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四章敲山震虎(上)

  
  第六百四十四章【敲山震虎】(上)
  張揚道:“很多官員都通過黎叔這條線洗錢,他們把子女送往國外,貪汙得來的黑錢通過黎叔的關係洗白,變成了合法收入,黎叔為他們洗錢,為他們辦理居留權,為他們安置在國外的生活,以此得到高額的利潤,唐興生的死可能是因為他掌握了太多的內情,黎叔從他的身上榨取到了不少錢,唐興生為了轉移這種壓力,他把手伸向了國內的一些幹部,他知道內情,『逼』迫那些人給他錢,所以終於激怒了這些人,對他生出了殺心。”
  顧允知的內心異常的沉重,一個唐興生不知要牽出多少人,黎叔負責在海外洗錢,國內的官員又是通過誰和他聯係?他不知道這時代是怎麼了?究竟是時代變了,還是人心變了?當初一個個握著拳頭對著黨旗宣誓的這群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違背他們的信仰,為什麼他們會逐漸的走向墮落?
  顧允知道:“有沒有王伯行的資料?”
  張揚低聲道:“他是王均瑤的親哥哥,王均瑤這個人,藏得很深,所以……”
  顧允知道:“我明白了,張揚,無論用怎樣的方法,你都要把唐興生的那份材料帶回國內,材料涉及到的這些人不會讓你順利達成願望的,你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
  張揚不無惋惜道:“可惜沒有找到王均瑤的犯罪證據。”
  顧允知輕聲道:“別考慮太多,你能平安回來就好!”
  雖然是大年三十,可是喬振梁卻沒有感到節日來臨的喜悅,顧允知剛剛打來的這個電話讓他的心埵p同壓了一塊大石頭,單單是張揚提供的幾個人名已經讓喬振梁無法安寢了,幾年前江城黎國正案他仍然記憶猶新,想不到南錫的領導層出現的事情比起江城更加的惡劣。
  顧允知深感慚愧,他領導下的平海經濟保持持續增長,可是在這光鮮的表麵下已經悄然埋藏下了諸多的隱患,他挖出了黎國正,清除了許常德,卻沒有發現南錫領導層的腐敗比起江城有過之而無不及,張揚得到的名單已經涉及到了南錫市的多名常委,這次事件影響之大,震動之廣會前所未有。他認為自己應該負有相當大的責任,雖然他已經離休,可是他在領導幹部的考核方麵存在嚴重的不足,沒有盡早發現這些隱藏在黨內的蛀蟲。可顧允知也知道,現在絕不是自我批評的時候,他給喬振梁提出了一個建議:“敲山震虎!”
  何謂敲山震虎?根據張揚提供的資料,王均瑤應該是洗錢集團的重要成員之一,黎叔已經死了,必須要果斷控製王均瑤,對公安廳廳長王伯行也要進行監管,喬振梁和顧允知商量之後,決定暫時對涉案名單保密,但是要泄『露』出一些風聲,讓這幫涉案人員人人自危,主動『露』出馬腳。
  大年三十的省常委會議選在省『政府』一招舉行,這還是很少有的事情,會議先是由省長宋懷明做了平海省工作的年度總結,因為就要新年的緣故,每個常委的臉上都洋溢著喜氣,發言也輕鬆自由的多。
  輪到喬振梁總結『性』發言的時候,喬振梁微笑道:“大家把手機都拿出來,交給秘書,我說話的時候,不喜歡有電話打擾。”
  常委們都有些奇怪,喬振梁道:“今天是除夕,何謂除夕?相傳在遠古時候,我們的祖先曾遭受一種最凶猛的野獸的威脅。這種猛獸叫年,它捕百獸為食,到了冬天,山中食物缺乏時,還會闖入村莊,獵食人和牲畜,百姓惶惶不可終日。人和‘年‘鬥爭了很多年,人們發現,年怕三種東西,紅顏『色』、火光、響聲。於是在冬天人們在自家門上掛上紅顏『色』的桃木板,門口燒火堆,夜堻q宵不睡,敲敲打打。這天夜堙A‘年‘闖進村莊,見到家家有紅『色』和火光,聽見震天的響聲,嚇得跑回深山,再也不敢出來。夜過去了,人們互相祝賀道喜,大家張燈結彩,飲酒擺宴,慶祝勝利。”
  在場的常委都是有閱曆的人,對這個傳說並不陌生,可是喬振梁現在氣定神閑的把這件事說出來,難道僅僅是為了科普那麼簡單?好像沒有必要吧?這位省委書記的葫蘆堥s竟賣得什麼『藥』?
  喬振梁道:“讓百姓惶惶不可終日的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想在座的大家都不『迷』信,大家應該不相信這世上真的有年這種怪獸的存在吧?”
  常委們都笑了起來,不過笑聲很輕,誰都聽出喬振梁話埵雩隉C
  喬振梁的語氣陡然變得嚴肅起來:“不過猛獸真的來了,我們身為平海的父母官是不是應該挺身而出,為老百姓除去這隻怪獸,為平海迎來一個安寧平和的新年?”
  所有常委都知道發生了很重大的事情,每個人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了。
  喬振梁道:“今晚大家全都在這媢L除夕,我會讓秘書處的同誌通知各位的家人,我相信家堣H都應該會理解我們,為大家舍小家,這是一個黨員的本分!”喬振梁說這話的時候,目光盯住了王伯行:“大家不用擔心自身的安全,高仲和同誌會負責今晚的治安。”
  這是一個明顯至極的信號,喬振梁針對的是王伯行,王伯行身為公安廳廳長此前對喬振梁的決定一無所知,喬振梁繞過他直接向公安廳副廳長高仲和下令,這擺明了就是對王伯行的不信任。
  王伯行的臉『色』有些變了,心說你喬振梁如果有證據大可以雙規我,為什麼要擺下這樣的局麵?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喬振梁沒有任何的證據,他在虛張聲勢。
  紀委書記曾來州的臉『色』也不好看,喬振梁這麼做等於行使了紀委的權力,難道他連自己也不信任?
  在平海省常委們全都留在省『政府』招待所開會的時候,一些小道消息已經悄然散播了出去,省常委中有人被雙規,這一消息迅速傳遍了平海省內。
  王均瑤靜靜坐在南錫的別墅內,她裹著裘皮披肩,沐浴著午後的陽光,溫暖的陽光並沒有讓她感到溫暖,她的手很涼,剛剛她已經收到了黎叔被殺的消息,這一消息讓她感到十分的突然,在美國的土地上,以黎叔的實力,竟然命斷張揚之手,是他過於輕敵,還是張揚太厲害,如今這一切都不重要了,真正讓王均瑤擔心的是唐興生留下的證據。唐興生的證據會涉及到平海的不少官員,這些證據如果大白於天下,這些官員通過境外洗錢組織洗白貪汙款的事情就會曝光,她和她的集團利益就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如果讓國內的貪汙官員們看到他們的洗錢網絡並不安全,誰還會放心把貪汙款交給他們?
  龍貴來到王均瑤麵前,看得出他有些緊張,低聲道:“夫人,外麵來了好多警察。”
  王均瑤淡然笑道:“有警察又怎樣?我們又沒犯法?”
  龍貴道:“黎叔會不會說什麼?”
  王均瑤道:“他能說什麼?他手堣S沒有關於我的證據。”她自認為做得很小心,就算是黎叔的手上也沒有自己任何的證據。
  “可是……”
  王均瑤道:“沒什麼可是,也沒什麼好怕,就算唐興生手埵釣Ы瓴琚A那些證據根本牽涉不到我們,現在的中國法製已經越來越完善了,沒有證據,他們不能胡『亂』抓人,莫須有的時代早就過去了。”其實王均瑤的內心並沒有她表麵表現出來的鎮定,她聯係不到大哥,大哥應該出了事。
  龍貴道:“夫人,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堙A如果等到張揚回來就晚了。”
  王均瑤怒視龍貴:“他可以回來嗎?我要讓他永遠無法踏足中國的土地。”
  舒英琤普q著張揚,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給國家帶來了多大的麻煩?”
  張揚道:“不覺得!”
  舒英盚D:“你小子啊!”他和顧允知是多年的老友,因為顧允知交代在先,他也不好對張揚深責,他歎了口氣道:“你們的護照,我已經讓人在補辦,準備一下,馬上把你們送回國內。”
  張揚道:“給您添麻煩了!”這廝總算知道說句客氣話,舒英甯O自己人,而且又是紐約領事館總領事,隻有通過他的幫助,自己才能順利返回國內。
  此時田玲慌慌張張走了進來,她向舒英盚D:“領事,外麵來了不少的警察,他們懷疑我們領事館藏匿罪犯。”
  舒英睍K了皺眉頭:“來的這麼快?”
  張揚道:“我去看看!”
  舒英睎了他一眼道:“你老老實實呆在這堙A他們不會闖進來的,你少給我添『亂』就好!”這小子真是讓舒英睎Y疼不已。
  舒英琩茖儢漼ぜ]的大門處,果然看到外麵停了不少的警車,他怒道:“真是胡鬧,我要向美國外交部提出抗議!”
  田玲道:“他們並沒有進入領事館範圍,沒有違反國際公約。”
  舒英睄菑F口氣,看來張揚和趙天才藏身領事館的事情終究還是被發現了。
  就在這時候,白誌軍開車從外麵采購年貨回來,還沒有靠近大使館就被警車攔住了,一名黑人警察拍了拍他的車窗道:“下車,例行檢查!”
  白誌軍落下車窗,出示自己的證件道:“我是中國駐紐約領事館的工作人員……”
  “下車!”對方怒吼道。
  白誌軍無奈,隻能下車,兩名警察開始對他的車輛進行搜查,白誌軍看著有些惱火,他大聲抗議道:“我有理由提醒你們,你們已經違反了國際公約。”
  一名警察冷冷看著他,忽然擰住他的手臂,『逼』迫白誌軍趴倒在汽車上,大聲命令道:“岔開雙腿,現在我懷疑你暴力襲警,我要拘捕你!”
  白誌軍怒吼道:“混蛋,放開我,放開我!”他畢竟力量單薄,加上就他自己一個人,對方幾名警察一擁齊上已經給他上了手銬。
  白誌軍被銬的時候,fbi的一幫人都坐在汽車內笑眯眯旁觀著這媯o生的一切,一名聯邦特工提醒麥克道:“頭兒,這堿O中國領事館,是不是要考慮一下可能引起的國際影響?”
  麥克冷笑道:“我們沒有違反國際公約,沒有衝到領事館內抓人已經給足了他們麵子,這個家夥和那名間諜是一夥的,你們難道忘記了,我們在馬路上一動不動的躺了整整十二個小時。我們雖然不能衝進去抓人,可是我們可以嚴格盤查領事館的進出人員,我會讓他們不得安寧。”
  白誌軍被抓就發生在領事館的大門前,舒英甯搕F個清清楚楚,他肺都要氣炸了,這幫美國鬼子欺人太甚,他本想衝出去抗議,可作為一個領事在關鍵時刻還需要保持最基本的冷靜,對方前來挑釁的目的就在於張揚,在這一點上,他的確為張揚提供了庇護場所,舒英睌鄖郊h打電話,他要向美國外交部提出嚴正抗議。
  白誌軍的身上並沒有任何可疑的東西,但是警察顯然接到了命令,並沒有就此放過他的意思,仍然拖著他向警車走去,白誌軍怒道:“你們幹什麼?放開我,放開我!”
  此時他看到那名fbi的頭目麥克向他走了過來,白誌軍頓時明白了,這麼多警察來到這堥禱D偶然,應該是fbi有目的策劃的一場陰謀事件。
  麥克來到白誌軍麵前,笑著點了點頭道:“白先生,咱們又見麵了?”
  白誌軍毫不畏懼的瞪著麥克,畢竟這堿O在領事館門口,他的底氣也足一些,白誌軍大聲道:“你們現在的行為已經違反了國際公約,不知道你是代表個人,還是代表美國『政府』,我有必要提醒你,你正在製造一場外交爭端!”
  

Snap Time:2018-10-17 17:54:37  ExecTime: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