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五十一章與時共進(下)

  
  第六百五十一章【與時共進】(下)
  常淩峰笑著站起身來:“怕了你了,說起這事,我得走了,睿融還在南林寺廣場等著我逛街呢。”
  張大官人總算明白這廝為什麼把自己約到這堻鳦糷F,敢情是為了陪女友逛街方便,張揚忍不住道:“重『色』輕友!”
  常淩峰隻當聽不到:“我先走了啊!”
  常淩峰說走就走,張揚一個人自然也不會留在這塈b著,說實話,這寺院茶社堣]沒什麼好茶,喝到嘴媮`覺著有股煙火味兒。
  常淩峰前腳剛走,三寶和尚後腳就溜了進來,一臉笑容的衝著張揚道:“張主任,您別急著走啊,我給你準備了一些開光的佛珠,您帶上。”他將一個黃布口袋遞了過去,張揚之前每次來南林寺的時候都會找三寶和尚要一些佛珠,現在身邊信佛的人越來越多,留著送人倒是不錯。
  三寶還專門給張揚準備了一串紫檀木的佛珠,這串佛珠是和印度僧人交流佛事的時候得到的,經由印度高僧親手開光,所以十分珍貴,張揚也沒跟他客氣,收下的時候忽然想起了喬振梁的夫人孟傳美,她熱衷佛事,有機會將念珠送給她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張揚走向自己的皮卡車,三寶恭敬相送,張揚道:“看來你最近混得不錯。”
  三寶和尚恭謙笑道:“全都仰仗張主任的照顧。”三寶這家夥機靈是夠機靈,可惜太世俗了一點,作為一個出家人來說,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張揚道:“南林寺是江城佛教界的一塊招牌,搞活經濟的同時也要注意社會影響。”
  三寶和尚道:“張主任放心,我們營業的收入全都用於佛教事業,我們準備在清台山的春熙穀建一座佛寺,申請已經遞上去了,不過上頭遲遲未批。”
  張揚一聽他提起這件事,十有***就是想他幫忙。張揚笑了笑道:“跑到春熙穀建佛寺?我記得那埵n像已經有佛寺了,你當建寺廟和開公司一樣啊?還能到處開分店?”
  三寶和尚笑道:“之前那位海瑟夫人來南林寺談投資的,不過聽說她突然死了,這件事隻怕要擱淺。”
  張揚聽說這件事居然也和王均瑤有關,頓時沒了興趣,淡然道:“她和多起重大貪汙案有關,已經畏罪『自殺』了,我看她的投資,你們不要才好,免得那些黑錢汙穢了佛門清淨之地。”
  三寶和尚聽張揚這樣說,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又是失望又是吃驚,失望的是看來這座佛寺修不成了,吃驚的是險些用了黑錢,他畢竟是佛門弟子,心中還是有些忌諱的。
  張揚道:“我走了,以後如果遇到有愛國商人想要投資興建佛寺,我第一個跟你聯係。”
  三寶點了點頭,把自己的名片呈給張揚,張揚笑著搖了搖頭道:“你看看你,哪還像一個出家人!”
  三寶和尚道:“與時俱進,不能墨守陳規啊!”
  離開南林寺之後,張揚去了秦清家堙A秦白已經回家,把張揚要來的事情告訴了家人,大門敞開著,顯然是做好了迎接張揚的準備。
  聽到張揚的腳步聲,秦白從屋堛鴾F出來,笑道:“這麼久啊,我爸正等著你呢。”
  秦傳良的聲音從秦白身後傳來:“張揚,快屋塈丑I”
  張揚叫了聲秦叔叔,把途中買來的幾盒禮品放在客廳的茶幾上。
  秦傳良笑道:“你啊,來就來唄,還帶什麼禮物?”
  張揚道:“這麼久沒來看您了,春節期間遇到點事兒,也沒時間過來,買點禮物略表存心。”
  秦傳良對張揚這個年輕人是相當喜歡的,他向張揚招了招手,讓張揚來到八仙桌前,看江城北門附近城隍廟的修複效果圖,最近市婼苭L過來擔當修複工程的顧問,說來也巧,把他從嵐山請來的是李長宇,可秦傳良來到江城,李長宇卻調去了南錫擔任市委***。不過江城市『政府』對秦傳良這位老專家還是相當的重視和尊敬,不但給他一份優厚的薪酬,還專門給老爺子在城隍廟附近提供了一套住房居住,避免他來回奔波。秦傳良之前一直都住在那堙A也就是這幾天過年放假,才回到家堜~住。
  張揚裝模作樣的看了看那幅效果圖,其實他對工程是不怎麼懂得的,看不出什麼門道,不過他認為現在江城重修城隍廟,隻不過是過去他修建古城牆,修複老街,古建築重修工程的一種延續,並沒有太多的創意,但是有一點無可否認,江城的旅遊這些年見到了成效,隨著遊客的增加,旅遊及相關產業帶來的收入也是逐年增加。張揚、李長宇這些人功不可沒。
  張揚沒看到秦清,眼睛四處搜索了一下,輕聲道:“秦叔叔,秦市長不在嗎?”
  秦傳良道:“感冒了,去醫院輸『液』,就快回來了。”
  張揚聽到秦清病了,心中不由得擔心起來,秦清最近的身體總是不太好,上次在嵐山就生病,想不到沒過多久又生病,看來自己要抽時間幫她調理一***體了。
  正說到秦清的時候,秦清從醫院輸『液』回來了,她在外麵已經看到了張揚的皮卡車,知道張揚來了,這些天以來,秦清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著張揚,可張揚自從去了美國之後就中斷了和外界的聯絡,她怎麼都聯係不上他,聽說張揚從美國返回之後,秦清甚至想過去南錫找他,可是她懂得現在是非常時期,自己並不適合出現在張揚的身邊,隻能默默壓下對張揚的思念,等他主動來見自己,經過這些天的煎熬,他總算來了。
  秦清的身份和位置決定她必須要克製自己,望著明顯清瘦的張揚,秦清感到一陣心疼,她清楚地知道,最近張揚的人生遭遇了怎樣的變故。在張揚最需要有人陪伴的時候,她卻不能在他的身邊,不能幫他分憂,秦清忽然厭倦了自己的職業,如果可能她寧願回歸一個小女人的角『色』,默默陪伴在張揚的身邊也好。
  張揚笑了笑,雖然他的笑容中明顯還帶著憂傷,不過他的笑已經給予秦清足夠的寬慰,張揚道:“清姐回來了,身體怎麼樣?”
  秦清淡然一笑道:“沒事兒,隻是受了涼,現在已經好多了,今天本來是不想去輸『液』的,可最後一天,想想還是去了,權當是鞏固鞏固。”
  秦傳良道:“你們聊,我去準備一下,晚上一起吃飯。”
  張揚慌忙道:“不了,今晚杜***約了我,我不好推。對了,清姐,杜***讓我請你一起過去。”其實杜天野壓根沒有請秦清吃飯,是張揚故意找了個借口。
  秦傳良一聽市委***約了張揚,隻能作罷。
  張揚其實滿肚子的話想和秦清說,可當著秦傳良的麵並不方便。
  秦清也想和張揚單獨說話,聽到張揚這樣說,輕聲道:“爸,那我晚上不能在家堻郁A了。”
  秦傳良道:“你病還沒好透……”說到這堨L忽然意識到女兒的用意並不是去吃飯,馬上又改口道:“張揚,幫我照顧好小清。”社會閱曆擺在那堙A年輕人的那點事兒還是瞞不過他的眼睛。
  張揚笑了笑道:“秦叔叔放心,清姐的酒我全都給代了。”他又坐了一會兒,看到時間差不多了,方才提出離開。
  秦清回房又換了身衣服,出門來到張揚的皮卡車內,張揚已經把暖風打好了,就等著她到來,秦清關上車門,坐好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握住了張揚的大手,張揚感覺秦清的手有些發涼,輕聲道:“是不是很冷?”
  秦清沒說話,看著他搖了搖頭,美眸之中泛起淚光,張揚於是不再說話,緩緩啟動了汽車,秦清道:“你瘦了。”
  張揚嗯了一聲。
  秦清又道:“你一聲不吭的就走了,是不是打算再也不管我,再也不想我……”
  張揚沒說話,他把汽車靠在路邊停了,低聲道:“杜天野約我晚上吃飯,你說我是不是該給他打個電話……”
  秦清忽然不顧一切的抱住了他,緊緊抱著,全然不顧這兒就在路邊,這兒就是江城,然後她伸出拳頭,一下一下的砸在張揚的胸口,一邊哭一邊道:“你就這麼走了,一句話都沒有交代,如果你出了事情,我怎麼辦?你以為……我還可以一個人活在世上承受失去你的痛苦嗎……”她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素來堅強的秦清從未在人前流『露』過如此的感情,這些天來她無時無刻不在為張揚的狀況而擔心,擠壓多日的擔心和委屈全都聚集在一起,終於在此時釋放了出來。
  張揚緊緊抱著她:“對不起……”
  秦清用力掙紮著,卻突然摟住了他的脖子:“你混蛋,答應我,這輩子再也不可以這樣,不可以!”
  張揚抿起嘴唇重重點了點頭。
  秦清穩定情緒之後,從張揚懷中掙脫開來,此時方才想起這是在路邊,而且距離她家也沒有多遠,她紅著俏臉,皺了皺鼻翼,小聲道:“該不會被人看到吧。”
  張揚擰了她俏臉一把,微笑道:“你剛才打我的時候怎麼沒有想到?”
  秦清雙手捂住發燙的俏臉:“你晚上不是答應了杜天野吃飯?”
  張揚道:“我這人從來都是重『色』輕友,我可以推掉。”秦清嬌嗔道:“你呀,人家是江城市委***,你的老領導,請你吃飯,怎麼都要給麵子,趕緊給人家打個電話。”
  張揚道:“我沒手機啊!”
  秦清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他,張揚搖了搖頭道:“不了!”他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旁邊就是公用電話亭,張揚先給海蘭打了個電話,海蘭也沒在家,正和徐雅蓓一起逛街呢,接到張揚的電話,海蘭小聲道:“張揚,我和雅蓓在一起呢,晚上可能要很晚才能回去,她非要我陪她逛街吃飯,我們是同事,還是好朋友。”
  張揚原本正想向她請假呢,聽說她也有事,剛好,他笑了笑道:“我這邊正準備告訴你,晚上得和杜***吃飯,估計得晚點回去。”
  海蘭笑道:“你隻要別喝多了就行,記住啊,酒能『亂』『性』!”她昨晚被張揚給折騰的到現在還沒恢複過來。
  張揚笑了一聲,道別之後,又給杜天野打了個電話,他是打算向杜天野告假,晚上陪秦清好好聊聊,可杜天野已經把晚宴安排好了,剛聽張揚說有事情,杜天野馬上打斷他道:“你小子給我聽著,天大的事情也得給我推掉,晚上就在魚米之鄉,蘇小紅那邊安排好了,聽說你回來了,人家連家傳的美酒都準備好了,還有,榮鵬飛也在,我們兩個市常委出麵,你要死不給我們麵子,自己掂量著點。”
  張揚聽他這樣說,也知道不好辦了,他低聲道:“那啥……秦市長也在,要不一起?”
  杜天野聽到秦市長三個字先是愣了一下,馬上又反應了過來,張揚口中的秦市長一定是秦清無疑,江城體製中很多人都了解張揚和秦清的那段緋聞,杜天野笑罵道:“我當你有什麼重要事情,搞了半天是重『色』輕友啊!”
  張揚道:“我說你好歹也是一市委***,說話怎麼這麼不注意呢?我們可是清白的同誌關係,你胡說八道,小心我向紀委舉報你。”
  杜天野笑道:“喲,舉報我?你小子忘了,我過去就是中紀委的,紀委方麵我比你熟。你趕緊的,請秦市長一起過來,我原本就打算請她吃飯的,今天剛好一起。”
  張揚道:“你別『亂』說話啊。”
  杜天野斥道:“你小子把我的革命覺悟看得那麼低?以為天下人都跟你一樣?”
  

Snap Time:2018-10-20 04:08:53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