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五十章減壓(下)


    第六百五十章【減壓】(下)

    杜天野不等他說出來,就已經猜到他的目的:“還是關於那張照片的事情?”

    張揚點了點頭:“王均瑤死了,我親眼看到了她的屍體,到現在我都無法搞清楚一件事,她和許常德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為許常德複仇?”

    杜天野道:“你懷疑王均瑤在為許常德複仇?”

    張揚道:“佳彤的事情是王均瑤讓人做的,她利用佳彤這件事,把我引到美國,把顧***和顧明健也吸引到美國去,向趁機在美國下手,我開始以為佳彤是因為我而遭到報複,可後來我才發現,我隻是其中之一,當時許常德的事情是顧***發起,所以她恨顧***。”

    杜天野沒有說話。

    張揚又道:“你還記得當初你在清台山遇到老百姓圍攻的事情嗎?”

    杜天野怎麼可能忘記,因為那件事,他的親生父親險些入獄,蘇媛媛迫於她母親沈靜賢的壓力而做偽證,根據父親所說,沈靜賢和自己的大哥陳天重曾經是戀人關係,可即便是如此她也不應該陷害自己的父親,杜天野低聲道:“王均瑤既然死了,這件事等於告一段落,再查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

    張揚道:“難道你不感到好奇?你大哥和沈靜賢之間,王均瑤和許常德之間,以及他們彼此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

    杜天野道:“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你也見過蘇媛媛的母親,這些事就算我們去問,她也不會說實話。”

    張揚道:“我查過一些材料,許嘉勇生1967年7月,而王均瑤恰恰在這一年偷渡去了國外,許常德和他老婆在67年3月結婚,也就是說,他們婚後四個月就生下了許嘉勇,你知道的,在六十年代的時候,婚前懷孕,奉子成婚的事情很少,許常德本身是個***員,積極分子,他不會不顧及影響吧?”

    杜天野道:“你想證明什麼?證明許嘉勇是許常德和王均瑤的兒子嗎?醒醒吧,無論有沒有這回事,現在他們三個都已經死了,你就算證明了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毫無意義!”

    張揚沒說話。

    杜天野又道:“我大哥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查,在那個特殊的年代,人們的感情觀,是非觀和我們現在有著很大的不同,我們沒有資格去評判他們的對錯。既然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當事人也已經死去,就讓一切成為回憶吧。”

    張揚歎了口氣道:“也許你說得對!”

    杜天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張揚,我知道最近的事情對你打擊很大,可人活在世上,什麼樣的挫折都可能遭遇到,可發生過的事情畢竟已經發生過,我們不可能改變過去,我們能做的隻有直麵現實,我相信你的推斷是正確的,但是你必須要明白,一切都過去了!你不可以總想著那件事,要學會忘記,做不到這一點,你這輩子都不會再有快樂。”

    張揚點了點頭,有些茫然的靠在沙發上:“過去了……”

    杜天野看出張揚的狀態仍然不好,關切道:“要不你出去旅遊,好好散散心。”

    張揚道:“也許我應該盡快回到工作中,隻有工作起來才能讓我無暇去想其他的事情。”

    杜天野道:“有沒有考慮過回江城工作?”杜天野之所以提出這個建議,純粹是從朋友的角度出發,他實在不忍心看到張揚處在如此低『迷』的狀態之中。當初張揚離開江城前往南錫,杜天野就有些舍不得放他走,現在李長宇也去了江城,杜天野感覺身邊更缺人手,所以提出了這件事,在他看來,也許張揚回到家鄉工作,更有助於他心創傷的彌合。

    張揚笑道:“謝謝你的好意,省運會的事情我還沒有做完呢,做人做事都應該有始有終,省運會之前,我是不會考慮其他事情的,再說了,好馬不吃回頭草,我不好這口。”

    杜天野笑著罵道:“混小子,給臉不要臉!”

    此時吳永新敲門走了進來,他是來提醒杜天野去開會的。

    張揚起身道:“杜***,我不耽誤你的正事了!”

    杜天野道:“你小子別急著走,晚上我請你吃飯!”

    張揚道:“回頭再說!”這兩天他的確沒有喝酒的心境。

    杜天野道:“等我忙完給你電話!”

    “還是我給你電話吧,我手機丟了,還沒來得及補辦!”

    杜天野笑道:“真打算與世隔絕了?”

    張揚道:“我倒是想,可惜我就是一俗人,這輩子是改不了了。”

    張揚來到一樓大廳的時候遇到了江城市組織部長徐彪,徐彪正在和一個膚『色』黝黑的中年人說話,那人正是新任江城市常務副市長曹向東,徐彪看到張揚驚喜道:“張揚,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張揚笑著走了過去,伸出手和徐彪握了握手:“回來過年的,剛才來和杜***見見麵。”

    徐彪拉著張揚的手給曹向東介紹,曹向東為人十分的謙和,他主動向張揚伸出手去:“張揚,我對你的大名可是聞名已久啊!”

    張揚道:“曹市長,我哪有那麼大的名氣,對您我聞名已久才是真的!”他聽說過曹向東,知道曹向東過去是北港市的副市長,也是平海省最有前景的年輕幹部之一,深得省長宋懷明的賞識,原本宋懷明有意讓曹向東前往南錫接替陳浩出任常務副市長一職的,可是省委***喬振梁安排了李長宇,讓曹向東接替李長宇擔任江城市常務副市長,雖然表麵上曹向東得到了提升,李長宇隻是平級調動,可接下來的發展卻有很大的分別,徐光然落馬,李長宇成了最大受益者,從市委副***常務副市長一躍成為南錫市委***,而同為常務副市長的曹向東就沒那麼好命。站隊的不同決定了發展的不同,如果兩人易地相處,可能現在的南錫市委***就會是曹向東。

    曹向東微笑道:“李副市長走後,我接替了他的工作,現在江城新機場項目由我負責,小張啊,你是新機場項目的第一功臣,一直都想找一個機會感謝你當初的辛苦付出。”

    張揚笑道:“曹市長太客氣了!”

    曹向東道:“想請不如偶遇,中午一起吃飯吧。”

    張揚本來和海蘭說好了,她在家中準備午餐,自己回去吃飯,正準備推辭。曹向東道:“今天是新機場項目的幾個負責人一起吃飯,常主任也會過來,都是你的老相識,大家敘敘舊也好。”

    張揚聽說常淩峰也會過來,頓時就改變了主意,他點了點頭道:“也好!”

    曹向東放開張揚的手,向徐彪笑了笑道:“徐部長,你們先過去,我回辦公室一趟,馬上就到!”

    徐彪和張揚一起出門,張揚找徐彪借了手機,給海蘭打了個電話,告訴她自己中午不回去吃飯了,海蘭聽他不回來了,不由得有些失落,輕聲囑托道:“你少喝一點。”

    張揚把手機還給徐彪,徐彪對張揚的事情也有所耳聞,不過這些不開心的事情是不方便提起的,徐彪道:“晚上有沒有空?去我家喝酒,我兒子女兒都回來了。”

    張揚笑道:“這次就不打擾了,我在江城已經耽擱了不少天,今晚答應了杜***,要和他一起吃飯,明天一早我就返回南錫。”

    徐彪道:“那這次豈不是沒有機會了?”

    張揚笑道:“有的是機會,我又不是不回來,徐部長,你有空去南錫轉轉,我帶你到處玩玩。”

    徐彪不禁抱怨道:“工作忙的團團轉,哪有時間啊!”

    張揚道:“組織部這麼忙啊?”

    徐彪道:“江城的事情過去沒幾年,你們南錫又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喬***大為光火,他下令咱們平海開展大範圍的幹部自查自律行動,紀委和組織部挑頭,我看今年是閑不住了。”

    兩人上了張揚的皮卡車,張揚駕車來到市『政府』一招,他的車剛剛停在餐廳門前,就有幾個人圍了上來。張大官人越來越發現他的這輛皮卡車太招眼了,別人看到這輛車馬上就會猜到是他來了。

    不過圍上來的幾個都是老熟人,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看到了剛剛接任豐澤市委***不久的孫東強,看到了新當選的市長陳家年,其中也有他的老搭檔常淩峰,秦白也在。

    雖然過去孫東強和張揚之間有過一段時間的對立期,可後來因為沈慶華這個共同的對手,他們走到了一起,而且配合默契,孫東強順利***,心中對張揚還是很感激的。他快步上前握住了張揚的手,滿臉笑容道:“張主任,真是想不到你能來!”

    張揚笑道:“聽說一幫老朋友都在這,我當然要過來打個招呼了!”

    陳家年道:“張主任,還以為你高升之後把我們這幫老朋友都忘了!”

    張揚道:“怎麼可能!”其實他和孫東強、陳家年這些人是稱不上朋友的,不過看到故人心中還是感到親切溫暖,張揚忽然發現,自己在體製中並不都是敵人,他也有很多朋友,他也造福了許多人,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不敢說全部,至少相當的一部分人是得到了他的好處。

    大家一起謙讓著進入餐廳,最先走進去的是徐彪,張揚和秦白常淩峰落在後麵,張揚向秦白道:“秦白,秦叔叔在家嗎?”今年春節因為個人情緒低落,他都沒有去給這些長輩拜年,想想真是失禮。秦白道:“在呢。”說完他又補充了一句:“我姐也沒走。”秦白當然沒有別人那麼多的心思,他多少了解姐姐和張揚之間的關係,所以自然而然的說了出來,張揚聽說秦清還在江城,心中一喜,可是他當著這麼多人自然不方便追問下去。

    秦白並不清楚張揚最近發生的事情,常淩峰卻對張揚的近況很清楚,作為朋友,他給張揚打過幾次電話,可惜張揚的手機始終打不通,今天能在這遇到他,也是一件頗為驚喜的事情。

    常淩峰很想和張揚好好聊一聊,看看能不能幫助他,可是這種場合並不適合推心置腹的說話。

    不過看張揚現在的狀態似乎恢複了一些,張揚向常淩峰道:“淩峰,新機場工程進展還順利吧?”

    常淩峰道:“一切都在順利進行中,估計明年7.1之前肯定可以完工,剛好為香港回歸獻禮。”

    眾人邊說邊聊已經來到了國賓1號,剛剛坐下不久,常務副市長曹向東就到了,他樂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組織部長徐彪笑道:“大領導都是最晚出場的那一個。”這種話也隻有他敢說出來。

    曹向東當然不會覺著徐彪在挖苦自己,他笑道:“徐部長又在取笑我了,今天你才是最大的領導,我也得歸你管。”

    徐彪笑道:“你不歸我管,要管也是孔部長管!”

    一群人都跟著笑了起來。

    曹向東挨著徐彪坐下,在大家的推舉下,他端起酒杯道:“既然大家都讓我說,那我就說兩句,都是自己人,咱們千萬別客氣,大家吃好,喝好!”

    眾人又笑了起來,張揚雖然是第一次見到曹向東,不過通過他目前的表現來看這個人還算和藹,沒有太多的官架子,在官場上混得時間久了,張揚已經掌握了一些觀人之術,官場是社會中最為複雜的一個領域,中國官場尤其如此,眾生百態什麼人物都可以在其中找到。

    

Snap Time:2018-01-23 06:15:49  ExecTime: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