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六章同樣手段(下)


    第六百四十六章【同樣手段】(下)

    楚嫣然一方也沒有接到張揚的電話,楚嫣然站在貝寧財團位於曼哈頓總部的辦公室內,呆呆望著落地窗外,悵然若失,紐約的天空陰雲密布,一場風雪又要來臨。她眼前的景物變得朦朧起來,卻是因為奪眶而出的淚水,外麵響起敲門聲,楚嫣然慌忙抽出紙巾,擦去淚水:“進來!”

    關芷晴從外麵走了進來,她一眼就看出楚嫣然剛剛哭過,目光也投向窗外,輕聲道:“外麵下雪了!”

    楚嫣然道:“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平安離開。”

    關芷晴安慰她道:“他武功這麼厲害,美國警察肯定拿他沒有辦法,當初在布法羅,這麼多警察對他進行追擊圍堵,一樣被他從容逃掉,今天有這麼多人幫他,他一定不會有事。”

    楚嫣然笑得很勉強,雖然她也堅信張揚沒事,可是她仍然很擔心。

    關芷晴道:“以後打算怎麼辦?”

    楚嫣然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我不知道該怎樣去麵對他!”

    關芷晴道:“拋開感情泛濫這一點而言,他還是一個不錯的人!”張揚為了顧佳彤,能夠舍生忘死來到美國,不惜一切的查出她被害的真相,並為她複仇,足見張揚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可他對顧佳彤的有情有義,卻讓楚嫣然對他們之間曾經擁有的感情產生了一種無法確定的感覺,她甚至不能確定張揚是否真的愛過自己,他們之間曾經擁有的那份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楚嫣然道:“他平安就好,也許我們還可以做朋友。”

    關芷晴對楚嫣然這位閨蜜十分的了解,知道她對張揚的感情至深無可替代,否則當初也不會出麵讓自己去幫助張揚,關芷晴輕聲道:“你忘不了他,既然不能忘,還是順其自然的好,不用抵觸,也不用戒備,任憑感情自然而然的發展,我看得出,他對你的感情一樣很深。”

    楚嫣然淡然道:“我不相信了……”

    除夕之夜很多人都坐臥不寧,一些消息甚囂塵上,前南錫市公安局長唐興生在美國被殺,他掌握的證據已經送回國內,這些證據涉及到諸多官員,一時間南錫市的官員人人自危。

    前常務副市長陳浩的身體狀況很差,肺癌手術後不久在體內又發現了淋巴轉移,這可能是他人生的最後一個春節。或許家人也意料到這件事,三十這天特地把他從醫院接到了家,和往年門庭若市的場麵相比,今年他的家冷清了許多,確切地說除了他的外甥石勝利以外,壓根就沒人過來給他拜年,從這一點來說,石勝利還算是有良心,零點鞭炮響起的時候給他打了個電話,陳浩很感動,在過去他的感情沒那麼脆弱,可人在困境中的時候,哪怕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舉動都會讓他感動,家人都睡去的時候,陳浩一個人麵對著電視發呆,他也聽說了外麵的傳言,唐興生死了,他手記錄的南錫官員腐敗貪汙的材料全都被國家掌握,這些日子,他的腦海經常閃回過去發生過的事情,陳浩認為,他之所以有今天全都是報應,過去他以為自己已經得到了應得的報應,可以安安穩穩的去死,雖然看不到聽不到,可是他能想象到自己死後,追悼會上領導們對他一輩子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工作成績的肯定,可現在他忽然意識到自己沒機會了,發生過的事情終究蓋不住,無論早晚,終於還是會被曝光,人在即將麵臨死亡的時候,思想會發生劇大的轉變,陳浩正是這樣,他開始反思自己,他開始為過去做過的一些事感到內疚,他覺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陳浩就這樣孤獨的坐著,他的手哆哆嗦嗦拿起了電話,陳浩撥打的是省長宋懷明的電話。

    宋懷明此時正抱起一個新生的嬰兒,他和柳玉瑩的兒子,已經人到中年的宋懷明此時笑得像一個孩子,隻有將這個新生命抱在懷中,他才意識到自己對這個孩子到來的期待,才能夠體諒到為什麼妻子當初堅持要留下這個孩子的苦衷,宋懷明的雙目濕潤了,他將哇哇啼哭的兒子交給嶽母,激動地向護士道:“我愛人她怎樣?”

    護士笑道:“宋省長放心,夫人很好,等會兒就會回去。”

    見到母子平安,嶽父柳長治也忘記了剛才的不快,搶著去抱孫子,笑得合不攏嘴。

    電話鈴聲提醒宋懷明,今天對平海來說是個非同尋常的日子,他本以為會是省的電話,可拿起電話才知道打電話來的是前南錫市常務副市長陳浩。

    陳浩的聲音充滿了不安:“宋省長,我是南錫市的陳浩……”

    宋懷明笑道:“陳浩啊,你好,新年好啊!”

    陳浩顫聲道:“宋省長……我……我有罪……”

    宋懷明的笑容凝結在臉上,低聲道:“你不用緊張,有什麼事情隻管對我說。”

    陳浩穩定了一下情緒道:“我要揭發南錫市市委書記徐光然違法『亂』紀貪汙受賄的重大罪行!”

    宋懷明內心一驚,雖然他早就對喬振梁的這次行動有了心理準備,可這件事的初『露』眉目還是讓他震驚不已,徐光然是南錫市市委書記,是平海政壇一個相當重要的人物,一個掌握著南錫八百多萬人口的領導者,如果他有貪汙受賄行為,那麼整個南錫政壇,不!應該說整個平海政壇必將迎來一次暴風驟雨。

    宋懷明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他的目光中充滿了歉意。

    嶽父柳長治從宋懷明的目光中已經明白了什麼,歎了口氣道:“你去吧,工作要緊,不能耽擱啊!”

    宋懷明點了點頭,他低聲道:“爸,媽,好好照顧玉瑩,我會早點回來。”

    負責盯住海瑟夫人的是南錫市河西公安分局局長程焱東,他是接到上級命令之後率領公安人員將海瑟夫人的別墅包圍,這一夜海瑟夫人那邊始終沒有任何的動靜,天蒙蒙亮的時候,公安局長趙國強打來了電話,詢問這邊的情況,程焱東道:“麵沒什麼動靜,零點的時候有兩個人出來放炮,還專門向我們這邊看了看,直到現在也沒有一個人進出。”

    趙國強道:“辛苦了,一定要盯住她,禁止任何人出入。”

    程焱東道:“放心吧,我一定會盯緊他們。”就在他和趙國強通話的時候,三輛掛著外牌的克萊斯勒汽車緩緩來到了別墅前,在距離門前二百米處遇到了警察的阻攔。

    程焱東看到有情況發生,匆忙走了過去,第一輛車的車窗緩緩落下,一名金發碧眼的老外『操』著熟練的中國話道:“為什麼要攔住我們的去路?我們是美國駐中國上海領事館的,中間那輛車坐著我們的領事先生。”

    攔車的警察一聽對方這麼大的來頭都有些愣了,目光全都轉向程焱東,程焱東道:“因為發生了一些事,上級部門嚴禁任何人出入這一區域。”

    中間那輛車的車門緩緩打開,美國駐上海領事館總領事亞德勒一臉怒容的走了出來,他拿出自己的證件遞給程焱東,大聲道:“海瑟夫人是我的朋友,我們夫『婦』接受她的邀請前來做客,難道不可以嗎?你們這是對人權的蔑視,我要抗議,我要向你們的外交部提出嚴正抗議!”

    程焱東知道這件事相當的棘手,他仍然堅持道:“對不起,領事先生,這兒是中國,還請你尊重我們的規則。”

    亞德勒大聲道:“尊重你們的規則?我現在就要進去探望我的朋友,你想製造國際爭端嗎?”

    別墅外的爭執自然引起了海瑟夫人的注意,她微笑望著外麵的情景,輕聲道:“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同樣是領事館,美國領事館要強硬的多。”

    龍貴道:“夫人,應該走了!”

    海瑟夫人點了點頭。

    程焱東已經猜度到亞德勒前來的目的,海瑟夫人是美籍,亞德勒一定是想幫助她脫身,上頭已經給他下了命令讓他嚴禁一切人出入這,程焱東在原則的堅持上絕不退讓,他將亞德勒的證件歸還給他,微笑道:“領事先生,對不起,如果你有意見,大可向我們的上級部門進行投訴,我們是公安人員,執行命令是我們的本份,在沒有接到上級通知之前,所有人等一概不許入內。”

    亞德勒看到自己的身份根本沒有起到任何的威懾作用,他也有些惱火了,指著程焱東大聲咆哮起來。

    程焱東隻當聽不見,向手下人下令道:“嚴格執行命令,上級沒有改變命令之前,我們遵照指示。”說完他就鑽入了自己的警車,你亞德勒咆哮也罷,罵人也罷,我隻當聽不見。

    海瑟夫人看出外麵的情形有些不對,警方根本不理會美國領事館的那些人,堅持把他們的車輛攔在外麵。

    海瑟夫人道:“這些警察倒是不好對付。”眼前的一切已經表明,相關部門決定向她下手了。

    龍貴道:“夫人,咱們走吧!”

    就在程焱東和那幫美國佬僵持不下的時候,別墅失火了,火光衝天。所有人都愣了,誰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別墅會突然失火,程焱東率先反應了過來,撥打火警電話的同時,號召所有警員衝過去救火,他們剛剛趕到別墅前方,一輛蘭德酷路澤吉普車從車庫內衝了出來,瘋狂的衝向前來救火的警員,所有人紛紛避讓,吉普車衝向別墅外麵的道路。

    一輛警車試圖去阻截它,被吉普車一下就撞開。

    程焱東怒吼道:“去追它!”警察紛紛上車,這次他們前來的一共有四輛警車,除了現場留下兩名警察,其他人全都去追趕那輛逃走的吉普車。

    美國領事館的那幫人自然無人顧及,總領事亞德勒望著前方熊熊燃燒的別墅也愣了,他嘴嘟囔著:“我要抗議,我要向你們的『政府』提出嚴正抗議……”

    海瑟夫人並沒有在那輛吉普車內,人要懂得居安思危,修建別墅之初,她就給自己留下了一條後路,開始的時候她本想借助美國領事館的幫助離開,隻要順利抵達領事館,她就獲得了庇護。可程焱東的堅持讓她的計劃破滅,於是她讓司機利用吉普車引開警方的注意,自己則從別墅的地下通道來到了相隔不遠處的別墅內,從那坐上一輛普普通通的桑塔納轎車,從容離開。海瑟夫人的手法和張揚當初從紐約領事館離開出奇的相似,不過張揚麵對的困難要比她大的多。

    程焱東率領公安幹警追上那輛吉普車的時候才知道中了海瑟夫人的調虎離山之計。

    海瑟夫人轉過身,望著遠處熊熊燃燒的那座別墅,輕聲歎了一口氣道:“好好的一座房子就這麼沒了!”

    負責開車的龍貴低聲道:“房子沒了可以再建,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海瑟夫人搖了搖頭,拿起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電話撥通之後,她輕聲道:“事情敗『露』了,黎叔死了,唐興生把知道的一切都供出來了!”

    電話中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我早就警告過你,不要被仇恨蒙蔽雙眼,你為了報仇一意孤行,讓我們蒙受了多麼大的損失?”

    海瑟夫人冷冷道:“事情沒有發生在你的身上,如果死去的是你的親人,你會怎麼想?你會怎麼做?”

    “我要你消失!馬上消失,抹掉國內一切和你有關的東西!”

    “不!”海瑟夫人尖聲道。

    電話中傳來對方冷酷的笑聲:“你可以說不,但是你不要忘記,在這世上,你還有一個兒子!”對方說完馬上掛斷了電話。

    海瑟夫人握著電話,呆呆坐在那,過了許久都沒有回過神來。

    龍貴一邊開車一邊從反光鏡內擔心的看著主人。

    海瑟夫人沉默了足有十多分鍾,方才低聲道:“離開這……離開這……”

    

Snap Time:2018-07-20 03:29:03  ExecTime:0.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