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二章洗錢網絡(下)


    第六百四十二章【洗錢網絡】(下)

    唐山正在他的地下工廠內欣賞剛剛組裝完成的一輛保時捷,忽然工廠的房門被打開了,十多名黑衣人魚貫而入,唐山看到不妙,慌忙轉身就往辦公室跑,身後已經響起了槍聲,唐山沒跑出幾步,他的右腿就被子彈『射』中,唐山慘叫一聲摔倒在地上,一名黑衣人走了過來,手槍抵住了他碩大的腦袋:“張揚在哪?”

    唐山搖了搖頭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黑衣人揚起槍口一槍『射』在唐山的左耳上,他的左耳頓時被『射』得血肉模糊,鮮血濺了他一頭一臉。

    黑衣人道:“現在知不知道?”

    唐山道:“為什麼找到我?”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的手下並不像你的嘴巴一樣緊。”黑衣人冷笑道,此時唐山看到拉力漢在兩名黑衣人的陪伴下走了出來,唐山咬牙切齒道:“拉力漢,你居然出賣我!”

    黑衣人笑道:“出賣你?你隻能給他暗無天日的生活,可是我們卻能給他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給他金錢,給他女人,讓他成為一個徹徹底底的美國人,傻子才會拒絕這樣的條件。”他有用手槍瞄準了唐山的右臂:“好好考慮一下,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唐山道:“黎叔派你來的?”

    黑衣人道:“你不說,隻有死路一條。”

    唐山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他的下落……”

    “蓬!”地又是一槍響起,唐山的右臂被『射』了一槍,他為人倒也硬朗,咬著牙一聲不吭。

    唐山道:“……保險箱……辦公室的保險箱內有一部電話,可以聯係到他們。”

    “別耍花樣!

    滿臉鮮血的唐山帶著他們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內,移開牆上的油畫,『露』出後麵的保險櫃。

    黑衣人用手槍抵著他的腦袋道:“打開它!”

    唐山點了點頭,他慢慢輸入密碼,黑衣人警惕的看著唐山,唐山按下最後一個數字,牆麵忽然移動開來,這是一扇隱藏的暗門,暗門緩緩展開,黑衣人警惕的盯著唐山,卻想不到唐山的手掌忽然按壓在密碼盤上,從暗門的孔洞內『射』出兩支弩箭,弩箭準確無誤的『射』中了黑衣人的頭部,黑衣人的身體搖晃了一下倒了下去,唐山肥胖的身體此時卻出奇的靈活,他迅速逃入暗門內,外麵的人聽到動靜追趕進來,舉槍向唐山『射』擊,子彈卻全都被暗門阻隔在外。

    清晨到來的時候,整個世界已經被暴風雪裝點的銀裝素裹,趙天才站在大門處,看到積雪已經掩埋了大半個車輪,不由得搖了搖頭,看來他們還要繼續留在這。

    張揚從他身後走了過來,低聲道:“準備出發吧!”

    趙天才道:“雪太深,咱們那輛福特車是前驅車,自救能力很差,還是別冒險了,萬一在半路上拋錨很麻煩的,還是等等再說。”

    張揚指了指和他們福特並排停放的一輛路虎神行者:“那輛車不錯,咱們就開它!”

    趙天才愕然道:“你想搶車?”

    張揚咧開嘴笑道:“我哪有那個本事,這種技術活得交給你,我嘛,也就是幫忙開開車門。”這廝說著就走了過去,揮拳想要砸爛車窗,趙天才慌忙阻止他道:“你以為我連這車門都開不了嗎?”

    幾十秒的功夫,趙天才已經打開了車門並順利將汽車啟動,他向張揚道:“你來開車!”

    張揚坐了進去,開著那輛路虎神行者駛向積雪的路麵。汽車啟動的動靜驚醒了車主人,他叫喊著從旅館內跑出來,張揚已經開動油門向雪野中駛去,身後那名美國人憤怒的發科油,發科油了好幾遍,趙天才落下車窗,探出身去,狠狠地向外麵豎起了兩根中指。

    張大官人哈哈大笑,很多時候幹點兒壞事的確能夠產生一些出乎意料的快感,看來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潛伏著那麼點兒犯罪欲。

    趙天才打開了車載導航,確定他們要去的位置,把座椅調節到一個舒服的角度,愜意的躺在上麵:“我發現你簡直就是為了犯罪而生!”

    張揚道:“別侮辱我們黨員幹部。”

    趙天才笑道:“你已經完全推翻了我對大陸黨員幹部的固有印象。”

    張揚道:“這次的事情過後,也許我真的會成為一個全球通緝的罪犯。”他拍了拍趙天才的肩膀道:“連累你了!”

    趙天才道:“我是無路可走,當年來到美國的時候,因為遭遇搶劫,我誤殺了一個人,所以才在唐山的黑車工廠幹了這麼多年,他對我還算不錯,幫我照顧妹妹,我沒想過自己的未來,本以為我這輩子都見不得光,都要這樣生活,妹妹是我最大的牽掛和希望,我拚命工作,為的是賺錢給她讀書,讓她過上好日子,可……”想起妹妹的慘死,趙天才的眼睛有些發紅,他用拳頭抵住自己的嘴唇,好不容易才控製住內心的感情:“我沒什麼牽掛,所以我不怕你連累。”

    張揚道:“隻要這次我們能夠順利離開美利堅合眾國,我幫你改邪歸正。”

    趙天才搖了搖頭道:“走錯一步,步步走錯,我們都沒有回頭的機會。”

    他的傳呼響了,趙天才取出傳呼看了看,唐山給每一個地下工廠的工人都配備了呼機,這是為了方便找尋他們,呼機的號碼隻有唐山知道,趙天才低聲道:“唐山!”

    張揚道:“看看他有什麼事情。”

    趙天才打開手機,按照上麵的號碼回了過去。

    唐山的聲音有些沙啞:“把電話給張揚!”

    趙天才將手機遞給張揚:“找你的!”

    張揚有些奇怪,唐山已經明確表示他不想再『插』手他們和黎叔之間的事情,為什麼還會打電話過來?難道他真的出了事。

    事情果然沒有出乎張揚的意料,唐山把工廠遇襲的事情說了一遍,憤憤然道:“那個老匹夫,他找不到你們,居然把槍口對準了我!”

    張揚道:“從開始的時候你就卷進來了,現在想置身事外有些太晚了,想要保全自己的『性』命,你隻有一個法子,那就是幫助我們幹掉黎叔。”

    唐山道:“老東西有個不為人知的癖好,他是個戀童癖,喜歡雛『妓』,一直以來都是紐約紅五月夜總會的湯瑪斯為他提供這方麵的服務,你想找到他,可以從湯瑪斯入手。”

    紅五月夜總會是紐約相當有名的一家會所,平時來這光顧的大都是上流社會,這采用會員製,普通人是不允許入內的。

    張揚和趙天才雖然有些能耐,可是對防衛森嚴的紅五月也沒有太多的好辦法,他們不可能硬闖進去。兩人坐在車內,對麵的紅五月霓虹閃爍,門外站著四名保安,他們全都配備武器,解決他們並不難,可紅五月的斜對麵就是警局,稍有動靜就會把警局的人驚動。

    趙天才道:“不能硬闖,萬一打草驚蛇就麻煩了。”

    張揚道:“繞到後麵,我從圍牆翻過去。”趙天才道:“圍牆有三米多高,上麵還有電網。”他顯然不相信張揚能從這麼高的圍牆上翻越過去。

    張揚笑道:“你隻管把車開過去!”

    趙天才把汽車繞到紅五月的後麵,張揚拿起一張剛剛買來的麵具套在頭上,活脫脫一個蜘蛛俠。

    趙天才看著張揚的樣子不禁笑道:“你要是真有蜘蛛俠的本事才好。”

    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借著夜『色』的掩護,他迅速爬到了牆邊的一棵大樹上,等到超越了圍牆的高度,他深吸了一口氣,縱身跳了出去,直接越過了圍牆。

    趙天才看得目瞪口呆,這廝爬樹的速度簡直形同靈猿,從四米多的地方就這麼跳了過去,難道不怕把他摔傷?

    趙天才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以張大官人的身手,區區一道圍牆又豈能難得倒他,張揚宛如一片落葉般輕飄飄落在院內的草地上,然後迅速隱身到夜總會主樓旁的陰影內。透過窗口,可以看到一樓的大堂內正在進行著歌舞表演,正中舞台上,十多名身穿短裙的金發尤物正在載歌載舞。

    張揚對此沒有什麼興趣,他貼著牆壁,以壁虎遊牆術向上攀爬,一直來到三層,找到一間沒有亮燈的房間,拉開窗戶跳了進去,張大官人跳進去就覺著有些不對,麵套間傳來男女歡好的聲音,看來這紅五月夜總會也是一個藏汙納垢的地方,張揚悄悄溜了過去,順著門縫兒向麵望去,卻見套間內,一名金發女郎『裸』身坐在一個男子的身上,正在拚命動作著,那男子叫聲不斷,頗為刺耳。

    張大官人沒有打擾他們的好事,看到衣架上有一身西服,他取了下來,悄悄換上,把蜘蛛俠麵具摘了下來,既然成功打入了敵人內部,就用不著麵具做掩飾了,夜總會的客人都穿正裝,他隻有穿上西服才不至於顯得太過突兀,巧的是這身西服張揚穿著剛好合適,他把自己的衣服掛在衣架上,這也體現出張揚還是有同情心的,至少不讓人家光屁股離開。

    張揚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沒想到門外居然站著一名保鏢,那保鏢原本在門外盡責盡職的守護著,看到房門開了,以為主人出來了,卻想不到出來的是另外一個,他還沒整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張揚一拳已經砸在他的臉上,把保鏢打得暈了過去,順手點中他的『穴』道,然後將保鏢拖回房內,做完這一切,張揚整了整領帶,輕輕關上房門,向外走去。

    紅五月內部裝修的極其奢華,走廊上都鋪著厚厚的波斯羊『毛』地毯,張揚沿著走廊來到了電梯前,進入電梯來到了一樓大廳內,張揚來到角落的一張桌前坐下,很快就有一位身材『性』感火辣的兔女郎走了過來,媚眼如絲的看著張揚道:“先生,有什麼需要?”

    張大官人英文太差,這兩天跟著趙天才狂補,先生他聽懂了,後麵的沒聽懂,不過這並不重要,張揚掏出皮夾,當然不是他的,麵居然有兩千美元,他抽出一張百元美鈔,塞到那兔女郎雪白的『乳』溝之間,來了一句:“chinese!”沒辦法,哥們英文爛,跟你語言上沒法交流。

    那兔女郎格格笑了起來,按照她的理解,張揚是想找華人女孩,她點了點頭道:“沒問題!”沒過多久,她就帶著一位華人女郎走了過來,張揚一打眼就發現這女郎不是純正的中國人,身材高大皮膚白皙,身高足有一米八,黑『色』的頭發應該是染過的,燈光下微微有些發藍,眼睛黑的也異乎尋常,張大官人有種被別人愚弄的感覺,老子想找個中國人問問,居然弄了個冒牌貨來糊弄我。

    那女郎穿著紅『色』旗袍,開叉很大,『露』出一條雪白的美腿,煞是惹眼。憑良心說,她長得還算不錯,可張大官人今天過來不是尋花問柳來的,壓根沒有那種興致。

    女郎衝著張揚嫣然笑道:“先生您好,我叫梅蘿!”一出口居然是典型的吳儂軟語,張大官人愣了一下,看來人家也沒蒙他,中國話說得很地道啊。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示意那女郎在他身邊坐下,輕聲道:“你是混血兒?”

    梅蘿點了點頭道:“我『奶』『奶』是中國上海人,我算是四分之一的中國血統,從小跟『奶』『奶』長大,所以我的上海話說得很好。”

    張揚道:“我的英文很爛!”

    梅蘿嫵媚道:“來這,其實不用擔心語言問題,她的手落在張揚的大腿上,輕輕摩挲著,手指有意無意的掠過張揚的敏感部位,撩撥著他的原始欲望。

    

Snap Time:2018-08-15 03:26:03  ExecTime:0.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