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八章難以忘記(下)


    第六百四十八章【難以忘記】(下)

    張揚看著陳雪,他忽然感到眼眶一熱,幾乎就要落下淚來。

    陳雪道:“這很冷,你傷了經脈,不能在雪地中呆的太久。”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哪都不去,我就在這!”

    陳雪歎了一口氣,她伸出手去,握住了張揚的大手,陳雪的纖手柔滑細膩,但是缺乏溫度,張揚忽然感覺到一股清冷柔和的內息通過自己的掌心送了過來,他意識到陳雪正在幫助自己療傷。

    張揚掙脫開陳雪的手掌,他搖搖晃晃站起身來。

    陳雪充滿擔憂的看著他,究竟發生了什麼才讓張揚如此悲愴,他拒絕自己的幫助,分明是想利用身體的痛楚折磨他自己。她雖然和張揚見麵的機會很少,可是對張揚還是有些了解的,張揚是個堅強的人,在她的印象之中,還從沒有見到過他如此悲傷和頹喪過。

    張揚道:“佳彤死了……”

    陳雪愣了一下,她終於知道張揚傷心的原因,陳雪輕聲道:“你愛她?”

    張揚點了點頭。

    陳雪道:“你想怎麼做?拚命折磨自己來證明你對她的真情?”

    張揚道:“我並非是想折磨自己,我隻是無法原諒我自己,如果不是因為我,她或許就不會死。”

    陳雪道:“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可是我聽說為心愛的人去死是幸福的,我想她一定如此。”

    張揚轉過頭,雙目通紅道:“我無法原諒我自己。”

    “又能怎樣?你會不會學古人一樣以死殉情?用你的生命來證明對她的愛?”陳雪的語氣依舊冷淡,可是她的心中卻充滿了對張揚的擔憂。

    張揚道:“我不知道活下去還有什麼意義!”

    陳雪道:“往前走五十步就是舍身崖,跳下去一了百了,你從此不必痛苦,也不會再內疚,我會把你以死殉情的事情告訴你的家人,你的朋友。”

    張揚愣在那。

    陳雪道:“如果你覺著這樣做心可以獲得安慰的話,我支持你,可是你的家人呢?楚嫣然呢?你的朋友呢?你死了,你不再內疚,可是你會帶給多少人痛苦,你會讓多少人傷心難過?”

    張揚默然無語。

    陳雪道:“我一直以為你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大丈夫,可是我看錯了,你隻不過是一個懦夫而已,你痛苦是因為你想逃避,你跑到這來醉酒當歌,還是想逃避,如果顧佳彤在天有靈,她會認為看錯了你,她會後悔愛過你!”

    “住口!”張揚宛如一頭憤怒的雄獅。

    陳雪皎潔的麵容依然古井不波,她輕聲道:“你傷害的不是自己,是你的身邊人,你醒醒吧!為了她,你更應該好好的活下去,她的離去不是讓你沉溺在悲傷中,而是要讓你懂得珍惜你的身邊人,懂得更好的去護衛身邊的每一個人,避免他們受到傷害。”

    陳雪的這番話宛如醍醐灌頂,讓這幾天頭腦處於混『亂』之中的張揚忽然清醒了過來,他不可以逃避下去,他要讓活著的人快樂,他要避免顧佳彤的悲劇再度發生。

    陳雪柔聲道:“你餓不餓?”

    張揚搖了搖頭。

    陳雪道:“山上雪大,如果真的要等到大雪封山,你恐怕就回不去了。”

    張揚道:“無所謂!”

    陳雪道:“我可不想和你一輩子困在這山……”說完這句話忽然覺著有些失言,心弦不由得輕輕一『蕩』,陳雪對自己的心境控製得很好,隻是瞬間,很快就恢複了平靜,張揚此時正黯然神傷,當然不會留意到這些。

    陳雪道:“我要去黑山子鄉,和我媽說好了,晚了她一定著急。”

    張揚點了點頭:“我送你!”

    陳雪聽他這樣說,芳心之中頓感安慰,張揚已經不再堅持一個人留在這荒山野嶺之中,她知道顧佳彤的離去對張揚的打擊是深重的,短時間內張揚內心的傷口不可能平複,她隻希望張揚不要這樣自虐,慢慢從悲傷中走出來,人在情緒低落的時候,並不適合一個人呆著,有人陪他說說話,談談心會好許多。

    兩人下了青雲峰,張揚此時方才注意到雖然青雲峰道路險峻,加上積雪路滑,行走困難,可是陳雪在雪地之上行走的從容之極,雙足踩在雪地之上輕輕飄飄,陳雪在張揚的麵前也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武功,行雲流水般向山下走去。

    張揚想起剛才陳雪想為自己療傷,從掌心傳來的那股內力,這小妮子的內功修為已經有了相當的境界。比起陳雪,張揚的情況反倒有些不好,他剛才悲痛欲絕,雪中舞劍發泄內心的痛苦,這種狀態下最容易發生差池,輕則損傷經脈,重則走火入魔。如果不是陳雪的及時出現,張揚受到的損傷恐怕還要大一些。

    張揚一邊走一邊悄然調息,修複受傷的經脈,這樣一來,他的速度反而慢了下來。

    陳雪秀外慧中,心思縝密,她已經察覺到張揚的經脈出了些問題,悄悄伸出手去,握住張揚的左手,清冷柔和的內息再度傳入張揚的經脈之內,這次張揚沒有拒絕。陳雪的內力雖然不如他的雄渾霸道,可是宛如涓涓細流延綿不絕,她的內力對經脈的修複有著極強的作用,有道是剛柔相濟,張揚和陳雪的內力正是如此。

    雪越下越大,兩人在山間行走的速度不急不緩,開始的時候並無異常,可是到後來,他們的頭頂都冒出縷縷白汽,陳雪的俏臉嬌豔如海棠一般,氣息也變得急促起來。這是因為她在幫助張揚療傷的過程中,內息損耗不小。

    張揚看到陳雪的樣子,心中不由得生出憐意,他輕輕放開陳雪的纖手,舒了一口氣道:“好多了!”

    陳雪看到他的臉上終於恢複了一絲血『色』,知道他的內傷恢複了不少,輕聲道:“希望你不要再***自己才好!”

    張揚點了點頭,他指向遠方,自己的那輛皮卡車停在半山腰處,上麵落滿積雪,如果不留意幾乎會錯過它的位置。

    兩人來到車前,張揚打開車門,讓陳雪上去,自己拂去車窗上的積雪,回到車內啟動了引擎,暖了一會兒車,方才啟動。陳雪是要前往黑山子鄉母親耿秀菊那。

    因為雪天路滑,張揚也不敢把車速放得太快,等到黑山子鄉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張揚的仕途就是從這開始,對黑山子鄉的一切十分熟悉,因為清台山的開發,黑山子鄉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鎮上的小樓明顯多了不少,鄉『政府』的大門也重新整修過。

    耿秀菊今天在鄉『政府』值班,正在鄉『政府』外等著女兒過來,就在心焦著急的時候,看到那輛皮卡車來到了鄉『政府』的大門外,耿秀菊好奇的看了看,卻見女兒推開車門走了下來,張揚隨後也跟了過來,來到耿秀菊麵前,他勉強笑了笑道:“耿大姐,新年好!”

    耿秀菊驚喜道:“這不是張主任嗎?什麼風把您給吹到黑山子來了?您可是貴客啊!聽說你去了南錫體委,現在已經是體委主任了,正處級別了!”三句不離本行,耿秀菊說起話來還是離不開體製這個話題。

    張揚淡然笑道:“過去的事情了,我最近病假,還沒有回去工作。”

    耿秀菊關切道:“什麼病啊?你身體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嗎?”

    麵對耿秀菊不停的提問,張揚唯有苦笑。

    陳雪忍不住道:“媽!您就別問了,雪這麼大,你就讓客人這麼站著?”

    耿秀菊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禮了,她不好意思的笑道:“你看看我,隻顧著問,都忘了請你麵去坐。”

    張揚道:“不用了,我趕著回春陽,去看看我媽!”

    陳雪道:“這麼晚了,又下了這麼大的雪,你今天別走了!”

    耿秀菊聽得暗暗心驚,這小妮子怎麼和張揚走到了一起?居然還留他在這住下,那可不成,自己是個寡『婦』,又隻有陳雪這個女兒,如果讓外人知道,還不知會說什麼閑話,耿秀菊道:“張主任,要不您留下吃飯……”她說得很勉強,心中卻是不情願的。

    張揚的確沒有留下來吃飯的意思,他笑道:“我今天去紫霞觀上香,剛巧遇到陳雪,所以就順路捎她一程,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媽在家應該做好飯了,從這往春陽也沒多遠,一個小時就到了。”他說完轉身上了汽車。

    陳雪道:“你開車小心一點。”

    張揚在車內向她們母女倆擺了擺手,駕駛著皮卡車很快就消失在風雪之中。

    等張揚走遠了,耿秀菊一把拉住女兒道:“怎麼回事啊?你怎麼跟他在一起啊?你們是不是……”

    陳雪道:“媽,你煩不煩啊!”

    青雲峰之上偶遇陳雪,讓張揚意識到在他的身邊還有許多關心他的朋友、親人、愛人,他不可以一味的消沉下去,對佳彤的那份愛永遠無法忘記,可是他不應該讓周圍的人為自己擔心。

    如果不是因為陳雪的那番話,張揚此時仍然沉浸在痛苦和自責之中,他無暇顧及身邊的人,身邊的事,甚至他不會想起去春陽的家中看看,他更想逃避現在的一切,逃離現實,一個人在孤獨中品味痛苦。

    張揚來到春陽家中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望著自家小樓上橘『色』的燈光,張揚從心底感到溫暖,他停好車,踩著雪走了幾步,來到門前卻猶豫了起來,他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回去。

    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大門開了,一位女孩從麵走了出來,張揚想閃身離開已經來不及了,那女孩正是何歆顏,何歆顏站在雪中,靜靜望著他,似乎早已知道他會到來,美眸中充滿了深深地思念,關切之情溢於言表:“回來了!”

    張揚點了點頭。

    何歆顏柔聲道:“家人都在等著你!”

    張揚跟在何歆顏的身後走入院落之中,看到母親站在院子、趙靜在她身邊、趙鐵生在、趙立軍、趙立武全都在,牛文強、薑亮、趙新偉、杜宇峰在,安語晨、海蘭和胡茵茹也在。

    一雙雙關切的眼睛全都注視著張揚,張揚的心中被暖流滌『蕩』著,他終於意識到,這世上還有很多人在關心著自己。他不能自暴自棄,他不可以就此沉淪,正是為了佳彤,他要更好的對待身邊的每一位親人。

    徐立華望著兒子『露』出笑容,笑容中包含著多少疼愛,多少關心,她走上前去,握住張揚的手道:“三兒,大家都在等著你回來吃飯呢!”

    張揚沒說話,可是他的內心被溫暖所包容。

    牛文強道:“我說張揚,你怎麼知道我們這些人今天過來?”

    張揚道:“這話我還想問你呢!”

    薑亮笑了起來,其實他們今天是在牛文強的金凱越聚會,到處聯係不到張揚,海蘭、胡茵茹、何歆顏約好了要來春陽陪張揚過年,一樣聯係不到他,安語晨是在年初三來到春陽,一來是為爺爺掃墓,二來是尋找失去音訊的這個師父,幾個人不約而同都住在了金凱越。

    至於他們為什麼會不約而同的來到張揚家,都是因為陳雪事先給趙靜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張揚會回家,趙靜聽說哥哥的狀況之後,也很擔心,於是聯絡了牛文強,上演了一出親朋好友隆重迎接張揚回家的場麵。

    張大官人內心中的感動是難以形容的,人在低『潮』的時候,最需要的就是這種關懷。

    張揚向安語晨道:“你什麼時候從香港來的?”

    安語晨道:“還好意思說,你當師父的過年也不知道封紅包給我!”

    張揚難得『露』出一絲笑容道:“你還沒有給我磕頭,我怎麼可能給你紅包!”

    大家都笑了起來。

    徐立華招呼道:“趕緊進屋坐,外麵還在下雪,今晚啊,咱們吃個團圓飯!”

    牛文強道:“徐阿姨,有***嗎?您親手做的那個***真是好吃!”

    “有!有!今晚保你吃個夠!”

    趙立軍、趙立武兄弟倆弄了一掛長鞭在外麵放了起來,杜宇峰孩子一樣叫了起來:“過年咯!”

    眾人的臉上都是喜氣洋洋。

    牛文強和趙新偉拉著張揚在圓桌旁坐下,趙鐵生端起酒杯道:“過年了,就得團團圓圓熱熱鬧鬧,新年新氣象,過去不開心的事兒都忘了,明天就是一個新的開始,幹杯!”

    

Snap Time:2018-01-18 10:15:46  ExecTime:0.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