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七章生死玄機(上)


    第六百四十七章【生死玄機】(上)

    張揚和趙天才在薩德門托的幫助下順利抵達墨西哥,從那他們飛回了上海。

    無論是中方還是美方都不會想到張揚會通過這樣的一種方式回國,fbi更想不到,會有參議員給張揚他們提供幫助,而且這位參議院是位堅定的反華分子。

    走出機場,天空灰蒙蒙的,空氣中到處都彌漫著鞭炮的硝煙味道,這是特屬於中國的年味兒,張揚來到公用電話亭,首先給楚嫣然打了一個電話,平靜地說了一聲:“我到家了!”

    楚嫣然拿著電話,沒有說話,可不久張揚就聽到她在抽泣,他低聲道:“嫣然!”

    楚嫣然仍然沒有說話,輕輕掛斷了電話。

    趙天才站在一旁等著張揚,張揚轉向他道:“你不給家報聲平安?”

    趙天才搖了搖頭道:“我沒家人。”

    張揚道:“走吧,也許我會幫你開一間不錯的修車鋪。”

    趙天才笑道:“我還沒有想好怎麼規劃我以後的生活,或許我能夠在你那邊謀到一份職業。”

    張揚和趙天才直接前往東江,顧允知得知張揚從美國返回的消息,也先行來到了喬振梁的辦公室等待,張揚和趙天才兩個年輕人雖然風塵仆仆,可是他們依然精神抖擻,張揚將那張刻有唐興生秘密的光盤交給了喬振梁。

    省委書記喬振梁也是一臉的凝重,南錫市前常務副市長陳浩承受不住壓力,已經主動投案,這兩天交代了不少的犯罪事實,在南錫以徐光然為首的利益集團牽涉甚廣,貪汙腐敗的數額令人觸目驚心,陳浩所揭『露』的大都是和徐光然有關的事情,他並非利益集團的核心人物,唐興生作為利益集團的核心人物,掌握的資料要比陳浩多得多,喬振梁手握那張光盤,低聲道:“辛苦了!”

    張揚道:“省內有不少官員貪汙受賄,他們將貪汙得來的不義之財,通過王均瑤的渠道轉移到國外,王均瑤和黎叔是合作關係,他們在美國經營著一個巨大的洗錢網絡,專門負責把這些錢由黑變白,從中牟取巨額的利潤,唐興生不堪盤剝,他利用手頭掌握的這些證據轉而威脅國內和他有關聯的一些官員,那些官員不堪敲詐,所以直接找到黎叔,要把唐興生除掉。”

    喬振梁憤然道:“這些官員和強盜又有什麼分別!”

    張揚向顧允知看了一眼道:“顧書記,黎叔臨死前承認,是王均瑤指使他向佳彤下手,以此把我們引到美國,然後對我們逐一下手。”

    顧允知沒說話,雙目中充滿了悲愴。

    喬振梁低聲道:“王均瑤失蹤了,這個女人相當的狡猾,利用金蟬脫殼的方法,從公安的包圍中逃了出去。”

    顧允知道:“我到現在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她要選擇我們一家下手?我和王伯行之間,和她之間並沒有任何的恩怨。”

    張揚道:“我敢斷定,她和許嘉勇之間和許常德之間肯定有著不為人知的關係,當初和她一起下鄉『插』隊的知青,一定有人知情。”

    喬振梁道:“我問過王伯行,他的口風很緊。看來他對王均瑤洗錢的事情並不知情。”

    顧允知道:“他是王均瑤的哥哥,也許王均瑤不想讓自己的親人冒險,所以一直瞞著王伯行。”

    喬振梁道:“雖然如此,王伯行也不是沒有責任,因為親情的關係,他給王均瑤提供了不少的庇護和便利,就算沒有金錢上的腐敗,政治上也說不清楚,很多時候,政治上的腐敗比金錢的腐敗更加可怕,給國家造成的損失更大!”

    張揚道:“當務之急,一定要抓住王均瑤,絕不能讓她逃掉。”

    喬振梁道:“你有沒有掌握她犯罪的確實證據?就算你抓住她,能夠證明她有罪嗎?”

    張揚道:“這一次,我絕不會放過她!”

    喬振梁歎了口氣,低聲道:“你啊,這次在美國真是惹下了不小的風波,連外交部都知道了你的事情。”

    張揚道:“喬書記,隻要抓住王均瑤,你怎麼處理我我都沒意見。”

    喬振梁反問道:“我為什麼要處理你?他們說你去了美國,我又沒看到,他們說你襲警,說你是間諜,拿出證據來啊,我們不能聽他們的一麵之詞,讓那幫美國佬到這來抓你啊,我沒什麼意見,不過在中國的土地上,你是個奉公守法的中國公民,是一名優秀的黨員,一個出『色』的年輕幹部,小子,好好幹吧,美國有什麼好?沒事就別去瞎鬧了,下次想出國,澳洲、非洲,大不了南極洲,非得去美利堅幹什麼?”

    顧允知聽到喬振梁的這番話,心中感到一陣安慰,喬振梁的立場很明確,他會罩著張揚,他是平海省的一把手,隻要他說不,沒有人敢動張揚分毫,更重要的是,他的背後還有喬老,沒有人敢不給喬老麵子。

    喬振梁道:“好好放個假吧,剩下的事交給我來做,等你回去上班的時候,會發現南錫已經晴天了。”

    張揚陪著顧允知回到秋霞湖別墅,睹物思人,看到這棟別墅,想起自己過去和顧佳彤的種種甜蜜,張揚的內心痛到了極點,顧允知低聲道:“佳彤房間內的東西我都沒有動過,你去看看,挑選一些當紀念吧。”

    張揚嗯了一聲,他來到顧佳彤的房間內,推開房門,看到牆上的照片,淚水就止不住的落了下來,張揚自問是個堅強的人,可是顧佳彤的離去讓他幾乎崩潰,他始終認為佳彤的不幸是自己造成的。望著牆上桌上的一張張照片,張揚不忍再看,他關上房門,來到客廳內,看到顧允知一動不動的坐在沙發上,顧允知的雙目也有些發紅。

    張揚走了過去,忽然雙膝一曲跪在了顧允知的麵前,他哽咽道:“爸……在我心底,佳彤已經是我的妻子,永遠不會改變……”

    顧允知用力咬了咬嘴唇,他伸出大手撫『摸』了一下張揚的頭頂,低聲道:“張揚,不必自責,佳彤的死不是你造成的,我知道她對你的感情,正因為此,我相信如果她在天有靈,她希望你活得快樂幸福,而不是整天都活在內疚和痛苦之中,答應我,忘了佳彤,好好活下去!”

    張揚用力搖頭,他含淚道:“是我的緣故,是我害死了佳彤!”

    顧允知雙眉擰起,忽然怒吼道:“你是男人,一個男人無論發生了什麼?無論遇到了怎樣的挫折都不可以消沉下去,你口口聲聲說你愛佳彤,那就要挺起胸膛,做出點事業給我看一看,給佳彤看一看,讓所有人知道,佳彤沒有選錯人,讓佳彤的在天之靈感到安慰!”

    張揚道:“我會!”

    顧允知道:“好,我信你!”

    顧養養不知何時推門走了進來,看到眼前的場麵,不知發生了什麼,她驚聲道:“爸!”

    顧允知和張揚這才意識到她的到來,顧允知讓張揚站起身,他向女兒道:“養養,來,爸告訴你一件事,在你姐姐發生意外之前,她和張揚已經訂婚了,張揚是你的姐夫!”

    顧允知和張揚商量之後,就在別墅的後院內為顧佳彤修建了一座衣冠塚,將他們從美國帶來的一些遺物埋在其中,顧允知不想女兒孤單,石碑由張揚親手所書,上寫亡妻佳彤之墓。

    顧佳彤的離去對張揚心理的打擊是巨大的,他一個人站在顧佳彤的衣冠塚前呆呆站立著,整整一個下午都沒有移動一下。

    顧養養和顧允知在遠處看著他,顧養養有些擔心道:“爸,他會不會有事?”

    顧允知低聲道:“他很堅強,給他一些時間,讓他好好冷靜一下。”

    就在所有人到處尋找海瑟夫人的時候,海瑟夫人打來了電話,她主動將自己的藏身之處告訴了警方,原來她並沒有離開南錫,就藏身在南錫君緣大酒店,公安局長趙國強親自率隊前去,可當他們推開海瑟夫人所在的房間,發現海瑟夫人已經『自殺』了,誰都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結局。張揚聽到消息後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屍體已經被警方運走,趙國強看到張揚,主動走了過來,他有些無奈道:“又是你,看來你真想轉行當警察了!”

    張揚道:“王均瑤呢?”

    趙國強道:“死了,屍體已經送去解剖了!”

    張揚對此抱有高度的懷疑,他大聲道:“怎麼可能,這樣陰險狡詐的一個女人怎麼可能『自殺』?你有沒有看清楚?”

    趙國強聽這話可有些不順耳了:“你什麼意思啊?合著我跟她串通一氣騙你是不是?”

    張揚道:“她如果『自殺』,為什麼不在別墅『自殺』,非得要跑到君緣大酒店,非得要給你們警方打完電話在『自殺』?這是不是一個圈套,死的到底是不是她?”

    趙國強道:“我看過死者,應該不會錯!”他看到張揚還是不死心,拿出一張死者的照片遞給他。

    張揚仔細看了看那張照片,照片上的死者果然是王均瑤無疑,他喃喃道:“怎麼可能?這女人怎麼死了?”

    趙國強也聽說他和顧佳彤的事情了,雖然趙國強對張揚一直都有成見,可看到他這幅失魂落魄的樣子也覺著有些可憐,低聲道:“也許她覺著自己罪孽深重,無法逃脫懲罰,所以就選擇『自殺』了。”

    張揚道:“沒理由啊!”

    趙國強道:“你再不相信,可以去驗屍房查看屍體。”

    張揚真的去了,他不相信,怎麼都不能相信,海瑟夫人這樣就死了,實在太便宜她了,他曾經無數次設想過自己一刀將海瑟夫人頭顱砍下來的情景,可她居然就這麼死了,不給他複仇的機會,毫無征兆,毫無理由的就走了。

    望著臉『色』蒼白的那具屍體,張揚瞪大了眼睛,仔仔細細的看,眼前死去的女人的確是王均瑤,張揚對這個女人可謂是恨之入骨,他下定決心要找到她,親手殺掉她為顧佳彤報仇,可想不到最後的結果會是這樣,張揚整個人傻了一樣,一時間腦子『亂』糟糟一團,這些天以來,他都將為顧佳彤複仇視為自己的目標,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正是這個念頭支撐著他,讓他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考慮其他的事情,可現在一切瞬間結束了,悲傷和無奈一股腦的湧上了他的心頭,他雙腿發軟,險些沒坐倒在地上。

    趙國強看出他有些不對,低聲道:“你沒事吧?”

    張揚搖了搖頭,失魂落魄的走出門外,穿過馬路的時候,險些被汽車給撞到,司機『露』出頭來罵道:“你他媽長眼睛了沒有……”粗話剛剛說出來,就認出這位差點被自己撞到的竟然是體委主任張揚,那司機嚇得魂都飛了,揚起手就給了自己一個耳光:“張主任,對不住啊,我真沒認出是您!”

    張揚根本沒有聽到他說什麼,繼續向前走去,剛剛來到驗屍房的程焱東看到了張揚,他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張揚的手臂道:“張主任,你沒事吧?”

    張揚看了看他,頭腦稍稍冷靜了一些,他低聲道:“沒事……我想靜靜……想一個人好好靜一靜!”

    

Snap Time:2018-07-22 09:23:21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