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四章敲山震虎(下)

  
  第六百四十四章【敲山震虎】(下)
  麥克笑了起來,他伸出手捏住白誌軍的麵頰道:“國際公約,國際公約規定允許領事館內藏匿間諜嗎?你配合間諜進行諜報工作,危害美國的利益,幹擾我們的工作,對我們fbi工作人員造成了人身威脅,你已經違反了我們國家的安全法。”
  白誌軍怒道:“你們這麼多人對付我一個,居然說我威脅到你們的人身安全,真是賊喊捉賊,我要抗議,我要嚴正抗議!”白誌軍提出抗議的時候,雙目眼巴巴向領事館的方向望去,讓他奇怪的是到目前為止領事館還沒有任何的反應,難道他們真的要放棄自己了?
  總領事舒英痤u暫的憤怒之後很快就冷靜了下來,這件事並不簡單,美國人既然敢找到領事館來,證明他們已經掌握了確實的證據,張揚來到領事館的事情肯定泄『露』了出去,舒英睇{為這件事極有可能是內部的工作人員泄『露』出去的,白誌軍在門外被美國警察搜身拘捕,舒英皕穔M很生氣,他差一點就衝出去和對方理論,可他馬上又想到,對方抓捕白誌軍反而是一件好事,白誌軍的記錄清清白白,美國人挑釁找錯了對象,白誌軍找到他們不公平的對待,剛好自己找到了一個譴責美方的理由,舒英琱w經有了充分的理由向美方表示抗議,國與國之間的外交從根本上就是利益的博弈。
  白誌軍在領事館門外被美國警察搜身的時候,張揚並不知道,他換上了領事館給他的衣服,把身上那套偷來了西服扔在地上,上裝在他跳入海堛漁伬埭N已經丟掉了,不過他在紅五月從那名嫖客身上得來的錢夾還在,張揚取出其中濕漉漉的美鈔,媊捘晹陷X張名片,張揚不認識英文,把名片扔到一邊,目光落在從黎叔那堭o來的黑『色』皮箱上,箱子上有密碼,不過這難不住張揚,這廝最擅長的就是暴力拆解,沒費多大功夫,他就將皮箱打開,皮箱密閉的很好,張揚拖著皮箱遊了這麼遠的距離,媊悀@點水都沒有進入,皮箱內十幾個天鵝絨布袋中,全都裝著鑽石,張大官人雖然不是什麼珠寶專家,可單從這些鑽石的大小上已經看出這箱東西絕對價值連城,此外還有幾把鑰匙。既然黎叔能夠把鑰匙和鑽石帶在一起,足以證明這些鑰匙是相當重要的。
  外麵響起敲門聲,張揚慌忙將皮箱合上,清了清嗓子道:“進來!”
  田玲神『色』緊張的走了進來。
  張揚馬上意識到情況有變:“玲姐,怎麼了?”
  田玲道:“外麵來了好多警察,還有fbi,他們把領事館的各個出口都封鎖住了,你千萬不要現身,就呆在房內。”
  張揚皺了皺眉頭道:“這堿O中國領事館,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做?”
  田玲道:“總領事正在和美方交涉,我看這件事很麻煩,不過你放心,隻要你躲在領使館內,他們應該不會拿你怎樣。”
  張揚起身道:“我的護照辦好了沒有,好了我就有了合法的進出境權力,我不怕他們,我去找美國佬算賬。”
  田玲驚慌道:“張揚,千萬別去,你要搞清楚,你現在不僅僅是襲警那麼簡單,如果隻是襲警,美國人最多會把你驅逐出境,可fbi找上了你,隻要被他們抓住,他們就會以間諜罪起訴你。”
  張揚道:“fbi怎麼著?我又沒從事任何間諜行動,他們總不能信口胡說吧?”
  田玲道:“這堿O在美國,他們就算想栽贓陷害你,我們又能有什麼辦法?”
emsp; 此時趙天才也走了進來,他呆的房間臨窗,從房間內清楚的看到了白誌軍被美國人搜身並拘捕的情景,慌忙過來通知張揚。
  田玲看到趙天才進來,歎了口氣,叮囑張揚道:“總之你們兩人要記住我的話,就呆在房間堙A哪堻ㄓㄢ\去。”
  趙天才低聲將剛才看到的事情說了,張揚一聽就火冒三丈,這幫美國人真是欺人太甚,他是國安工作人員不假,可他這次來美國純粹是為了私人恩怨,壓根沒有從事間諜活動的意思,卻想不到被fbi黏住了不放,張揚怒道:“惹惱了我,我把白宮給他們掀了。”
  趙天才道:“這堿O領事館,美國人再囂張他們也不敢衝進來,我看咱們還是聽田小姐的話,老老實實在房間內呆著。”
  張揚怒道:“呆著幹什麼?當縮頭烏龜嗎?中國人的臉都讓我們給丟完了。”
  趙天才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目光落在地麵上,他拾起了那幾張名片,看了看,然後又拿起了地上的皮夾,愕然道:“這些東西你哪堭o來的?”
  張揚道:“昨晚在紅五月偷那個嫖客的衣服,順手牽羊弄來的。”
  趙天才道:“這人應該是紐約州參議員薩德門托!”
  張大官人聽得糊婼k塗:“你說啥?啥托兒?”
  “薩德門托,你說的這個嫖客可能是參議員薩德門托。”
  張揚一聽頓時來了精神:“參議員是不是很有影響力?”
  趙天才用力點了點頭道:“別人我不清楚,可是這個薩德門托卻是紐約州最有影響力的一個,聽說很有希望當選下屆的州長。”
  張揚道:“他這種身份居然下作到去嫖『妓』,難道不怕被人認出他的樣子?”
  趙天才道:“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可能他就好這一口兒,難道國內沒有官員嫖娼的事情?”
  張揚回想了一下,昨天還有一個保鏢在門口為他站崗放哨,普通人物肯定沒有那麼牛『逼』,嫖娼還有人幫忙望風,張揚拾起地上的名片:“天才,你小子真是天才,哈哈,給他打電話,麻痹的,這個老『淫』棍,得讓他幫忙出點力!”
  趙天才道:“可是咱們沒有證據啊,他未必會相信。”
  張揚道:“做賊心虛,做『淫』賊的心底更虛,我了解這些當官的,為了保住麵子和位子,他們根本不敢妄動,給他打電話,嚇唬嚇唬這孫子!”
  趙天才拿起手機按照上麵的號碼打了過去,電話打過去之後,響了好幾聲才有人接電話,趙天才聽到對方應聲之後,開門見山道:“參議員先生,我撿到了您的錢包!”
  對方聽到這句話馬上沉默了下去,好一會兒方才低聲道:“你想怎樣?”
  張揚也跟在旁邊聽著,可他一句都聽不懂,趙天才捂住電話低聲把對方的話翻譯給他,張揚道:“問他保鏢沒事吧?”
  趙天才道:“保鏢還好吧?”
  薩德門托此時已經確定對方肯定就是潛入房內偷走自己衣服,繼而打暈自己保鏢的那個人,他不禁害怕了起來,目光向四周看了看,雖然辦公室內隻有他一個人在,他還是有些慌張:“你究竟想怎樣?”
  趙天才按照張揚的意思道:“我的手上有一些錄音帶,還有一些照片,我想銷毀它,可是fbi卻想得到我手上的東西,現在我就在中國駐紐約領事館,美國警察和fbi把所有的出入口都封住了,每個進出者都要經過他們的嚴密盤查,我倒不是害怕被搜查,可是有些東西萬一讓fbi搜走,後果隻怕不堪設想啊!”
  薩德門托絕對是個老油條,他笑道:“這件東西對你沒有任何的用處吧?”
  趙天才道:“偶然收獲的驚喜,如果我可以順利離開領事館,這些東西就會永遠消失,我回到中國,從此和你井水不犯河水。”
  薩德門托道:“你知道有些事我說了不算,fbi是一個特殊的部門……”
  趙天才道:“你看著辦!”
  放下電話,趙天才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指著張揚道:“你可夠損的,小心惹火了參議員,他直接把你滅口。”
  張揚道:“借他一個膽子,咱們在領事館,他總不能派軍隊進來滅了我們?”他起身道:“走,去你房間看看外麵的情況。”
  兩人來到趙天才的房間,從窗口向外望去,卻見領事館外的警車似乎又多了幾輛,出入領事館的車輛全都要接受檢查,此時一輛加長林肯轎車來到了領使館前,幾名警察攔住。
  一名警察敲了敲司機位置的窗戶,粗聲粗氣道:“所有人下車,例行接受檢查!”
  車門緩緩打開了,一位身穿灰『色』大衣的老太太走了出來,那警察道:“轉過身去,雙手放在車上……”話音未落,那小老太太,輪圓了右手,一個大耳刮子就扇了過去,隻聽到啪!地一聲脆響,把那名大個子警察給打懵了,他怎麼都沒想到這老太太竟然敢動手襲警,他伸手想要去『摸』槍,老太太怒視他道:“混賬東西,把詹姆斯那個混蛋給我叫來,我倒要讓他看看,你們這幫廢物是怎麼對待他的教母的!”
  幾名警察都愣了,負責指揮的警察頭目看到那名老太太,頓時被嚇了一跳,那老太太何許人也,她是貝寧財團的總裁瑪格麗特,紐約警察總局的局長詹姆斯是她的教子,詹姆斯的父母過去都曾經是貝寧集團的員工,後來遭遇車禍,雙雙身亡,隻有詹姆斯幸免於難,從那以後,瑪格麗特就承擔了照顧他的責任,可以說瑪格麗特就是詹姆斯的再生父母。詹姆斯能夠登上紐約警察總局局長的位置,瑪格麗特也在其中出力不少,美國的政治是金錢政治,沒有金錢開道,詹姆斯也爬不到現在的位置,他把瑪格麗特簡直就看成親娘一樣。
  紐約警察大都知道這件事,瑪格麗特還拿出一千萬為紐約警察成立了一個基金會,很多警察都從基金會中得到過好處,貝寧財團在美國可謂是家喻戶曉,瑪格麗特過去一直將貝寧財團的總部設在曼哈頓,後來身體不好,幾年前才去了洛杉磯,享受那邊的陽光生活,不過她在曼哈頓這個金融中心的影響力仍在。
  知道瑪格麗特的身份之後,那名警察『摸』向槍套的手馬上尷尬的放了下來,借他天大的膽子他也不敢拔槍對準局長的教母啊。
  瑪格麗特道:“我現在要進入領事館辦事,你們全都給我讓開,耽誤了我的事情,你們誰擔當得起?”老太太發威,也是非同小可。
  現場的警察都是麵麵相覷,有人趕緊去打電話,局長應該不知道這件事,趕緊通報。
  這幫警察是不敢攔車,可fbi不吃這一套,麥克帶領兩名手下走了過來,他也知道老太太財大氣粗,對於這種社會名流隻能是先禮後兵,他滿臉堆笑道:“瑪格麗特夫人,你好,我是fbi……”
  瑪格麗特不等他把話說完就指著他的鼻子斥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你帶領這麼多人圍堵中方領事館,根本是在蓄意挑起兩國爭端,誰讓你這麼做的?總統親自下令嗎?需不需要我給他一個電話驗證這件事?”老太太的氣勢相當的霸道。
  麥克笑道:“夫人不必生氣,隻是例行公務!”
  “滾開!現在我走過去,我的車跟在我後麵開過去,誰敢攔住我的去路,誰就是對我蓄謀不軌,我就會控告他,你們誰有膽量跟我打官司?就算你們有膽量跟我打這門官司,我也保證你們會輸得很慘!”老太太說完,仰首闊步的向媊悃咱h,走到麥克身邊,伸出手一把就把麥克推到一邊:“滾開!中國有句俗話,好狗不擋道!”
  一幫fbi,一群美國警察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小老太太昂頭挺胸的走入了領事館,她後麵的那輛加長林肯轎車也跟在老太太身後緩緩駛了進去。
  

Snap Time:2018-10-23 04:39:39  ExecTime: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