其中最為關鍵的人物,而王伯行正是她的大哥,就算沒有證據表明王伯行有任何的貪汙行為,但是王伯行在很多的問題上也無法交代清楚,中紀委工作組的人和王伯行談話之後,王伯行很快就生病辭職。王伯行是平海省常委、平海省***廳廳長,按照他的年齡本應該還有兩個月,現在提前退下來,沒有人會感到意外。曆史證明,任何幹部倒下去之後,很快就會淡出人們的視線,大多數人,尤其是體製內的官員們所關注的是,到底誰會接替他的位置?

    王伯行的位置應該沒有太多的疑問,之前高仲和從雲安省調來平海,就是為了接他的班,在雲安省的時候,工作成績突出是一個方麵,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和省委***喬振梁的私交很好,深得喬***的信任。一個位置的變動不會是單純的填補更替,而是會牽連到一批人,高仲和接替王伯行的位置,他的工作也需要有人去做,種種跡象已經表明,榮鵬飛已經成為必然而然的人選,當初榮鵬飛和南錫市***局局長唐興生共同作為***廳副廳長的候選人,不過唐興生因為東窗事發,關鍵時刻逃往海外,而榮鵬飛卻是因為站隊的緣故,被喬振梁否決,高仲和扶正,在討論副廳長人選的時候,宋懷明自然舊事重提,極力推舉自己的老朋友榮鵬飛,或許是非常時期,這次他的提議出奇的順利,喬振梁並沒有多做考慮就點頭同意,榮鵬飛的能力幾位省領導全都看在眼,順利的全部通過。

    杜天野雖然剛剛收到消息,可是關於這件事的討論已經進行了幾天,杜天野端起酒杯道:“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我總算明白了這個道理,送走了秦市長,送走了張揚,現在又要送走鵬飛同誌了。”

    榮鵬飛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雖然在王伯行事發之後,他就有這方麵的預感,可是他並沒有想到這件事會這麼順利,榮鵬飛端起酒杯道:“隻是傳言罷了,杜***不必當真。”

    杜天野再次確認道:“不是傳言,我已經接到了省的電話,並確認了這件事,省組織部很快就會找你談話。說實話,我是真不舍得放你走。”

    張揚道:“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你杜***也不能隻顧著自己升官,就忍心看著兄弟們在原地踏步不動。”這種話也隻有他小子敢說出來。

    杜天野笑道:“混賬話,我攔著你的前程了嗎?”

    秦清道:“看來我們要恭喜榮局長了。”

    蘇小紅也跟著舉起了被子。

    杜天野歎了口氣道:“看著你們一個個離開,我這心底真的有些不是滋味。”

    張揚嬉皮笑臉道:“你別這麼傷感,不是還有紅姐留在江城根據地陪你嗎?”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蘇小紅這種見慣場麵的人都被他說得臉紅了起來,杜天野氣得瞪圓了雙眼:“你小子就是狗嘴吐不出來象牙!”

    蘇小紅也啐道:“張揚,你別瞎說八道,我可不敢和杜***相提並論,千萬別影響他的光輝形象。”

    什麼叫做賊心虛,這公母倆就是,杜天野和蘇小紅心知肚明,他們兩人之間的那點事兒應該沒人知道,自從那一夜狂『亂』過後,兩人全都對這件事隻字不提,彼此之間的相處還算正常,平時以朋友相稱,兩人都是成年人,都很理智的麵對這件事,都將這件事視為一次美麗的錯誤,可張揚無意中的一句話,卻讓兩人的內心怦怦直跳。

    張揚笑了一聲,這廝耳朵太賊了,就算杜天野和蘇小紅掩飾的再好,可他們突然加快的心跳還是『露』出了馬腳,張大官人心中這個詫異啊,不會吧,蘇小紅當真和杜天野勾搭上了?他仔細一琢磨,就算勾搭上也沒啥奇怪的地方,一個是癡男,一個是怨女,兩人都屬於幹柴烈火那種級別的,無論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存在著相當的空虛和寂寞,要是彼此安慰一下也算正常。

    開玩笑也要分清對象,如果杜天野和蘇小紅之間沒有任何事,開開玩笑還行,可是如果他們之間有了那麼點曖昧,有些話就不能『亂』說了,張揚發現了這件事之後,馬上就開始留意,將心比心啊,如果杜天野當著眾人的麵開他和秦清的玩笑,他肯定也不好受。張揚笑道:“杜***,您要是真感到失落,要不我從南錫再調回來,不過有個前提,你得把我這個副廳給解決了。”他是故意這樣說,明知不可能,目的隻是為了活躍氣氛,同時轉移大家的注意力,化解剛才帶給杜天野和蘇小紅的尷尬。

    杜天野笑道:“你小子怎能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呢?副廳?你才剛剛搞定正處,踏踏實實幹幾年吧,知足吧,你這麼年輕就已經到了這個位置,咱們全中國像你這種年輕有為的幹部也不多見。”

    張揚道:“我都二十七了!二十七才是正處,人家林元帥,十九歲就當將軍了。”

    “甘羅還十二歲拜相呢?換成現在就是國家總理,你有那本事嗎?”

    張大官人被杜天野搶白了一通,他端起酒杯道:“那啥,工作能力我不敢說,要是以酒量論官職的話,給我甘羅的位置我也能勝任。”

    榮鵬飛哈哈笑道:“這話我信,無論你們信不信,我是相信了!”

    秦清格格笑道:“我也信!”

    今晚聚在一起吃飯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張揚,看到張揚總算恢複了些許的生氣,昔日的精氣神漸漸回到了他的身上,每個人都感到由衷的高興。

    這群人聚在一起的時候,主要的話題還是離不開工作,杜天野現在需要麵對的問題不少,這次南錫以徐光然為首的利益集團落馬,對江城也有一定的波及,人事上的變動隻是其一,還有一個讓杜天野很頭疼的事情,王均瑤在清台山投資的國際娛樂影視城,因為王均瑤的突然死亡,投資項目頓時擱置,現在各方麵的建設已經進行到了中途,不可能就此扔在那,任期爛尾,杜天野作為江城的第一領導人,必須解決影視城的後續問題,席間,他提起了這件事,感歎道:“王均瑤投資的這座現代化影視娛樂城,無論規模還是投資額都開創平海的曆史先河,拋開王均瑤的個人問題不談,如果這個項目建成之後,我們圍繞清台山打造的旅遊文化一條龍,就基本上成形,可現在她的死讓一切成為了未知,這些天我一直都在忙著這件事,大家如果遇到有興趣投資這方麵的商人,可以介紹給我。”

    

Snap Time:2018-07-18 14:46:50  ExecTime: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