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三章一寸短一寸險(上)

  
  第六百四十三章【一寸短一寸險】(上)
  張大官人很快就有了反應,男人本能,在這種場合下誰也抗拒不了,更何況梅蘿本身就是一個『性』感的尤物,張揚向後撤了撤,他抓住梅蘿想要進一步行動的手。
  梅蘿撅起紅唇道:“想不想感受一下我的服務?”
  張揚笑道:“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這話顯然傷到了梅蘿的自尊,她的笑容有些尷尬,不過她還是表現出良好的職業素養:“先生喜歡什麼類型的?”
  張揚道:“有沒有小一點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梅蘿的表情有些錯愕,她想不到這個英俊的年輕人也有這種變態的癖好。張揚拿出兩百美元遞給她。
  梅蘿接過錢,輕聲道:“你想要雛『妓』?”
  張揚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梅蘿道:“這件事都是安吉拉負責,可是她今晚不在。”
  張揚道:“我需要提供上門服務。”
  梅蘿道:“那必須要老板點頭!”
  張揚想見的就是老板湯瑪斯,梅蘿的這句話正合他意,他又拿出三張美鈔遞給了梅蘿。
  金錢的確比語言有效得多,梅蘿道:“我帶你去見他!”
  湯瑪斯的辦公室位於紅五月五樓,梅蘿帶著張揚來到辦公室門外,有兩名黑人保鏢在外麵值守,看到梅蘿帶人過來,他們迎了上來,示意要張揚舉起手,例行搜身,沒想到一個『妓』院老板居然還有這麼大的派頭。
  張揚舉起雙手,讓他們仔細搜查了一遍,確信張揚的身上沒有攜帶武器,兩人才允許張揚進入辦公室,梅蘿雖然是紅五月的工作人員,一樣也遭到了搜身,由此可見湯瑪斯為人相當的謹慎。
  湯瑪斯的辦公室很大,足有一百平方,牆壁上掛滿了油畫,清一『色』的人體,倒是配的上他的專業。湯瑪斯坐在寬大的大班桌後,目光正注視著桌上的電腦,從電腦屏幕上可以看到許多房間的情況,湯瑪斯幾乎在每個房間內都安裝了監控攝像,他的手奡x握了不少上流人物的把柄。聽到腳步聲,他抬起頭,湯瑪斯四十六歲,是西方人中少見的矮個子,頭頂已經禿了,戴著一副高度近視眼鏡,他看到梅蘿,笑道:“梅蘿,我的寶貝兒,看看你給我帶來了哪位尊貴的客人。”
  梅蘿把張揚想要提供雛『妓』上門服務的事情說了,湯瑪斯上下打量著張揚,他撇了撇嘴唇道:“先生,我想你搞錯了,我們是不提供未成年人服務的。”他和張揚不熟,對他充滿了戒心。
  梅蘿臨時充當了翻譯的角『色』。
  張揚道:“湯瑪斯先生,黎叔介紹我過來的。”
  湯瑪斯聽完這句話,臉『色』突然一變,他頓時意識到這件事有些不妙,這種事涉及到個人的隱私,黎叔怎麼可能說出去。他慌忙拉開抽屜想要去拿手槍,可他的手剛剛觸及手槍,張揚就衝了上來,抬腳踹在大班桌上,沉重的大班桌被張揚一腳踹得向前移動,撞擊在湯瑪斯的胸口,湯瑪斯連人帶椅子摔倒在地麵上。
  梅蘿嚇得尖叫一聲。
  門外的兩名保鏢聽到動靜慌忙衝入辦公室內,張揚騰空跳躍而起,雙腿分別踢在他們的胸膛,兩名保鏢遭受重擊,頓時摔倒在地上失去了反抗能力,張揚拾起地上的手槍,瞄準了想要逃走的梅蘿:“乖乖聽話!”
  梅蘿嚇得站在那堙A雙腿發軟,如果不是依靠背後牆壁的支撐恐怕早就癱軟在地上了。
  湯瑪斯爬著去拿手槍,張揚來到他身邊,用手槍抵住他光禿禿的腦袋:“想死還是想活?”他向梅蘿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幫忙翻譯。
  梅蘿顫聲幫他翻譯。
  湯瑪斯連連點頭道:“想活,想活!”這根本不用問,好死不如賴活著,外國人也懂得這個道理。
  張揚道:“幫我找到黎叔,你就能活命。”
  湯瑪斯有些糊塗了,他經營紅五月多年,競爭對手不少,得罪的人也不少,他本以為張揚是衝著自己來的,可沒想到人家找的不是他,是黎叔,湯瑪斯苦笑道:“我給你地址,你直接去找他,找我幹什麼?”
  張揚道:“你一直給老家夥提供雛『妓』,你當然有辦法接近他。”他伸出手掌在湯瑪斯的背後拍了一張,湯瑪斯頓時感覺到整條脊椎冰冷異常,他駭然道:“你……做什麼?”
  張揚道:“別耍花樣,幫我找到黎叔,我保證你沒事,如果你做不到,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
  湯瑪斯猶豫了一下,終於點了點頭道:“我打個電話!”
  張揚將槍口移開,示意他去打電話,湯瑪斯拿起電話撥通了黎叔的號碼,他穩定了一下情緒,方才道:“黎叔,我是湯瑪斯,剛剛來了兩個新鮮貨『色』,您要不要品嚐一下?”
  在得到黎叔的應允後,湯瑪斯笑道:“您放心,一個小時後,我親自把她們送到府上。”放下電話,湯瑪斯擦掉額頭上的冷汗,向張揚道:“解決了,你和他的事情我不想管,千萬別把我扯進來。”
  張揚道:“還要麻煩你們陪我走一趟。”
  一輛黑『色』奔馳商務車駛入了黎叔位於長島的別墅,梅蘿帶著兩名十二歲的小姑娘走下了汽車,湯瑪斯和張揚一起走在後麵,湯瑪斯十分的不安,他低聲道:“黎叔有很多保鏢,他們會搜身!”
  張揚懶得理會他,他今天來到這堨堛煽N是要大幹一場,絕不會放過黎叔那個老東西。
  望著梅蘿身邊的兩個小女孩,張揚對黎叔越發的憎恨,這老東西真是禽獸不如,居然對這麼小的小女孩下得去手,湯瑪斯一樣不是什麼好鳥,他經營紅五月提供雛『妓』『色』情服務,這種人就是殺一百遍都不為多。
  梅蘿有些不安的看著張揚,她對這個中國人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畏懼,張揚的身上充滿了凜冽的殺氣,在這件事中她是無辜被卷入的一個。
  黎叔站在落地窗前,注視著從奔馳車上下來的幾個人,他抽了一口手中的雪茄,忽然皺了皺眉頭:“阿來,湯瑪斯身邊的那個人是誰?”
  阿來是黎叔的保鏢,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漢子,他向前走了兩步,低聲道:“可能是湯瑪斯的保鏢。”
  黎叔冷哼一聲:“排場不小,到我這堥茤~然還帶著保鏢,讓他們在門外等著,隻讓那兩個女孩進來就是。”
  阿來應了一聲。
  湯瑪斯腦子娷鉞菮擬Y,張揚的手埵竟j,他要是逃走,張揚肯定第一個會把他『射』殺,湯瑪斯不敢冒險一試,進門的時候,黎叔的保鏢會例行搜身,那時候才是他逃走的最佳時機。湯瑪斯是一隻老狐狸,他對別人的恩怨沒什麼興趣,隻要自己能夠脫身,其他的事情他才管不了那麼多。
  阿來帶著兩名保鏢從媊悃咫F出來,在入口的台階處攔住了湯瑪斯一行,他向湯瑪斯道:“黎叔說了,讓她們兩人進去就行。”
  湯瑪斯這個心急啊,把他們攔在外麵自然用不著搜身了,他逃跑的機會就沒有了,他笑道:“我找黎叔有要事相談。”
  阿來冷冷道:“黎叔今晚不想見任何人!”
  湯瑪斯有些無奈的看著張揚道:“黎叔不願見我!”他的意思是,現在怪不著我了,我已經盡力了,底下的事情靠你自己。
  張揚繼續向前走去,阿來一把推向他的肩頭,想要把他推出去,阿來是位散打高手,沒來美國之前,在中國曾經獲得過國家級散打冠軍,張揚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向懷中一帶,一拳已經砸在阿來的咽喉之上,他猝然發難,出手之突然超出所有人的想像,隻聽到喀嚓一聲,阿來的喉頭軟骨竟然被張揚霸道的一拳擊得粉碎,他臉上的肌肉因為痛苦而扭曲。阿來雙手痛苦的捂著脖子,一頭就栽倒在地上。
  另外兩名保鏢慌忙掏出手槍,他們的動作和張揚相比顯然慢了不少,張揚衝上前去雙拳齊出,狠狠擊落在他們的胸口,張揚出手毫不留情,這一拳正是升龍拳中威力巨大的雙龍出海,豈是這幫尋常保鏢能夠承受得了的,兩人慘呼一聲,就摔倒在地上,顯然無法活命了。
  張揚撿起地上的手槍,推開大門衝了進去。
  湯瑪斯看到張揚硬闖了進去,而且一出手就接連放倒了三個。此時不逃還待何時,他轉身就跑向奔馳商務車,梅蘿帶著那兩名雛『妓』也跟著湯瑪斯逃了過去,張揚並沒有阻止他們,他的目標是黎叔,他要在短時間內結束這場戰鬥,在前來長島的途中,他已經提前給趙天才打過電話,讓他過來接應自己,現在趙天才應該已經趕到了附近。
  剛剛走入大門,一排子彈就『射』了過來,張揚一個翻滾躲了過去,子彈『射』在一旁的牆壁上留下一排彈孔。
  兩名保鏢出現在二層樓梯之上,他們利用樓梯作為掩護,端起微衝向張揚『射』擊。
  張揚縱身跳到沙發上,將沙發翻轉過來,幾顆子彈『射』在沙發的靠背上,填充的羽絨飄舞的到處都是。
  對方的火力過於迅猛,壓製的張揚抬不起頭來,他舉起手槍瞄準了客廳正中的水晶吊燈,連續幾槍『射』了過去,成功將水晶吊燈的電線打斷,室內的光線頓時黯淡了許多。
  兩名保鏢端著衝鋒槍向張揚的方向『逼』近,張揚又連續開了幾槍,連續擊滅了幾盞燈,客廳內的光線越來越暗。對方當然明白張揚的用意,瞄準張揚藏身的地方子彈不停『射』擊過去,張揚被『逼』到牆的拐角處,他深吸了一口氣,利用他超人的聽力,判斷著對方的位置,在其中一人更換子彈的那,張揚閃身而出,一槍擊中了對方右腳,那名保鏢痛苦的倒了下去,張揚隨即又是一槍『射』中了他的頭顱。
  另外一名保鏢大吼著瞄準張揚『射』擊,張揚卻在擊中目標之後重新退回藏身的地方。
  火力稍稍減弱,張揚躺在地麵上,雙腳用力蹬地,後背貼著地麵飛速滑行而出,一槍『射』中那名保鏢的脖子,那名保鏢直挺挺倒了下去,手中的微衝仍然在『射』擊。
  這是張揚的最後一顆子彈,他扔下空槍,來到那名保鏢身邊撿起了微衝。想不到衝鋒槍內也已經沒有了子彈,張揚隻能把衝鋒槍扔下,他聽到樓梯上傳來輕微的腳步聲,一把從保鏢的腰間抽出軍刀,擲向發出聲息的位置,黑暗中傳來一聲慘呼,一名保鏢被軍刀『射』中了眼睛,刀鋒一直貫入了他的腦子堙C
  張揚快步走上樓梯,從那名保鏢的身上拔出軍刀。
  樓梯過道燈光很弱,一名身材高大的日本人出現在張揚的對麵,他雙手握著一柄武士刀,目『露』凶光,向張揚一步一步『逼』近。一副要和張揚決一死戰的架勢,張揚看了看他手中的武士刀,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軍刀,日本人以為自己占盡了優勢,咧開嘴凶神惡煞的來了一句:“喲西!”
  張大官人唇角『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他揚起軍刀全力向對方甩去。
  那日本人揮動武士刀想要格開飛向自己的軍刀,可是他顯然過低估計了軍刀運行的速度,沒等他將武士刀揮舞而起,軍刀已經倏然而至,他的瞳孔因為驚恐而放大,眼睜睜看著鋒利的軍刀『射』入了自己的瞳孔內,諾大的身軀直挺挺躺倒在地麵上,張揚走了過去,從他的手堮章L軍刀,冷冷道:“一寸短一寸險!”
  

Snap Time:2018-10-20 04:42:28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