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一章純屬巧合(上)


    第六百四十一章【純屬巧合】(上)

    唐興生此時表現的異常鎮定,對他來說現在的情況已經糟糕透頂,可越是如此,他的心態反倒變得越是冷靜,唐興生道:“你是張揚!”雖然張揚化了妝,可是他從張揚無法改變的口音,和張揚今天的種種表現上仍然推測出他的身份,畢竟除了張揚以外沒有人會對顧家人的生死這麼關心,唐興生道:“你是張揚,你找我是為了顧佳彤的事情,我可以指天發誓,我和顧佳彤的死毫無關係,我和顧家無怨無仇,我為什麼要害她,是!你害過我,害得我背井離鄉逃往海外,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從國內逃了出來,我隻想安安穩穩的渡過後半生,我根本沒有想過報複!”

    張揚的槍口雖然還對著唐興生的腦門,可是心中也不禁動搖了,的確,唐興生沒有報複顧佳彤的理由,今天的事情,顯然有人在背後布局,上演了一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好戲。他想設局抓住唐興生,唐興生顯然不甘心束手就擒,他采取了一些應對措施,正是他求助的黎叔導演了這出好戲。

    張揚道:“誰在設局害我們?”

    唐興生道:“黎叔,這皮箱是他給我的,我不知道皮箱的夾層有毒品,他一定向警方舉報我們在進行毒品交易。”唐興生的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他搖了搖頭道:“這隻老狐狸,我本來以為他隻是對我的錢感興趣,現在看起來,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把我做掉。”門外響起了警察的喊話聲。

    唐興生道:“警察已經把我們包圍了,看來我們逃不掉了。”

    張揚道:“黎叔為什麼要害你?”

    唐興生道:“除非我見到我女兒平安,否則我什麼都不會說!”

    張揚道:“信不信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開口說實話?”

    唐興生道:“知道又有什麼用?你一樣逃不出去,單單是這麵的毒品就已經把我們害死,我們完了!”

    張揚道:“未必!”

    唐興生道:“在美國販毒、劫持警察全都是重罪,我估計他們正在調動狙擊手,我們能夠利用的隻有手頭的這兩個人質。”

    “逃出去再說!”

    唐興生搖了搖頭道:“很難!”

    張揚道:“跟我走!”

    唐興生充滿嘲諷道:“你想從正門衝出去嗎?別以為穿了避彈衣就能夠擋住美國警察的子彈,不知有多少狙擊手在暗處等著我們。”

    張揚指了指身後的牆壁。

    唐興生詫異的睜大了雙眼,這廝莫不是瘋了,他難道想穿牆而過?

    張揚已經走了過去,先用耳朵貼在牆壁上傾聽,警察將他們所在的洗手間包圍,多數集中在門窗有可能逃出的地方,確信隔壁房間內沒有人伏擊,揚起右拳,一式升龍拳的驚龍一怒,蓬!地一聲悶響,麵前的牆壁被他砸出一個約莫一米直徑的大洞,唐興生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是中國人,對中國功夫有所了解,可是如此強橫霸道的中國功夫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張揚冷冷道:“還不走,你在等著美國警察反應過來嗎?”

    唐興生揪著那名美國特警從洞口鑽了進去,張揚如法炮製,又是一拳洞穿了下一堵牆壁。唐興生還抓著那名美國特警不放,張揚道:“快走,扔下他!”

    唐興生這才將那名美國特警推倒在地上,他跟著張揚穿牆而出。

    接連穿過三個房間之後,張揚想從窗戶跳躍而出。唐興生卻搖了搖頭,他低聲道:“跟我來!”

    拉開房門,唐興生和張揚大搖大擺的從麵走出。他們的臉上都帶著防瓦斯麵具,起到了很好的防護作用。

    美國警察多數都集中在男洗手間的周圍,雖然聽到麵的動靜,可是因為忌憚自己人在麵,他們不敢貿然闖入,這就為張揚和唐興生的逃離營造了機會。

    唐興生選擇從正門走出無疑是大膽的決定,外麵埋伏了不少的警察,如果貿然從窗口跳出,肯定會暴『露』行蹤,他們剛剛走出房間就遇到了兩名警察,唐興生向對方伸出右手,做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道:“我們去上麵,你們繼續守在這。”

    兩名警察並沒有識破他們的偽裝,張揚和唐興生大搖大擺的從他們身邊走過,走向緊急通道。

    遠處又傳來警察的大聲喊話聲,正在向洗手間內做最後通牒。

    唐興生和張揚沿著緊急通道迅速向體育場的安全出口走去,唐興生道:“這個出口通往停車場!”此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唐興生拿起電話,看到是黎叔的電話,心中恨到了極點,他接通電話:“黎叔,為什麼要這麼做?”

    黎叔歎了一口氣道:“受人所托忠人之事,你不要怪我。”

    唐興生道:“現在警察就外麵,我走出去可能就會被他們『亂』槍打死!”

    黎叔低聲道:“誰都會死,你要是死了,我會替你照顧你的家人!”

    唐興生道:“是你們把顧佳彤的死栽贓到我的身上,也是你們找人去殺顧明健!”

    黎叔哈哈大笑:“有些事,總得要有人承擔,很不幸,你被選中了。”

    “我給了你不少錢!”

    黎叔冷冷道:“我已經得到了想要得到的,現在你對我,對所有人已經失去了價值。”說完他就掛上了電話,黎叔望著體育場外閃爍的警燈,他冷笑道:“愚蠢的東西,他還以為是在國內,難道他不清楚知道的越多,就死得越快的道理?”

    唐興生和黎叔的對話,張揚聽得清清楚楚,這件事已經相當明朗,這個黎叔策劃了一切,唐興生隻不過是個替罪羊而已,他們一步步將自己的矛頭引向唐興生,利用這個機會想要把自己和唐興生一網打盡。

    張揚道:“誰是黎叔?”

    唐興生道:“華人黑社會社團東來社的頭目,他在美國的能量很大,我能夠來到北美就是通過他的幫助。”

    “你怎麼會認識他?”

    唐興生道:“王均瑤介紹我認識他的!”

    “海瑟夫人?”張揚內心十分震駭,想不到王均瑤和唐興生之間也有聯係,這女人果然深不可測,在北美擁有著不凡的實力。

    唐興生點了點頭,兩人此時已經來到了地下停車場。唐興生除下防毒麵具道:“我女兒在哪?隻要你把我女兒平安的交給我,我可以給你一百萬!”

    張揚道:“你還沒有告訴我黎叔為什麼要殺你?”

    唐興生道:“他隻是一個工具而已,國內的許多避難者都通過他獲得居留權,他從事幫忙把我們灰『色』收入變成合法……我的存在大概威脅到一些人的切身利益,所以他們想除去我,隻有殺掉我,他們幹得那些醜事才不會被人知道。”唐興生說起這件事心中充滿著怨恨,他已經逃亡了,他隻想帶著錢安安穩穩的渡過後半生,他不想危及到任何人,可事實證明,他無法獲得想要的生活,仍然有人想要除去他。

    張揚低聲道:“你是說國內一些人想要除去你?是誰?”

    唐興生欲言又止,此時一顆子彈高速『射』中了他的頸部,唐興生頸動脈被子彈擊中,鮮血湧泉般噴『射』出去,張揚根本沒有想到會突然遭遇伏擊,他低下身去,一顆子彈貼著他的頭頂飛掠過去,一顆流彈擊中了他的右腿,張揚並沒有感到疼痛,仿佛被蚊子叮了一下。

    張揚看到唐興生緩緩倒了下去,張揚拖著唐興生的身體把他拉到汽車後,用手捂住唐興生的脖子,卻無法捂住高速噴『射』的血流,唐興生張開的五指,滿是鮮血的手掌抓住了張揚的手臂,用微弱的聲息道:“我……女兒……電腦……”他的話沒說完,生命就已經脫離了他的軀體,張揚眼看謎底就要揭開,卻想不到唐興生被人一槍『射』殺。

    十幾名特警已經來到了地下停車場,張揚爆發出一聲怒吼,他抓起衝鋒槍向外掃『射』而去,卻引來對方更加猛烈地火力,他在地上匍匐行進,此時看到右上方的攝像頭,體育館內無處不在的監控設備暴『露』了他們的行蹤,張揚舉起衝鋒槍,將攝像頭打爛。

    十幾名特警分散開來,組隊向張揚的位置『逼』近。

    衝鋒槍內已經沒有子彈,張揚將衝鋒槍扔掉,拔出腰間的手槍,正準備和這幫美國特警決一死戰的時候,他忽然留意到身後的車內傳來細微的呼吸聲。

    張揚回頭看了看,一輛香檳『色』的英菲尼迪吉普車停在那,如果不是呼吸聲吸引了他,他不會察覺到麵有人,張揚並不想傷及無辜,他正準備離那輛車遠一些的時候,車門忽然打開了,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舉起手來!”雖然對方說得是英文,可張揚居然也能夠聽懂,這和他這兩天聽了太多的這句話有關,張揚出於本能反應,他的身體向一側翻滾,然後一槍『射』了出去,他瞄準的是對方握槍的手臂。

    那握槍的男人顯然沒有想到對方出槍的速度會這麼快,還沒來得及扣動扳機,就被張揚一槍『射』中了手臂,他慘叫一聲,手槍落在了地上,張揚猛衝了過去,車內發出女人的尖叫聲,對方還沒有來得及關上車門,就被張揚一把給扯開,張揚用槍托將那名男子擊暈,然後舉起手槍瞄準了前方駕駛座上的司機:“開車!”

    張揚怎麼都不會想到坐在駕駛座上的竟然是曹米莉,她是冰公主關芷晴的表姐,副駕上坐著的是關芷晴,不用問,剛剛想在他背後偷襲,卻被他一槍擊中,然後又打暈的家夥是曹米莉的未婚夫史蒂芬。

    關芷晴剛剛參加花樣滑冰比賽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遭遇了這場槍戰,按照她的意思本來是不想吭聲的,卻想不到史蒂芬不知哪來的勇氣,突然推開車門拔出手槍想要見義勇為,其自不量力的結果顯然是悲催的。

    張揚雖然改變了相貌,可是他的聲音並沒有改變,危急之中忘了掩飾本來的聲音,關芷晴聽到他說的是中國話,聲音又是極其熟悉,心中不由得一動,她低聲道:“他受傷了,必須送醫院!”

    張揚認出了關芷晴,心中暗叫晦氣,美國這麼大,怎麼偏偏就鑽到了她的車上,不知是自己的幸運還是不幸,既然已經這樣了,也隻能經錯就錯,張揚這會兒想起掩飾自己的聲音了,用手槍抵住曹米莉的後腦,冷冷道:“別耍花樣,趕快開車!”

    曹米莉已經被嚇得魂飛魄散泣不成聲。

    關芷晴比起表姐要冷靜許多,輕聲道:“你要的是人質,抓一個和兩個沒有任何的分別,我來開車,你放他們走。”

    張揚拉開車門,將史蒂芬推了下去。

    曹米莉不等關芷晴說話,就已經推開車門逃走,關芷晴來到駕駛席坐下,平靜道:“殺人解決不了問題,隻會讓你的雙手沾滿血腥!”

    “開車!”

    關芷晴驅車向停車場的出口駛去,剛剛離開就聽到曹米莉大聲的哭泣和呼救聲:“救命!救命,我表妹被歹徒抓走了,哦!天哪,他會說中國話,他是華人,他是華人!”

    英菲尼迪吉普車駛出了體育館,四輛警車呼嘯著追蹤而至,關芷晴從反光鏡中看著後方的男子,她對這張臉感到陌生,可是剛才她明明聽了張揚的聲音,關芷晴聯想到張揚並不意外,最近她在布法羅聽到了張揚的不少新聞,也看到了通緝他的視頻。就在今天的比賽前,她還和楚嫣然通過電話,告訴她張揚已經來到美國,楚嫣然表現的頗為震驚,在聽說顧佳彤的死訊之後,楚嫣然立刻決定要來布法羅,現在應該已經坐在了前往布法羅的飛機上。

    

Snap Time:2018-07-16 16:11:38  ExecTime:0.406