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一章純屬巧合(下)


    第六百四十一章【純屬巧合】(下)

    如果不是走投無路,張揚絕不會采用挾持人質的手段,可是顧佳彤的死已經讓他幾近瘋狂,他會不惜一切代價找到殺害顧佳彤的凶手,本來張揚已經將最大的疑點鎖定在唐興生的身上,可今天的事情證明,唐興生和他同樣被別人設計,這個隱藏在暗處的敵人想要除掉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唐興生。唐興生應該知道不少的內情,可就在他想說出來的時候,美國特警的一顆子彈斷送了他的『性』命。不過唐興生還是留下了一些線索,他的女兒,電腦,這其中又有著怎樣的聯係?也許隻有見到唐玉玲一切才能夠水落石出。

    警笛的呼嘯聲打斷了張揚的思緒,他回頭看了看,警車仍然在緊追不舍,越來越多的警車加入到追逐的隊伍中。

    關芷晴輕聲道:“你逃不掉的,美國警察的效率很高。”

    張揚沒有理會她。

    關芷晴道:“為什麼要犯罪?無論發生了什麼,都不該采用這種極端的手段。”

    張揚低聲道:“你永遠都不會懂!”

    關芷晴道:“是為了顧佳彤嗎?”這句話她是在婉轉的探聽張揚的身份,從張揚的聲音和神態中,她依稀看出了些端倪,可是她仍然無法確定。

    張揚道:“快開車!”

    關芷晴道:“嫣然在前來布法羅的途中,不要再錯下去了,不要讓其他人為你擔心!”這句話等於挑明她從聲音中認出了張揚。

    張揚冷冷道:“對不起你認錯人了!”

    關芷晴說話的時候,並沒有減緩車速,她的車技不錯,在車流中來回穿梭,將後方的警車越拉越遠,看得出她是在竭盡所能,幫助張揚擺脫警察的追擊。張揚忽然拉開車門,關芷晴驚聲道:“你想幹什麼?”話音沒落,張揚已經從吉普車內跳了出去。

    關芷晴驚呼一聲,卻見張揚已經抓住了一旁的貨車車廂,他的身體靈活的攀爬了上去,出現在貨車的頂部。

    此時後方的警車又追了上來,關芷晴咬了咬嘴唇,加大油門繼續向前方駛去,她決定要幫助張揚,利用自己來吸引警察的注意力,給張揚足夠的逃脫時間。

    張揚之所以決定離開關芷晴的吉普車,不僅僅因為她識破了自己的身份,後方的警車窮追不舍,而且越來越多的警車加入到追蹤自己的行列之中,如果一直都呆在吉普車上很難擺脫,隻有趁著警方不注意,離開那輛吉普車,利用自己的輕功,在車流中穿梭,方才可以躲過警方的追擊。

    張揚從一輛貨車又跳到另外一輛貨車上,他的身體平貼在集裝箱的頂部,警方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關芷晴的那輛吉普車上,那輛吉普車在大橋前方被警車包圍。

    關芷晴被迫踩下了車,荷槍實彈的警察一窩蜂圍了上去,槍口全都對準了吉普車,關芷晴舉起雙手。

    當他們看清吉普車內隻有關芷晴一個人在的時候,所有人都傻了眼,誰也不知道那名綁匪去了哪。

    關芷晴鎮定道:“他跳車了,讓我一直往前開!”

    張揚此時增躺在集裝箱上,享受著布法羅正午的陽光,他今天僥幸逃脫了警察的圍堵,可是唐興生卻死於警察的槍下,好不容易才查到的線索又中斷了,張揚撥通了趙天才的電話。

    趙天才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自然:“喂……”

    “你還好嗎?”

    趙天才道:“還好……你在哪?見麵再說!”

    張揚並沒有直接前往穀倉,而是來到一座偏僻的電話亭內給撥打了趙天才的手機。趙天才趕到會合地點和張揚見麵之後,張揚才知道唐玉玲逃跑了,趙天才一臉尷尬道:“都怪我……我沒有看住她,讓她跑了……”張揚才不相信事情這麼簡單,他離開的時候唐玉玲被捆的好好的,想逃跑隻怕沒有那麼容易,一定是趙天才不忍心殺死她,所以才好心把她放了。

    張揚一瘸一拐的上了汽車,趙天才驚聲道:“你受傷了?”

    張揚道:“馬上找到唐玉玲,她手可能有一些重要的證據。”

    趙天才聽張揚這樣說,這才意識到自己可能惹了禍端,其實是他把唐玉玲偷偷給放了。張揚雖然猜到了可是並沒有點破,既然事情已經發生就算埋怨也沒有什麼意思。

    趙天才有些內疚的望著張揚,他顯然給張揚捅了一個漏子,低聲道:“我看過她的證件,知道她的住址。”

    張揚道:“馬上去找她!”

    趙天才開車來到唐玉玲的公寓外,看到公寓門前停著一輛警車,他和張揚對望了一眼,兩人不敢停留繼續向前方駛去。

    在便於隱蔽的街角處停下,不多時看到幾名警察出來,唐玉玲和她的機械師男友博德隨後走了出來,雖然相隔很遠,仍然能夠看出唐玉玲在大哭,博德摟著她的肩膀,一邊安慰著她一邊親吻著她的額頭。

    趙天才低聲道:“她沒事!”

    “有你幫她,怎麼會有事?”張揚瞪了他一眼,趙天才麵紅耳赤的垂下頭去:“怎麼辦?”

    張揚道:“估計她已經知道父親被殺的消息了,現在應該是去認屍,咱們先離開這,等晚上再說。”

    趙天才道:“你想幹什麼?”

    張揚道:“唐興生臨死的時候告訴我,有些證據可能在他女兒的電腦,我必須得到那台電腦。”

    趙天才點了點頭。

    兩人先來到附近的快餐店吃了點東西,張揚的腿被子彈擦傷,好在隻是擦破了皮肉,並沒有傷及他的骨骼,這點傷對張揚來說算不了什麼,他來到外麵給唐山打了一個電話。

    唐山聽出是張揚之後,聲音顯得有些緊張:“你在哪?”

    “布法羅!”

    唐山道:“盡快離開吧,警察因為小野正洋的事情調查到了我的頭上,我不敢有什麼動作,你們的事情隻能靠自己了,最近盡量不要和我聯係。”

    張揚道:“黎叔是誰?”

    聽到黎叔的名字唐山沉默了下去,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道:“黎叔是紐約州最大的華人黑幫東來社頭目,在華人圈中的威望很高,你惹不起他!”

    張揚道:“唐興生被他害死了,我和唐興生見麵的時候,他報了警!告訴我怎樣能夠找到他。”

    唐山歎了口氣道:“這件事我無能為力,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美國吧,再查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可能還會把『性』命白白丟在這異國他鄉。”他對黎叔頗為忌憚。

    張揚道:“你放心,我不會給你帶來麻煩,告訴我怎樣可以找到他!”從對話中他已經感覺到唐山對黎叔的深深恐懼。

    唐山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低聲將找到黎叔的方法告訴了張揚。

    回到快餐館,趙天才正在一邊喝著飲料,一邊看著電視新聞,新聞上正在報道今天發生在冰上運動體育館的槍戰,體育館內無所不在的監控已經記錄下來了張揚的樣子,趙天才看到那幅照片,不由得有些緊張,不過好在那張照片照的極其模糊,識別度很低。張揚低下頭去,生怕引起他人的注意,趙天才拿起漢堡道:“咱們該走了!”

    兩人回到自己的福特車內,趙天才道:“沒事,正麵很模糊認不出來。”

    張揚道:“反正是偽造的身份,認出來我也不怕。”

    趙天才道:“可以去找唐先生。”

    張揚搖了搖頭道:“現在警察盯上了他,咱們去找他等於自投羅網。”

    趙天才道:“怎麼辦?”

    “先拿到唐玉玲的電腦再說。”

    喬振梁並沒有想到顧允知會登門造訪,他也聽說了顧佳彤的事情,慌忙將顧允知請入房內:“顧書記,您什麼時候從美國回來的?”

    顧允知的表情有些憔悴,低聲道:“剛下飛機,這就來見你了。”

    喬振梁知道顧允知絕不會專程過來和自己談心,雖然他對顧允知的為人素來敬佩,可是他們之間除了工作關係之外並沒有太深的交情,他猜到顧允知這次肯定是抱有重要的目的。所以喬振梁直接邀請顧允知去書房就坐,而不是像接待其他客人一樣在客廳內。

    喬振梁邀請顧允知在書房的沙發上坐下,親自為他沏了一壺茶,關切道:“顧書記,佳彤的事情我聽說了,世事難料,還請節哀順變。”

    顧允知點了點頭道:“白發人送黑發人,心中當然是不好受,可一切已經成為現實,就算我不想接受,也得接受。”顧允知雖然遭遇如此重大的變故,仍然能夠保持理智,這份控製力絕非普通人能夠擁有。

    喬振梁拍了拍顧允知的手背道:“顧書記,歲月不饒人,身體是最重要的,千萬要愛惜自己,逝者已逝,要珍惜身邊人,要讓子女心安啊!”喬振梁也是為人父母者,當然能夠體諒老年喪女的苦楚,顧佳彤的離去對顧允知的打擊顯然是巨大的。

    顧允知道:“喬書記,我下飛機後第一件事就是來見你,因為我有件事要請你相助!”

    喬振梁道:“顧書記,隻要是我能夠做到的,我必傾力而為,卻不推脫。”這句話充分顯示出喬振梁的坦誠,他沒有強調什麼黨『性』原則,他認為顧允知雖然離開了政壇,可是他對平海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他相信顧允知是個有原則的人,顧允知不會提出過分的要求。

    顧允知道:“我有理由相信,佳彤的死並不是一場意外。”

    喬振梁皺了皺眉頭,他耐心等待著顧允知的下文。

    顧允知道:“我和明健去美國的時候有人想對我們不利,明健險些被一輛飛馳而至的汽車撞中。”

    喬振梁驚聲道:“怎樣?”

    顧允知道:“還好他命大,逢凶化吉。”

    喬振梁道:“顧書記,難道有人想利用佳彤的事情把你們引到美國,然後伺機下手?”以喬振梁的智慧,馬上把握到了其中的關鍵之處。

    顧允知點了點頭道:“佳彤的悲劇是我造成的,是我連累了她。”

    喬振梁憤然道:“什麼人這麼無恥,竟然做出這樣卑鄙的事情?”

    顧允知道:“我想讓你幫忙的正是這件事。”

    喬振梁端起茶盞抿了一口。

    顧允知道:“我主政平海多年,難免會得罪一些人,我在台上的時候,這些人或許不敢有所動作,可是現在我離休了,這些人就開始頻繁動作起來。”

    喬振梁深有感觸道:“其實當官真的是最高風險的職業。”

    顧允知道:“我不怕什麼風險,既然選擇了這條道路,就沒有考慮過後退,可是,我沒有想到,我會連累到我的兒女……”說起這句話的時候,顧允知感到一陣無法形容的心痛,兒子當初吸毒傷人,如果不是張揚找出了有利於他的證據,此時可能還在獄中,相比女兒佳彤而言,他還算幸運的。

    顧允知的話讓喬振梁產生了一種同仇敵愾的情緒,顧允知的今天,或許會是他的明天,這些在背後策劃陰謀的人卑鄙而狂妄,他們喪心病狂不擇手段的報複,顧允知來找自己,證明他將疑點鎖定在平海的內部,喬振梁身為平海現任的領導人,他有責任把這些潛伏在平海內部的渣滓全都清除出去。

    

Snap Time:2018-07-21 23:43:40  ExecTime: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