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八章難以忘記(上)


    第六百四十八章【難以忘記】(上)

    孔源又清了清嗓子,這兩天他的嗓子一直都不舒服,在知道南錫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之後,很多人都睡不好,孔源也是其中之一,他在生活作風上一直都不夠嚴謹,看到徐光然、李培源等人的下場,他的腦子也敲響了警鍾,喬振梁做事的風格不像他表麵上的一團和氣,這個人手腕夠狠夠硬,而且雷厲風行,***廳長王伯行這樣的老常委,一旦被這場風波波及,喬振梁也是毫不留情,自己以後需要小心了。

    孔源道:“經省委研究決定,任命龔奇偉同誌為南錫常務副市長,並接管相應的工作,任命天匯區區委***石仲同誌為南錫市副市長,具體分工由南錫市常委討論決定。”孔源把市委***的人選放在了最後,這和過去的常規不同,也讓會場產生了更大的懸念,夏伯達和李長宇的內心都有些忐忑,但是夏伯達已經有些不祥的預感了,龔奇偉頂替李長宇,要動的是李長宇,難道讓李長宇頂替自己,自己順理成章的擔任市委***?如果是這樣,那就是天從人願了,可夏伯達覺著這種可能『性』已經變得越來越小。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孔源道:“任命李長宇同誌為南錫市市委***,希望長宇同誌受命於危難之時,能夠真抓實幹,在最短的時間內帶領南錫從目前的低『潮』中走出來!”

    現場響起一片掌聲,絕大多數人都在鼓掌,其實與會的大部分幹部都傾向於李長宇成為市委***,夏伯達來南錫的時間雖然很久,可是這個人在南錫的官聲不好,缺乏一把手的魄力,如果南錫交到了他的手中,估計不會從根本上發生什麼變化,十有***還會延續過去死氣沉沉的格局,李長宇不同,李長宇是省委***喬振梁選擇的幹部,他和南錫市的這些領導幹部沒有太多複雜的關係,做起事來更能放開手腳。

    李長宇抿起雙唇,他的表情十分的凝重,這次的升遷並沒有讓他感到太多的欣喜,他知道自己肩上的擔子很重。

    孔源主動和李長宇握了握手,他用力晃了晃李長宇的手道:“長宇同誌,一定不要辜負組織上的信任,南錫的未來要看你的了!”

    李長宇重重點了點頭。

    副省長周武陽道:“南錫的事情,南錫自己處理,我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孔部長,咱們還是暫時回避一下。”很多幹部在下麵竊竊私語,大家都留意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紀委***的人選並沒有公布,看來省對南錫的幹部班子配備還在斟酌之中,因為李培源的事情,南錫市的紀檢委係統恐怕也麵臨一場全麵的洗牌。

    孔源站起身和周武陽一起離開了會場,李長宇親自把他們送出門外,回到會議室內,重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他的目光逐一掃過在場的每一位幹部:“大家好,組織上把這麼重要的位置交給我,我想說說此時的心理感受,如坐針氈!”他加重語氣說出了這四個字。

    沒有人認為李長宇是得了便宜賣乖,非常時期坐在這個位置上,得到的不僅僅是榮耀,更是一份沉重的責任。

    李長宇道:“這兩天南錫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大家都明白發生了什麼,可是大家有沒有想過發生過的這些事,給我們南錫市的領導層造成了什麼?給我們南錫市造成了什麼?給我們全體南錫市民造成了什麼?貪欲是懸在我們頭頂的一把寶劍,在很多人的眼中,這是一把絕世寶劍,拚命想要得到它,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在追逐它的同時,它隨時都有可能落下來,砍掉你的腦袋,我不想繼續討論有些人做了什麼,我隻想說一說現在的南錫。

    南錫一度是平海南部地區的中心城市,是周邊城市的老大哥,我們的經濟發展曾經一度居於平海前列,可是你們看看現在,和我們身邊的嵐山比,這位曾經的小兄弟,如今經濟總產值已經全麵超越了南錫,城市發展一日千,去年我們落後嵐山百分之十五,今年呢?這種差距會不會繼續增大?經濟上我們已經沒有了驕傲的理由,政治上呢?我知道很多人因為這兩天的事情而惶恐不安,可是你們想到過沒有,這次事件真正傷害到的是誰?是南錫市八百幾十萬的老百姓,看看我們中的一些人做了什麼?我們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人民公仆,我們口口聲聲說自己在為人民服務,我們口口聲聲說要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可是我們做到了嗎?我想問問在場的各位,你們『摸』『摸』自己的良心,你們在做每一件事的時候是不是首先考慮到了老百姓的利益,是不是想過要以為人民服務為己任?是不是先人後己,吃苦在前享樂在後?誰敢拍著胸脯說一句,說自己從不謀求私利,大公無私,給我站出來!”

    現場靜得嚇人,沒有人敢站出來,李長宇的目光到處,一個個紛紛低下頭去,其中有一個人敢於直視李長宇的目光,常務副市長龔奇偉,他們目光交匯的時候,全都流『露』出激動地光芒,這光芒是一種振奮,更是一種勇氣,南錫的現狀,讓他們的心更緊密的聯合在了一起,李長宇從龔奇偉的目光中找到了支持,而龔奇偉從李長宇的目光中看到了信任。

    李長宇道:“今天是我李長宇擔任南錫市委***的第一天,我當著在座所有同誌的麵宣誓,我任職期間絕不會利用職權謀求私利,我會帶頭公示我的全部個人財產,在我的任期內,我不允許南錫有任何貪汙受賄的行為,如有發現嚴懲不貸,絕不姑息!我不敢承諾我的任期內可以把南錫的經濟帶到怎樣的高度,但是我可以保證,我會帶給南錫一個清清白白的官場,我會還給南錫市民一個清清朗朗的天空!”

    所有人同時鼓起掌來,很多人的眼圈都有些發紅。

    龔奇偉道:“我讚同李***的意見,公示我們的個人財產,讓廣大市民重新建立起對我們的信心,隻有這樣我們的領導層才有公信力!我們的領導班子才會有凝聚力!”

    夏伯達冷冷望著李長宇,他此時的心情是沮喪和悲哀的,上頭的眼根本沒有他這個人,身為南錫市市長,在這次的政治變動中居然被無視,不能不說是一種莫大的悲哀,他感到心灰意冷,李長宇和龔奇偉之間顯然存在著某種惺惺相惜的默契,以後的南錫政壇肯定要成為他們兩人的舞台了,哀莫大於心死,夏伯達暗暗想到,也許自己的政治生涯再也沒有輝煌之日。

    張揚失蹤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一切通訊工具都聯係不上他,各級領導忙於處理南錫的這場政治風波,沒有人會關注他,但是張揚還有很多的親人、朋友、愛人,他的失蹤讓所有人都感到焦急。

    張揚去了清台山,那個承載著他太多感情的地方,他沒有告訴朋友,沒有告訴愛人,甚至沒有去探望山下春陽的母親,也沒有驚動近在咫尺的陳崇山和李信義,他隻想一個人靜一靜,默默地回憶一下自己來到這個時代發生的一切,靜靜地想一想他和顧佳彤之間的美好時光。

    青雲峰的雪比起往年更大了,張揚坐在青雲峰上,望著這座空山,望著灰蒙蒙的天空,望著白茫茫的飄雪,此時這個世界上隻剩下了他自己,他忽然覺著自己是孤獨的,他本不該屬於這個時代,是陰差陽錯讓他來到了這,讓他有了親人朋友,有了這麼多深愛自己的女孩子,他的腦子心全都是顧佳彤的影子,如果不是認識自己,顧佳彤可能還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雖然顧允知說過責任不在他,可張揚無法原諒自己。

    他揚起酒瓶,烈酒順著喉頭滑下,張揚的痛苦在於,他本以為自己可以『操』縱這個世界,可是忽然發現,他竟然連自己的愛人都無法保護得了,王均瑤的突然死亡,徹底粉碎了張揚的精神支柱,這些天以來一直支撐他的就是仇恨,可現在仇人不明不白的死了,張揚感到茫然,他不知自己應該怎樣走下去,顧佳彤的離去帶給他的痛苦是一聲無法彌合的,他開始對感情,對親情開始產生了一種恐懼,他覺著自己是個不祥之人,凡是和他親密的人總會遭到噩運。

    千杯不醉也是一種痛苦,尤其是一個人想麻醉自己的時候。

    兩瓶酒已經喝幹,張揚緩緩站起身來,他從樹上折下一支枯枝,於虛空之中倏然劈去,內息透過枯枝,撕裂了翻飛的白雪,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嘯,以枝作劍,雪中揮舞,一招一式,雷霆萬鈞,張揚滿腔的悲傷和痛苦全都蘊含在招式之中,他在風雪中越舞越疾,忽然他長嘯一聲,手中枯枝狠狠刺入一旁的鬆樹之中,貫注內力的枯枝堅逾金鐵,穿透樹幹,餘勢未消,鬆樹發出喀嚓一聲巨響,碗口粗的樹幹竟然被張揚從中震斷,緩緩倒在雪地之上。

    張揚站在那,宛如凝固了一般,足足站立了十多分鍾,他忽然感到胸口一陣劇痛,宛如重錘擊打在胸口一樣,噗!地噴出一口鮮血,鮮血滴落在雪地之上,更顯觸目驚心。

    張揚緩緩跪了下去,咧開嘴唇,笑的很詭異,很瘋狂。

    他聽到了輕柔的歎息聲,張揚本以為自己聽錯,可是回過頭去,卻見一個少女身穿天藍『色』羽絨服,石磨藍牛仔褲,棕『色』登山鞋靜靜站在他的身後,她的身上也落有不少的積雪,完美的沒有半點瑕疵的俏臉之上沒有任何笑意,她的美本不屬於塵世,在這樣的深山,出現這樣的少女,讓人會生出一種恍惚中不在人間的錯覺。

    陳雪的雙眸明若秋水,她的心境很少為外界的事物所擾,可是看到張揚這般淒慘的模樣,陳雪的剪水雙眸之中還是掠過一絲不忍,幾分關切。

    張揚詫異的看著陳雪,不知她怎麼會找到這?

    陳雪將肩上的背包放下,輕聲道:“今天是大年初四,我本想返回黑山子,離開不久,就聽到有人在大呼大叫,我聽出是你的聲音。”風雪之中就算張揚的呼喝聲也傳不太遠,這離山路很遠,陳雪能夠聽到,而且能分辨出他的聲音,足見她的耳力非同尋常。

    張揚道:“我本以為這周圍並沒有人在……”

    陳雪道:“不開心的時候,沒必要***自己,你應該不是那種沒出息的人!”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沒出息,我是個沒用的廢物,我……”他情緒激動之下又吐出了一口鮮血。

    陳雪歎了口氣道:“你心情不好,妄動真氣,內息走岔了,還是放鬆心態,不然隻會讓你的經脈傷上加傷。”

    “無所謂了!”

    陳雪走了過去,像他一樣跪在雪地上,掏出一張紙巾,本想遞給他,張揚沒有接,陳雪拿起紙巾,小心翼翼的為張揚擦去嘴唇上的血跡。

    張揚道:“不用管我,我來到這,就是想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

    陳雪道:“如果沒有遇到你,我或許可以不管你,可是既然讓我遇上了你,我就不能舍你而去,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麼事情,如果你有什麼傷心委屈,一個人窩在心理,隻會更加的難過,你當我是朋友也罷,當我是路人也罷,你若是想說,就隨便說上兩句,我保證,我一定會忘記!”

    

Snap Time:2018-01-23 11:54:35  ExecTime: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